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13章 穿书13

第13章 穿书13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在一个有些阴沉的早上,一年级的学生被书院打包扔到华雾森林的门口。

    一干十五六岁的半大萝卜丁儿兴奋地背着帐篷,毫不掩饰神色的激动。

    沉陈满意地打量着队伍的配置,白念秋一来他们队里就有三个剑修三个武修了。出乎他意料的是白念秋居然很厉害,是跟沉陈一样的三级剑者,并且看等阶还要比沉陈高上一阶。于是大家对于白念秋的加入就更没意见了。

    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走在前面的那两个人看起来实在是深悟这个道理。

    杨祐不止一次挨近沉陈颇为蛋疼地问,“寒牧澈那小子到底什么时候跟院花搭上关系的啊?”

    沉陈对上杨祐那张写满了求知欲的脸,顿时也觉得有点蛋疼,内心吐槽说你个跟寒牧澈同食同睡同上课的室友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想了想书中关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描写,沉陈故作玄虚摇头晃脑地答道,“根据贫道夜晚观星占象所得,他们两人的缘分乃上天注定……”

    ******

    那是一个圆月渐渐被阴云遮挡的夜晚,万雾森林在逐渐变淡的光华中翻起了迷蒙的雾气。

    整个森林变得黑沉沉,似乎连白日里喧嚣的声音也消失了。

    寒牧澈知道,华雾进入了真正的夜晚。同时他也知道,那些看似消失了的声音、影子并没有真正消失。它们隐藏在雾气中,它们藏在白日那些生长茂盛的树丛后,亦或是,它们因忌惮着比自己更为强大也更为凶险的野兽而暂时躲避了起来……

    夜晚的华雾,只会更加危险。

    然而寒牧澈没有办法,他必须去寻找水源。阿铃中毒生死未卜,这时候急需要可以救命的活水!

    为了不引来更多无法预知的东西,寒牧澈没有点火把,而是凭借良好的记忆力在森林中小心翼翼地走着。其实他的视力很好,不过在这被夜晚的迷雾笼罩的森林,良好的视力并不能起什么作用。

    寒牧澈没有害怕,当他心中想要坚定去做一件事的时候,浑身就充满了勇气。就像小时候母亲曾经留给他的长命宫灯一样,即使被堆在废弃的角落很多年,再点亮的时候依然会发出暖黄的色泽。坚定想要做一件事的寒牧澈,会觉得全身都笼罩在那种暖黄的灯光中,就像母亲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他……极喜欢这种感觉。

    凭着白日里依稀认定的泉水的方位,寒牧澈竖起耳朵静静聆听这个森林夜晚细微的声响。他的听力一向比常人要好。寒牧澈根据自己听到的声音小心躲避地上缓慢爬动的长虫、会悄悄伸出触|手吸食人类的不知名的植物、隐在某个灌木丛后正在浅眠的凶兽……

    寒牧澈有条不紊地避开这一切,还来不及暗自松口气,一声压抑不住的脆弱喘息突然闯入耳朵。

    寒牧澈拧紧了眉,他本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却在听到脆弱的喘息声一声一声愈加紧促、感受着那人临近崩溃的脆弱情绪后心狠狠一抽,调转脚步向被极力压抑的喘息声走去。

    入目是一个在慌乱中掉落在地的火把,还挣扎着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而火把的不远处,是一个跌倒在地的少女。火光映出她身上被泥泞染得污秽的白袍,一头乌黑的长发也凌乱地铺散在瘦削的脊背上。少女赤着足,弓起的白玉般的小腿正汩汩不断的流出血来。

    微弱的火光还依稀照出少女的一半眉眼。尽管狼狈,却依然不失精美。

    青黛的眸子里闪烁着压抑不住的泪光,少女却倔强地咬住嘴唇,不肯让眼泪落下。

    寒牧澈的心突然像被重重垂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幼时母亲提着那盏长命宫灯的样子,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而原本低垂着头注意到有人来了的少女,在惊惶抬头的那一刻看清少年姣好的眉眼,忽然觉得似乎什么都不再可怕。

    ————《以妖临世》卷二?森林初见

    “切,”不等沉陈说完,杨祐就嗤之以鼻,“你还会观天象?那你给小爷算算我这次能猎到多少个魔核啊?”

    对于没有受过剧情关照的家伙,沉陈内心竖起中指强烈地鄙视了一下。

    要知道当初两个人初见可是被一概如狼似虎的读者戏称为“两美人见面,各自被对方美色勾走了魂魄,一见倾心。”也因为这是望生暮大大第一次明确表示男主的感情,白念秋一直被众读者奉为“正宫娘娘”,哪怕是之后又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漂亮妹子,也没有撼动白念秋的正宫地位。

    老实说,沉陈对于白念秋这么早就出现还有点遗憾。

    嘤嘤嘤,没有英雄救美的情景一点儿都不嗨心!

