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3章 穿书03(捉虫)

第3章 穿书03(捉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一番颠簸后沉陈一行人来到了竺目。

    吸收着空气里涌动出的鲜活而又古老的古城气息,沉陈终于松了一口气。

    竺目,位于天周城左上方的一个城市,它的右边紧邻冗城。

    竺目并不算一个城都,顶多算一个古镇。在汉人住的天周与异族待的冗城之间的一座城,既有汉族的风气又吸收了异族的一点文明,却奇异地融合了起来。在这里,你可以看见身穿长袍厚衣的大衍人民,也可以看见短褂轻裙佩戴异族头饰的少女。异族人民与汉人混杂而居,不同于冗城也不同于天周,却为这个古镇添上了轻盈灵动又热闹的气息。

    沉陈之所以来这里,自然是来等男主的。

    沉陈当然不会以为男主会乖乖地在冗城等他,而脑残读者却知道,男主遇上了第一朵桃花的烂!漫!之!事!

    是说异族的少女阿铃是个美丽的姑娘咩?住在冗城的她一次偶然路过救起了奄奄一息的男主寒牧澈,于是两人便约定好一起结伴到万鹿上学,美女救英雄,雪中送炭总好过锦上添花,多么美好的一个画面啊。

    然而沉陈却不免为这个有如清脆铃铛一般的灵动少女感到惋惜,大概是遇到的太早,寒牧澈对她完全就是兄妹之情。

    当初一众读者们看到阿铃在万鹿跟寒牧澈表白纷纷在底下嗷嗷叫着收了这个妹子,但主角愣是淡定+抱歉地表示只是把人家当妹妹看而已,而且当时主角还跟那个院花级的妹子有一点说不明道不清的暧昧关系……总之第一朵桃花就被主角掐掉了。

    作为一个脑残粉,沉陈知道在这里主角以及萌妹子阿铃会遇到一个麻烦,虽然主角最后还是解决了,但却因为跟人打架把前几天刚刚愈合的伤口又弄裂了。沉陈不会以为自己会好运气正好遇到主角跟人起冲突的时候,但是……他还真的就遇到了!

    不远处的前方已经围了一大圈人,说起来在天竺街头卖艺的人并不少,这样的圈子也不能说少见。然而在听到人群中猛然暴喝出的那一声“偷了东西还敢狡辩”的时候,沉陈就知道自己找对了。

    当下拽着离大叔就往人群中挤。

    “哎让让,让一下!”某只因为要见到主角而兴奋得不行的脑残读者。

    “干什么啊你!”

    “有病啊你,挤什么挤!”

    被推开的人群不耐烦地骂出声来,然后声音突然一凝。面前穿一身黑衣带着斗篷的男人释放出的一身寒威让人不寒而栗。

    离孤云跟在沉陈后面默默又不露痕迹的释放出自身威压为沉陈开道。

    很快沉陈就挤到了人群中间,而闹出的动静也足够里面的人向这边看来了。

    一个穿着异族绣纹青色短袍的少年不带丝毫感情的看过来。

    他的衣服看起来脏兮兮的,白皙的脸上还有一道很明显的红痕,一双漂亮的眼瞳似寒星一样冷冰冰的不带任何温度。

    此时的少年显得瘦弱而单薄,却挺直胸膛站在另一个异族少女的身前,抵挡住长相凶恶的刀疤男气势汹汹的辱骂。

    ******

    四周围了一圈的人,一个个带着看好戏又鄙夷的神情,眼前的刀疤男吐沫横飞,张着嘴巴说着那些让人一听就知道是故意为难虚假谬误的说辞。

    一听就知道是假的,却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

    寒牧澈突然觉得很厌恶,这种厌恶让他的血管膨胀,被禁锢了几天的真气开始兴奋地跳动,隐隐就要破身而出。

    ——《以妖临世》卷一·污蔑

    ******

    “等等,你说这东西是他们偷的,可有证据?”

