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21章 穿书21(小修)

第21章 穿书21(小修)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寒牧澈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待他感受到了身体里那股细细的不属于自己的真气时,一颗心猛然沉了沉。

    “沉陈……”轻声低念,寒牧澈握了握拳头起身就往洞口冲。

    昨天晚上他是失态了,可是若是为此沉陈有事的话,他绝对原谅不了自己。

    冲出洞口,看到身着白衣的沉陈盘腿坐在有光照着的明亮之处,朝霞披在他的身上,让沉陈整个人都显得光彩夺目起来。

    沉陈听见脚步声回过头,嘴角勾起,明朗的笑意让人觉得很温暖。

    寒牧澈被沉陈的笑容弄得脚一顿,平复了心情后慢慢走上去。

    他本来,是不怎么喜欢这个人的。甚至,一直都不是很信任他。

    可是相处得久了,寒牧澈却感受到沉陈是真心地对自己好。寒牧澈不知道沉陈对自己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可是却被这个人弄得心里暖暖的。久在寒冷中行走的人,大概很难抗拒这种温暖,寒牧澈自认为并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这个跟他一般大、从小锦衣玉食的少年经常摆出一副很高冷的面貌,可是等熟悉了才发现这个人其实很逗,没什么架子,甚至脾气很好都不怎么生气。在熟悉的人面前很爱笑,连带着寒牧澈的心情也会变好。

    此刻看到沉陈脸上暖暖的笑容,寒牧澈乱哄哄的心突然就安定了。

    “还好……沉陈没事。”他想。

    “你醒了啊?”沉陈笑眯眯道,动作却并未变。

    寒牧澈缓缓走到沉陈面前,细细把他打量,低声应道,“嗯。”

    “我昨天……你,有没有事?”第一次把关心这么明确地挂在嘴边,寒牧澈有些不习惯。

    沉陈看着寒牧澈,脸上依然挂着温暖的笑容,就那么把寒牧澈盯了好一会儿,直把寒牧澈看得不自在起来。

    寒牧澈摸了摸鼻子正要说话,沉陈却突然收了笑容,很是认真的看着他。

    那样的认真,真的很少在沉陈身上看到。

    沉陈依然盘腿坐着,抬头看着寒牧澈的表情却很严肃。

    “阿澈,我以后不卖萌了,我要变成真正强大的人。”

    说出这句话的沉陈已经跟以往寒牧澈所认识的那个少年不同了。寒牧澈虽然不能完全理解眼前少年所说的话,但后半句他却听得明白。寒牧澈看出沉陈的眼中有坚毅,也有着纵然开朗的豁达。少年眉宇间乌云散去,光影开来,让人忍不住想要一看再看。

    “还有,”沉陈笑了一下,“其实阿澈你不想讲的事情不用讲的。当你真正想告诉我的时候,沉某定会洗耳恭听。”沉陈站起来拍拍身上沾上的草屑,道。他看出寒牧澈其实并不想讲他埋在心里的事情,但因为内疚寒牧澈会想把那些事情都告诉他,因此沉陈有了这么一说。

    寒牧澈愣愣的看着沉陈,半响抿了抿嘴。

    其实人与人的关系多多少少有些互补。

    往日沉陈看起来很不靠谱,于是寒牧澈就自发接过了所有的担子。现如今沉陈忽然变得靠谱起来了,寒牧澈反而被沉陈的气势压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一抹小小的身影懒洋洋地出现在洞边。

    小家伙懒懒的甩着长长的尾巴,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把两人看了又看。

    “小猫?!”沉陈看见小黑猫靠在洞边的身影,有些惊喜地唤道。他真的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小家伙。

    “别动。”寒牧澈拉住沉陈要伸过去的爪子,皱眉,“这不是什么普通的小猫。是属于黑暗的灵兽祭夕。”

    “0.0你说真的?”沉陈呆。

    寒牧澈无奈,“这还有假。”

