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14章 穿书14

第14章 穿书14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哎呀!”

    “啊!”

    “痛痛痛!”

    沉陈本来以为一直往南走是很容易的,小说中男主也只是在夜晚用了不多久的功夫就找到了泉水!

    但是,蠢萌读者发现自己想的有点天真。

    其实往里走森林就开阔很多了,同时这也导致某些莫名其妙的物种变得多了起来……

    沉陈一路上一直被一些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东西不是绊着脚就是拉拔着腿……还有猛然间看起来很像毒蛇的藤蔓突然从天而降勾着他的头发——

    “啊啊啊啊啊啊快放开!”某蠢萌读者上蹿下跳地尖叫。

    “……”寒牧澈闭了下眼睛狠狠叹了口气,上前一把拉住上跳下窜的某人把垂在他耳边的深绿色藤蔓拿开,一脸“你还能不能行了”的表情看向着沉陈。

    蠢萌读者:“咦?”眨了眨眼,原来不是蛇啊,吓了他一跳。

    “沉陈你原来这么胆小啊?”阿铃在一边捂着嘴笑个不停。

    “呃,”觉得在妹子面前丢了面子的沉陈严肃道,“看起来真的很像蛇啊!”

    “呵,这么胆小你还来什么森林啊?连我这个女生都不如。”白念秋颦起秀眉说道。

    “……”沉陈无奈地看了白念秋一眼,目光中饱含怨念。

    蠢读者的内心戏是这样的:orz剧情大神你还我温柔可爱的院花!这一路走过来他算是摸清了白念秋一开始展现的什么温柔啊什么青涩啊……完全!就是!假的!好么!哪里温柔清纯可爱了啊!分明就是一只霸气外露的毒舌御姐啊!

    “哼。”白念秋冷酷地哼了一声。

    “哎哎哎,”想要在院花面前挣表现的杨祐连忙打圆场。虽然他是这样打的——“沉陈不要怕!跟在哥哥们后面!”杨祐一脸傲然正气。

    沉陈喷出心中一口老血,囧囧有神地想“还破天哥哥保护你呢”。

    一干人闹得正欢,寒牧澈突然拧起眉一脸严肃,做了个“都别出声”的手势,一个人拨开树丛往另一边走去。

    沉陈他们都面色一凝,闭了声蹑手蹑脚地跟着寒牧澈。

    只见寒牧澈在最后一道树丛前蹲了下来,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前方。

    众人跟着寒牧澈的目光看去,忍不住一惊。阿铃小声“啊”了一声。

    连排的灌木丛前方居然是一大片十分开阔的空地。而吸引住众人目光的是正躺在中央的一只巨大的魔兽。

    “二级的螳牙兽。”李靖言沉着目光下了判断,内心有点吃惊,没想到他们第一次就遇见了二级的野兽。

    沉陈仔细打量了一番被称作“螳牙兽”的野兽。发现如果不计算对方过大的身形和过于粗壮的四肢,其实这只野兽的外形跟螳螂挺像的。只不过眼前这只野兽比起螳螂来可显得凶险多了,并且从尖尖的嘴里还伸出两颗长长的尖牙!

    看着那两颗尖尖的大牙,牙的边缘如同锯齿般锋利的无数小齿让沉陈毫不怀疑对方是凶猛的食肉动物。

    不过嘛,眼前这只躺倒在地上的螳牙兽显然已经活不久了。

    做下这个判断的大家都大起胆子来,白念秋捞起长剑就要冲上去,却被寒牧澈制止了。

    沉陈是十分相信男主的,于是在白念秋不满的嘟嘴下乖乖的等在原地。

    等了大概五六分钟,“嗒嗒嗒嗒”细小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密密麻麻却听起来异常整齐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沉陈探过脑袋。赫然发现排成一排的黑色大蚂蚁正屁股接屁股地迈着细小的步子走过来。

    “魔蚁兽!”这下不等李靖言科普沉陈也认出来了。不禁眼前一亮。魔蚁兽虽然是一级的较为常见的魔兽。但胜在它们的魔核是难得温和的土属性,对于练功不稳定或是强行突破走火入魔是非常好的良药。药店里是大量收这种土性魔核的,虽然价格并不高,但是他们完全可以用这种魔核自己制作药剂!

