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侦探推理 > 与妖同眠 > 第十四章 迫不及待

第十四章 迫不及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与妖同眠最新章节!

    城外别墅内,周若琳有点心绪不宁的来回踱步,刚才她派出去跟踪纪墨白的人回来报告说把人跟丢了,也不用再去找他,虽然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纪墨白突然离开秦澈一走了之,肯定是有了别的打算。

    他究竟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还是秦澈这条线索出了问题?

    周若琳用力握了握拳,指甲扎破了手心都没去注意——秦澈是她寻找了好几年的周家后人,哪怕最终有可能还是会让自己失望,但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宁可错杀一百也绝不漏掉一个。

    思及此,她立刻打电话给罗静,让她马上将秦澈偷偷带出来,她要见她。

    罗静放下电话后微微皱起眉,大姐一遇上周家的事就无法冷静下来,只是这么急着要见秦澈,究竟是为什么?

    不去细想其中的原因,罗静知道周若琳越来越急躁的原因,之前她的疯狂和固执几乎让周家后人灭绝,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即使还不能完全确定,但这已经是她崩溃前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绝不会轻易放过秦澈。

    想到秦澈可能会遭受的对待,罗静秀美的面孔上有些动容。

    起身来到化验室里间,那是她休息的地方,沙发上躺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睡得正香,罗静拍拍他的手臂叫醒他。

    “干嘛啊?”男子揉着眼睛嘀咕,带着被人打扰的不满。

    “你不是想睡觉吗,有个地方让你舒舒服服睡个饱。”罗静微笑着,眼里透着算计。

    男子抓着头发一脸迷茫,但还是习惯的点点头。

    悠夜找到莫维奇和沈艳君的时候两人正悠闲的聊天,好在病房里没有观察病人用的观察窗,基本属于关门好办事的状态,所以悠夜很放心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莫维奇和沈艳君突然看到空气中出现的人影,难免惊讶,但在看清楚面前这半透明的人形是悠夜后,便都松了口气。

    “你怎么来了,小澈呢?”

    悠夜一副你还有脸问的表情,不痛不痒的说:“她还在昏睡,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被关起来?”

    莫维奇立刻化作苦瓜脸抱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澈莫名其妙被查出什么疑似h7n9,怎么可能会得那种病嘛。别人我不知道,我家小澈身体好得很,别说禽流感,人流感她都不会得!居然把她送隔离了,连我们都被隔离了,你看我们哪里像有病的样子,就算有病也不会是什么禽流感,尼玛,我很久没吃过鸡鸭了,巴拉巴拉巴拉……”

    悠夜觉得头疼,面无表情的叫他闭嘴,这才算是把这话匣子关上。事情总算弄清楚,三人更觉得奇怪,昨天他们才见过秦澈,她看起来好得很,之前也没有任何发烧感冒的病症,这天气也不冷,怎么分开才几个小时就突然发烧了,更何况只是刚发烧就被怀疑是什么h7n9,未免太匪夷所思。

    沈艳君早已觉得不对,但是苦于现在被隔离,她见不到秦澈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悠夜来了,正好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悠夜,昨天小澈带你和那个纪墨白来找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别瞒我,我看得出来你们昨天是有事才来的,可是却什么都不说就走了。当时我就觉得奇怪,然后转眼就听说小澈就病了,我了解她的身体状况,她这个病来得不对。”

    悠夜沉默了片刻,不是他不想说,沈艳君是秦澈的小姨,跟她说周家的事也没什么,关键是怎么说,整件事就算是他也觉得有些诡异。

    正想着怎么开口,悠夜猛的感觉到一丝神识波动,这是有人触动了秦澈周围的结界,因为他设置的结界主要是为了防御鬼魂侵扰,对人并没有任何阻挡,但只要有人碰触到他就能立刻感知。

    沈艳君察觉到悠夜有些走神,忙问“怎么回事?”

    悠夜摇头,解释说:“有人触动了小澈周围的结界,不过来人似乎没有恶意。”

    莫维奇答话:“可能是护士查房,没事。”

    悠夜“嗯”了一声,便回到正题,开始将纪墨白一直追查的事说了出来,看沈艳君和莫维奇还是一副不明就里的样子,便详细说了有关周家后人的事。

    他对整件事情也觉得疑惑,更有许多不明朗的地方,所以他在解说的时候没有加入自己的想法,尽量复制了当日纪墨白的原话,整个过程沈艳君和莫维奇都不发一言,只是偶尔对视一眼,似乎在传达什么信息。

