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22章 穿书22〔补全)

第22章 穿书22〔补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回春谷。

    时间已经进入深秋,大衍四处可见霜寒之景。

    这里却跟其他地方不一样。

    回春谷,正是应了它的名,四季如春,春回大地。

    蓝紫色的风信子开满山谷,一眼望去就像蓝紫色的深海。彩蝶起舞翩,几株洁白的栀子花开得正盛,芳香的气息便盈满谷间。远处是浩浩洒洒开了大片的桃花,风一来,花瓣飘旋,落到地上,又是一处人间仙境。

    这是一个,再美好不过的地方。

    虽说是谷,这谷却是很大。

    谷里有连绵不断的山落,山落谓之宝,藏着奇珍异宝。

    这日。谷上的青天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看日头,已过了午时。

    “喂,沉小陈,你等等我!”一名穿着红色衣裙的少女在山上树丛间蹦跳着喊道。

    少女看身形不过十四五岁,着一身大红纱绫裙,乌黑的长发半挽半垂,一朵小巧精细的洁白栀子花斜插在发髻上,衬得少女容颜越发秀美多姿。

    被叫住的人无奈地停住了脚步。

    那是一个背着竹篓身穿白色衣袍、身材欣长的少年,长长的发高高束起,显得英气十足。

    少年回过头,清俊的脸上写满无奈。抽了抽嘴角,少年道。

    “叫我师兄。”

    “叫什么叫,”少女不耐烦地嘟嘴,“你跟着我爹有我早么?我为什么要叫你师兄?”说完又尖叫着蹦跳起来,“该死的沉小陈,还不快过来帮我!”

    沉陈噗嗤一下乐了,打趣道,“哟,堂堂沈大小姐你还怕虫子呢?”话虽如此,还是走过去帮沈琳儿隔开了虫子。

    “我才不怕虫子呢!”沈琳儿瞪了沉陈一眼,嘴硬道,“我只不过是嫌它恶心罢了。”又瞪了一眼,“还笑!还不是你非要走那么快!”

    沉陈摸了摸鼻子,“怪我咯。要不是你沈大小姐磨蹭,我们早就捉到那株辰时一刻的三生草了。”

    沈琳儿被噎了一下,涨红脸,“那还不是因为你笨抓不到它!”

    “我说大小姐,”沉陈无奈,“那三生草又不是什么固定不动的,它会跑好不好?再说那是我没抓到吗?明明是在我就要揪住它的那一刻它自己时限到了消失了好吧?”

    说起这个沉陈也很郁闷。师父规定他们要在未时之前找齐辰时一刻、巳时二刻、午时三刻的三生草。他们废了好大功夫才找到巳时和午时的,而辰时的那株,在就差一点点就到手的情况下因为过了三个时辰的寿命消失了。

    “唉,”沈琳儿重重地叹了口气,担忧道,“沉小陈,我们这次没完成任务,爹会不会罚我们啊?”

    沉陈摆出一个“还用说”的表情,顺便没忘了“好心肠地”提醒沈琳儿,“叫师兄。”

    “哦,”沈琳儿吸了吸鼻子,乖乖道,“师兄。”

    “……”沉陈,“说吧,什么事?”

    “师兄,”沈琳儿忽然化身沈少女,吸了吸鼻子小声道,“我想寒大哥了,你带我去见他好不好?”

    沉陈抽了抽嘴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寒大哥才刚闭关两天……”

    沈琳儿怒,“两天又怎么了?!已经很久了好不好!”

    沉陈:“……但是你见了寒牧澈也没什么用啊,师父还不是照样要罚你。”

    “……”

    沈少女咆哮,“沉陈你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谁说我找寒大哥是为了让他帮我躲避惩罚!难怪都没有人喜欢你!”沈少女在沉陈心上重重补了一刀。

    沉陈:“……”再见!我们不是朋友!

