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15章 穿书15

第15章 穿书15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男人惊骇狰狞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事情一样。

    寒牧澈颦着眉走上去,蹲下身查看男人的死状。

    “喂,你别乱动啊。”沉陈不放心地跟了上去。

    “应该是某个佣兵队的人。”寒牧澈低声说道。

    李靖言皱起眉毛,“但如果是佣兵队的人,对华雾应该很熟悉了才对。他到底是看到了什么,才能惊恐成这样?”

    杨祐也一改平常的无所谓态度,皱着眉,“难道是高阶魔兽?”

    “可是我们还没有出书院划定的范围,不然会有结界提示的,这里应该不会有高阶魔兽啊?”阿铃不解。

    “应该不是高阶魔兽,不然这个人不应该只是这种死状。”寒牧澈沉声道。

    的确,眼前的人依旧是一身可以辨认的雇佣兵装扮,身上没有什么大的撕扯咬伤,并且周围的环境也还好好的,走的时候放的石头也只是被撞开了容纳一人通过的位置,不应该是魔兽入侵。

    “你是说,有人故意把这个死人弄在这儿?”白念秋皱起眉,“为了什么?”

    沉陈这时候已经从最初的惊吓里反应过来了,联想了书里的剧情,沉陈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也许,这个人是中了毒。”

    想起小说中阿铃中毒需要泉水解毒之事,也许这个人也是中了毒需要用泉水解毒。

    “从那边纷杂的脚印可看出这个人是在慌乱中跑过来的,脚印深陷,就像这个人身体很不舒服十分沉重,而他死的姿势,一只手捂着心脏,另一只手僵硬地抬着,食指指的方向不正是那汪泉吗?他看起来只是为了泉水而来。”

    “哼,”白念秋哼了一声,“你的意思是这泉水是什么圣物可以解毒了?那你说说这个人是中了什么毒,要有这种惊骇的表情?”她显然是很不认同沉陈的话,因此说的话就显得有点刻薄了。“要我说,这泉水明显有问题,再说都有人死在这里了,多晦气啊,我是不想住了。”

    沉陈犹豫了,要说之前他也并不能保证这一次阿铃还会不会中毒,这汪泉又能不能派上用场。但这个雇佣兵却让他坚定了泉水很有用的想法,他并不想这么快就搬走。

    白念秋看到沉陈犹豫的神色更加生气了,她皱着眉不解地问道,“沉陈你到底为什么一定想要我们来这汪泉这里?你有什么在瞒着我们吗?”

    白念秋的这一问把沉陈砸得不知所措。他确实知道的多一点,可是他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给大家说,况且他也说不出一个根据来。

    可是他被怀疑了。接触到寒牧澈投过来的视线,沉陈突然觉得有点委屈。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得到寒牧澈完全的信任。但在这一刻,接收到对方眼中毫不掩饰的怀疑,沉陈还是委屈了。

    气氛一瞬间变得很尴尬,阿铃他们想插嘴也被白念秋冷凝的态度堵了回去,他们也不知道沉陈为什么坚持来这里,想帮忙说话也插不上嘴。

    良久,寒牧澈开口道,“天色不早了,一会儿就要起雾了,就算要搬也要等到明天。”

    沉陈听了男主的话心下更加委屈,面上却已经换上了一副冷高的姿态。跟他们待得太久,不知不觉就展现了一贯的逗比,却忘了高冷才是自己的保护色。

    藏在袖中的手紧了紧,面上却一片孤高,沉陈打了个哈欠,低声说,“那就这样吧,我累了,先去休息了。”说完就要转身钻进帐篷。

    “等等,”寒牧澈突然说道。

    沉陈背对着他,因此看不到男主如星辰般闪耀的眼眸,寒牧澈也看不到沉陈脸上难得的疲惫。

    “什么?”沉陈问。

    进入耳朵的是寒牧澈冷静的声音。

    “沉陈我相信你。”

    顿了顿,带上点烦躁的情绪,“不过针对这家伙脸上的见鬼表情我还得好好研究一下。”用脚虚踢了一下地上的尸体,寒牧澈难得的用上了不|雅的字眼。

    哎玛,居然会有一种眼眶发热的感觉。蠢读者心想。

    “哼。”白念秋不高兴地哼了声,因为还要住在这里她有些焦急,不过也没有继续再说什么。

    进了帐篷李靖言趴在沉陈旁边安慰他。

    “你不用那么在意白念秋的话,我们都相信你。而且住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啊。再说你们不是说那个路仲良要找事吗?没准这就是他搞出来的。”当朝的大皇子像个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