    沉陈数了数排成一排的魔蚁数量,足有八只,心下感叹他们的运气好。

    一干闪着绿光的眼睛对视一眼,寒牧澈点点头,大家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为首的魔蚁正伸出自己的长钳检查螳牙兽是否死透了,白念秋刺过来的剑一下劈掉了正切割螳牙兽脖颈的长钳!

    魔蚁霎时发出一声愤怒的哀嚎,却也不愧是首蚁,反应迅速向旁边一翻滚躲开了白念秋接下来的一剑!

    至于后面的小卫兵魔蚁就没那么幸运了,那七只首先是被三个武修唰唰唰释放的武气给震了个晕头转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沉陈和李靖言一剑一个给解决了。不过他们纵然快速还是被一群惊慌中胡乱喷射粘液的魔蚁给喷到了一些。

    魔蚁喷出的白色粘液具有很强的腐蚀能力,且射程极远,刺到衣服上的粘液迅速把衣服烫的焦黑,沉陈不小心手上刺到了一些,痛得龇牙咧嘴。

    白念秋那边的战斗没有这么快速。她虽然厉害,却也没什么经验,尤其是在愤怒的首蚁不停地喷出射线一般的粘液时,能维持几剑的优势已经很厉害。

    在沉陈他们还在对付那七只魔蚁的时候,寒牧澈又释放了一道武气袭中了追着白念秋跑的魔蚁,然后一个漂亮的借力在地上蹬了几步飞身踢上魔蚁的背部,再旋过身立手为掌带着厚重武气的一个狠拍将魔蚁拍得匍匐倒在地上,白念秋瞅准机会躲开魔蚁的粘液一把飞剑狠狠刺中魔蚁心脏。

    魔蚁抖了几下不动了,最后喷出的几道粘液无力地落在魔蚁倒地的身上,刺啦一片响。

    “很厉害嘛。”眨眨眼俏皮地笑道,白念秋对上寒牧澈完全就是跟对沉陈不一样的态度。

    “呼,”被区别对待的沉陈不爽地呼了口气,就要随着李靖言他们一起兴致勃勃地收割猎物,却被一只微凉的手拉住了。

    沉陈惊讶地回头,发现寒牧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

    “?”沉陈疑惑。

    寒牧澈冷酷地看了沉陈一眼,丢过来一个药瓶。

    “诶?这个药瓶看起来好眼熟……”某蠢萌读者。

    寒牧澈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维持着面瘫脸冷酷地对沉陈说道,“上药。”

    “(⊙o⊙)!”某蠢萌读者简直受宠若惊,哦买噶,男主这是在关心自己吗?这么想着不禁就扬起了很灿烂的笑容,眼睛亮晶晶的抿着嘴问,“喂,你在——关心我嘛?”

    回答他的是寒牧澈“你是白痴吗?”的眼神和冷酷的转身。

    寒牧澈在内心嘀咕,他这也算是投桃报李,反正药还是沉陈上次带过来的。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一边努力忽视自己不自然变红的耳朵。

    蠢读者当然是没有看到这一幕,不然他就得瞎咋呼了。

    为了防止更多的魔蚁闻到同伴尸体的气味赶过来,收拾了九颗魔核大家就再次出发了。

    有指南针和寒牧澈的带领,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书中所描写的泉,顺便路上还收割了一只很笨的小野猪打算晚上做烤肉吃。

    说是泉,其实它的形状更像是小溪,只不过细长的两头却是都有尽处,在凹陷的土地上由地底渗出的水分形成了一汪泉。

    见到那弯泉水的时候沉陈忍不住就想伸进手去泡泡,正好去去刚刚被魔蚁粘液烫的灼|热。却被白念秋拉住了,在对方漂亮大眼睛的瞪视下不得不乖乖拿出银针试毒。

    银针探入泉水没有任何反应,沉陈得意的对白念秋笑了笑。

    白念秋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转而用担忧的目光扫视着四周的环境。

    沉陈无奈的撇嘴,心想这位院花大人真是对安全非常注重啊。

    沉陈他们找到泉水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傍晚,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搭好了帐篷,寒牧澈又谨慎地检查了一番四周,合着杨祐他们一同搬来了一些石头堵在稍微大一点的入口。

