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25章 穿书25

第25章 穿书25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昳七是一个杀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必有杀手。

    昳七是一个杀手,跟别的杀手并没有不同,只除了一点。

    他是影杀楼的杀手。

    是了,就是那个江湖之人闻之色变,素有“阎王开道,百鬼莫问”之称的江湖第一杀手组织影杀楼。

    昳七在影杀楼日昳辈排行第七。

    日昳,正是十二时辰中位于第八的时辰,其上有七个时辰,其下也有四个时辰。

    影杀楼这一代的楼主说过他的理想就是把影杀楼的杀手发展到集满十二个时辰。影杀楼楼主说等集满十二个时辰,一人杀一个目标的时间为一个时辰,若过了时辰,那就要被浸猪笼。

    楼主的理想是很宏大,只可惜影杀楼到了胥午年秋月十二也不过才刚刚凑齐哺时辈的八人。楼主的理想注定要再缓缓了。

    昳七是影杀楼的杀手,跟影杀楼的其他杀手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除了,他是唯一一个第一次出任务没有把人杀死还活着的杀手,又除了,他是众杀手中唯一一位爬上影杀楼楼主的床的人。

    这日,昳七刚侍寝完毕,楼主乌漆漆的长发就垂在他赤|裸的肩膀上。昳七的肩膀上有汗,空气里依然涌动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浓浓的麝香气味。楼主长长的头发却带着沐浴后的清香,柔软却又滑顺,让昳七的肩膀忍不住微微颤动。

    木制的雕花窗案被轻轻砸响,他的楼主懒洋洋地起身,长长的青丝如瀑布一般流泻在白皙的背上。

    昳七看着楼主懒洋洋地披上锦衣,人移到窗边,从一只飞禽身上拿下纸条。

    然后,楼主的脸色变得很不好起来。

    楼主发了很大的火。

    昳七有些心疼。

    ******

    “还说你们不走,分明就是要走的!”桌子被砰砰砰地砸得响,某个叫嚣的小丫头看起来怒气很大。

    沉陈无奈,“我说姑奶奶,您能别砸了么,药都被你弄掉了。”

    “我就砸就砸!”沈琳儿怒气更盛,“沉小陈你个骗子!你之前明明说过不走了的!现在你却要连寒大哥也一起带走!”

    沉陈哭笑不得,“我没有要骗你啊,我们现在是不走……”

    沈琳儿打断沉陈的话,嘴一扁就要哭出来,“现在不走以后还不是要走!你们家的人都来找你了,是啊,你自然是要回家的,怎么会陪着我和我爹待在这枯燥无味的回春谷!哪怕你是我爹的亲传弟子我唯一的一个师兄!”

    沉陈:“……”

    敲了一下沈琳儿的脑袋,沉陈无奈道,“你既然知道我家里人来找我我不得不走,你这般哭闹又能有什么用啊。”

    沈琳儿扁扁嘴,“人家……人家就是舍不得嘛!”

    “……我怎么觉得你还是舍不得你寒大哥多一点儿。”沉陈打趣。

    沈琳儿瞪了沉陈一眼,“我当然舍不得啊,我还没当上寒大哥的夫人呢!”

    “咳……咳咳,你、你说什么?”沉陈被惊到了。

    沈琳儿这回不瞪沉陈了,只是看了沉陈一眼,然后一屁股蹲在凳子上,托着腮很深沉的叹了口气。

    “唉,”沈琳儿很是沉重地说,“我是真的很喜欢寒大哥的啊,可是他这一走我们再见说不定就要十年后了,那时候我都成老姑娘了。”

    “(⊙o⊙)…”蠢读者被沈琳儿弄得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只好找一些旁的问道,“为什么要十年后才能再见?”

    “唉,”沈琳儿又很深沉的叹了口气,瞟了眼沉陈,“我又不像你,想走就走,我要在这里陪着爹啊,爹他说过他这十年都不会出谷的。”

    蠢读者:0.0

    摸了摸沈琳儿松软的头发,“其实你也不用出谷啊,我们有时间也会回来的嘛。”

    沈琳儿的眼睛一下亮起来,“你们会回来?!寒大哥他也会回来?!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当他的夫人了?!”

