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23章 穿书23

第23章 穿书23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戴着青骨面具的人醒过来的时候,沉陈正坐在窗边翻一本厚厚的医书。窗子打开,大好的阳光便射进来,照在身上说不出的舒适。

    于是蠢读者很是愉快的伸了个懒腰,回头就对上一双打量的眼神。

    “……”

    由此可见,此人是高手,不然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怎么会没有发觉。蠢读者在心里想。

    放下手,脸上挤出一个很是温和的笑容,“醒了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沉陈本以为这种一看就很神秘的人一般都是极有自己节操的,肯定会摇头说没有不舒服什么的。

    却没想到带着面具的人却一错不错地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蠢读者:……诶?

    那人似乎看出沉陈的错愕,开口说道,“伤口疼。”

    沉陈抽了抽嘴角,“哦,疼是正常的,要想好得快就要用有用的药嘛。这个药很有用,就是疼了点儿。”至于为什么好药用了会疼,那就属于沈神医的恶趣味了。

    那人点点头,表示明白了,然后又开始盯着沉陈看。

    沉陈被他看得不自在,心想我脸上有什么吗?又看这人没有什么再说话的兴致,只好开口问道,“不知这位兄台怎么称呼?”他总不能叫人“面具男”吧?

    那人闻言顿了顿,颔了颔首,道,“单名影。”

    沉陈勾起唇角,从善如流,“影兄,在下沉陈,是这里的……大夫。”沉陈其实在想要怎么介绍自己,但总不能说自己是沈神医的关门弟子吧?←_←会被人揍……

    那人颔了颔首道,“多谢。”

    沉陈知道他是在谢自己的救命之恩,摆摆手,“我就在左边第三个厢房,若是有不适,唤我便是。”说完就准备告辞打算去看看寒牧澈。

    沉陈感到影如有实质的目光一直凝在自己后背,不由有些防备。

    却听见影突然开口道,“我在来这边的路上,看过一具跟公子颇为相像的尸体。”

    沉陈推门的手一顿,惊讶地回头,“你说什么?”

    那人的目光如炬,看起来实在不像作伪。“在下只说出了自己的见闻,公子可信也可不信。”

    沉陈一时无话。

    “你这话说得好笑,难不成这半年来跟我相处的都是一只鬼魂不成?”一道大大咧咧的女声响起来,原是往这边的沈琳儿正巧听见影的话,推开门出声反驳。

    影的目光仍然望向沉陈,不置可否,“我说了,公子自可选择信与不信。”

    “却是不知,阁下所说的颇为相像又是怎样的情景?”一道有如玉石般清冷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清瘦修长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落脚静静无声,说话却沉沉有声,吐息间周身气息回转轻盈却沉稳,可见修为不俗。

    影隔着面具皱起眉,用沉静的声音道,“身形、衣物、发饰皆为相似,只不过脸花了看不清。”

    身形、衣物、发饰皆为相似,脸花了怎么看都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一时间空气有些沉闷。

    反倒是沉陈笑了起来,“既然是相似,那就铁定不是我了。”

    “你怎么看?”寒牧澈边清洗着手上的青菜边低头问道。

    被问到的人倒是很无所谓,耸耸肩,沉陈撇撇嘴,“能怎么办,别人都说是相似了。虽说偏偏死在来回春谷的路上是有蹊跷,可是我沉陈生平跟人既无怨也无仇,有什么好担心的。”

    “哦?无怨也无仇?”寒牧澈挑高一边眉毛表示不信。

    沉陈不满,“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当初白念秋要害的人可是你不是我!”

    寒牧澈瞥了沉陈一眼,问道,“你怎知她的目标是我?”伟大的男主若有所思,“说起来,我倒是觉得沉陈你对我的事情很了解。”

    蠢读者背上渗出冷汗,面上却显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拧拧眉,乍舌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寒牧澈看着沉陈像小兔子一样瞪圆了眼睛只差竖起耳朵的惊讶表情,只觉得一阵好笑。咳了咳压制笑意。

    “什么嘛……”看出寒牧澈在忍笑,沉陈的脸都黑了。

    抱着装满青菜的篮子黑着脸往厨房走,沉陈苦恼地想男主的笑点越来越低会不会变笨啊。

    寒牧澈倒是跟进了厨房,看着沉陈洗手作羹,挑眉,“怎么,神医今天又不做饭啊?”

    沉陈停下搅羹的手,疑惑道,“又?”

    寒牧澈,“……我能吃出来你跟神医做的饭。昨天还有前天,都是你做的吧?嗯,你做的只比沈神医好吃了一点点。”

    “……”沉陈的脸更加黑了,卧槽!老子的一世英名!

    既然影已经醒了,沉陈也就不必再守着他了。吃完饭,沉陈找出一柄竹剑打算去练剑。当日落崖剑断了,后来沉陈也一直没有再配一把剑。

    沈神医曾说,“所谓剑修,修的可不只是手中剑,还有心中剑。”胸中有剑意,掌上自然剑影随行。只可惜,这世上能做到成剑在胸的又有几人。

    沉陈之所以认沈百慕为师,除了他绝世无双的医术,还有个原因却是沈百慕是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八级剑主。

    二十年前的江湖,剑主沈百慕剑术说一不二,二十年后,没了当年的剑主,却有了医术举世无双的沈神医。

    沉陈曾问过沈琳儿为什么师父不再修剑,沈琳儿当时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问我?搞没搞错我当时都没出生呢我哪儿知道?”

