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20章 穿书20〔捉虫)

第20章 穿书20〔捉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寒牧澈,你醒醒!”沉陈有些着急,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寒牧澈体内散发的滚烫气息。不是真发烧了吧?沉陈转动脑袋想要找找有什么能降温的东西。手一晃却不小心打上了寒牧澈的胸膛。

    沉陈愣了一下。此时他已经跳到床下,脚步却顿了顿,迟疑着又把手贴上了寒牧澈的左胸。

    手下感受到的是寒牧澈略有些急的砰砰的心跳,除此之外还有两股交缠着来回攒动的气流。沉陈掌中的脉络能清楚感受到它们相互缠绕冲撞以及受到影响沸腾起来的血液。

    “果然……不是简单的发烧吗?”沉陈抿紧了唇。

    沉陈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即使寒牧澈是主角,可真气绕着心脏逆行又是多大的危险?一不小心,兴许就会丢掉性命,而此时嘴里呢喃着“不要……不要走……不要”显然已进入梦魇的寒牧澈明显是没有精力来对付这些的。

    看着躺在石床上看起来很脆弱的男主,沉陈一时有些茫然。

    他所看见的寒牧澈,是在少年时代就有勇有谋叱咤书院、斩百关过千将众人陷害只从容应对不留片叶沾身、从出生起就注定与众不同的男主。

    哪怕是这些日子的相处,寒牧澈也给他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就像前面有再大的风浪,他也会一马当先挡在前面。

    可是,那终究是别人眼中的寒牧澈。

    当沉陈意识到剧情的改变,开始不以一种“男主是万能的”有色|眼光看寒牧澈,沉陈才发现,寒牧澈也不过是一个半大少年。

    他不知道自己是被命定的主角,不知道在众读者眼中他是一个多么金手指大开牛逼哄哄的人物,真正活在这个世界的少年,从出生起就开始遭遇磨难,要凭着逃跑和杀|人才能换自己一条活路。

    他会痛苦,他会绝望,他几度身受重伤,濒临死亡。却仍然想着,借自己看似来单薄的肩膀,给在乎的人一个依靠。

    这才是真正的,寒牧澈。

    定了定神,沉陈不再多想。转身坐到石床上,将寒牧澈扶坐起来,沉陈的眼中透出坚定的色彩。

    他先前服用过魔蚁兽的魔核,这两颗土系魔核又皆为上等品质,能让吸收的人真气在两日之内被转化为治疗的属性从而达到治疗各处创伤的良好效果。

    沉陈此时体内的真气就已经有大部分转化为治疗属性。虽然他的真气跟寒牧澈相差太多,但沉陈想,他只要能护住心脏让它不被真气挤压破裂而亡就好了。

    体内真气在手掌内聚集,沉陈缓缓闭上双眼。

    进入万鹿后,导师花了很长的课时教导他们如何召唤、聚集真气,如何让体内的真气在任意地方游走。当初沉陈因为看了很多这种描写,出于好奇和兴奋学得很是认真,此番正好派上用场。

    沉陈操纵着自己的真气顺着手掌进|入寒牧澈的背部。却没想到寒牧澈体内两股真气像打架一般剧烈冲缠,势头之猛烈差点就把沉陈的那股真气剿灭。

    沉陈皱紧眉头,连忙指挥着自己的真气退散,才免了被灭的结局。

    寒牧澈体内就像一个修罗场,极热与极冷,混合杂乱的气息让沉陈再也不想尝第二次。

    咬咬牙,沉陈更加小心的操纵自己的真气重新进入,经过方才他知道寒牧澈体内的真气对外来真气十分排斥,这回专门留心,在两股真气如狼似虎般凶猛铺上来之际果断打散自己的真气,让它们散成数块,趁着寒牧澈体内真气都向一开始的方向袭来的时候操纵着它们一起向寒牧澈的心脏围去。