    沉陈囧,“……你这么小就想着要嫁人真的好么……”

    蠢读者内心有点郁闷为什么妹子们都喜欢上了寒牧澈,他明明觉得他自己一点儿也不差啊。不过要说起来沈琳儿也确实是主角的桃花之一。

    小说中总是一袭红衣的美艳女子,手中一把九曲银鞭甩得威风漂亮,当街敢斗恶人,起手下得剧毒……再看一眼眼前蹲在凳子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毫无形象的某少女,沉陈觉得剧情大神跟他开了好大一个玩笑。

    沉陈甚至怀疑沈少女根本就不会使鞭子……因为沈少女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偶尔被师父打发出去采采草药……从来就没有碰过鞭子……

    所以当沈少女眨巴着红通通有如兔子的眼睛一脸期待地问他,“沉陈你说寒大哥会乐意我当他的夫人吗?”的时候,沉陈内心出现了六个深沉的黑色圆点……

    沉陈想说感情你还没问过人的意见就想要当人夫人了啊?沉陈还想说要是寒牧澈真的喜欢沈少女怎么看怎么都有一点儿恋童的倾向啊……

    于是千言万语只汇成了一句话,“等你长大了你就可以去问他了。”

    至于沈少女似懂非懂若有所思为什么要长大了才可以问那就是后话了。

    沈百慕把沉陈叫上后山。

    也不说话,就那么负着手一直往前走,微有些大的风把他的长衫吹起,下摆飘飘落落,束着发的长带也随风扬起。

    无端就有了那么一股萧瑟的味道。

    沉陈知道沈神医是有故事的人,也曾经透过书上的寥寥几句猜想当年沈神医独行江湖之时是怎样的英姿勃发令人敬仰。

    沉陈虽看不到那样的场景却不妨碍他对沈神医的崇拜。虽然说是沈神医主动收他为徒,但是沉陈每每想起来都觉得自己捡了好大的便宜。

    虽然沈百慕现在不拿剑了,沉陈却能够想象沈神医穿着宽大袖袍手执青光长剑的潇洒身影,那俨然是沉陈心中真正的剑客!

    这半年来跟着沈神医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虽然师父看起来很是不靠谱,但其做的每一件事,包括对沉陈那些或抄书或制药的惩罚,都让沉陈获益匪浅。

    想到自己就要离开回春谷也离开师父,沉陈不由得有些低落。

    出神间倒是忘记看四周的路形,而是一直跟着师父往前走。等沈神医停下来的时候沉陈才发现来到了一个他以前没有来过的地方。

    后山的深处,有参天古木。

    那是一棵很高耸的松树,树身笔直挺立,树干粗壮,树冠蓬松若伞状,松针向上生长。古松立于陡峭的怪石间,身姿高耸入云霄,俨有千秋挺立、长生不败之势。

    沉陈立于这样高耸的古松前,只觉得天地苍茫,自身却很小。

    沈神医招呼沉陈过去,脸上的表情不同于惯常的云淡风轻,却显得很是郑重。

    只不过沈神医说话还是一贯的……风趣。

    “徒儿你过来。”沈神医招呼道,“喏,看见这块地了吗?”

    沉陈不明所以仔细看了看沈神医脚尖抵着的那块红褐色的土地,乖乖点头。

    沈神医笑开,“那么就有劳徒弟你了,动手吧。”

    沉陈:“啊?”蠢读者怀疑自己听错了。

    沈神医啧了一声,“这里面埋着的可是宝贵东西,徒弟你不要我就不给你了。”

    沉陈:“!”蠢读者心中一瞬间闪过武功心法、绝世宝剑等种种,于是在沈神医微笑注视的目光中开始……挖地。

    “叮——”手中的木棍碰到一个硬物发出一声略有些沉闷的声响,沉陈兴奋地回过头对沈神医喊道,“师父,我挖到了!”

