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18章 穿书18

第18章 穿书18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寒牧澈的声音是一惯的冷冰冰,又带着几分刚刚醒过来的沙哑。

    此时许是因为身体的不适他微微皱着眉,黑曜曜的眸子一错不错地盯着沉陈,偏偏这话问得还极其认真。

    “呃……”沉陈大囧,怎么也想不到寒牧澈竟然在这个时候醒过来。

    被抓个正着。沉陈在心里绞尽脑汁想要怎么才能委婉的把自己“一直想要男主对他俯首称臣”的心思表现出来,倒忘记寒牧澈仍旧抓着自己手的事情。

    寒牧澈很认真地看着沉陈,在须臾的功夫,就已经把沉陈现下的情形看在眼里。看着对方被血染红的长袍,清俊的脸上也被割出几道细细的伤口,不由眉头皱得更深,抓着沉陈的手也不自觉用力。

    “哎疼疼疼……”沉陈被寒牧澈的手抓疼了,连忙抽出手,心想不就是让你叫我大爷嘛用得着下狠手吗!其实寒牧澈昏迷的时候还好,一醒过来,沉陈就感受到了强大的武压。

    在这个世界,一级分为下中上三阶,仅是差一阶就能让人清楚地感受出来,更别说差整整两级。此时寒牧澈坐在沉陈身边,沉陈就被他五级的气息压得无所适从。

    不过沉陈可不会将这种无所适从表现出来,平白让寒牧澈笑话。嘴一撅,抱怨的话张口就来。

    “让你当日不信我,与那院花处处留情,现在好了吧,被人害成这般田地!”沉陈边揉手腕边装腔作势的抱怨。

    寒牧澈哭笑不得,“我几时不信你?又是何时与白姑娘处处留情?”顿了顿,想起自己晕倒一事,有些不自然道,“我当时昏了过去,后来又是怎么了?我们现在又是在哪里?”

    沉陈叹了口气,在嘲笑完寒牧澈昏倒之事后就挑了简洁的语句把这之后的事说了一下。

    “所以说,我们现在被困到了崖底,但也不用太过担心,毕竟天无绝人之路嘛!”最后,沉陈意气昂扬的做了总结陈词,摸摸肚子,正好有些饿了,顺手捡起晨光鹿带来的果子咔嚓咬了一口,当下只觉得口齿生津,清脆甘甜,眼睛一亮,又咬了一大口,顺手扔了一个给正在查看地形的寒牧澈。

    寒牧澈稳稳地接过,站定看眼前的长河,对沉陈的话表示赞同。

    “没想到悬崖的下面会有这么大的一条河。不过既然有河就好办多了,我们顺着水流的方向总能找到出路。”顿了顿,低头看看手里小巧玲珑的果子,疑惑道,“那里采的野果?”他注意到附近并没有树啊。

    “哦,”沉陈又拿起了一个果子,“这是灵兽送来的。晨光鹿,知道吧?”

    “被称为‘光明使者’的晨光鹿?”寒牧澈惊讶了。他也是在书上看到的,兖州大陆的魔兽并不多,只位于规模大的几个森林,而作为比魔兽更高级的灵兽就更少了,谁也不知道它们究竟在哪里。

    晨光鹿就是一种比较温和的、被世人有所记载的灵兽。

    “其形若鹿,无角,声若昭羊,淡黄皮毛,遇曦则亮。”

    寒牧澈没想到华雾森林不仅有崖,崖底不仅有河,居然还有灵兽!

    “对啊,”沉陈很淡定,“说起来晨光鹿看起来与你很亲近,我醒过来的时候它正守着你来着。”一边说一边偷偷看寒牧澈,试探寒牧澈的半妖血统到底觉醒了多少。

    寒牧澈却是一愣,然后用一种对待小孩子的无奈语气道,“别说笑了,我又不是什么天赋异禀身担重任的,灵兽何故与我亲近?”抬头却看见沉陈正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瞪着自己……

    该死的主角,谁让你妄自菲薄的!某蠢读者心里大喊。

    寒牧澈无奈地走上去,拍拍沉陈的脸,“乖,别瞪着我了,把衣服脱了。”

    ……啥?蠢读者怀疑自己听错了,眼睛却看见寒牧澈居然开始脱衣服了!

