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8章 穿书08

第8章 穿书08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万鹿书院三百载,又到了迎接新血液的时候。”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在刻着精细又沉稳的青石高台上张开手臂,一股会当凌世的大气隐隐袭来。

    “很高兴你们这些优秀的年轻人进入书院,我仅代表万鹿书院对你们送上最诚挚的欢迎。”白发老者笑着说道,在无形中便轻易拉进了与底下学生的距离。

    “你们都是经历过严格的挑选、受到万鹿的认可的人,今后的五年,你们将与万鹿书院同殊荣、共生死!”

    “你们都把万鹿书院看做什么?”老人淡淡一笑,“这座在整个王朝名列前三的书院,将是你们今后五年共同生活的家园,她将倾尽她的全力,把她认为对的东西无保留的,教给你们。”

    ******

    青石高台上的老人看似和蔼的低语,声音却响彻整座燎原之上的万鹿。空气中流动的是高阶强者凝聚内力的气息。

    寒牧澈深深地吸了口气,感受到胸腔中一颗砰砰跳动的心脏。

    有一股隐隐的欲.望在滋生。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力量。

    ————《以妖临世》卷二·欲.望

    沉陈领了课本把行李搬到寝室后感叹了一番。

    寝室是双人的,两张木床分列在房间的两侧,中间一个矮柜分开,床的另一侧则是书桌衣架,非常简单的设计,却让沉陈一下子想到了大学时的寝室。

    算起来他也才大二的学生啊,也不知道自己那几个逗比室友有没有想自己。

    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大学的生活彻底挖掘他的宅男潜力,喜欢上一个作者正追得如火如荼之际大大忽然要断更,然后老天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穿越到正在追的世界,结果!他居然!现在都没!勾搭到主角!!!

    叹了口气,沉陈不由得再次想到不久前的情景。

    当时沉陈小朋友正拿到了自己的寝室及室友名单。当时沉陈小朋友满怀期待地打开扎成一卷的羊皮纸,却失望的看到“李靖言”这个有点熟悉的名字,一时也来不及多想,只是满腹的诧异与失望——

    “纳尼?!居然不是男主!劳资明明已经给负责分房的打过招呼了摔!”

    “你一个人在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呢?”一个低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是正巧路过的寒牧澈。

    “啊…啊啊,没什么啊没什么,”眼尖地撇到对方背在身后的羊皮纸卷,沉陈故作沉稳实际是迫不及待地问道,“那个,你跟谁住在一起啊?”

    寒牧澈奇怪地瞥了一眼沉陈,“跟你有关系么。”

    “我……!“沉陈内心给寒牧澈竖了个大大的中指,然后淡定地笑道,“……这不是关心一下你嘛。”

    寒牧澈还是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沉陈(疑惑个啥……主角啊主角你莫不是有人际交流障碍?!),但把羊皮纸甩了过来。

    于是沉陈小朋友怀着满腔怒火打开漆着白鹿暗纹的羊皮纸,想看看是谁的权势比他还大!(←_←)

    “杨……诶?杨祐?!”

    卧槽,怎么会是杨祐?!

    沉陈觉得他的脑子有一瞬间的混乱,因为他一时想不起来男主本来的室友是谁了。作为男主的死忠粉,这是多么不应该的事情!

    ……

    但是不应该是杨祐。

    沉陈可以肯定不是杨祐。

    为什么……剧情会发生改变了呢……

    又是为什么……有的事情他有点记不清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插.入,剧情有了改变?可是这一切并没有按自己想的那样去改变啊!

    沉陈忽然觉得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

    “啧,”寒牧澈有些嫌弃地扯过被某人捏在手里的纸卷,看着明显在发呆的某人,皱眉。

    “你这么惊讶干什么?反正我的室友不可能是你。”撇撇嘴,“你知不知道你睡觉磨牙啊昨晚烦死人了。”

    沉陈:“啊……啊……啊?!”

    你说什么?!劳资怎么会磨牙啊摔!这是从来没有的事!〒▽〒难不成是欧阳辰这家伙的坏习惯?!