    当然,中间还是受到了一些损失,但等到最后包围着心脏的,也还是有了不薄的一层。

    沉陈额上汗涔涔的,此时他愣愣的,竟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成功了……

    其实能成功也不全是沉陈的功劳。

    他体内的真气此时呈现治疗属性,一开始寒牧澈体内的真气联合绞杀外来真气,可等到它们发现这股外来真气属性为治疗时,自然是都想着亲近而不是绞杀了。而寒牧澈心脏处围绕的真气原本最为烈性,可谁叫梦魇中的某人感受到了有些熟悉的气息,硬生生放低了防备呢。

    沉陈有些脱力地躺倒在床上。本来这种时刻最忌讳突然撤掌,可沉陈却控制不住脱力的自己,还好他传输的那些真气留在了寒牧澈体内,沉陈有些敏感地觉得,自己到底是跟这里的人不一样的。比如按理说中途退掌,输气方也会受到反噬,他却没什么的样子。也许是穿书给的好处?

    其实沉陈对穿书的事情一直觉得是因为他是忠实读者再加上自己对大大断更怨念太深的缘故,所以派他来帮助男主实现宏图霸业什么的。而沉陈的心里也是这么为自己设定的。

    虽然已经二十岁了,但他其实是个很单蠢的人。沉陈觉得,喜欢就是喜欢,他既然喜欢望生暮大大和《以妖临世》,也喜欢男主和众妹子,那么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自然是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了!

    其实沉陈心里一直存有那么些小侥幸。他觉得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最不济也就是失败了回到现实世界而已。

    但现在,沉陈却越来越感到迷茫。

    这本书似乎跟自己所了解的有些不同,他真的……能帮寒牧澈吗?

    盯着石顶天花板发了半天呆,沉陈回过神来,不禁有些囧,他这都是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既来之则安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且寒牧澈是男主不是废柴,怎么就需要他的帮助了?勾了勾唇角,转头看了看呼吸已经稍稍和缓、脸色也变好一些的寒牧澈,沉陈弯起眼睛,脸上挂上了让看见的人都不由自主心情变好的爽温暖表情。

    感受了一下身上剩下的真气,大概有一级上阶的容纳,沉陈拍拍衣服坐起来,心想还好没有一丝都不剩。

    拍着拍着,沉陈觉得有些不对。

    抬头就看见一个黑色的小家伙正乖乖地坐在地上,背后还有一条长长的黑色小尾巴晃来晃去。

    沉陈有些惊疑不定地又看了一眼,两只尖尖的小耳朵,大大的琥珀色眼睛,肉|色的小鼻子,三角嘴……

    这是……猫?沉陈一边顶着被萌的嗷嗷叫的心情一边在心里猜测。

    “喵~”黑色的小猫歪了歪脑袋叫了一声。

    ヾ(≧o≦)〃嗷~萌得一脸血肿么破!!!沉陈想要尖叫。

    “来,猫猫,到哥哥这里来~”沉陈眼睛亮晶晶地蹲下身循循善诱。

    黑色的小猫又歪着脑袋看了看沉陈,然后举起一只爪子舔了舔。小猫的爪子很漂亮,身上都是纯黑色,四只足却是雪白的。

    小猫抬起爪子的时候沉陈看见雪白的足没有一丝灰尘。

    当下蠢读者的眼睛更亮了几分。是说喵喵这种生物都是很神奇的咩。嗷~这一只好萌!!!好想抱抱……

    于是沉陈又伸出爪子招呼小黑猫。

    小黑猫这回却没有理他,踩着沉陈的肩膀就跳到了石床上,也不看寒牧澈,挨着墙边打了个哈欠就卷着尾巴盘着身体睡了。

    沉陈这回真的惊讶了,难道说这张石床其实是小猫的窝,而先前他给寒牧澈传真气的时候小猫一直乖乖地坐在地上没有打扰?

    一夜的折腾,总算是过去了。

    到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寒牧澈的脸色已经彻底变好。这其中固然有寒牧澈自我调节的原因,但沉陈深觉自己的功劳不可估量,没想到自己歪打正着还真的有用。

    这么一想蠢读者心里就说不出的快活肆意。

    坐在洞口看到迷雾在天际亮起的那一刻消失不见,远处的长河被光折射着一点一点亮起。沉陈摇头晃脑,无端就想起一首诗。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勾了勾唇,沉陈好心情地想。

    清风四面来,白云千里卷。古人也说,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生活,好不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