    回过头才发现沈百慕正坐在一块石头上,目光对着那颗高耸的参天古木,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似乎是在发呆。

    被沉陈一叫沈神医才像是回过神一样看过来,一时沉陈被他眼里深沉的情感震住了。

    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百慕却是微微一笑,道,“找到了就好,今天来带你见见我的老朋友。”

    不同于沉陈苦哈哈地挖了半天才碰到宝贝的边缘,沈百慕探过身伸出手往沉陈挖出的洞里探,不一会儿,拇指夹着食中二指就提出一件物什来。沉陈注意到沈百慕用的是左手,不由想起了沈琳儿说的师父右手废了不能用剑的事。

    沉陈定睛一看,抽了抽嘴角。

    沈神医提的那个罐头,有着红色的泥封,怎么看,怎么都像……一坛酒。

    脑袋被拍了一下,“愣着干嘛,连酒都不认得?”

    沉陈心说我哪是不认得酒啊,我是压根就没想到宝贝是酒好么。

    却记起沈神医先前的话。

    “师父你说,带我来看你的一个朋友?”

    这厢沈百慕已经一掌拍开泥封,一股浓郁而甘烈的酒香扑鼻而来。

    沈百慕举起酒坛,往地上倒了些,笑道,“我那友人,可正是眠于这地下。”声音被风吹散,也不知道是对谁说,“这二十年的陈酒,不知味道如何?”

    二十年前,当今圣上还没有登基。二十年前,江湖上人才不像如今辈出。二十年前,影杀楼还不是天下第一杀手组织。

    二十年前,八级剑主沈百慕持一剑独闯,未尝一败。

    二十年前,许多故人都未曾逝去。

    沈百慕还记得那是一个阴雨的天气。江陵连下了几天的雨,连着沧江的浪一起,空气都是湿漉漉的直叫人发闷。

    那天,沈百慕骑一匹白色的千里良驹,一直跑一直跑,马身被尘土由白色染成污黑……

    “你在看什么?”脑袋突然被拍了一下,沉陈睁开眼却只看见寒牧澈抱臂坐在马车的另一端闭目凝神。

    “……”主角你打完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快就做出一个“你没动过手”的无辜假象!

    沉陈摇摇头,“没什么,”又感叹一句,“天黑了。”

    寒牧澈挑挑眉,“你是想告诉我你刚刚对着黑乎乎的外面看了半天就得出了一个‘天黑了’的结论?”

    沉陈张了张嘴,最后郁闷道,“当然不是。”

    见寒牧澈不搭理他,沉陈闷闷地自说自话,“我就是在想一些事情。”

    “你说,通常一个人要给另一个人讲故事是为了什么呢?”

    寒牧澈瞟他一眼,“你师父跟你讲了个故事?”

    “嗯啊,”沉陈乖乖点头,可他却不是很能明白师父讲那个故事的用意……

    “通常,应该是想要告诉另一个人一些事吧。”

    “唔……”沉陈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却不是很能确定……

    “所以你师父到底是讲了什么?”看沉陈犹犹豫豫的神色寒牧澈不禁好奇。

    “唔,”沉陈很认真地道,“大概就是一母同胞的两只狗仔,长大了后都变得威风雄壮,然后因为另一只小猫这两只的关系不好了,最后又被喂养它们的人残忍杀害的故事。”

    “……”寒牧澈抽了抽嘴角,“你确定这是你师父讲的?”

    沉陈面不改色,“自然是啊,书院的老师不还夸你聪明吗,快来给小爷我讲讲。”

    寒牧澈再瞟沉陈一眼,最终无语道,“那小猫跟两只狗的关系可好?”

    沉陈点头,“好,好着呢。”

    寒牧澈右道,“那主人可是掌控着两只小狗的生死?”

    沉陈这回有些不确定了,“应该吧……”

    寒牧澈:“……”

    叹了口气,寒牧澈无奈道,“这无非就是一个关于信任和权势的故事。”寒牧澈不信沉陈会想不到,只是问道,“你是对如故事中小猫般的身边人有疑惑,还是对那位有权势掌控小狗生死的人存有疑惑?”

    沉陈的呼吸滞了一下,才慢慢摇头,“不,都没有。”靠在椅背上,马车外的天色已经全然黑了,寒牧澈正考虑要不要点上盏灯时,听见沉陈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你说,给了一个人生,那那个人就永远欠了这一条命吗?”

