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11章 穿书11

第11章 穿书11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喂,你痛不痛?”沉陈望着寒牧澈利落却一点也不轻柔的动作,不禁自己也觉得有点疼。

    寒牧澈抬头看了沉陈一眼,刚想冷冰冰说一句“不用你管”的时候却愣了一下……沉陈眼睛里闪烁的情绪是心疼吗?

    寒牧澈又看了一眼沉陈一向收拾的干净此刻却脏兮兮的脸,不禁有些恍惚,因此也没能说出什么推拒的话,只低了低头,声音里带着自己也不自知的一点柔和,“不怎么痛,我都习惯了。”

    沉陈没有注意到寒牧澈的情绪变化,只是听了寒牧澈的话又想起了男主在寒家的日子,心里更是酸酸涩涩的颇为心塞。

    “唔,我那里还有好多药呢,这些全都留给你好了。”沉陈一股脑地把他那一堆金疮药啊化瘀散啊祛疤膏啊都塞给寒牧澈。

    寒牧澈看了心下好笑,连药箱都带过来了还杂七杂八地一大堆,想也知道沉陈那里也剩不下什么了。

    正要拒绝只听得对面床上传来一个嘟囔声,原来是先前的迷药已经散了,此刻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杨祐终于醒了过来。

    只见杨祐翻了个身坐起来揉揉眼睛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突然定住不动了,又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狼嚎,“妈啊!鬼啊!!!!”

    沉陈和寒牧澈对视一眼,他已经把寒牧澈收拾好了,带血的里衣也换了一件,此刻男主看起来只是有些苍白而已。倒是自己……头发也被公鸡弄得乱糟糟的,衣服也弄脏了……等、等等,那么杨祐说的鬼是……自己?

    沉陈目光深深地看了杨祐一眼。

    杨祐被这目光看得后背发凉,再一看这不是那个讨人厌得沉陈吗?!他怎么会在自己寝室?不对,他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杨祐被自己更为在意的事情吸走了全部注意了,当下就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沉陈你看你弄得那是什么鬼样子,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吊死鬼哈哈哈哈哈哈……”

    “……”沉陈头上青筋抽了抽,面无表情地走向杨祐,边走边捏手,指节咔咔作响。

    “你……你要干什么……”杨祐终于发现沉陈神情不对劲,连忙往后退。

    “呵呵。”沉陈风度翩翩地笑笑,然后表情瞬间转化为狰狞,一瞪眼,“晚了!”冲上去抽了枕头就是一顿暴打!

    “啊啊啊啊!别打别打……”杨祐惨叫连连,一连慌的躲避。沉陈却照打不误,直到枕头里的鸭毛都被打得飞了出来才作罢。

    “干嘛啊,不就说了你一句么……用下这么狠的手么……”杨祐委委屈屈地直哼哼,忽然眼一瞪,“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跑到我房里来了?”

    沉陈立马哼了一声。说起这个他还有气呢。杨祐这个不长心眼的,被人摸进房间都不知道,简直就是猪队友,这么没心没肺的,什么时候才能变成男主的得力助手啊?

    于是沉陈接下来用了很长时间声音沉痛地把杀手来袭的故事添油加醋的告诉了杨祐。并且义正言辞地告诉杨祐要不是他和寒牧澈他早就被那人杀掉了!为了与那个杀手搏斗,从剑光下救下杨祐,寒牧澈还受伤了自己也变成如此狼狈的模样云云。

    “这……”杨祐迟疑着,他还有些半信半疑,“可是那杀手为什么要杀我?”

    寒牧澈在一旁听得好笑,暗自摇摇头,沉陈说得也太过了,明明是自己的事,没有连累到杨祐已是万幸大吉,又怎么好把这事牵扯到杨祐身上?

    当下就要开口解释。

    沉陈看出了寒牧澈的意图,两手一摊,故作高冷地开口,“这就要看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事情了。”

    其实他本意就是逗杨祐玩玩,同时想要告诉杨祐多点警惕心,快点成长起来之类的。以前沉陈一直觉得他们才一年级还太小了,但是现在沉陈觉得敌人在暗他们在明,要想不受威胁就必须加快他们变强大起来的脚步。书中杨祐擅长的机关术,阿铃擅长的医术,沉陈一个都不想浪费,沉思着要制造些条件给他们学习了。

    沉陈是逗杨祐玩的,没想到这一逗却真的逗出了点儿什么。

    只见杨祐眼神一暗,看了他们一眼。这才慢吞吞地说道,“我……大概是知道了。”

    沉陈:“啊?”他他他……只是逗着玩随便说的啊……

    杨祐又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有些抱歉道,“说起来……这事还跟你们有些关系。”

    沉陈和寒牧澈对视一眼,各自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解之意。

    “唔,其实是这样的……上次路过先生的书房,听到里面路仲良问起去华雾森林做期中试考的事……我就多听了几句,”杨祐有些窘,毕竟偷听考试试题是非常不光彩的行为。

    “后来我想多听点,就悄悄跟着路仲良他们看看他们还知道什么。后来我听到他们说在华雾森林给你们使绊子的事情,我心里一惊,踩到树枝就被他们发现了。于是他们就威胁我不要说……”

    杨祐挠挠头,决定实话实说,“你们也知道啊,我一向挺讨厌沉陈你这样的富家公子的,再说冗城寒家,谁也知道不是一个小的家族……我觉得你们都挺厉害,也不用我提醒,所以就答应他们不说。只是没想到,路仲良竟然言而无信,威胁过我几次不说,还竟然想派刺客来杀我!”

