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16章 穿书16

第16章 穿书16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在看到当先打头走过来的几匹魔兽后,沉陈他们就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当先涌过来的几只魔兽,并不是什么高阶,甚至有的是连一级也没有的野兽……但是,胜在它们的数量之多!

    沉陈浑身发冷,野兽们并不暴躁,但一个个都张着眼睛直直地瞪着他们缓缓走过来……简直要吓die了好嘛?

    “快跑!”寒牧澈的一声大喊唤醒了不知如何应对的众人,大家纷纷迈动双腿跑了起来!

    “快放信号灯啊!”杨祐气喘吁吁地边跑边大叫!

    “早被那个火犀兽烧掉了啊啊啊!”沉陈抽空回答,一边感叹万鹿晨跑的作用,一边回头看跟在后面看不到尽头的魔兽。让他奇怪的是这群魔兽的速度并不快,但就像是认准了什么一样,牢牢地跟在他们后面。

    “啊啊啊啊啊那怎么办?!”杨祐要疯了,身后一阵阵沉重的脚步声听得人心里发寒。

    为了跑得快一点,寒牧澈是带着阿铃跑的,沉陈则跟着身体不太好的李靖言。杨祐虽跑得气喘吁吁但危急时刻的爆发也让他跑得很快,白念秋则是轻功很好,足下生风一点儿也不落后于他人,那个佣兵队员更是一点儿也不需要人招呼跑得飞快。

    因此幸运的是他们这一行人还没有被看不到尽头的兽群追上,甚至还隔了一段距离。

    “这么跑下去不是办法!”李靖言火大地喊道。

    寒牧澈的眉头皱着一直没有松开,他四处扫视了一眼,“前方左侧五十米处有个洞口,咱们先进去躲一躲,看能不能躲开!”

    本来众人跑得都快没有了力气,先前的一番大战也让他们的气力耗费了大半,这时候寒牧澈一说,众人心里都有了盼头,拼着力气往寒牧澈说的地方跑。

    到了地方沉陈才发现那个洞比想象得更好,准确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地洞。靠着一块长满青苔的小土丘,土丘前方被植物虚挡的地方有个可容纳一人通过的小口。蠢读者不得不感叹主角的靠谱。

    把女生先行送下去,沉陈他们才开始往下跳,寒牧澈断尾。寒牧澈跳下来后,迅速扒拉了一些碎石和植物掩盖在洞口。

    众人这才舒了口气瘫坐在地上。洞里黑乎乎的只有少数的光线透进来。

    寒牧澈谨慎地打量这个地洞。

    “呼……呼,不用看了。”终于缓过劲来的雇佣兵喘着粗气招呼道,“这应该是某个佣兵队打的地洞,很安全。”

    寒牧澈这才稍微放松一点儿,随即问道,“森林里经常有这种情况吗?”

    这一问雇佣兵立刻苦着脸道,“哎别提了!老大我在这华雾干了十几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啊!我到底是倒了什么霉啊呜呜……”

    不过现在没有谁有心情去听他哀嚎,寒牧澈将眉颦得更紧朝洞口探去。

    李靖言突然道,“也许并不是意外。”

    “你说什么?”众人都惊讶了。

    李靖言摇摇头,“我只是猜测,但结合了一下书院这次提前试炼并且划定范围……”

    “就像书院本来是要避开什么,但这个东西还是提前了?”杨祐突然开窍了。

    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

    注意到寒牧澈的眉突然皱得更紧,阿铃紧张地问道,“怎么样?那些野兽追上来了吗?”

    “没有。”寒牧澈道。

    大家刚松了半口气就听到寒牧澈接着道,“但它们都围在附近,就像是……”寒牧澈颦眉道,“突然找不到指引迷惑了。”

    寒牧澈这话一出杨祐他们都瞪大眼惊讶地你看我看你,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直盘腿坐着的沉陈闭了闭眼睛,突然声音沉静地开口。

    “白念秋,给个解释吧。”

    ——“白念秋,给个解释吧。”

    “什、什么?”白念秋惊讶道。

    沉陈目光沉沉,就那么盯着白念秋,突然勾唇笑了下,在几缕光线的照射下有那么一点艳若阳花。

    “说说看,你为什么要随身戴着薤罗的香囊,或者说,为什么你之前没戴这个香囊后来却戴上了。”沉陈听见自己沉静的声音,但其实他心里都要气炸了。

    他刚刚盘腿而坐,属于欧阳辰的一段记忆涌入了他的脑海。

    欧阳辰的爹欧阳鹤云有一次从边疆打大战归来,就从西域战败国那里带回来了一盒薤罗香。

    那时候欧阳辰才十二岁,好奇地扒着盒子看,不明白这种味道这么淡的香爹爹带回来干什么。兰阮心连忙阻止他,让他不要动,告诫他这是可以引得魔兽发狂的香料。

    沉陈颦起眉,跟记忆里一对比,白念秋身上的这股淡淡的香分明就是薤罗香,只是……因为这香的威力之大,欧阳鹤云早就悉数献给皇室,白念秋又怎么会有?

