千千小说 > 侦探推理 > 与妖同眠 > 65第九章奇门周家

65第九章奇门周家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与妖同眠最新章节!

    天边微微泛白,习惯早起锻炼的人已经起床了,秦澈一夜无眠,此刻却并不觉得睏,她对纪墨白这一个月来的事很感兴趣,虽然他之前并不打算说,但是从他出现在她面前开始,秦澈便肯定纪墨白一定会说出一切。

    大概之前态度表现得太坚决,这会儿纪墨白有点尴尬,轻咳一声说:“其实我要跟你道歉。”

    来了,秦澈笑而不语,等着他的下文。

    纪墨白似乎在考虑该怎么说,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我道歉是因为之前利用了你,虽然我说要陪你一起去冥界,但其实我是打算利用这个机会去冥界找个人。”

    悠夜闻言,笑眯眯的过来挨着秦澈坐,顺便拉她的手捏啊捏,那意思似乎在说:看吧,除了我对你好之外,其他人都是假的。

    秦澈没有把手抽回来,好奇的问纪墨白:“这一个多月你都待在冥界吗,阎帝没找你麻烦?”

    “麻烦是有点,好在我都能应付,只是要找的人并没有找到,有些可惜。”纪墨白垂下眼帘,他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我要找的那个人你也很熟悉,她叫江月华。”

    “江月华?”要不是手被悠夜拉着,秦澈此刻已经惊讶的站起来。这名字她确实熟悉,自己母亲的名字哪有不熟悉的道理,可是纪墨白又为什么要去找她?

    看到秦澈激动的表情,纪墨白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缓缓的说:“想必你听闻过奇门吧?”

    秦澈点头:“奇门这个称呼现在已经很少提及了。”

    在古代,奇门并不在三百六十行之内,算是另一门行业的总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不可胜天,但可偷天。奇门以偷天秘术闻名,与六壬、太乙并列。

    奇门并非一支,而是被分成阴阳、玄学、密宗、占卜、八卦、攻伐等多个支系,其中秦家便是传承奇门攻伐术的分支,这点在秦澈很小的时候便已知晓。

    纪墨白又问:“那你可知道奇门中的占卜术?”

    这个问题难不住秦澈,她微微一笑:“占卜术算是奇门中最精深的偷天术法了,相传鬼谷一脉就精通此道,可惜此法算天算地算人却偏偏不能算己,而且运用占卜术的人极易被天地之灵反噬,是以鬼谷一脉人丁稀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二十年前鬼谷当家妄图逆天改命,却差点造成灭族的危险。不知纪医生提及占卜术,是否和鬼谷有关?”

    纪墨白轻笑:“你只知鬼谷家通晓占卜术,却不知精通此道的却是周家。”

    “周家占卜术我在一些卷宗里看到过,早在上千年前,周家一夜之间突然消失,有人传闻是周家被强盗灭门,家族所传秘术便因此失传了,这已是奇门中公开的秘密。”秦澈很不解纪墨白为何要提及周家,这跟她母亲又有何关系?

    纪墨白的目光在秦澈脸上停留了几秒,然后看向窗外天边露出的鱼肚白,悠悠的说:“其实当时周家并未死绝,他们不过是诈死以换得家族永世平安。”

    他叹了口气,继续说:“自有占卜术以后,早有姜子牙,而后周家鬼谷并驾齐驱,但是鬼谷一门重谋略,而要论占卜偷天机则无人与周家比肩。可惜周家名声在外,终究会引来祸端。一千多年前,宋太祖赵匡胤的弟弟赵光义早有反心,却碍于名不正言不顺,他曾秘密拜访周家想逆天改命,周家门主为人正气,可惜锋芒太露,刚烈易折。他严辞拒绝了赵光义后,赵光义唯恐事情败露,连夜杀了他哥哥夺位,更是放出部下将周家灭门。周家家主为保全家族血脉,以诈死骗过赵光义,带着存活下来的族人隐姓埋名以逃脱追杀,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以周姓示人。”

    这些都是很久远的历史,如今听纪墨白说来仿佛就在就发生在昨天,秦澈不禁唏嘘:“原来周家曾遭遇过如此浩劫,那宋朝灭亡后,周家人便可不再忌惮,为何后世很少有人听闻周家占卜术呢?”

    纪墨白解释说:“周家自被血洗后,当时的周家家主还有心报仇,不惜被天地之灵反噬也要破坏赵家风水命脉,以至于不到四十就油尽灯灭。奇门中秘术多以言传身教,并未留有典籍给后人参照,也是为了不被外人盗用。周家家主一死,其后人年纪尚幼,根本无法参透秘术奥义,久而久之,那些晦涩难懂的秘术口诀便失传了,留下的占卜术跟鬼谷派相比,也有些上不得台面,周家自然就没落了。”

    秦澈听后恍然大悟的说:“之前你提到我母亲的名讳,现在又说起周家占卜,莫非我母亲是周家后人?你又是为了什么药找她?”

    纪墨白赞许的点头:“她是我一位故人的后代,在人间我找不到她,自然要去冥界找找看。”

    “你的故人是……?”

