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7章 穿书07(完)

第7章 穿书07(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沉陈抱着铺盖站到了寒牧澈的门口,深呼一口气,苦恼地想自己一会儿要怎么说,要是男主拒绝他了又该怎么办,啊咧,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

    东想西想就要打退堂鼓之际,雕花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穿着白色中衣的男主倚在门上静静地看着他。

    沉陈一直觉得寒牧澈的眼睛非常漂亮,像上好的黑玉,不参一点杂色。此刻那双黑玉般的漂亮眼眸安静地望着自己,沉陈直觉的整个人都要被吸进那种浓密深邃的黑里去了。

    暗叹一声主角魅力果然强大。沉陈迅速调整好面部表情,挤出一个笑来。

    这个笑容要带着三分和煦三分慵懒三分有礼一分不安,这样才又能摆出姿态又能不让男主厌烦嗯。

    看着眼前对自己露出灿烂笑容的家伙,寒牧澈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这个家伙似乎总是爱对着自己笑?

    沉陈看着眼前的男主,虽然彼时正是狼狈的模样,男主却总能显出一番高贵之气,哪怕是在初遇时那样的境地里。

    寒牧澈很瘦,精致的脸庞骨骼分明又带着一些未脱去的稚气,沉陈这样望过去竟发现对方比自己高了大半个脑袋!

    寒牧澈见沉陈只盯着自己不说话,不耐烦的挑挑眉,虽然他已经看到了对方抱着的铺盖卷,不过他还是决定装没看到,一扬手就要关门。

    沉陈:“……诶诶诶!”

    某脑残读者连忙往前一扑,抱着的厚被子直接就一股脑塞到了寒牧澈怀里。

    寒牧澈:“……”

    沉陈摸了摸鼻子,“呃,那个,我房间没地睡了,腾个地儿吧兄弟。”

    寒牧澈抱着被子没有动,看了看沉陈,眉头一皱,“为什么找我?”

    殊不知沉陈一直在等着这个问题。他刚刚已经在心里设想无数遍,什么要照顾到男主面子啊什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啊。

    于是沉陈说,“我跟那个杨祐不熟啊,他又不喜欢跟别人一起住。好歹我们也认识这么久辣,比起他我还是喜欢你一点嗯,哎也没多大事,好歹您先腾腾地儿,我们进去说。”

    寒牧澈不置可否,抱着被子进去扔到床上,沉陈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悄悄比了个“v”字。

    床上已经摊开一床被子,可以看出刚刚寒牧澈其实已经睡下了。

    此厢寒牧澈把沉陈的被子扔到了床上,却抬手把自己摊开的被子拿了起来,又去衣橱里拿了一床毯子铺在地上。

    沉陈愣了,“诶?你要打地铺?不是,我们可以睡一张床啊。”

    寒牧澈低头铺床,只是答道,“不了,寒某也不习惯跟人一起睡。”

    沉陈沉默地看着对方铺完床,寒牧澈低声说了句“睡吧”,便熄了灯。

    沉陈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心里不禁觉得很沮丧。

    他真的是一心为着男主好的,希望男主可以接纳他,希望成为男主的兄弟,希望在男主的浩大征途上竭尽全力帮男主一把。同时他也希望男主可以不要这么防备他,可以稍稍信任他一点。但男主今天的做法却让沉陈心里一寒。

    倒不是寒男主对自己这么冷淡,而是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这种一厢情愿其实是对男主的一种打扰。男主一直拒绝他进入自己的世界,自己却不管不顾地想要接近男主,却不管男主愿不愿意。事实上,寒牧澈也许是不愿意的,比如今天,寒牧澈本来可以睡床的,却因为他的到来要去打地铺。

    其实今天来本来是想问男主要不要跟自己一起去学剑修的,虽然原著里男主学的是武修,但是他的剑修才是最好的,剑修比武修晚学了近一年造诣却比武修要高。沉陈本来想对寒牧澈说他在竺目买了上好的宝剑,如果男主喜欢他可以送一把给他,然后一起成为大剑修。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是这样。

    ******

    高耸通天的大柱子前一只白鹿抬起前脚优雅地昂着脖子,乌黑的瞳孔光芒沉静。却又隐隐带着气势,仿若睥睨苍生万物。

    汉白玉制的巨大牌匾上书四个恢宏有力的大字————万鹿书院。

    寒牧澈紧盯着那四个恢弘的大字,一时竟不能移开目光。

    历尽艰辛,一路的坎坷,他终于来到这个地方。

    他将,实现新生。

    从此,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的脚步。

    ————《以妖临世》卷一·万鹿

    ******

    “下一位,寒牧澈!”