    刀疤男被对方冰冷的瞪视弄得浑身发毛,恼羞成怒就要拔起身后的大刀,却听见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隐隐带些玩味的语气,就像哪个玩世不恭的世家公子。

    刀疤男愤怒又惊讶地回过头去,就看见刚刚挤进来的穿一身月白长袍的少年斜挑一边嘴唇笑问的模样。

    要说沉陈这个人真没啥能拿的出手的。但认识他的人一致同意此人非常能装逼。

    不管其内心是怎么吐槽怎么汹涌澎湃怎么紧张害怕,但这人就能在脸上表现出一副高大上的模样,把一干人等哄得一愣一愣的。

    比如现在。

    刀疤男一愣,看这个少年装扮不凡的样子心知定是哪家的富贵公子,但看此人身边一没随从二没武器,也完全感受不到一点武威,刀疤男怎么也横行竺目有些时日了,一想自己从来不曾见过这个少年,当下也放下心来。

    “要你多管闲事?!”刀疤男喷了喷鼻息不屑又凶狠地说道。

    沉陈露出一副诧异的样子,“我怎么就多管闲事了呢?”笑起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向是我大衍的优良传统啊啧啧。”

    众人:……什么时候成优良传统了我怎么不知道?

    “少废话!”刀疤男不耐烦,“要不然要他把偷我的东西还回来,要不然……”刀疤男一双鼠目滴溜溜地转,嘿嘿邪笑,“把这个美貌的小娘子留下来也行……”

    阿铃往寒牧澈身后躲得更紧了,寒牧澈黑色的瞳孔有如被冰冻了一样愈显幽深和寒冷。

    身形魁梧的刀疤男在这样寒冷的目光的注视下竟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要是不呢?”先前那个声音又响起来。

    刀疤男只觉得烦躁极了,又像是被提醒了一般,狞笑道,“那就——吃我一刀吧!!!”一面已经拔起身后大刀凶狠的向寒牧澈砍来!

    寒牧澈看也没看沉陈一眼,只是猛然提速带着阿铃避开刀锋。

    沉陈:“……”眨眨眼,这剧本不对啊!!!怎么能!自己才说几句话就开打了啊啊啊啊啊啊!!!!

    某个身穿月白色长袍的家伙立马眼泪汪汪地盯着离大叔,呜呜呜,大叔你快帮忙,那是我的主角!主角啊啊啊啊!!!

    离孤云饶有兴致地看向赛场中间,那个少年,看起来四肢无力,却还是能险险避开那名武者的刀锋,有点意思。

    接收到自家少主求救的目光,离孤云觉得有些好笑,一开始淡定的少主,刚刚玩世不恭的少主,现在这个可怜兮兮的少主……倒是也比想象中有意思的多了。

    沉陈悲愤地扭过头,离大叔你在开玩笑么!这种情况下居然无动于衷!!!那可是我的主角!!!

    于是某个热血上身的脑残粉脑子一热就吧嗒吧嗒迈着小短腿冲了过去!

    围观的众人表示他们正在囧囧有神地围观中……

    沉陈当下心中一片热血翻腾,他嗖的一下拿出之前离家准备的暗器——铁石子往前用力一扔!

    石头非常重,加上刀疤男正在全神贯注对付寒牧澈,竟没有察觉。

    其实他本可以用自身武气轻易震开的,毕竟虽然沉陈用尽全力扔的但对于身为武者的他来说还是太轻了,只不过此时他震惊于明明看起来没多少力气的寒牧澈却能架住他的刀让他砍不下去一事,因此等反应过来,玄铁做的石头已经结结实实打在了他的背上。

    刀疤男怒吼一声,猛地尽开武气震开寒牧澈!巨大的长刀转眼就向沉陈这边砸来!!刮起来的劲风尽数喷到沉陈脸上!!!

    “叮——”地一声闷响,刀疤男的刀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重砸,刀疤男哀嚎一声捂着断掉的手跪倒在地上。

    刚刚有一个铁石子砸在他握刀的手上,生生把右手砸断。

    沉陈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已经一片清明,月白色长袍踏过在地上嗷嗷嚎叫的刀疤男,走向刚刚被猛地震开倒在地上的寒牧澈,阿铃已经跑上前去扶起他。

    沉陈一步步地走过去,弯下腰,对坐在地上的寒牧澈伸出手,勾了勾唇笑道,“已经没事了。”

    然后——

    然后——

    在众目睽睽之下,身穿月白长袍的少年毫无预料的倒地……昏了过去!!!!

    某蠢萌读者:啊啊啊啊啊啊那不是我啊啊啊啊弱爆了啊!!!!!但素,但素也不能怪他啊……刚刚那把刀……离他只有不到一厘米啊!连掉下去的时候都差点砸到他的脚背诶!!!能硬撑到给主角留下一个好印象才昏过去,也是不错的了……吧……(你确定?)

    寒牧澈:……(面无表情)

    离孤云:……我是不是玩过了……(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