    纪墨白淡淡一笑,露出怀念的神色:“他便是刚才我说的那位周家家主周长林,我跟他以兄弟相称。如果我没有弄错,他算是你的老祖宗了。”

    如果说刚才听纪墨白提起母亲的名字秦澈很惊讶,这会儿听到纪墨白的故人居然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秦澈已经不能简单的用惊讶来形容了。

    努力平复自己的思绪,秦澈不确定的问:“奇门中人很少与外人关系亲厚,而且对异类毫不心慈手软,可是你却说周前辈是你的故人,还四处寻找他的后人下落,莫非……你认识周前辈的时候还没有变成僵尸,而且也是奇门中人?”

    秦澈此话不假,奇门中人因为自身修为的原因,跟平常人并不亲近,一来是奇门中人行事不被常人理解,就算勉强被人接受,也多是依仗他们的能力,不是有求他们便是对他们心存忌惮罢了;二来奇门中人所用秘术皆是逆天而为,很容易受到天气之灵反噬而遭来恶果,他们或许可以通过自身修为避过,但是却会危及身边的其他人。所以为了身边人安全,奇门中人不愿也不敢跟常人深交。

    纪墨白眼眸暗了下来,一丝痛苦参杂其中,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看到他的反应倒让秦澈更加确认了,点头说:“难怪你会布阵,还懂得如何隐蔽阵眼,如果不是奇门中人,这些秘术是不可能知道的。”

    纪墨白叹口气,摆手说:“我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已是有辱师门,你还是不要提起了。”

    想想也是,秦澈又问:“既然你身处奇门,又怎会变成僵尸?而且你找我母亲又是为了什么?”

    “这事还要从周家家主周长林说起,我跟他虽不是一门,却是不打不相识,关系也不错。占卜之术只算旁人,却不能算己,这也是为什么周家无法逃过灾难的原因。周兄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在报仇后深知自己破坏了天地法则,将不久于人世,于是他强行用家族中最精深的秘术推算子嗣千年的运程,以求周家血脉不断,可惜只推算到五百年他便惊动天雷,没有逃过一死。”

    “我当时与周兄关系极好,他又有恩于我,我自当以己之力照拂他的后人。为此我特意将我的灵力注入他们的魂脉,这些灵气会流传到后代的魂脉中,无论繁衍多少代,只要灵魂还在而且没有被净化,我都有办法通过这一丝灵力找得到他们。”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后来我身上发生了一些……变故,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出现在周家人面前,都是很隐秘的保护他们,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我的存在。三百年前我受了很重的伤,沉睡了很久,苏醒过来之后却是再寻觅不到周家后人的踪迹了。”

    纪墨白面带愧疚,接着说:“我四处打探,只要有蛛丝马迹都会前去查看,周家人身上我都留有一丝灵力,可惜时间间隔太长,中间又隔了几代人,传承下来的灵力很稀薄了。辗转了很久我才打探到你母亲可能是周家后人,可是她已不在人世,你身上又没有任何我曾经留在周家人身上的灵力,所以我也不确定,这才想去冥界寻找你的母亲。”

    秦澈皱眉:“你的伤莫非是在冥界的时候……”

    “这倒不是,是我的一位旧识所为,”纪墨白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其实周家本该子孙众多,只可惜周兄当时妄看天机,不光自己被反噬,更是坏了周家的运程,在之后的千年周家人丁都不兴旺,以至于周家血脉如今几近灭绝。”

    秦澈摇头:“逆天改命本就非人力所能为,周前辈又何必如此执着。”

    纪墨白对她的话也是赞同的,可是好友因此丧命,他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只说:“周兄是我的恩人,他委托我的事我自当尽力。周家血脉已经所剩不多,我希望能在灾祸发生前尽快找到他们,周家血脉能保住一个是一个。”

    “你说我有可能是周家后人,可是却感应不到我身上有周家特有的灵气,而我母亲已经去世二十年了,估计她早已不在冥界,你又该如何确定我的身份?”秦澈叹口气,她也曾有过去冥界见自己父母的念头,可是自己人微力薄,根本不可能实现。更何况时隔多年,父母应该已经转世投胎去了。

    纪墨白没有回答她,而是动用灵识又仔细感应了一下,只觉得秦澈身体里有两股灵力流转,而且其中一股灵力致阴致寒,竟将他探寻的灵识反弹了回来,不禁疑惑:“你身上多出来的灵力是怎么回事?”

    秦澈看了眼正低头玩捏她手指的悠夜,避重就轻的说:“那是被人暗算的,在我体内停留快两个月了,我还没找到办法弄出去。”

    纪墨白沉吟片刻,不确定的说:“我跟你当初见面的时候没有感应过你体内是否有我留给周家人的灵力,可是现在你身体里的灵力似乎在保护力,让我没办法用灵识感应。”

    闻言秦澈也很无语,因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悠夜抬起头,插嘴说:“说不定你小姨知道你母亲还有些什么亲戚,从他们身上或许可以找到线索。”

    秦澈眼睛一亮:“对啊,我小姨跟我母亲是远房表姐妹,据说她们两人的外祖母是亲姐妹,说不定她也是周家的后人。”

    纪墨白心念微动,试探地问:“不知我能不能见一见你的这位小姨?”

    能追本溯源是好事,秦澈想了想,觉得小姨也并非是不能接受异类的人,于是点头说:“巧的很,我小姨昨天刚到,就住在我表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