    沉陈被他逗笑了。

    时间已经进入夜晚,华雾开始下起了迷迷茫茫的雾气,躺在书院发的帐篷里,隔绝了外面的一切,也依稀能感觉到森林夜晚静谧的氛围。

    突然,唰的一声响打破夜晚的安静。

    沉陈警觉地坐了起来,还没分清是哪个帐篷被拉开了就听见“哎哟”一声喊,然后是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

    沉陈和李靖言对视一眼,都披上外衣匆忙赶了出去。

    一片雾气差点熏了沉陈的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才大致看清几个人的轮廓。

    负手而立的是还穿着睡袍的男主,他旁边不远处躺了个人,沉陈刚觉得这个人的衣服的颜色似乎有些熟悉,就看到这个人突然扑到了那具还没处理的尸体上抱着尸体哭了起来。

    “老三!老三!你是怎么了啊!你怎么死了啊……呜呜……老三……我是老大啊……你看看我……呜呜……”

    沉陈和李靖言都被这出闹得摸不着头脑,看那人哭得凄惨也没好意思说什么。

    只是没想到寒牧澈直接就上去一脚,把那人踢得趴下,动作干脆狠厉看得沉陈咂舌。

    那人被踢倒又“哎哟”惨叫一声,回过头来用布满泪痕的脸狠狠瞪着寒牧澈,“是你们杀了老三?”

    寒牧澈一点儿也不畏惧眼前的彪头大汉三角眼里露出的凶光,冷着一张脸道,“他怎么死的你们自己清楚。”又是干脆的一脚,“你们跟着我们干什么?”

    那人却十分硬气,只恨恨地瞪着寒牧澈,“有本事你就把我也杀了!”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正好……让我下去陪老三,我们……我们说过的要有福同享有、有难同当……”还没说完又“呜哇”一声,悲伤不已地痛哭起来。

    寒牧澈颦着眉,对对方的油盐不进感到很头疼。

    沉陈慢慢地走过去,打量着还在哭的雇佣兵,突然很肯定地开口,“你是路仲良派来的。”

    “……”雇佣兵噎了一下,飞快摇头,“你在说什么啊,我才不认识什么路仲良。”

    冷笑一声,沉陈盯着雇佣兵,声音冷酷。前面说过沉陈这个人十分能装逼,所以此刻他摆出的冷厉形象很能哄住人,尤其是在一片雾蒙蒙身形都显得模糊里,雇佣兵被他散发的一身冷气弄得心里发抖。

    “说,你们把高级魔兽弄到哪儿了?已经到我们附近了?”

    冷酷坚定的问话一出,雇佣兵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僵在原地。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还打算狡辩的佣兵队员却看到问话的人动作慢条斯理地卸下腰间缠缚的……剑。他吞了吞口水,看着沉陈将剑横起,随着剑出鞘的缓缓动作,剑身银白色的亮光反射到对方脸上,乌黑的瞳仁流露出的竟是一种看死人的情绪!

    沉陈冷酷地勾起嘴角,锋利无比的剑刃带着飒骨的寒意下一刻已经稳稳落在雇佣兵的脖颈。他一手执剑,嘴角勾起,声音冷酷,“你,说是不说?”

    没错,这是一个十分装逼的姿势!感觉到剑刃的锋芒,雇佣兵冷汗都要下来了。

    “我我我我说!”

    于是佣兵队员颤着声音告诉他们因为路仲良付给了他们大量金币,所以他们就找了一头高阶魔兽埋伏。可是没想到沉陈他们一进森林就找了很偏僻的地方,没有走大家常走的道……于是他们就跟丢了。两人决定分开来找,结果一整天老三都没有回来,他们捕捉的那头高阶魔兽却变得很不安分,看样子像是要往这边奔。他控制不住魔兽,又觉得出了什么事便先行赶了过来。没想到一来就被发现了,还看到了老三的尸体。说到这里他又呜呜地哭开了。

    “……”沉陈和寒牧澈无言地对视了一眼。

    “咳,所以重点是,有一头高阶魔兽要往我们这边奔过来?”李靖言开口问道。

    “……”雇佣兵呆楞了一下,然后猛点头,“对啊,是一只五阶的火犀兽!”

