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6章 穿书06

第6章 穿书06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刚走到房间门口,一阵喧闹声就嘈嘈杂杂地响起来,沉陈好奇的探过脑袋,只见一个穿着有些寒酸的书生模样的青年背着一个竹篓甩着被洗得褪色的袖子就冲了上来,一边嘴里忿忿不平地对着想要拦住他的店小二怒吼。

    “起开!你们这些见钱眼开畜生不如的东西!”

    青年骂得极为难听,当下店小二以及尾随而来的掌柜脸色都有些不太好。

    这一番动静惹得客栈里的人都围过来看,本来客栈人就多,这一围更是将二楼走廊围得水泄不通。

    一干人等指指点点,青年却恍若未闻,直直奔向二楼。

    沉陈看着这人头上的带着发.黄的书生耳帽和穿着的洗得褪色的衣衫,只觉得隐隐一个念头飘过,但再欲抓时却没了踪影。

    沉陈正楞神间却注意到书生已经走到了他面前然后气势汹汹地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

    沉陈:“???”

    青年看起来非常愤怒,张口就骂起来,“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东西!仗着有钱就可以随意欺负人了?!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欺人者人恒欺之!你们这些狗仗人势的东西总有一天——”

    沉陈被骂了一头血,此刻也忍不住生起气来。

    他伸手“唰”地一下推了不停咆哮的青年一把,只见青年猛地被推的退后一步四仰八叉摔在地上,人群随着青年的摔到往后退了一退继而发出起哄的大笑,青年脸涨得通红的愤恨的盯着沉陈。

    沉陈一愣,被自己惊讶到了,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大力气了,面上却已换上了一副淡然的神情。

    沉陈淡定的对上青年愤恨的眼神,又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自己被揪的凌乱的衣领,然后冷静地弯腰,对上地上青年怒火中烧的眼睛,掀了掀嘴角,高冷的吐出一句,“不知这位兄台为何像狗一样胡乱叫唤?”这话说的粗鲁,然沉陈说话的语气却无比正经,就像在说什么极为高尚的事情,倒叫人听得一愣。众人反应过来后一阵更大的哄笑声响起。

    地上那位青年此时的目光已经足够把沉陈煮熟吃掉了。

    沉陈却不在意,他人虽然一向随和,却不代表甘愿吃哑巴亏承受莫名其妙的指责。

    这时候胖乎乎的店掌柜终于挤进来,一个劲地跟沉陈点头哈腰鞠躬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位客官是小店处理不周……”

    沉陈才注意到原来寒牧澈站在不远处不动声色地为掌柜留了个空好让他挤进来解释。

    沉陈抽了抽嘴角,心想我该感谢你么伟大的男主?

    “无妨,”沉陈皱了皱眉,月白的衣袖扫了扫地上的人影,头痛的说道,“说说是怎么回事。”

    掌柜擦了擦汗,一时胖胖的脸上竟显得有些委屈,“是这样的,前些日子地上这位杨公子曾住过这间房子一段时间,但因为他的房钱一直没有交上来,又正好公子的侍卫来订房间,那时候小店一共也只有三间空房,便把这位杨公子打发走了……”

    “胡说!”坐在地上的青年猛然跳起来,一双眼睛瞪得红红的,“你根本就没有跟我说,我今天回来时就想把我直接赶走!再说当初约定好的半个月交上房钱,现在还根本没有到时间!”

    掌柜又擦了擦汗,“那是因为前几天公子一直不在……”

    沉陈挥了挥手,“嗨,我还以为多大点事,说开不就没事了么。”

    一时众人都被他这态度弄得有些愣。

    沉陈耸耸肩无所谓地道,“既然这房间本是杨公子的,一时又没有多余的房间,不如杨公子就跟在下一起住好了。”

    “啊?”掌柜和青年同时张大嘴。

    沉陈回头对上了寒牧澈看似幽深的眼眸,忍不住对他眨眨眼,笑了一下。

    寒牧澈莫名其妙的盯着他,神色中还带上了不解甚至探究的眼神。大概他没想到沉陈会这样解决,也没想到沉陈看似大户人家的少爷竟对那个看起来寒酸的青年一点儿也不嫌弃。

    一时间各种心思在众人心上划过,沉陈却十分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他很清楚,自己这样做无非是猜出了这位杨姓公子的身份。

    鬼面书生杨祐。在不久的以后这个外号会伴着青年的名字一起响彻在大衍国土。

    杨祐,同时也是男主寒牧澈最重要的一个幕僚。

    ******

    “你干嘛?”杨祐不满的瞪了沉陈一眼。

    沉陈都要给他跪了,抹了一把脸,“大哥,你究竟要怎么样啊,抢了你的房间你瞪我,让你住了你还瞪我?”

    沉陈怨念的往床上一躺,哀怨地看向杨祐,“说说看,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杨祐看着四仰八叉往床上随意一躺的沉陈,只觉得刚刚那种种压迫人的气势全然没有了。杨祐不禁有些讷讷,说到底他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刚过十七岁的少年,之前凭着一腔怒气找上来,现在一切都解决了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同时又隐隐觉得自己刚刚不问青红皂白骂人一顿实在挺不对,奈何自身的清高之气又不容他向人道歉,一时只能像根铁柱似的拄在一旁。

    沉陈暗自叹了一口气,他看过小说,自然明白杨祐这个人的人物性格。

    杨祐非常有才,带着读书人的清高,同时因为家境贫寒,整个人又十分自卑,杨祐就在这种自卑中慢慢发酵,加上他过分强调自尊,这种自卑就慢慢演变为一种极为自负的情绪。

    杨祐非常自负。他厌恶一切权势贵族讨厌一切富贵子弟认为他们不过是虚有其表只是因为有钱而已。他甚至是愤世嫉俗的。绝顶的天赋与极端的性格让他变得像现实世界那些不被人理解的天才一样把自己牢牢困住。

    而寒牧澈,则是杨祐的伯乐,是带领他,走出近乎于残疾的自负所编织的牢笼泥淖里的人。

    其实挺难想象一个冰块似的男主去化解一个心理残疾(……)极端自负的书生的,但寒牧澈真的做到了。一年后凭借鬼面书生杨祐的机关设计寒牧澈带领万鹿学院赢得了全国甚至跟邻国青龙顶尖书院之间的较量大赛。

    现在这个心里有点问题的书生撇撇嘴对沉陈说“他不习惯跟人住在一起”。

    沉陈几乎就要青筋暴起,警告他“不要太得寸进尺了”啊啊啊摔!

    转念一想,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让杨祐跟寒牧澈睡,毕竟以后男主打动杨祐或者是杨祐看上男主(全都是字面意思不要深思)也是要花费很大功夫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沉陈居然发现自己不太乐意。怎么能在还没跟自己熟起来的时候就先跟其他人熟悉起来了呢?!!!

    于是某个蠢萌的脑残粉做了个决定,他要打包铺盖去找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