    寒牧澈执着灯盏的手顿了一下,沉道,“我看不见得。”

    谈话还没有完,马车却先停了下来。

    影“吁——”的一声跳下马,随意地拍了拍马车车厢,招呼道,“就是这里了,下来吧。”

    寒牧澈点点头率先跳下马车,沉陈跟在后面。

    影嘴里叼了根草,倚在车厢上指着对面的一栋建筑道,“好不容易才找到,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沉陈不可思议地张大嘴,周围四处都是收割过的孤零零的田地,只有影手指的地方有一处房子。

    只不过,那栋房子看起来很是破旧。

    房子看起来有两层高,房顶堆着一叠一叠的茅草,房身歪歪扭扭的,用几根木桩子固定着,看起来就像是随时会倒塌……

    沉陈再看了一眼影,确定他信誓旦旦的模样不像开玩笑……但……但这这这真的不是危房吗……

    接收到沉陈嫌弃的视线,影抬了抬下巴道,“小世子你别看这房子破,这可是方圆几里唯一的一家客栈。”

    沉陈顺着影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了从屋顶的茅草堆里垂下来的一块大破布上一个炭黑的“客”字。沉陈猜想也许还有个“栈”字,只不过那张布破了下半截连着字也一起没了。

    沉陈叹了口气,心想反正房子塌了还有个高的人顶着,当下也不再迟疑,走上去敲门。

    门也是如房子一样的破旧。

    门上的拉环一个已经没了,一个松了一半挂在那里要掉不掉。沉陈走近木门的时候甚至能闻到一股有些潮湿的霉味。

    内心深呼一口气,沉陈敲门。

    “砰砰砰。”没人应。

    “砰砰砰,有人吗?”还是没人应。

    “砰砰……咣当!”门开了,不过不是有人来开,而是门后别着的木块率先受不住了掉到了地上……

    蠢读者:……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用很大的力。

    “噗……我说小世子你也不嫌麻烦。”影咕哝了一声一脚踹开要合不合吱呀作响的门,用上几分真气十分霸气地吼了一嗓子,“店家的,出来接客了!”

    沉陈趁机环顾了一下里面的布置,发现真的是简陋的可以。一个矮矮破破的柜台,一张完好的桌子并四个凳子,哦,还有一张缺了腿的桌子被放在墙角靠着。

    随着影运上真气扩散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有个声音尖叫着响起来。

    “哎哎哎,听到了听到了!”楼上传来乒乒乓乓地碰撞声,一个声调颇高的尖锐女声骂道,“哪个倒霉催的,大晚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咚咚咚”气势汹汹的下楼声响起来,沉陈抬头只见一个散着发髻披着外衣、看身形有些臃肿的女人踩着吱呀作响的木楼梯冲下来。

    一下来还没站定,这个疑似老板娘的女人就咚咚咚冲到影面前,指着鼻子就开始骂开,“我说大晚上的吵甚么吵叫魂哪?!老娘我好不容易……哎呀妈呀!鬼啊!!!!”骂道一半老板娘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人也猛得往后哆嗦着退了一大截,倒把沉陈吓了一跳。

    抬眼一看只看见影站在那里有些僵硬地摸着鼻子,就着老板娘带下来的那盏昏暗的油灯,影的脸上反射出一种又青又昏黄的诡异色泽……沉陈才知道原来老板娘是被影的面具吓着了。

    被吓得不轻的老板娘也看清了,胖胖的身体还带着点儿哆嗦地又凑到影面前,拍着胸口心有余悸地道,“哎呀妈呀,咋戴了张面具呢?吓着老娘我了!”

    这时候沉陈听到一个低低的带着几分沙哑又有几分清爽的笑声,然后一身黑衣身材瘦长的影手动了动,脸上的面具被他摘下来,影对老板娘笑道,“红娘,是我。”

    诶?果然是认识的么。沉陈想。同时眼睛好奇地往影脸上瞅。

    入目是一张五官清秀而平凡、组合在一起却多了几分阳光帅气还有几分显小的娃娃脸。

    没想到,一身黑衣身手了得的影藏在面具下的脸竟是阳光帅气的娃娃脸!