    所以,沉陈小朋友完全因为被男主吐槽睡觉磨牙而受到了打击。

    此刻,他万分沮丧地收拾他的床铺。

    虽然来之前欧阳辰的娘欧阳夫人怎么担心他不会照顾自己啊怎么谋划要给他带几个侍从啊,但都抵不过万鹿不让带侍从这一死规定。

    正如欧阳夫人不会想到其实沉陈自己就能照顾好自己这一件事。

    所以沉陈相当轻松地完成了铺床这一举动后,倒让站在窗户外面的人足足惊讶了几分。

    “好像,还蛮让人期待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有人轻轻地说道。

    “唔。”沉陈状似无意打开窗户就看到了站在窗户外面的人。

    淡青色的长衫,背着一个装着行李的包裹,身形比沉陈要高一些,人……唔,人倒是眉眼温润,长得极为好看。只是皮肤带着几分不自然的苍白,看起来倒像是体弱尚在病中一样。

    窗外的少年被发现了倒也没有尴尬,温润地对着沉陈笑笑,然后动作轻轻地推门进来。

    他这一进来沉陈才发现对方很瘦,瘦瘦高高的身板似乎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而脸色看起来也确实不像身体健壮的样子。

    “你好,我是李靖言。”少年并不解释之前在窗外窥探之举,只是在沉陈面前站定,然后伸出一只手有礼貌地介绍自己。

    (⊙o⊙)…!!!某蠢萌读者突然灵窍顿开,内心大震!他就说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这不是主角本来的室友嘛?!当然更让沉陈震撼的是李靖言的真实身份!想当初主角也是在跟李靖言同窗几年后才发现这位病弱的室友其实是当朝的大皇子!

    当下某蠢萌读者就双眼亮晶晶,伸出一只爪子抓住李靖言伸出的手摇啊摇,嘴里笑道,“我是沉陈,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哈哈。”

    李靖言不着痕迹的皱眉抽出自己的手,内心疑惑怎么这个欧阳家的二公子突然这么热情……按刚刚他的观察这人其实不是多热心肠的人才对……莫非?李靖言心里一紧,又内心暗暗否决自己的猜测。他此番出宫很少有人知道,再说谁又会对一个病弱不受宠的皇子太过关注呢?

    这么一想李靖言心中安定,又温润地对沉陈笑笑,就开始熟练地整理起自己的床铺。

    沉陈摸着下巴偷偷关注李靖言,看到他动作熟练挑了挑眉,他记得书里说过李靖言生下来就患有体虚之症,其母也只是宫中的一个丫鬟,李靖言出生并不是皇帝所乐意的,自然也就十分不受宠。后来一概贵妃们又给那位种马皇帝生了几个皇子几个女儿。他的地位在宫中就更加一落千丈,更何况现在皇帝十分喜欢华妃生的三皇子。说起来欧阳辰的姑姑兰阮心的妹妹兰馨妍似乎还在宫中当了一个贵妃?

    沉陈又看看李靖言,他猜想也许李靖言是知道他的身份故意调到自己寝室的,毕竟就以后他的所作所为看可不像皇宫中的人以为的“体弱愚笨,朽木不可雕也”。不过沉陈也并不在意,别人不知道,他这个穿书而来的读者还能不知道么,李靖言其实非但不愚笨还是一支绩优股!脑残读者又想了想书中的情节,决定一定要抱这位大皇子殿下的腿,也好为男主日后打下基础!

    沉陈浮想联翩,哼,寒牧澈那个笨蛋什么都不知道,我这个读者再不为他做些什么的话他岂不是要笨死了。一边脑补小人状的男主满眼亮晶晶崇拜地看着自己的画面,一边在心里狂放的叉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厢整理好东西的李靖言看着盯着他发呆、并且表情越来越诡异的沉陈禁不住一寒,身体抖了抖……

    “沉兄?沉兄?”一只纤细修长的手在沉陈眼前晃了晃,李靖言满脸担心地看着沉陈。

    “去……你才沉胸呢!”沉陈内心吐槽,面上回过神来,十分自然地对李靖言说,“啊,你已经收拾好了,那我们去吃东西吧,我都饿了。”

    “(⊙_⊙)嗯……好啊。”李靖言笑笑,心想……这个欧阳辰莫非是演技派?!!!!他刚刚那么长时间表情诡异到底在想什么?!他不可能知道我的身份……

    沉陈心情很好,一把风雅的折扇在手中摇啊摇,带着李靖言去了食堂。

    “沉兄果然厉害,才到一天就对书院地形如此熟悉。”李靖言跟着沉陈不免感叹。一路上他已经见了不少新生因为离开家仆照顾在发脾气,而眼前这位欧阳家的娇惯公子却是适应得很好。李靖言自问如果自己不是和母妃从小住在冷宫看尽人情冷暖也不会适应得如此好。

    沉陈摇摇扇子,不甚在意道,“还好吧,主要是我以前已经……”回头看到李靖言疑惑的眼沉陈把后半句话咽下了肚子。呼,好险,差点把以前自己上大学住校的事情说了出来。

    “呃……”沉陈摸了摸鼻子,“其实主要是因为我娘太凶……老是让我自己动手干活啦。”

    李靖言点点头,心中却不免有些疑惑,不是说兰夫人非常宠欧阳辰才把他惯得十分骄纵吗?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母妃,从小不也是逼着自己成长起来么……唉,这一离宫,也不知道母妃怎么样了。