    两人背着竹篓回到居住的小院子的时候神医沈百慕正躺在躺椅上悠闲地晒着太阳。

    听见两人的脚步声,沈百慕眼睛也不睁,只是悠哉道,“你们回来了啊,那啥,今天的午饭我忘做了。”

    沉陈:“……”

    沈琳儿立马泪眼汪汪地转头望沉陈。

    沉陈扶额,“……知道了,我会做。”

    然后两人听见沈神医兴奋的声音,“果然不愧是为师的好徒儿!”咳了一声,沈神医又道,“那啥,徒儿啊,为师今天想吃红烧鲫鱼。”

    沉陈:……师父泥垢。

    吃完饭,放下碗筷,沈神医先前悠哉的表情一扫而空,腰背也慢慢挺直,两只手交叉置于胸前。

    扫了一下两人,沈百慕慢慢道,“你们今天比我规定的时间晚回来了两刻钟。”

    见事不好,沈少女立马开溜,“那啥,我寒大哥还没吃午饭呢,我去给他送!”一边说一边利落地挑出沉陈留下的大块鱼肉,装了饭一溜烟跑远了。

    那速度……沉陈感叹。心想今早若是沈琳儿也有这种速度他们就不至于抓不到辰时那株三生草了。

    沈百慕见自家女儿溜得飞快,叹道,“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这才多久,就被姓寒的那小子勾走魂了!”

    沉陈面色不改,心里却在吐槽沈少女跑这么快春心萌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可不就是怕你么。该死的沈琳儿,居然把鱼肉都挑走了!

    “徒儿啊!”沈神医道。

    沉陈控制着自己心中的忐忑,“是,师父。”

    “为师记得我让你们找的是辰时一刻、巳时二刻和午时三刻的三生草吧?”沈百慕疑惑道,“怎么我看你们带回来的却是巳时一刻的而非辰时一刻?辰时一刻三生草内芽为黄,巳时一刻三生草内芽则为青,你莫不是连这个都分不清?”沈百慕沉下声音。

    果然来了,沉陈心里叹气。面上恭敬答道,“回师父,弟子未能采到辰时的三生草,却正好遇见巳时一刻的,就顺手采回来了。”

    沈百慕摇了摇头,忽然道,“沉陈啊,你跟着我有多久了?”

    沉陈愣了下,“已有半年。”

    “半年了啊,”沈百慕摩挲着下巴,“你既已跟在我身边半年,却怎么还是不懂每味三生汤都是需要根据当天天时所推的特定三生草才能制得出来这个道理?”

    沉陈张了张嘴,他想说师父你上次不是还说就算没有采到要求的也要多采一点是一点嘛?!

    沈百慕却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定罪,“总之,这次是你的错。为师要罚你,就去把谷门口那个半死不活不懂阵法还硬要闯的笨蛋救回来吧。”

    “啊?”沉陈呆。

    走之前,沈神医还特意拍着沉陈的肩膀吩咐,“你既跟我学了半年医,自应该去救人了,想我当年……”

    半年前,在曦鹿的带领下,沉陈和寒牧澈来到回春谷。神医沈百慕是个很奇特的人。他明明并不爱行医救人之事却喜欢让人称他“圣手回春”,连所隐世的谷也被他命为“回春”。

    当日曦鹿带二人来他不能不管,却提出了一个要求,让沉陈做他的亲传弟子。

    究其原因,沈神医只淡淡道,“琳儿是女娃,终不能继承我衣钵,这谷里也少有人来,我看你有缘,姓氏又正好与我同音,不如就你吧。”