    “韩三儿?!”老板娘显然认出影来了,又惊又喜,又拉住影好一通说,“你现在怎么是这个打扮?倒把我吓了一跳,我记得几年前见你可没戴这什么劳什子面具!”

    影咧咧嘴笑道,“这不是换差事了么。”打断了老板娘的叙旧,指指寒牧澈和沉陈介绍道,“这是我的两个朋友。”又笑眯眯地道,“红娘你和叔给我们弄三个房间来成不?我们今晚就宿在这儿了。”

    红娘先看了看寒牧澈和沉陈,然后一脸惊喜地叫道,“哟,可都是长得喜人的小哥儿!比起我家那老头子……”红娘的面色有些不虞。

    “韩叔他又怎么了?”影纳闷道。

    红娘唾了一口,“还不是又喝醉了,吐得满屋子都是,这不,今早刚把住宿的人赶了个一干二净,偏他还不来帮着收拾……”看了眼影,有些为难道,“三儿你要三间客房可是没有,我这把老骨头今也不过只收拾了一间出来。索性你们仨儿都是品相好的哥儿,正好住一起?”

    沉陈听了红娘的话总觉得有那么一点儿别扭……偏偏仔细要挑也挑不出什么来。

    三人只得道好。

    楼梯很窄小,他们只得一个跟着一个的上。大概是木头年久失修,踩上去就吱吱呀呀乱响,让沉陈以为这个楼梯就要命不久矣。

    身材胖胖的红娘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走在前面十分自在。

    突然,沉陈的手被人握住了。

    走在身后的寒牧澈微凉的指头在沉陈的掌心划了划。

    沉陈忍不住一哆嗦,辨认出寒牧澈写的三个字。

    “有武功。”

    沉陈勾了勾唇,心想那是自然,否则人也不敢在荒村野岭就开店啊。

    “喏,就是这间了。”随着红娘声音落地,沉陈也就着房间里被点燃的烛灯看清了房里的景致。

    也许是因为白天才打扫过这里看起来倒是很干净。虽然布置只一张床一个柜一张桌并一张方凳,但是给人的观感还是比破烂的大堂要好很多。

    不过问题也在这里。

    只有一张床……orz要怎么睡。

    红娘击了击掌,“还是老规矩,铺盖在柜子里,你们要用热水就自己烧,老娘现在要去睡觉,明早天亮之前谁也不许来打扰!”说完扭着身子回房,留下三人面面相觑。

    影咧了咧嘴,“红娘和韩叔都是江湖中人,性子有些急,人却是好的。”

    这话是在解释了,也是为沉陈他们点明这家客栈的之所以存在的缘由。

    沉陈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就看见影咧了咧嘴从怀里翻出那副锡箔面具又戴上了。一瞬间什么阳光帅气娃娃脸都没有了,只有骨青色的冷冷光泽。

    沉陈有些同情地看着影,心想就刚刚摘下面具的那一会儿功夫影都咧嘴笑了好几次了,可见是爱笑之人,让他平常在面具下冷着一张脸倒真是难为他了。

    寒牧澈有些奇怪地看了影一眼,影看出他的疑惑,道,“刚刚见到熟人就私自摘下面具,还望二位兄弟不要告诉我家主人。”

    却见影推开窗,深秋的寒风立马呼啸着钻进来。

    沉陈看影似乎要往下跳,连忙拉住问道,“你要去哪里?”

    影隔着面具淡淡的笑音传来,“世子可知影是做什么的?”