    正想着一只胳膊压在了肩上,月白色衣袍上附着的淡淡的清香传进鼻端。李靖言一愣,下意识就想把对方甩下去,他不适应与人如此亲近。却听到对方带着点慵懒的好听声音传来。

    “喂,我说,李兄。”沉陈懒洋洋地道。

    “嗯?”李靖言不明所以。

    “吶,我说,以后我们不要沉兄李兄的称来称去了,我就叫你靖言,你便直接换我的名,你看如何?”沉陈一本正经地商量道。

    李靖言一愣,心中之前因为母妃而起的感伤之情淡了许多,却被另一种有些酸胀的情绪堆满。

    在宫中十五年,没有人愿意正眼看他和母妃,他也从未与人如此亲近,更别提在礼仪森严的宫中直呼姓名一事。而今,虽然彼此都用的假名,却有人愿意亲切地只唤他的名。

    “……好。”在沉陈看不到的地方,李靖言悄悄弯起了嘴角,郑重地答道。

    走进食堂,沉陈瞬间就被热气腾腾的饭菜的香味包裹了。内心满足地吸了一大口气,正欲向摆放着食物的台子走去。

    “沉陈!沉陈!这里!”清脆的叫声响起来。西边一张桌子上阿铃正兴奋地对他们挥手。

    沉陈拉着李靖言挑了食物去找阿铃那一桌。因为饭菜是算在学费里的,所以不用另给钱,大家统一吃一样的食物,每顿有八个菜两个汤可选择,有荤有素,每人限选三菜一汤,也是很不错的。除此之外食堂还可开小灶单点,不过那就要自己掏钱了。

    沉陈选了两个肉菜一个素菜,李靖言则选了三个素菜,唯一的肉食就是那个红枣炖的鸡汤了。沉陈疑惑的看了一眼,李靖言解释道自己因身体不好吃不得太油腻的。沉陈看着李靖言噙着嘴角解释的模样,不由觉得心里一塞。(某蠢萌读者:不能吃肉!好口怜!嘤嘤嘤!)

    等到了阿铃那边,沉陈才发现不止阿铃和男主在,杨祐也在。还好桌子是竖长的,两边都可坐下一排人,沉陈和李靖言坐在了阿铃给他们二人留的位置上。

    沉陈嘴角抽搐地看着杨祐对着三个大肉菜一个肉汤大块朵颖。

    注意到沉陈的目光,杨祐抬头瞪了沉陈一眼。

    沉陈:“……”某蠢萌读者暗暗摸鼻子,内心悲愤。o( ̄ヘ ̄o#)讨厌的杨祐,抢我主角不说,居然还瞪我嘤嘤嘤……

    不过某蠢萌读者内心再怎么悲愤表面上都看不出来就对了。此时众人眼中的沉陈正优雅地用汤匙舀起一勺汤安静地喝着。

    杨祐哼了一声,又埋头啃着大鸡腿。为了凑足并不低廉的学费,他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肉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叫沉陈的一直没有多少好感,不,准确来说,他讨厌一切身世好就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公子哥儿。这么想着杨祐又哼了一声。

    沉陈抽了抽嘴角,……怎么都觉得这个杨祐有抽风的潜质啊。

    “这么说,寒公子和阿铃小姐都是异族人?”李靖言听了两人来自冗城,感兴趣地问道。细看寒牧澈和阿铃两人其实长相都有一些不太明显的异族特征。比如两人的皮肤都很白,像圆润莹白的羊脂。而沉陈也很白,但沉陈的白看起来又跟这两人不同。再比如两人的鼻梁都比一般人更为挺直一些。

    寒牧澈垂下眼,寒家在冗城是一个不小的家族,他并不想让人猜到他与寒家的关系。因此冷冷道,“我以为白鹿学院的异族学生并不少。”

    察觉到对方不悦的李靖言连忙道歉,“是我唐突了。因为以前都没见过所以一时好奇……”

    吃饱喝足把盛汤的汤盅都舔了一个干净后杨祐满足地伸了个懒腰,满不在乎道,“异族有什么?也不见得就比我们厉害,连力气也不见得就比我们大……”

    李靖言:“呃……”他他他并不是这个意思……

    只见寒牧澈慢条斯理喝完最后一口汤,冷冷道,“杨祐,你今天要是不把你的东西收拾干净你就别住寝室了。”

    杨祐大叫:“喂!你不是吧?!”想起被某个冷冰冰的家伙强迫着收拾了一整个下午杨祐就想咬牙切齿!这个有洁癖的家伙为什么是他的室友啊!明明他的东西那么放着完全没问题!是汉子就要随性啊!……可恶!偏偏自己还打不过寒牧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