    沉陈看他笃定的表情,又转头去看小黑猫。

    只见小黑猫懒懒地伸出一只爪子扒了扒耳朵,三角的小嘴似乎还轻轻地撇了撇。

    “……”虽然这只猫表现的分外聪明的样子,但这么萌的外表真的很难让沉陈相信这是一只以黑暗著称的祭夕。

    寒牧澈看沉陈不信,淡淡道,“祭夕跟曦鹿——就是你说的晨光鹿是宿敌。”

    话音刚落,沉陈就看到远处隔着长河的对岸出现了一只浑身亮亮的体型优美的鹿。沉陈立马转头看小猫。

    只见小猫维持着之前懒洋洋的姿势,三角嘴又轻轻地撇了撇。

    彼时辰时刚至,灵兽曦鹿踩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轻盈又优雅地渡河而来。

    哦买噶……现在是要干什么……蠢读者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之后……沉陈见证了两大灵兽碰面的场景。

    蠢读者想要挥挥爪子,然后“呵呵”两声,宿敌什么的,不要太不靠谱了喂!

    作为“宿敌”言论的传播者,寒牧澈也是疑惑万分。

    明明他确实是从一本古老传信度又很高的书里看到,“祭夕者,主黑暗,灵兽曦鹿之宿敌”来着,怎么摆到现实来看,这可信度就这么差。

    事实上,所谓两大灵兽的见面,沉陈几乎都要以为它们看不到对方!一点点互动都没有是要闹哪样啊!

    不过沉陈倒是明白了晨光鹿是来干什么的,好巧不巧,该死的剧情大神到了这里又恢复了正常!晨光鹿要来带男主去找沈神医了!

    沈神医不能不找!沉陈还指望着沈神医赐他些灵丹妙药补一补失去的真气呢!

    寒牧澈尚且不解为什么传说中的灵兽停在他面前,然后亲昵地用脑袋蹭自己。沉陈已经大手一挥,“我们跟着晨光鹿走!”

    “咩咩。”晨光鹿欢快地叫了声。

    沉陈汗,果然是像羊的声音啊。

    且不论沉陈是怎样说服寒牧澈,当他们踏上征程,沉陈忍不住回了头。

    小小的黑猫一步一步地跟在他们后面,隔了十尺的距离,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跟在他们后面。

    沉陈忍不住停脚,想要招呼小猫一起走。曦鹿却突然停下,转过身看着十尺远的祭夕,黑黑的大眼睛对上祭夕琥珀色的眸子。

    小黑猫停了下来,抬起一只爪子舔了舔。

    祭夕一直盯着他们走远,看到沉陈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才轻轻地踮起后腿,细细嗅了嗅空气中残留的气息。

    然后。尖尖的小耳朵一点一点的垂了下来。

    ******

    “还是没有消息么。”坐在榻上的人用一本书盖在脸上,略有些疲惫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回禀的人有些犹豫。

    离孤云地把脸上的书摘下,叹了口气坐起来。

    “有什么话就说,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是!属下等人找遍华雾也不见踪影。只是那处悬崖极其险恶,没有人可以活着下去。若欧阳少爷真的落入悬崖,只怕已经凶多吉少。”

    离孤云皱紧了眉头,低低念道,“无人能活着下去……”抚摸着大拇指处的玉扳指,忽然道,“既然华雾找不着,那就去别的地方找。”

    万鹿书院新的一天开始了。

    鸡啼,早操,少年英气勃发。在书院主掌刻意的引导下,大部分一年级的学生都忘记了不久之前惊险的华雾之旅,甚至能在闲暇时兴致勃勃地聊上几句当时万兽齐奔是多么的凶险,自己又是怎么样机智勇敢从那种险境里逃出来。

    然而,对有的人来说是值得吹嘘的经历,对有的人来说却是不能忘记的伤痛。

    阿铃来到教室的时候依然能听见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她从来都没有起床气,此时却忍不住心情变得很不好。