    “不才正是一名影卫,既然身为影卫,就自有可以歇息的地方。”话音落下的时候影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沉陈茫然地扶着窗户往外面看,不明白影怎么能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你很意外?”寒牧澈靠在窗边问。

    “诶?你早知道了?”蠢读者瞪大眼睛。

    寒牧澈扶了扶额,有些无奈,“我先前跟影对招,发现他很擅长在出其不意间做出攻击,他的速度很快,行动间却十分轻巧没什么声音,同时我发现他还很擅长近身搏斗,反倒是正面迎敌使出的那些大招大多都有几分玉石俱焚的狠烈意味。”若不是影出招总是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他又怎么会总是输。这样矫好又有偏重的功夫,非经过特殊训练不能达。想必那位离孤云,也一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看到沉陈一副“⊙▽⊙原来是这样”的表情,寒牧澈郁闷道,“在回春谷的那些日子,包括这一路上,你就没发现当影刻意隐瞒自己的时候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沉陈咂了咂嘴,心想还真是这样。又看了眼寒牧澈郁闷的表情,把窗户关上,转身从柜子里把铺盖拿出来,一边铺床一边道,“可是你说的不对。”

    “?”寒牧澈不解。

    沉陈回头对他笑道,“你说不会有人注意到影,但你漏了你自己。”

    一路上赶路让两人即使是坐着马车也显得风尘仆仆。

    特意穿的厚实、外面罩着一件极简的白袍的沉陈回头对着寒牧澈露出笑容的样子,让寒牧澈几乎把持不住自己的心跳。

    砰。砰。砰。

    一声一声,都是心动的声音。

    沉陈和寒牧澈拿着烛灯转了几圈终于在后院找到了柴房,拾了些柴火打算到厨房去烧壶热水。到了厨房发现那里已经有些柴火烧灼的痕迹,看来是影先行一步来过了。

    沉陈突然很好奇影卫们平日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心下暗自做了一个要好好关注影的决定。

    寒牧澈毫不避讳地蹲在灶口把烧过的木柴拨一拨,添了新的进去。

    沉陈则用一个瓢瓜从蓄着水的大水缸里舀了一锅的水,看着寒牧澈拿一把扇子煽火。

    其实男主虽然在寒家过得不怎么好,但也从来没做过烧火做饭这些粗活。男主拿着扇子扇来扇去的结果就是黑烟大盛,好不容易冒出的丁点儿火却被扇灭了。

    看着寒牧澈越来越黑的脸色沉陈笑得肚子痛,为了防止自己被恼羞成怒的男主胖揍沉陈很好心肠的赶走了男主,顺利起火。这时候沉陈不得不感叹师父让他做饭其实也是很有用处的……

    热乎乎地擦了擦身体又泡了泡脚,沉陈满足地叹了口气,把自己塞进……有些发潮的被子里,然后被被子冰的打了个哆嗦。

    蠢读者:qaq我就知道这种破客栈没有什么柔软暖和的棉被!

    眼睛瞥到仍然正襟危坐坐在床边的寒牧澈,沉陈疑惑地隔着棉被用脚丫子踢了踢,嘴里道,“你怎么还不收拾,莫不是后悔了不给我暖被窝了罢?”

    却没想到寒牧澈反应极大的一下子蹦起来。

    沉陈愣住,“怎……怎么了?”

    “没什么。”寒牧澈摇头,快步走到房间的另一边掬起干净的水洗了把脸。

    沉陈盯着寒牧澈的背影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嘛,怎么觉得今天晚上的寒牧澈浑身上下透出一股不自在来?

    是不习惯跟自己睡?也对,一开始寒牧澈还说要打地铺,是沉陈嫌太冷非拽着寒牧澈一起睡床,美其名曰“暖被窝”,估计是这个把男主给吓到了?

    沉陈摸着下巴想,又觉得不对,以寒牧澈一贯的把自己说的话当屁的尿性,又怎么会把这种胡诌听进去?

    诶?……沉陈忽然发现男主的耳朵很红。

    被水烫着了?

    卧槽不是吧……沉陈盯着寒牧澈的背影想男主什么时候变这么笨了,他都没有被烫到。

    在沉陈想东想西之际听见寒牧澈轻轻啧了一声。

    沉陈看见寒牧澈背对着他动了动,有衣物的簌簌声,下一刻就看见男主光洁白皙、瘦弱又结实的后背。

    寒牧澈是属于长得很精致的那种,五官俱是极佳,组合起来就显得很漂亮。但这种漂亮却并不会让人觉得女气,加上寒牧澈自身清冷的气质,整个人不说不笑冷着一张脸的表情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谪仙。