    火……寒牧澈皱起眉头。

    白念秋站在帐篷前透过雾气看着沉陈他们,突然勾勾唇露出一个有些哀伤的笑容,垂着的右手不自觉得捏起腰侧挂着的香囊把玩。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

    当五阶的火犀兽庞大的身躯出现在众人视野的时候,原本堵在入口的石头以及周围它们的帐篷,全都融入了泱泱大火里。

    火犀兽的足下,是带着火的。

    之前那个佣兵队员已经被火犀兽酷炫狂霸拽的出场姿势给吓得说不出话,只得喃喃道,“不……不是这样的……抓到它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声音里已然带了哭腔。

    漫天的火光把雾气都烧干了,空气中源源不断的滚烫沸腾的气体让人喘不过气来。

    沉陈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场景,此时不免害怕。

    寒牧澈握了握沉陈僵硬着的手,低声道,“这是火犀兽发怒的形态,注意不要被火犀兽前角喷出的火球袭中,不然必死无疑。”

    他们,遇见了百年来都很少见的,发怒的雄性火犀兽。

    寒牧澈一握即松,沉陈却被烫了一下。寒牧澈的手,烫得吓人。

    火犀兽怒吼了一声喷出一道道火焰横冲直撞地奔了过来,沉陈他们连忙反应迅速地运起轻功避让。但是空气中的灼浪还是烤得人非常不舒服。、

    趁避开的功夫沉陈运起内息喊了一句“谁受不了了就去泉里泡一泡!”他终于明白泉水的作用了!这汪泉,其实应该叫冰泉才对!

    五阶发怒的魔兽非常难对付,连上佣兵队员一共七个人围攻都讨不了一点好,大家还都被逼得跳到泉里几次,然而也只能缓一会儿功夫,刚出来,就又被空气中的灼浪烘得干干的!

    普通的小攻击似乎对这头五阶魔兽不起任何作用,就像挠痒痒一样,火犀兽反而因为他们挠痒痒似的全力攻击而变得稍稍不那么愤怒了。沉陈他们简直要气个半死!

    寒牧澈只觉得体内热气翻涌,热气传到他的四肢百骸里让他整个人都要炸了。从火犀兽出现的那一刻,几年来被他压在丹田处的火就翻涌了起来,此时正连同外界的火烧得旺盛异常!

    他竭力稳住自己的呼吸。猛然不顾气浪借由轻功在空中站定,闭上眼睛强行运起体内真气!他双手合十然后翻转,手心相抵,真气缓缓经由手心由两个方向的手掌依次拉开……分散……

    火犀兽喷出的火球准确地袭向立于空中的寒牧澈!

    沉陈几乎要吐出一口血来!刚要张开嘴大喊就吸进了一口灼热的气流,烧得他肺生疼生疼!

    他急的不像话,却看到空中的寒牧澈缓缓睁开了眼睛,两个相抵的手心竟被一冰一火两种截然不同的气焰包裹着!

    寒牧澈像做一场盛大的法事一样双手划圆,在火犀兽的火球就要砸上他的脸时手中赫然出现了一个比火球更大的一半火红一半冰蓝的球体!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气焰组成的球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火球并且快速地把火球往回推!两个大球猛然砸上了正在喷吐火焰的火犀兽!

    霎时一团明晃晃的光芒炸开,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火犀兽往后退了十几米,地上两道又深又粗的划痕,而火犀兽原先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被烧焦似的黑洞洞的大坑!

    火犀兽哀嚎起来,它的脸已经是一片血雾淋淋,十分骇人!火犀兽非常愤怒!全身都涌满了燃烧着的火焰让人不能近身!

    寒牧澈虚弱又坚定的声音响起来,“沉陈,用你的剑射它的眉心,趁现在。”

    沉陈一愣,很快就明白了男主的用意。他的剑是用极寒玄冰而制,并不畏惧火犀兽的火焰。

    深呼吸了一口,不顾身上被烧伤的地方,沉陈运起了全部的真气,凝聚于手中,缓缓举起长剑,紧盯着火犀兽的眉心,就是这时!凝于掌中的全部真气被投送到剑柄,沉陈将手中长剑举到耳边,用一个射标的姿势,玄冰制成的剑在真气的推动下狠狠向火犀兽眉心扎去!