    沉陈,“……”

    沈琳儿又道,“不过嘛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爹曾经说他的右手废了不能用剑了。”沈琳儿一脸难过,又道,“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挺好,我们一直待在谷里,没有人打扰,还可以穿我想穿的红裙子!”

    沉陈,“……其实你在外面也可以穿红裙子的。”

    沈琳儿却拼命摇头,“才不要,外面很危险!”沈琳儿皱着眉,“每个来回春谷的人都是一身伤。连你和寒大哥当初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也不知道,爹他当初来到这谷里是不是也是……”

    沉陈被沈琳儿弄得说不出话,只得安抚地摸摸她的头。

    心思百转千回手上却没停,挽一个漂亮的剑花,白影翻飞间一套行云流水的四级剑法“春水”飒飒起舞。

    竹子做的剑翻出好看的青色弧线,犹如从冬天的冰冻解封,汩汩活水从冰层下流出,一开始的缓慢,到后来的气势十足,青色的弧线翻飞间就乱了人的眼,白色的身形移动快速让人看不甚清……

    沉陈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擦了擦额上的汗,皱起眉。

    这套六十四式的剑法他已经练了足足一个星期,却怎么都不能打好,虽然乍一看没什么大问题,但仔细看就哪里都是问题。比如说他的速度还不够快,气势还不够足,而舞到后面更有一种气不足的竭力感,让之后的招式连接的并不紧密。若是真刀真枪的打,一秒的迟疑都是能致人于死地的。

    “你怎么看?”沉陈郁闷道。

    寒牧澈坐在一边的石头上,毫不留情地进行点评,“空有架势,气势不足。”

    “……妈的,你就不能说好听点。”沉陈无奈道。

    寒牧澈皱起眉,“我说了啊,我说你架势很好。”

    沉陈:“……”尼妹,那是一个意思嘛!?

    “喂我说,”沉陈用脚尖踢了踢地,“你想不想学剑?”他可没忘记小说里寒牧澈一边上武修课一边偷偷学剑的事情。

    寒牧澈倒是点了点头,“原来想,现在不想了。”

    沉陈来了兴趣,这是要谈心的节奏啊!当下感兴趣地问道,“原来为什么想,现在又为什么不想?”

    寒牧澈看着沉陈一脸期待地表情,想了想道,“原来想学剑是因为小时候看我娘舞剑,觉得特别好看。”记忆又回到多年前那个下着雪天地一片白茫茫的下午,娘亲穿着一身白裘,身影就要与四周的雪景融为一体。手中的宝剑却发出阵阵寒光,长长的青丝随着剑光起舞划出一个又一个好看的弧度,娘亲的嘴角勾起,说不出的美丽。

    “……那现在呢?”沉陈又问。

    寒牧澈看了沉陈一眼,道,“因为看到了你舞剑,突然就不想学了。”

    “……”尼妹!沉陈咬牙切齿。

    寒牧澈却好心情地揉了揉沉陈的脑袋,就跟沉陈揉沈少女一样。

    蠢读者:“tut终于知道为什么沈少女那么讨厌被他揉脑袋了……这种被当作小孩子的感觉orz……”

    寒牧澈弯起了唇角,因为看到了你舞剑,就觉得自己找到了那么一个人。所以觉得有你就好了……蠢货。

    “话说……我怎么从来都没见你提起你爹?”沉陈知道有些话他不该问,可就是忍不住。虽然看小说的时候大概知道了一点寒牧澈的身世,但寒牧澈的父亲去哪里了,沉陈却一点都不知道。

    寒牧澈原本勾着的嘴角立马垂了下来,“没什么好说的,我没有爹。”从他杀了我娘的时候起,我就没有爹了。寒牧澈的眼中闪过痛苦的情绪。

    怎么说呢,在寒牧澈的记忆里,那个人从来都是一个魔鬼的形象。最后那个人练功练得走火入魔,把娘亲惯用的那把剑□□娘的胸膛,鲜血落了一地,那个人辞了寒家族长的位置一走了之。而他则落到了继任的寒元成手里,被折磨了十几年。

    杀母之恨,舍子之仇,寒牧澈恨不得将那个人千刀万剐。

    本来他是不记得这些事的。可是从当初白念秋出现的时候,就断断续续地开始想起了一些事。这半年在回春谷沈神医的帮助下,他渐渐想起了很多东西。

    越想起,寒牧澈就越讳莫如深,也就越恨。

    一只白鸽,在空中轻盈地打了个转,扑棱着大大的翅膀飞远了。

    ******

    帝都。

    一面镶着金边的铜镜。

    跪伏在地的侍女。

    一个瘦长的身影裹上白色的狐裘,长长的青丝坠在身后。

    勾勒精致的银火盆烤着温暖的炭火,那人把自己陷在柔软的榻椅上,似乎极度畏寒。

    铜镜照出那人的一半侧脸。洁白如玉,丹凤的细长眼角微微上挑,细眉纤长。

    带着清冷笑意的声音响起。

    “原先你说那个姑娘办事牢靠,可现在看也是不怎么靠得住的。一命偿一命,可好?我看那丫头可是有趣得紧,不如你就代她死,嗯?”

    声音轻柔尾音上翘,犹如情人间的低喃。听到的人却是惊骇地睁大眼睛,血丝慢慢从七窍中渗出来,死状好不吓人。

    那人表情从始至终的慵懒,自有侍女殷勤上前把死尸拖走。

    如玉的指尖轻点,“既然没死,倒不如把人带来,本座也好见上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