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5章 穿书05

第5章 穿书05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稍作休养后沉陈他们就准备上路了。毕竟开学日期摆在那里,耽误不得。

    临走的时候沉陈专门叫了一个侍卫把那个找事的刀疤男的案底交给官府。刀疤男仗着自己是个武者,一向横行霸道,上次被离孤云打断一只手还趁乱想要报复沉陈,被手下侍卫们抓个正着。

    沉陈想,刀疤男的那些案底,总够他吃几年牢饭的了。

    ******

    宽敞的马车即使坐了三个人也一点不显拥挤。

    为避免引起纠纷,寒牧澈和阿铃两人已经换上了关内的衣袍,毕竟天周位于关内,异族在这里可不像关外一样吃得开。

    沉陈懒洋洋的躺在一张软榻上,坐在对面的两人一人手抱胳膊闭眼而栖,一人用纤纤素手挑起墨绿的帘幔好奇地看窗外景色。

    沉陈身穿一袭月白的长袍,他发现自从穿越到了这里便爱上了这样的装束,大概是因为能够十分装逼的原因。同时他也不得不感叹下虽说欧阳辰没什么拿的出来的,但好歹长得还不错,论打扮也挺有品位(跟自己不谋而合),怪不得在争夺那位院花时他也能算得上男主他情敌。

    沉陈手上把玩着一柄二十四骨的玉骨扇,一袭白衣随着躺的姿势下摆铺散开来,未束上的青丝凌乱的散开,他的眼角微微上挑,好看的唇形完成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端的是一个姣好纨绔少年郎。

    一旁无意中瞅见的阿铃禁不住脸颊发红,再不敢随意往这边看。

    马车平稳地走着,咯吱咯吱的车轮声就像是某种催人沉眠的乐章,车厢内的香炉徐徐升起香烟,空气里都是清清淡淡昙香的味道。

    在这样的环境中沉陈觉得自己有了倦意,便闭上眼睛。但他知道自己没有睡着,此刻他的心中有如转盘一样飞快的运转着。

    他知道寒牧澈没有信任他,所谓同意跟他一起前行也不过是图个方便,这时候的寒牧澈,已经很难相信任何人了。但是阿铃起码还比自己要好些,因为她救了寒牧澈并且对他没有威胁。而男主恐怕至今仍把他沉陈当做一个威胁。但说起来男主也没错,毕竟他真的在欧阳辰手下吃过很多暗亏来着。

    思绪一转就转到了三天之后的入学大会上。

    万鹿作为大衍排名靠前的书院,武修剑修同样出色,甚为注重学生的能力。因此收生标准就是要通过学院的武学测试。

    想到之前男主嘲笑他能不能通过考试的事,沉陈心里叹了一口气,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过。

    按书中描写,当初欧阳辰选的是剑修,并且成绩颇为出色。而寒牧澈因为没有剑选的是武修,却意外的得到了武试第一名的成绩,这也是欧阳辰跟他较上劲的开端。

    之前沉陈问过离孤云,真的没有在他体内感受到一点剑气么?(外加n多个真挚小眼神)

    离孤云有些楞的盯着他,盯得沉陈心里都发毛了才笑道,“其实不然,少主原先就已经是下阶的剑者了,因此当初在看到少主竟没有接那个武者上阶一招时还觉得奇怪。”

    对方黑白分明的眸子就跟能看出什么一样,沉陈浑身紧绷还要笑着打哈哈掩饰过去,总之挺累心的。不过还好也有了收获。离孤云告诉他大概是一时没有调配好身体里的剑气,只要用心感受用心修炼,将所有注意力凝聚于丹田之上,还是很容易召唤出剑气的。

    这里说的剑气连同之前的武气,其实都属于真气,只不过因为修炼的不同而开始有了区分。

    沉陈闭着眼,沉下心来,凭借多年看武侠的经验很快就找到了丹田的位置,他开始像离大叔讲的一样将意识一点点聚集一点点探进去。

    一点……一点……

    往前……往前……

    一开始还很轻松,渐渐沉陈开始感受到了阻力。一开始阻力极弱,但随着他的深入阻力就变得强势起来,好像紧咬住了沉陈的意识,让他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同时沉陈感觉到自身的温度越来越高……越来越热……他不安的动了动……意识尽管有些模糊但仍保持清明……很快的他就发现自己醒不过来了!明明意识在那里,就是睁不开眼睛!沉陈不禁心中一急!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倒流!!!