    白念秋被沉陈目光灼灼地盯着,不由有些愕然,“沉陈你说什么?薤罗香?是这个吗?”说着解下了腰间的香囊,漂亮的眼睛里能看出一点暖意。

    “这是我母亲送给我的,我本来没想戴,不过发生了昨天晚上的事,我有点被吓到了,就把它当护身符戴上了。”白念秋不安的道,“难道……这香有什么问题吗?”

    沉陈盯着白念秋,确定没有在她脸上找到什么作伪的痕迹,狠狠皱了下眉,心想难道自己真是想太多了?或许白念秋的母亲是西域人,送给她薤罗香防身也不是不可能……再说,白念秋也没有道理,把自己的安危也置于不顾之地。

    “沉陈怎么了?”看到沉陈变化的表情,众人不由问道。

    沉陈暂时收起自己的小心思,“我觉得这次兽潮可能就是白念秋身上所携带的薤罗香造成的,这种香来自西域,有吸引魔兽令魔兽发狂的功效。”

    “啊,”白念秋惊呼一声,脸上第一次有了慌乱,声音也不由得带上了哭音,“我……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办?”

    院花这一哭,大家也都不好怪她,反而安慰起她来。

    寒牧澈颦着眉观察洞口,“一直待在这儿不是办法。”的确,洞里什么也没有,外面围着的野兽虽然没靠近洞口却也一直没有散去。

    众人面面相觑。

    寒牧澈道,“若是因为香囊反而好办了……”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白念秋惊慌打断了。

    “我……这个香囊一旦开封香味很是持久,即使我丢了香囊,身上也还是有薤罗的味道……”闭了闭眼睛,白念秋突然坚定道,“不如,让我去引开这些兽,你们逃走吧。”

    “念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怎么能丢下你不管!”阿铃第一个红了眼睛嘟着嘴道。

    寒牧澈无奈地看了白念秋一眼,“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样吧,沉陈你们带着其他人走,我和白念秋去引开这些魔兽。”对上白念秋不可置信地眼睛,寒牧澈不由有些心软,低声道,“你放心,我现在好歹也是五级的武师,只要我寒某尚有一口气在,就一定护你周全。”

    “……”白念秋看到寒牧澈坚定的表情愕然。

    “!”沉陈简直要气炸了!寒牧澈在逞英雄!绝对在逞英雄!他一个不过五级的武师,又怎么是兽潮的对手!啊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

    “靖言,你跟其他人一起走,我和寒牧澈他们引开魔兽。”沉陈当机立断。

    “沉陈……你?!”李靖言不可置信。

    正要劝阻却对上对方坚定的眸子,李靖言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

    沉陈笑了下,声音却坚定,“靖言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走,听话,别辜负了我。”

    李靖言霎时就红了眼睛。

    沉陈不会知道,就在这一刻,这个向来不受宠的大皇子突然坚定了成为上位的心。

    三千里血水路,天子之座,只为一句不负你。

    沉陈他们冲出去的时候立刻吸引了围在周围的野兽。

    而这一刻的它们,已经跟先前不同。

    不再只是虎视眈眈地跟在后面,薤罗的香味刺激得他们发狂。在当先的几匹魔兽带动着身后成千上万的魔兽扑向沉陈他们的时候,李靖言他们忍着泪水向另一边突出重围。

    沉陈一下子就被一匹长着獠牙的贪狼扑倒在地,寒牧澈用武压把贪狼震得飞出去撞倒了后面要扑上来的猛兽。抓起沉陈怒吼,“蠢货,拿起你的剑啊!”

    沉陈一把拔出腰间的剑,此刻也忍不住火气上涌,“我知道!”

    三个人背对背相抵,一剑一个,一掌一只,鲜血铺了他们一头一脸,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野兽的。拼命抗击终于把围在四周的野兽打出一个豁口,于是赶快运起轻功朝着豁口跑了出去。

    身后是千万头穷追不舍的野兽,大地震颤,厉吼漫漫。沉陈他们只有拼命向前跑。

    跑过一个小山丘时白念秋不幸被绊倒了,沉陈他们只得退回去接白念秋。

    然而只是霎那功夫,数不尽的野兽就纷纷围了上来。

    白念秋眼睛发红,她的腿折了,吼道,“别管我,你们先走!”

    “这时候还开什么玩笑?!”沉陈吼回去,手中剑又开始挥舞,随着一个个漂亮的剑招,周围野兽的尸体越来越多。

    但是……再多也比上围上来的多。

    让沉陈绝望的是,杀了低级的野兽,围过来的却是更加厉害的魔兽。

    突然背靠着的寒牧澈发出一声闷哼,沉陈紧张道,“受伤了么?严不严重?”