    于是沉陈就苦逼地当上了沈神医的亲传弟子。每日起早贪黑,被折腾来折腾去,医术是学了不少,同时连厨艺也顺便得到了提高。

    回首这半年来被自家师父死整的经历,沉陈只觉得说多了都是泪。此厢,无良师父沈神医又嘴皮子一张就给他找了个活儿干。

    沉陈不得不向谷口走去,去见见那个误闯阵法的倒霉人。

    回春谷的谷口布满了各种各样的阵法,是故有很多人都想来找神医,真正能见到神医却是寥寥无几。那还是得看在沈神医心情好的份上。

    比如今天,显然沈神医心情很好,大手一挥就把自家徒弟扔了出去。

    即使在回春谷,天气也是□□的脸说变就变。

    天空中一道惊雷划过,先前还万里无云的天一下子就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来。

    沉陈打着伞走到谷口的时候,那个倒霉的家伙已经躺倒在雨水里昏迷了。

    那人穿着黑衣,脸上带一面青骨色的锡箔面具。躺在地上的身子骨骼修长肌腱紧硕。有极深的伤口,鲜红的血被雨水冲刷着流下来。

    沉陈蹲下身,除了半年前的寒牧澈和自己,他倒是第一次见人受这么重的伤。所幸还是有气在的,不然沉陈恐怕真的救不了。

    来时缓慢,去时却快。身着白衣的身影在空中轻点几下,只是衣袂唰唰声,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和打着伞的少年皆已不见,只留着地上的血水被雨水冲刷,不多久就冲刷干净。

    第二天是个晴天。

    沉陈在屋里点上一炷安神香,淡淡安宁的清香缓缓燃起。

    推开窗,窗外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叫着,受到惊吓似的扑棱翅膀在空中飞了好几个来回。沉陈拄着胳膊看了一会儿,正百无聊赖,沈琳儿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依旧是一身打眼的红衣,沈少女轻手轻脚的模样既可爱又搞笑。

    沉陈勾了勾唇,刚要说话沈少女就扒着窗户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然后用自以为小的声音道,“哎!那个人……醒了么?”

    沉陈无语,心想你这跟平常说话有什么区别么。还是配合着道,“没有,怎么了?”

    沈琳儿摇了摇头,惋惜道,“那你惨了,我爹一定会罚你的!”只是她那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同情就对了。

    沉陈继续勾着唇角微笑,“师妹你,是不是想挨揍?”

    沈少女一下子垮下脸,皱着鼻子道,“沉陈你怎么这么凶啊,以后不会有人喜欢你的!”

    沉陈惊讶,“怎么师妹你好像很关心我啊?会不好意思的……”

    沈琳儿:“……你好无耻。”

    沉陈勾起嘴角不置可否,“我无耻也不是一两天了,我以为师妹你已经知道了。”

    沈琳儿:“……”

    沈琳儿拿自家这个厚脸皮的师兄完全没办法,恨恨跺了跺脚道,“我今天来是传爹的话的,他让你把人治好,不然后院书屋那些书就全都是你的了。”沈琳儿挤眉弄眼,既是沈百慕的弟子就不会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毕竟他们可都是抄过书的人。

    沉陈想了想后院书屋那高到房顶的书就觉得心里一阵发寒。对上沈少女亮晶晶的双眼,沉陈忽然觉得自己好想打她……

    回头看了看躺在床上仍在昏迷中的人,沉陈叹了口气。

    这个人先前被一掌击中心肺,后来又强闯阵法受了不少伤,若不是本身自身修为浓厚,先行用真气护住心脉,沉陈觉得没准他出去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一具死尸了。

    沉陈拿了一本书坐在窗前翻了起来,时不时去看看伤患,到了时辰又换了换药。如此这般一过就是三天,期间沈琳儿那个丫头又来打听,沉陈翻着白眼说“反正死不了。”沈少女就惊呼他这态度哪里是医者仁心能有的。把沉陈弄得很无语,要说最没有医者仁心的,不就正是沈氏父女嘛……

    时间一过就是三天,转眼就到了寒牧澈结束为期五天的闭关要出关的日子。

    沈少女终于不来烦沉陈了,一大早就巴巴地守在洞门口。沉陈也乐得清闲。

    说起寒牧澈闭关一事,其实五天七天一月两月时间不等。寒牧澈的天资极其聪慧,但多年来失去有效调理毒素入体让他的真气凝滞了不少。

    当初沈神医妙手施针将沉陈的真气重新弄回来后就开始着手调理寒牧澈的身体,将那些凝滞的真气、闭合的骨骼、入体的毒素都一一进行化解。这化解的过程自然离不开闭关,闭关也自然离不了清苦,效果却是很好的。现在的寒牧澈,又比半年前精进了不少。

    这个精进倒不是说寒牧澈晋级了,只是较之之前对五级的招数并不熟悉的情况,现在的寒牧澈已经能灵活运用所有五级及以下的招数了。

    反倒是沉陈,沈神医重新帮他梳理了筋骨通了真气又加上自身努力,连跃两阶成为了四级下阶的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