    这边杨祐他们羡慕嫉妒恨,其实美人在旁的寒牧澈内心也轻松不到哪儿去。

    先不说他对于白念秋突然就出现表示要加入他们的队伍觉得十分莫名其妙外,寒牧澈也对自己内心那么一点儿不管不顾就横生出来的好感感到十分心惊。

    突然就对一个不认识的人产生好感,这是以前完全没有过的事情,甚至对沉陈对阿铃也没有过。然而白念秋却让他有这种感觉。

    寒牧澈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因为漂亮的外表就会喜欢上一个人的人,相反,寒牧澈坚信自己对外貌是有一定抵抗力的。毕竟身边的阿铃、沉陈甚至李靖言,没有一个是容貌丑陋的人。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呢?寒牧澈一边隔开挡道的藤蔓一边沉思。

    白念秋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相反她让人觉得非常自然。她的态度很自然,虽然亲近寒牧澈但却不会让人觉得刻意,当她言笑晏晏地喊出那句“阿寒”时,寒牧澈觉得就连自己都很难拒绝。她跟自己的相处带着一点点羞涩一点点热情,更多的却是自身的矜持和不刻意显摆但却不容忽视的高贵。白念秋整个人非常独立,完全符合一个出身良好又充满才能的院花形象。

    白念秋非常好,以至于寒牧澈在听到沉陈他们在后面打趣的谈话时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是真的春心萌动了。

    “呼,我说,咱们先找个地方把帐篷搭起来吧。”破开了挡道的缠缠绕绕的藤蔓,眼前的道路一下子开阔起来。

    虽说书院给他们定了范围只在东南一片试炼,但等走进来后才发现即使只是这一片也俨然足够大了。

    被老师们放入森林后各小组就选了自己的方位前进了,没人打算聚在一起让功劳被他人抢先。这只不过一会儿功夫,其他队伍就已经七七八八地看不到了。

    “行啊,”听了沉陈的建议李靖言点头同意,“正好背起帐篷也怪麻烦的。”书院给的帐篷是每两人一鼎的小帐篷,可折叠起来却也分量不小。两女生的帐篷自然是被男生包圆了。沉陈因为担心李靖言身体受不住而独自背了两人的帐篷的行为让李靖言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因此听到沉陈提议立马就开口答应。

    沉陈好笑地看了李靖言一眼,没有点破对方的心思,李靖言倒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目光。

    华雾森林的历史非常悠久,里面的植被长得十分茂盛,枝叶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虽给进入森林的人带来阴凉也让人一下子就迷失在林海中不辨方向。这时候杨祐的作用就显得极为重要。

    杨祐在沉陈的目光下不情不愿地拿出自己制作的被沉陈命为“指南针”的物件。

    阿铃好奇的探过脑袋,“这是什么?”

    杨祐立马得意洋洋的解释“这是指南针,跟司南差不多,但却比之精简很多。只凭借中间的这枚磁针,便可在这小小圆盘之内指示天地南北。”

    阿铃惊讶地睁大眼睛,“这么神奇啊?”

    “那当然。”杨祐摇头晃脑说起自己作品十分得意,最后摸摸脑袋,也没忘记加一句“这也是我根据沉陈的构想做出来的。”

    沉陈笑笑,接过指南针,“哪里哪里,完全是杨祐自己做出来的。”指南针是他发觉杨祐机关潜能的第一步,他只是说了一下这种东西,杨祐就自己钻研着做出来了。

    寒牧澈好奇地看了看,原来这就是杨祐前几天藏着掖着的东西。当下有几分感兴趣地问沉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沉陈挑眉笑了笑,“自然是要找到安营扎寨的地方。”晃了晃手中的指南针,“接下来我们要往南边走,到有泉的地方。”

    “泉?”还未待众人发表意见一声小声的惊呼就响了起来。

    随着众人的目光,白念秋如玉似的一张小脸立马就泛起了点点殷红,“我……我只是奇怪为何华雾森林会有泉,不曾听人提起过啊。”说道最后,表情也恢复了一往的淡定。

    沉陈眨眨眼,有泉眼可是小说中寒牧澈判断的,额,自己这算不算抢了男主功劳?

    还是蹲下身指着地上的土壤道,“我看这附近的植被并不像能吸水的,喏,”捻起一些尘土,“这一块的土细看之下要比靠南一方的要干一些,”再往南走一些,情况依然,“因此我猜测水分在南边贮藏较丰富,而这片地细看其实高低也是有一些分别的,我相信越往南走这种高低分异就会更明显一点,因此我猜测,南方会有一汪泉水存在。”

    沉陈说完这些看看寒牧澈,希望争得他的同意。沉陈知道,自己会提出去南边泉眼完全是为了防范阿铃中毒的情况。他并不清楚是什么导致了阿铃中毒,但留些退路总是好的。

    寒牧澈想了想正要同意,杨祐他们也表示有泉自然是好的,先前还怕带的水不够真要像先生教的那样寻找水分充足的“水浆果”了。

    白念秋却目光担忧地说道,“话是如此,可我们又怎知那泉就一定可以饮用?若是泉中有致毒的东西怎么办?”

    沉陈一愣,“我们可以不喝那个水啊。”他本也没打算靠泉眼解决喝水问题的。

    “但是眼前这几种植被虽然高大可也并不少见,它们既然能长得这么好,我想从植物根下保留的泉水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才对。若是真担心我们可以先测一下毒。”沉陈尽力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有可行性。

    “哎,看这一大片都活的这么好。应该是没问题吧?”杨祐挠挠头道。

    李靖言摸着下巴,“我也认为挨着泉水好一些,不过目前我们还没找到泉呢就说这些不是太早了?反正都是要往里走的,不如就往南边吧,遇到不对也可以及时发现。”眼眸轻眯,李靖言温和地笑了笑,“白同学不必太过担心。”

    白念秋一愣,随即优雅地点了点头,眨眨眼,释然地一笑,“看来是我太过小心了。”

    沉陈微不可查地拧拧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是……错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