    杨祐的声音愤愤的,他站了起来,颇为庄重地冲着寒牧澈和沉陈鞠了一个躬,“我虽然迂腐,但也绝不是那种任人欺辱之辈!先前是我不对,没把你们当兄弟,今次你们既然救了我,我也真心感谢你们,还望不计前嫌!”

    沉陈和寒牧澈都有些傻眼,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诶嘿嘿,这样就收获了小弟兼好兄弟一枚嘛?!沉陈有些激动。

    大手一挥,将杨祐扶了起来,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啊杨祐,那我们便不计前嫌,做彼此的好兄弟!”

    寒牧澈倒是有些意外,杨祐一直不与大家交心他是知道的,但也想不到经过沉陈这么一说杨祐就突然间对他们敞开了心扉。同时他也意外沉陈看似一个颇有脾气的世家公子竟然能如此轻而易举便接受了杨祐的坦白和杨祐这个人。看着称兄道弟的沉陈和杨祐,寒牧澈挑挑眉只觉得意外颇多。

    皆大欢喜的气氛里寒牧澈也没忘记思考问题,路仲良针对他他是知道的,毕竟刚开学自己就让他丢了颜面。路仲良正是当初与寒牧澈比试的那位。后来上课时也证明路仲良确实对自己有深深的敌意。只是沉陈一个剑修学生怎么会跟路仲良有仇?

    颦了颦眉,寒牧澈问道,“路仲良为什么跟你不对付?”

    沉陈愣了愣才知道寒牧澈问的是他,撇撇嘴,毫不在意地答道,“他想跟我一起玩,但是我心里已经有你了嘛,自然就拒绝他咯。”摊摊手,沉陈一本正经地点头,“他怀恨在心所以……”

    这厢听到沉陈答案的杨祐目瞪口呆,而寒牧澈,寒牧澈只希望他没有问这个问题该有多好!

    呃,一阵迷之沉默间沉陈也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以前跟哥们儿开玩笑的语气拿了出来。不过这事实也确实如他说的话。虽然他们寒牧澈对路仲良不了解,但是沉陈了解啊。或者说这身体的原身——欧阳辰了解才对。

    路仲良,正是原身欧阳辰的狐朋狗友一起欺负男主的猪队友是也。要说剧情的魅力还是伟大的咩?虽然沉陈已经收敛了欧阳辰身上散发的“土豪|人渣|烂人”气息,但是依然挡不住剧情君给他安排的小跟班源源不断地涌上来!(摊爪子)

    路仲良这厮也算是小有身家,在万鹿这个百年名校也算得上是有身家有背景有能力的了。他见到沉陈的第一眼就感受到了一片谜一样的“一见……如故”之情!然后开始了三天一小堵五天一大堵的孜孜不倦(划掉)坚持不懈(划掉)求朋友道路!

    但是奈何沉陈一门心思都放在男主身上,对他能躲就躲(并且沉陈深切地知道路仲良这群家伙的炮灰命坚决不打算把自己也划入炮灰阵营),路仲良自然是没有收获的,久而久之自然就心生厌烦。又加上看到沉陈还对自己讨厌的寒牧澈那么好,索性大手一挥把两人都归为敌对阵营,这次找了熟悉的先生知道试题后,就预备在华雾森林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两人,好踏上一统江湖(大雾)一统万鹿之路!

    且不说知道这件事后的沉陈联想了一下华雾森林的情节,虽然有了些小差错(原著是欧阳辰给寒牧澈设的绊子),但总体上还是符合大致剧情的。某蠢萌读者想到自家男主去了华雾森林生死一线间金手指大开的情节,得出结论去华雾百利而无一害!当下就兴高采烈地规划起了华雾之行。

    而贡献出这个消息的杨祐看着沉陈兴奋的表情总觉得重点是不是哪里搞错了,但又觉得他们刚建立起友谊关系也不好泼冷水就什么也没说。

    不多时起床的鸣声响起,沉陈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寒牧澈的寝室里待了一晚上,再看看自己乱糟糟的形象,呆了一呆,连忙表示自己要回去梳洗了,心里庆幸还好自己还有一套院服在寝室。

    听见沉陈说自己要梳洗,杨祐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就一晚上沉陈就转性了呢,不爱干净变得跟自己一样了……

    走的时候寒牧澈表示要送沉陈,沉陈简直受宠若惊。

    在竹园门口停下,寒牧澈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沉陈(某蠢萌读者:那是因为你站在台阶上!)不禁想要伸手揉一揉对方的脑袋,但还是克制住了。

    沉陈倒是好奇地看了寒牧澈一眼,“你要跟我说什么啊?”他当然知道主角不可能无缘无故地要送他。

    果然,寒牧澈闷闷地说道,“这事你别告诉阿铃。”

    沉陈装傻,“哪事儿啊?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寒牧澈:……

    “就我受伤那事儿。”

    沉陈看了寒牧澈一眼,颦起眉,“怎么,你觉得你能瞒住啊?”不知道为什么,沉陈觉得经过这一晚他跟男主关系近了不少,忍不住就要逗逗男主。

    “嗯,”寒牧澈点点头,没有多说,“我怕她担心。”

    沉陈“啧”了一声,心想男主是真不喜欢阿铃?骗鬼呢吧?背过去挥挥手,漫不经心地道,“行了我知道了。”一边想阿铃这么一直被保护着怎么能长大呢,他一定要尽早让阿玲学医,毕竟阿铃在医术上可是有过人的天赋。

    这边摇头晃脑操心这儿操心那儿的沉陈完全忘了一件事,不过这件事在他回到寝室看见李靖言那张表情不怎么好的脸时终于想了起来。

    “哦买噶!说了去去就回的!居然放了室友鸽子!肿么办肿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