    之所以说小,是因为寒牧澈还不到十六岁,五官与骨骼都处在初见轮廓但并未完全长开的微显稚嫩青涩的模样。配上寒牧澈那身不管怎么风吹日晒都不减白嫩的皮肤,真是……说不出的吸引人。

    此刻寒牧澈背对沉陈露出的那截后背就是如此,不甚亮的房间依然可见其骨骼匀称,腰身细长却结实,两侧肩胛骨青涩又性感的微微突出,随着洗漱的动作,两片薄骨在白皙的背部清晰可见。

    卧槽,男主有一对好漂亮的蝴蝶骨!沉陈在心里咆哮。

    忽然好想看看男主有没有人鱼线啊肿么破_(:3∠)_

    说行动就行动!当下蠢读者就趴在床上对着寒牧澈叫道,“喂!”

    寒牧澈听到沉陈的叫声一阵手忙脚乱,用帕子胡乱地把身上的水珠擦掉,飞快地套好衣服抹了把湿漉漉的脸才转身道,“嗯?怎么了?”

    语气平静,但他的耳垂却要烧起来了。

    沉陈:“……”

    卧槽卧槽我还什么都没看到……男主你可以再慢一点的……真的没关系t^t……

    寒牧澈失眠了。

    原因是他做了个梦。

    他醒过来的时候天边刚泛起鱼肚白。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公鸡,所以也无从判断鸡到底叫过没有。

    好吧,寒牧澈一向平静的心现在有点乱。

    扭头看了眼枕着他肩膀睡得正熟的沉陈,寒牧澈费力地把沉陈搭在自己身上的胳膊腿都悄悄移回去。

    然后翻了个身背对沉陈,他需要静一静。

    做的梦没什么不好说的,唯一难以言齿的就是他梦到了沉陈。

    寒牧澈向来是很少做梦的。

    他觉得人生苦短还是抓紧时间把想做的能做的都做了才好,哪有那么多时间来给虚幻的梦。

    可是他做梦了。梦到了沉陈。而他已经好久不做梦。

    有人说夜晚的梦是白日所思的写照,而他的梦里满满都是沉陈,难道他一整天都是在想这个人吗?寒牧澈皱起眉。

    他的梦很长,又像是很短。

    长的是他梦的开始是初见沉陈之时,短的是他醒来的有些早。

    梦中有初见时一身月白长袍才十五岁已经初露风华的少年,也有在书院里身穿书生袍每天跑到自己身边又含蓄又絮叨的模样,还有华雾森林里一剑刺穿魔兽的犀利身影,也有不顾安危硬要跟自己一同面对兽潮的决绝,甚至还有在他几近走火入魔时把真气渡于他的无畏……细细想来,寒牧澈真的觉得,沉陈对他太好。

    梦中出现沉陈对着他时的各种笑脸,寒牧澈在梦中想,这个人笑起来真好看,希望他能一直这么开心。那样的想法至今还清晰又逼真的印刻在心里,让寒牧澈一时分不清究竟他是做了场梦,还是一直在心里想了整晚的沉陈。

    那种难以言说的情愫寒牧澈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也许是当初在华雾崖底沉陈一脸认真地叫他“阿澈”的时候,亦或是第一次闭关,出关时就看见沉陈守在洞口一脸焦急的模样,也许还有看沉陈练剑,看他手拿竹剑也挥得潇洒生风……

    寒牧澈终于能够正视,那些偶尔出现的酸涩情绪真的不是凭空而来。

    他好像,逃不掉了。

    寒牧澈扭头看沉陈,眼睛突然有些发胀。他想用沉陈惯常的说话腔调说一句:嘿,我梦到你了,你又梦到了什么?

    第二天沉陈他们继续赶路。

    他们今日要去坐船,船行至江陵。据说影杀楼的总部就在江陵。

    一大早影就出现了,戴着面具的样子让沉陈很难跟昨天那个娃娃脸联系在一起。

    走的时候沉陈回头看了一眼住过的客栈,确定它在白天看起来比晚上还要破旧。

    不经意地抬头撞上一扇窗户,沉陈忽然想,似乎这家的男主人一直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