    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冰冰凉的东西贴在了沉陈的身上,冰冰凉的东西一下下轻拍,沉陈觉得非常舒服,渐渐安静下来。

    意识向前探去,赫然发现丹田处缓缓升起了一柄剑!该剑身目前只有剑柄长度,颜色却是青色的!

    根据沉陈看《以妖临世》的经验,他知道青色意味着低级中阶。沉陈心里骇然,之前离大叔说自己是剑者下阶,现在一看却分明是剑者中阶……这是进阶了?!!!

    “阿澈,沉陈他怎么样了?”

    装饰豪华此刻分外安静的车厢内少女担忧的声音响起。

    寒牧澈没有停下轻拍的动作,感受着手下身体热度的渐渐退却,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眼中变换的光彩,淡淡道,“他进阶了。”

    “进阶?”阿铃惊呼一声,愣愣的问道,“他怎么如此厉害?”

    寒牧澈:“想来他的身世一定不如他说的那样简单,这样的人,我们还是不要深交好了。”

    阿铃:“嗯……说的也是。”她见过自己父亲的儿子,纵使已经十四岁受着上好的教育,目前也仅仅是武侍中阶,却已经被看成天才了。眼前的这个少年不但身份气度高贵,连侍卫都是少见的高手,可见不一般。

    寒牧澈赶在沉陈醒之前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沉陈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是前所未有的清爽,行动间都有力了很多,当下激动得不行,拉开车帘就对着离孤云吼,“大叔我进阶了才不是废柴!!!”

    车窗外离孤云驾着马车悠闲的声音传过来,“你大叔我又不是聋子,早知道了。”

    但这一点也没打击到沉陈的好心情,他嘿嘿嘿嘿的笑个不停,然后跟离孤云讨论起自己能考入万鹿的几率。

    车厢里身着深蓝色衣袍的的寒牧澈暗暗握紧右手,垂下眼睛掩盖住自己复杂的思绪。

    自从从地牢里逃出来,他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变强,尤其是,在清楚自己的体质后。

    他体内的真气,纯阴与纯阳混合,百年难遇,而要是不处理好就会浑身爆破而亡。

    此番被进阶的沉陈一刺激,寒牧澈更坚定了自己要变成强者不能不明不白死去的决心。

    但是这几个少年都没有想到,在漫漫武修前路中沉陈目前所达到的级数根本是不够看的,光都城世家的公子比他强的就多太多了。

    未来的路还很长,而现在少年灿烂的模样。

    请记住,你们前行的道路远不止于此。

    当马车停停走走到达天周的时候,沉陈知道一切新篇章都要开始了。

    天周因为万鹿正值开学之际而变得热闹非凡,不少学生、家长都跑来这边,一度让万鹿周边的客栈告罄。

    还好沉陈的侍卫有心,提前定好了房间,才不至于让他们免于继续睡马车+打地铺的悲惨命运。

    订的客栈名字叫“清风邀月”,大概是因为靠近书院,因此取了个文雅的名。

    店里布置简朴而舒适,价钱也不是太贵,甚是受一概书生的欢迎。

    四名侍卫因为把沉陈送到了目的地就驾驶马车走了,让沉陈意外的是离孤云居然留了下来。

    “哎,大叔,”沉陈戳了戳离孤云硬朗的后背,“你干嘛不走啊,马车都走了。”

    离孤云照旧一身黑衣,转身无奈地勾起一抹笑,自家这个少主越来越没礼节了。挑挑眉,硬邦邦地答道,“奉夫人之命,保护少主直到进入书院。”

    沉陈撇撇嘴,真是无趣,自己还是去睡觉好了。

    寒牧澈却注意到了黑袍青年眼眸里的促狭之意,跟在沉陈背后,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你这个侍卫,看起来很年轻么。”

    沉陈一愣,第一反应是主角居然找我说话了找我说话了哎!一向冷冰冰谁也不爱搭理的主角!!……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离孤云,点头,“嗯,确实很年轻,大概二十六、七岁?”

    寒牧澈不带感情地看了一眼沉陈,丢下一句,“我猜不超过二十二。”转身上楼。

    “噶?”沉陈吓了一跳,看着前方胡子拉杂的离孤云,“二十二?主角你逗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