    重重地把书往桌上一摔,教室的说话声戛然而止。阿铃坐下来,面色不改地翻开课本看起来。

    “什么嘛……还不让人说了。”有女生小声不满道。

    阿铃的表情从头到尾都很平静,看不出什么不悦来。一名女生或许是看阿铃表情尚可,又加上实在是憋得狠了,索性就直接开口问道。

    “哎,阿铃听说你们当时离兽潮最近啊。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白念秋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一旦有人开了这个话头,其他人也不管不顾全都凑上来。

    “我听说不止白念秋,男生那边还有两个人都没回来!”

    “不就是跟阿铃玩的好的那两个吗,你上次还说他们两个人长得好看来着。”

    “哎呀呀……怎么会这样啊,不是说他们挺厉害的么?白念秋也是一年级少有的三级啊,倒是还不如我们这些级别低的……”

    “你们说够了没?”阿铃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缝,她的声音冷冷的,黑亮的眼睛冷冷盯着说话的人,那些围着的人心里都一寒,讪讪走开了。

    走的时候心里还嘀咕,平常白念秋总是让人觉得很冷,可今天被阿铃冷冷一瞪,却是令人毛骨悚然。

    人有逆鳞不可犯。

    阿铃握紧右手,指甲扎进肉里也不想放开。他们都说沉陈他们已经死了,阿铃却不愿意相信。阿澈、沉陈、白念秋,他们是那么好的人,让本无所指望的自己生活重新鲜明起来。

    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不在了呢。阿铃不愿相信,李靖言不愿相信,杨祐不肯信,甚至连路仲良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人称小霸王的路仲良难得安静了下来。

    没有自己看不顺眼的人,路仲良却觉得很无聊。

    当初说得狠,他也是真正想过要他们两个消失,可是这种结果真的出现后反而觉得说不出的难受。

    路仲良对自己说是因为白念秋也不见了的缘故,可是心里多多少少产生了一种难逢对手的失落。

    从小被父亲宠着,预备一路从小霸王坐到大霸王,可当书院里再没了可匹敌的对手,忽然就明白了那些顶尖的强者都想独求一败的滋味。

    唉,路仲良深沉地叹了口气。

    某个晨间,李靖言推开那扇初见沉陈的窗子,忽然就想起了当时自己隔着窗户偷看,而对方明明早已洞察却仍平静地铺着床的模样。

    当日万险,沉陈盯着他的眼睛对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走”,当时李靖言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更多的却是伤感。

    可是沉陈的眸子却黑白分明,澄净的看不到多余的情绪。

    李靖言忽然就觉得,他们这群人里面,多多少少都有自己放不下的东西,也许看得最清楚的人就是沉陈了。

    帝都的人都说欧阳家的小世子纨绔无礼,骄纵甚之。在最开始的时候,李靖言准备迎接的也是这么一个名声颇差的世家公子。但他遇到的欧阳辰却跟传闻一点都不一样。

    那天,李靖言第一次仔细看沉陈黑白分明的眸子,忽然就觉得,君心似镜,从来都亮亮堂堂。

    杨祐是个粗人。即使老家的人都称赞他学识怎么好怎么年轻有才,又或者批评他的脾气是多么怪。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杨祐在心里,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粗人。

    世间感情太多,纷纷杂杂,不若大智若愚,寻个自在。

    杨祐没想过自己能交到朋友,他一直知道自己性格不讨人喜,只是不愿意去改。

    可还是防不住,有人把他当朋友,他也不能避免的把那些讨厌的家伙放入心里。

    从华雾森林回来之后杨祐又把自己关了起来。教室、训练场、作坊……李靖言说他莫不是太过冷血杨祐也不反驳。

    他只是,想让自己变得强一些。

    变得更强一些,好与朋友携手并肩。

    也不至于,如今这般遗憾。

    时间一晃,半年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