    “他他他他他……他是要?!”蠢读者头上开始冒汗,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男主。

    但见他解开内衬的带子(当时因为要解决夜袭者寒牧澈根本没有披上外衣),露出纤细又性感的锁骨,瘦弱但却结实的上身……

    正当沉陈以为寒牧澈还要继续脱下去之际,男主停下了。抬头对上沉陈目光灼灼的眼睛,愣了一下,“你还不脱吗?”

    蠢读者脸色立时红起来,纠结道,“我我我我我……我也要脱嘛?”

    寒牧澈更加疑惑,“不脱衣服怎么上药?”

    ……上药?

    “啊……原来是上药啊哈哈……”蠢读者松了一大口气,他就说自家主角什么时候变成死基佬的!

    “……不然你以为呢?”

    寒牧澈看着沉陈窘红的脸,不由弯了弯嘴角,“嗯?你以为是什么?”语气温柔笑容好看,一只手掌却毫不犹豫地拍上了沉陈背上的一道伤口!

    “啊!!!”沉陈惨叫出声!

    卧槽!男主变坏了!!

    沉陈脱了衣服才发现身上大大小小都是伤口,明明不看的时候还不觉得如何,看了之后觉得哪里都疼,真是不要不要的。不由得庆幸寒牧澈身上带了药。

    说起来男主真的能称上十强小能手了,很快就给沉陈上好了药,反观沉陈,笨手笨脚的,呃,这个就暂且不表。

    上完药后寒牧澈扔给沉陈两个黄色的东西,沉陈接过发现是两颗土系魔核。想来是之前猎到的,本来他身上也是有魔核的,不过在逃窜的时候被他弄丢了。

    只听寒牧澈淡淡道,“你真气损耗的太厉害,用这个治疗下。”

    “那你怎么办?”沉陈瞪大眼,虽说寒牧澈已经是五级,但他刚晋级还没来得及熟悉就发动了几个大招,按理说真气受损的应该更为严重。寒牧澈把魔核给了他,那他自己怎么办?

    寒牧澈勾了勾唇,淡淡道,“难道你觉得一级的魔核对我能有用?”拍拍沉陈的脑袋,“一会儿我会打坐,你快用吧。”

    切……自大狂,还什么“对我能有用?”……沉陈一边腹徘一边扭扭身子红着脸道,“你不要老是动手动脚的!”又是拍脸又是拍头的,你妹啊,老子比你大,比你大哦!

    当沉陈和寒牧澈只穿着贴身的小打底蹲在火堆前的时候,沉陈只觉得时光倒退了几千年,他们回到了原始社会。

    吃着没有味道的烤鱼,架上烤着两人辛苦洗出来的衣服,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沉陈撇撇一旁沉默不语的寒牧澈,忽然想到,他这也算是跟主角共患难了吧?这么想着,不由一笑。

    “笑什么?”寒牧澈转头看沉陈,火光映在他脸上,倒显得脸上的表情比平常柔和了许多。

    “没什么。”沉陈抱着膝飞快地摇摇头,脸上的笑容却不减。

    寒牧澈拿他没办法,弯弯嘴角,看了看天色道,“快日落了,等衣服干了咱们就得离开这儿,要在天黑前找到宿的地方。”

    沉陈看着寒牧澈脸上的郑重神情,不由一愣。

    寒牧澈自然知道沉陈在想什么,皱了皱眉,“你不要觉得有灵兽这里就一定安全。晨光鹿代表光明,然而自古以来光明与黑暗都是相伴的,有光明,则也会有黑暗滋生。”这里的夜晚,恐怕不会简单。

    沉陈听了寒牧澈严肃的话语打了个哆嗦,等衣服干了就催促着去找宿处。

    果然如寒牧澈所说,随着天色渐暗,崖底开始显露出不一般来。

    首先是,下起了雾。

    其实这点并不奇怪,毕竟华雾森林进入夜晚也是迷雾漫布。

    然而沉陈却觉得,这里的雾跟华雾森林不一样的。

    这里的雾气就像有压迫性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可又偏偏离令人窒息差了那么一点点,就像在逗弄人一样,压在呼吸的临界点,让人气短憋闷却不至死。

    雾很浓,不同于华雾森林的雾气是随着夜晚的来临逐渐加深,这里的雾气是真的很浓,浓到两边的事物完全看不见。

    没错,是两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雾不管多浓,正前方却是有一条路的。

    只有一条路,隐于雾中,却让人能清楚看到。

    沉陈和寒牧澈对视一眼,寒牧澈无奈道,“走吧。”

    不知道这条在漫天浓厚的雾气中唯一的路会把他们带到哪里,可唯有,走走看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