    阿铃也没有停下,动作利落地架起了烤架。沉陈在附近找了一些散落的枯枝落叶搬到烤架底下。阿铃眉眼弯弯地笑了笑,赞沉陈找的都是很好烧的。

    沉陈勾起嘴唇,好奇地看着阿铃动作利落地用火石点火,将一层带着的黄油刷在已经处理好了的小野猪身上。

    “其实这种还是小乳猪,刚出生没多久,我们几个人吃正正好。”阿铃有些兴奋地对沉陈说,一边用小刀割开乳猪的肚子,往里面塞一些入味的调味,又把乳猪翻转过来,再均匀的刷上一层油,不一会儿面油就被烘烤地滋滋作响,浓浓的肉|香味也飘了出来。

    沉陈不禁咽了咽口水,赞叹道,“阿铃你做得好棒!”

    阿铃很可爱地笑了笑,眼睛亮晶晶的,“我很喜欢做吃的东西,以前在冗城出去打猎的猎物都是我料理的呢。”

    沉陈,“……诶?”纳尼,阿铃喜欢的不是医术吗?怎么突然变成厨艺了?

    白念秋看着四处忙碌的队友,兀自盘腿坐着,抬头看看已经开始染上夜色的夜空,这时候森林的雾气还不明显,依稀能看到几颗遥远的星星。她勾了勾唇,精致的面庞在夜色中显得有点清冷。

    沉陈看了一眼发呆的白念秋,小声跟阿铃嘀咕,“阿铃你什么时候跟院花熟悉的啊?”

    阿铃“诶?”了一声,摆摆手,“没有很熟的。念秋她人气很高,不过她人比较冷……”说着弯唇笑道,“我真没想到念秋她会喜欢阿澈哎,不过他们俩好配。”

    “你……不会有一点不舒服吗?”看着阿铃的笑容沉陈呆呆地问道,阿铃不是也喜欢寒牧澈吗?

    阿铃一下子红了脸,瞪了一下沉陈,不满道,“你都在想什么啊!我才没有喜欢阿澈!”

    沉陈眨眨眼,觉得自己有点转不过弯,阿铃气呼呼地把烤好的一串肉塞到他手里不理他了。

    晚上大家聚在一起围着火堆吃了一顿香味四溢肉|肥味美的烤肉,直到吃的肚子圆滚滚的,一头小乳猪也被消灭得干净。

    一觉睡得安稳,第二天又继续去找寻猎物。

    不过第二天的运气没有那么好,只猎到了三只魔兽。不过好在有两只都是二级的,几番打斗下来就连寒牧澈也负了伤,不过当两颗色彩漂亮的魔核被收入袋中的时候大家都还是非常高兴。

    路上他们还遇到了另一个小队,正眉飞色舞地讨论着刚刚猎到的一个二级的“火狼”,不过他们看起来比沉陈他们惨得多,脸上一道道伤,衣服也被烧得长短不齐。再发现沉陈他们后便立即警戒地住了嘴,打了个哈哈就快速地朝着相反方向走远了。

    沉陈他们面面相觑,杨祐气愤地痛斥这些人的“小人行径”。寒牧澈没有说什么,他觉得这些人的行为很正常。同窗又如何,既然有利益冲突,没准哪一天就会拔刀相向。

    沉陈余光撇到寒牧澈有些变冷的神色——虽然男主面上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表示,但是沉陈就是觉得自己能感觉到。

    还以为寒牧澈是在担心路仲良的事情,于是信誓旦旦地跟男主保证“不会出事的,不用担心那个人渣。”——虽然沉陈内心知道是会出事的。

    不过当出的事情以一种完全不同的形态展现在沉陈面前,蠢读者表示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一天他们回到扎营的地方,发现他们的帐篷旁边出现了一个死人。

    一个维持着惊恐表情死在他们帐篷边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