    当说到纪墨白查到沈艳君和秦澈有可能是周家后人的时候,沈艳君目光微闪,却是立刻垂下了眼帘。

    悠夜暗暗观察着两人的表情,自然没漏过这些细节。他继续往下说纪墨白昨晚试探了沈艳君的魂脉,这回不光是沈艳君,莫维奇的表现也变得耐人寻味。两人都没有露出被人窥视的愤怒表情,而是非常平静,平静得过分了,倒让人觉得他们在极力掩饰什么。

    心里的疑惑更深了,但是悠夜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另一边的秦澈身上,因为她身上带着自己的玉佩,比任何发讯器还有用,他清楚的感觉到秦澈被人带出了结界,而且在迅速远离自己。

    “小澈那边好像有点不对劲,我要去看看。”

    沈艳君和莫维奇还没适应悠夜这种跳跃思维,纳闷的问:“她怎么了?”

    悠夜一边用神识追踪秦澈的位置,一边耐着性子解释:“我在她身上留了一丝神识,所以能感应她的位置,她现在被人带出了病房,而且速度很快的往楼下移动。”

    “楼下?”莫维奇也觉得奇怪,“早上不是说被隔离吗,楼下是接待处啊。”

    悠夜转身说:“我去看看。”声音还留在空气中,人已经不见了。

    罗静让男子扮作秦澈的样子躺在隔离病房里,自己则带着昏迷状态的秦澈避过众人耳目,从医院逃生梯离开。直到坐进接应的汽车里她才算松了口气,根本没发现消失在秦澈胸口的淡淡轻烟。

    秦澈睡得并不安稳,就像坐船一样晃晃悠悠,可是想醒过来却偏偏眼睛怎么也睁不开。等到不再颠簸了,她觉得有人在摸她的脸,然后一股灵力被注入体内,让她全身都舒坦了,那种晕晕沉沉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眼睫颤了颤,她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悠夜漂亮得惊艳的脸,琥珀色的眼眸装着满满的担忧。看到秦澈醒来,悠夜低头在她唇瓣上落下轻轻一吻,低声说:“还好你没事。”

    “这是……哪里?”就算秦澈刚醒,思绪还有些茫然,却注意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因为她不会在房间里洒满玫瑰的浓郁香气,熏得难受。

    悠夜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你昨天晚上突然发烧昏迷,我怀疑是有人做了手脚。现在她们把你带到这,估计跟周家后人的事有关。”

    他听到门外传来说话声,顿了顿,又说:“我会保护你,别担心。”

    秦澈点头,悠夜看她还虚弱,又在她唇上亲了亲以示安抚,这才虚化身体进入玉佩中。

    门外的说话声越来越近,秦澈觉得没必要假装睡觉,四下看了看,这是间约三十平米的房间,家具用的都是上好红木,配上考究的瓷器和盆景,显得古色古香,如果不是房间里的一些现代元素,她都有点怀疑是不是穿越了。

    门很快被推开了,秦澈转了下头,正好能看见外面走进来的美艳女子,她穿着黑色蕾丝连衣裙,不像时下常见的坦胸露背,她身上的穿着很得体,什么都没露,却又让人觉得更加撩人。脚上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未发出任何声响,安静得就像一只高贵的猫。

    秦澈静静的看着她,随着她靠近,一缕不易发觉的尸臭让她警觉起来。难怪房间里要洒满浓烈的玫瑰花香,原来是为了遮掩僵尸身上的味道。联想到纪墨白身上的伤,他曾说自己不能杀那个人,那么眼前的这个女人会不会是纪墨白口中地方那个人?

    女人慢慢走近,她的表情透着疯狂却没有任何敌意,眼神发直,简直像看到垂涎已久的食物,这让秦澈心底发寒。

    来人正是周若琳,她直勾勾的盯着秦澈,直到坐到床边目光也没有离开。她爱怜的摸向秦澈的脸,向来不喜与人亲近的秦澈本能的歪头想避开,可是她躺在床上,动作幅度不大,脸还是被周若琳摸到了。

    她的手指跟纪墨白一样,苍白而冰凉。

    看到秦澈躲闪的动作,周若琳以为她害怕,连忙安抚道:“别怕,我没有恶意的。”声音里有按耐不住的心急。但是她到底急些什么,秦澈却没有头绪。

    伸手挡开她的手,秦澈挣扎的要坐起来:“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想墨白应该跟你提过周家的事。”周若琳答非所问,知道她对自己多少会有戒备,也不以为意,殷勤的在她背后垫上靠枕。

    秦澈没有说话,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周若琳笑而不语,拿起床头柜上的水瓶倒了杯水给她。秦澈确实口渴了,不客气的接过来喝下。

    秦澈冷静的样子,周若琳越看越满意,幽幽的说:“我的名字叫周若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