    只是一瞬间!剑身入肉!火犀兽哀嚎一声倒地,一个火焰般漂亮的红色水晶魔核从剑尖抖落在地,四周空气里的灼热和火焰一下子消失了。

    大家都狠狠舒了一口气。

    寒牧澈也笑了一下,然后直直的从空中跌落下来!

    沉陈连忙跑过去接住他,四下的火焰已经消失得无影,而寒牧澈依然脸通红,身体滚烫得吓人。

    看着这样的寒牧澈阿铃哭了出来。他们每个人都受了伤,那些伤口看起来很恐怖,可是寒牧澈的情况却比他们严重百倍!阿铃甚至觉得下一刻,寒牧澈就要燃烧着离他们而去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更糟糕的是,寒牧澈落下的地方离那颗滚落出来的火红魔核很近。

    他们眼睁睁的看见,火焰魔核在寒牧澈落地的那一刻像虹桥一样渊渊不断地向寒牧澈体内注入火焰般的红色气焰,而他们阻止无能。寒牧澈周身被笼罩在半透明的红色结界里,随着火焰的注入他裸|露的皮肤变得愈加通红。

    魔核终于在自身变成透明的水晶状时停了下来。寒牧澈身上的结界也消失了。

    沉陈当机立断抱起寒牧澈扔到冰泉里,尽管抱着寒牧澈让他被烫的很严重。

    守着泡在冰泉里昏迷着的男主,沉陈终于有心情理一下剧情。

    这一理,蠢读者重重的叹了口气,把脸埋进手掌里。难道是因为自己穿书的蝴蝶效应吗?已经有很多地方跟原著中不一样了。

    小说中华雾森林试炼不假,却没有提前,而是在期末之时。受欧阳辰报复华雾遇险不假,却是几头三四阶的魔兽,而不是百年难遇的会发怒的雄火犀。遇险开得金手指不假,但那是在艰难打败两只稀有的冰火性高阶魔兽拿到魔核吸收后获得突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生死不明。

    这么一想,蠢读者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

    冰泉却在这时发生了变化,它……沸腾了起来,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而寒牧澈,他的身上仿佛被划分地界一样,腾腾燃起了一身气焰。一开始全是红色的火焰,但随着泉水的减少,他的气焰渐渐出现了蓝色的冰焰!

    这这这……寒牧澈他是在吸收泉水?众人都被惊得说不出话,只得瞪大眼睛看着。

    不同于其他人惊讶的表情,白念秋的表情却很冷静,她的目光直直的盯着泉水中周身气焰的寒牧澈,右手又开始无意识的玩起腰间垂挂的香囊。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场面,嘴唇忽然勾起一个笑来。

    沉陈囧囧有神地目睹了寒牧澈把一汪泉水吸干然后变成被一半火焰一半冰焰笼罩的样子。摸摸下巴,沉陈心说,妹的,以后再也不担心男主了,害我吓个半死!

    寒牧澈的表情也由一开始的痛苦变成了后来的平静。

    等气焰消失时,男主睁开了他灼灼星华般的眸子,周身的气质已然大变。

    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在场的诸位都感受到了一股强者降临的气场。

    沉陈忽然发现男主似乎变得比一开始还要好看了,五官透出更加俊美精致的深度。

    蠢读者心里不禁暗骂一声。他们这几个,被火烧的跟逃荒的灾民一样蹲在满地的灰烬废墟中,迎来了一个犹如天神降临的男主。

    次奥,这都什么鬼。

    寒牧澈一醒来大家都兴奋地凑上去,杨祐羡慕不已地询问寒牧澈现在有多少级了。

    然后寒牧澈这厮笑意盈盈地告诉大家他已经五级上阶了。

    五级上阶……

    级上阶……

    上阶……

    阶……

    “我才没有嫉妒我才没有嫉妒!”蠢读者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过其实他也挺高兴的。小说里华雾试炼完了男主也不过是四级中阶。这一下子就蹦到了五级上阶,真真是极好的……好吧,蠢读者还是忍不住嫉妒了。

    突然,沉陈他们觉得脚下大地在震动!第一次震动后便是接连不断的震颤!耳边是响彻不停的巨大声响!

    天色早已大亮,沉陈他们还是看清了在森林不同的地方四处燃起的橘色信号。

    橘色信号,是书院的求救信号!

    大家都骇然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疑问很快就解开了。

    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野兽……

    沉陈的瞳孔不由自主的睁大,这是……

    “兽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