    打斗的时候碰上厉害的魔兽都是寒牧澈腾出手来替自己解决,他要照顾两边,更容易受伤。

    背对着沉陈的寒牧澈擦了擦唇边溢出的鲜血,淡定道,“没事。”

    但他没有发现,自己的眸子变得越来越红,就像……染上了血的颜色一样。

    寒牧澈只觉得,有一股嗜血暴力的因子在自己体内极剧膨胀沸腾。

    “往后退一些。”沉声叮嘱了一句,寒牧澈运气起身,调动自己还不熟悉的五级真气,将全身融入一个巨大的光圈里。随着他手的动作,光圈越来越大,亮度足以闪瞎人的双眼。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寒牧澈将身上硕大的光圈投了出去!正好砸在前方包围的魔兽身上!

    “哄”地一声,魔兽倒了大片,前方的土地都像被削了一层皮一样露出里面还带着湿气的、能看到各种植物的根的深土!

    “快!”背上白念秋,寒牧澈拉着沉陈又快速跑起来。

    “你没事么?!”耳边的风太大,沉陈只好用喊的。刚刚释放了那个大招后寒牧澈就喷出一大口血!

    寒牧澈颦着眉没有回答,脚下生风跑得更快。

    终于他停下来了。眼中绝望比半年前更甚。

    没有路走了。

    因为……前面是悬崖。

    寒牧澈不知道为什么华雾森林里会有悬崖,就像是,上天故意不让他活下去。

    寒牧澈只觉得心里血气翻涌,堪堪把白念秋放下,腿一软便跪倒在地,喷出一大口鲜红的血。

    “寒牧澈!”沉陈连忙冲上去一把抱住寒牧澈。

    他此时心里反倒没有多害怕。看到悬崖的这一刻,他就在赌,赌男主的光环效应不会让他们死。如果……如果真的失败了,大概也不过是回到现世……沉陈这么想着,心里反而平静多了。

    但是沉陈的平静没有维持多久。

    搂住寒牧澈的那一刻,他看到了男主血红色的眼睛。

    沉陈心里咯噔一下,“半妖血统觉醒了?!”想起身后还有一个白念秋,沉陈立马把寒牧澈搂到怀里不让白念秋看到。

    沉陈能感觉到怀里寒牧澈紊乱的呼吸,但是下一刻,呼吸声一窒。

    沉陈心里抖了一下,“你妹啊?!男主你是死了还是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沉陈,”坐在地上的白念秋突然道。

    “嗯?”沉陈心里紧张,只回了一个单音节。

    “魔兽……来了哦。”白念秋安静的声音带了点笑意,说不出的诡异。

    沉陈一顿,猛然抬头!

    只见白念秋很是优雅地拍拍身上的土屑站了起来,对沉陈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然后维持着这种温柔的笑容,一步步地后退,身边是围上来的长相凶恶的高级魔兽。

    退到了魔兽堆里,白念秋站定,言笑晏晏地看着沉陈。

    “是……你?!”沉陈几乎要咬碎了牙。

    “是我啊。”白念秋眯了眯眼,“杀死那个雇佣兵的也是我呢,只可惜你们不搬,反而借用冰泉的力量晋级了。”

    “你无耻!”沉陈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有一种世界崩塌的毁灭感。白念秋,明明是大家都认定的女主啊……

    白念秋歪了歪头,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然后缓缓举起了一只手。

    随着素白的手举过头顶的动作,高阶魔兽全都沸腾起来,一个个嘶吼着冲向沉陈。

    沉陈当机立断,抱着寒牧澈往深不见底雾气弥漫的悬崖边一跳!

    白念秋脸色一变,快步走到悬崖边,跳下去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

    一袭金边流泻的黑衣,束着高高的黑发的人有一张莹白如玉又显得温文儒雅的脸。

    听到声响,黑衣人在装修雅致的厅内站定,颦起了眉,声音中带着一丝掩盖不了的忧虑。

    “还没找到?”

    前来禀报的人犯难道,“回阁主,属下探听到与欧阳少爷同队的人都已经获救回到书院……只是欧阳少爷还没有踪迹。属下已经加派人手在华雾探寻……只是……”

    黑衣人回头,声音沉道,“说。”

    “是。”禀报的人答道,“从林中的脚印和打斗痕迹来看……属下斗胆猜测,欧阳少爷去了悬崖那边!”

    黑色锦衣的人吸了一口气,一掌捏碎手中玉玩,声音沉静道,“去找。加派影、璇玑二部,不论生死。”

    影三听了一惊。

    不论生死?是不论欧阳少爷的生死还是不论影、璇玑的生死?

    面上却依旧面无表情,“是,属下知道了。”

    挥手屏退来人,天机阁阁主离孤云叹了口气。

    百般保护,还是出了意外。

    手中用力,千年古木制的案几应声而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