    手拿宣纸的中年人高声念道。

    站在沉陈身侧的少年动了动,歪歪头,嘴角勾勒出一个分明慵懒的笑容来。

    虽然他在过去的十五年并没有受到正规教育,但在寒家,他偷偷学也已会了不少。

    方才台上的那些人,未必是他的对手。

    沉陈盯着寒牧澈走向高台的身影。

    寒牧澈的伤并没有完全好,但在上好药材的照料下已比望生暮大大的原文里状况要好上很多。

    寒牧澈轻轻一个跃身,身子在高台上撑了一下,就已经蹦到了高台上。

    利落的身手把同样站在台上的武修新生吓了一跳。

    说来万鹿学院的招生实际是很残酷的,名额限定,两人一组,赢的一方入学,输的一方则要进入淘汰区,与其他落败的人再斗,这次失败的就要告别万鹿了。同样,赢的人之间也要比拼,以成绩的好坏来分优劣班。

    望生暮创造的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

    台上的寒牧澈摆好架势,比斗的另一方身材看起来高大而结实,相比之下寒牧澈就显得十分瘦弱。

    对方握拳,分开两条腿,大喝一声!冲过来的身影蓄满了力量和坚定!脚步踩在高台上沉沉作响,高台都一颤一颤地为之震慑!

    站在沉陈身侧的阿铃不敢看的抓紧了沉陈的衣袖。

    沉陈摇了摇手中折扇,这一刻显得淡定无比,弯弯唇,“阿铃你放心,寒牧澈他没问题的。”

    虽然这么说,但沉陈的眼睛还是紧紧盯在高台之上两个跳跃的人影上。

    对方看起来并不简单,拳拳生风,那样迅猛的气势让在高台下的沉陈都不禁心里一惊。

    寒牧澈却很冷静,看似慌乱地躲避实则在不着痕迹的消耗对方的体力。他明白,对方的手臂肌肉紧绷成一条直线,紧握的拳头虎虎生威,无一不显示了对方的身体素质比自己好上了不知多少。而自己的拳头是不能跟他硬碰硬的,所以,唯有耗!

    一圈圈下来,对方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大滴大滴的汗水浸湿后背,大块头少年终于忍不住大骂起来,“艹!躲什么躲!不能打就赶紧给我认输!”

    一直左闪右避的寒牧澈停了下来,背对着大块头少年,在场的眼力较好的人在这一刻看到刚才一直显得狼狈的少年站定脚步,精致姣好的脸蛋突然露出一个近乎于淡漠的笑容。

    “这么说,还太早了啊。”少年喃喃自语。

    “什么?”大块头愣了一下,却丝毫没有放缓自己的拳头,蓄满了力量,拳头夹着风,整个人像箭一样向背对着他的寒牧澈袭去!他心中充满了即将胜利的快·感,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不要把后背留给敌人么?!

    “啊!”阿铃惊叫一声,捂住脸不敢看。

    “嘭”的一声响起,却是寒牧澈背对着大块头,一只手举在耳旁,牢牢地抓住了对方的拳头。

    眼瞳猛然睁大,丝丝血丝可见,铁黑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怎、怎么可能!你为什么能接住我的拳头!!!!”

    近乎凉薄的弯了弯唇角,“因为你现在,跟一开始差太远了。”

    伴随着最后一个尾音落地,背对着的瘦弱少年猛然腾空跃起,连带着禁锢对方拳头的手一起向后狠狠一折,咔嚓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众人再抬眼时只看见身穿藏青短袍的少年以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漂亮的剪腿将个头比自己高上许多的少年掀翻在地。

    “你还是,太小看我了。”寒牧澈对上对方不敢置信的眼眸,轻声说道。

    寒元成,你还是太小看我了。

    “啪啪啪,”一个老者带头鼓起掌来。

    “并不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但这个少年胜在有心机。”老者侧首对身旁的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颦起眉,“此人野心不小,待长成之时恐怕会成为心狠手辣之辈。”

    不多时便轮到了沉陈,沉陈摇着扇子就上去了,他倒不是很担心,离大叔走之前他已经讨教了许多可以对付的方法。

    加上与自身剑气已然融合,此番打斗可以算得上轻松。

    之后的女生考验阿铃也很顺利的过了。沉陈厚着脸皮围观了一把,发现这里的妹子长得漂亮的蛮多的,就是不知道主角的桃花之一白念秋在哪里。

    录入名单在下午就贴了出来,告示前围了一堆的人。

    沉陈正想拽着主角往里面挤的时候,一个人抢在他的前面挤了进去。

    看到那件洗得发黄的书生装,沉陈叹了口气。

    这个杨祐真是神烦啊。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最近总在自己以及主角的眼前晃?晃也没关系,问题是能不能不要摆出一张谁欠了他五百两的臭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