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28章 穿书28

第28章 穿书28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湖水中有一方水榭。水榭两侧有三十二盏流火灯笼,将整个水榭照得辉煌通明。

    那水榭无顶,胭红做台底,白色祥云点缀其间。台两侧分立四根胭红祥云柱,粉色纱幔从柱顶垂下,随着夜风起舞,将台内景色衬得若隐若现。

    手抱琵琶、古琴等各色乐器的娉婷乐女着粉色玲珑裙坐于两侧。古琴响起第一个弹弦,长笛悠扬吹起第一个音符,烟云台上粉色的纱幔像流云一样翻卷着铺散开来。

    纱幔扬开露出烟云台正中间。

    大红色的长裙拖出长长的后摆,细密的金线在红色的锦衣上勾勒出精致的图案,金光粼粼中飞鸟张开双翼。

    纤细柔韧的腰直挺,梳得高高的飞天髻,台中间的人微仰头,露出一截光洁颀长的脖颈,像一只优雅高贵的天鹅,一只兰花玉手缓缓举过头顶,白皙的手腕和头顶的黑发构成鲜明的黑白对比。

    鼓声并着铿锵琴声,洁白的赤|足轻点,纤细的腰身在空中划出性感又傲慢的弧度,女子两只白皙的手腕轻轻一合,踩着足下胭红祥云飞速地旋转起来。

    大红的锦衣犹如盛开的花朵,又像是飞鸟张开的翼,带着火一般,轰轰烈烈又妖娆十分。

    一曲上瑶,一舞倾城。

    飞鸟展翼,瑶池碧落。

    焉有不得。

    沉陈看得呆住,心想不愧是花魁,这舞跳得当真是极极极美的!

    鼓声骤轻,长笛曲调悠扬,琵琶声玲珑如玉,古琴如细微泉水叮咚,烟云台正中的人甩袖而舞,身姿如优美的飞鸟,欲飞往九天瑶池……

    得知红琅姑娘要舞一曲,湖水四周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人挤人,当是嘈杂,此刻却只闻得乐器演奏之声,人人屏息凝视着烟云台,一刻也不愿移开眼睛。

    大红锦衣的袖口很长,甩起来似水一般柔弱又似火一般热烈……

    “叮咛——!”刺耳的兵器相接声打破静谧的氛围。

    青衣的少年手中一柄寒光宝剑,剑身横起,白靴向后退了几步,眉诧异地拧起。

    烟云台中粉色的纱帐扑簌簌被风吹得飞扬,大红锦衣的女子飞身而起,迅速从袖口抽出一把如冰霜般清冷的长剑!

    眼中红影一闪,一股香风袭来,锋利的剑尖已从斜侧刺来!

    沉陈连忙举剑相迎,寒牧澈比他更快,布开一道武压劈杀过来。

    红琅侧身一挡,松松避过,长剑换手再度袭向沉陈。

    沉陈手中剑花一闪,兵刃相接。剑身抵住红琅的攻势,却被其凌厉的气势压得没办法释放剑气。寒牧澈的武压对准红琅劈去,红影一晃,红琅蓦然消失不见,沉陈的后背却被重重的踢了一脚,一下子摔了个狗啃屎。

    寒牧澈目光一冷,对准一个方向几个跃身飞快地追了过去。

    又一阵打斗声,原是影跟他身边的两个人打了起来。其中一人似乎落了下风,另一人武功却比影更加厉害,两人围绕着影缠斗,渐渐三人就打到了远处,等沉陈揉着自己几乎要摔断的腰艰难的爬起来时,已经看不到影的身影了。

    “卧、槽。”对上眼前一群虎视眈眈的眼睛,蠢读者咬牙。

    先前异变突发时围观的人都作鸟兽散跑了,现在剩下的却都是……传说中笙月阁极其厉害的护院。

    观眼前这群护院,足有十几人,等级高的足有四级,等级低的也有三级。

    沉陈皱了皱眉,寒牧澈和影显然都是被刻意引走的。原来这里早就已经布置好了么,只等着他们往下跳。

    可是他们的目标是什么呢?难道是自己?

    长剑在地上一滑,剑尖燃起冰霜般的气焰。

    沉陈抬眼,眉目冷厉。

    率先冲上来三个护院,沉陈灵巧地弯腰避开他们武气的袭击,看也不看,只是握紧手中剑,真气融入剑气中,一个狠劈,冰霜的气焰燃得更加旺盛,一下子刺|入一个高等护院的胳膊,划拉出长长一道伤口。

    沉陈飞快的抽剑后退,避开护院的回击。

    护院围过来的越来越多,沉陈一次又一次飞快地举剑、劈、刺,剑尖的气焰融汇着他的真气,将围上来的护院隔在一剑之外,当然,沉陈也受了伤,不过那致命的几掌被他有意的避开,倒都没有伤到要|害。

    妈蛋,手好酸……沉陈咬咬牙,食中二指划过剑身,再注入一道真气,剑尖气焰猛然大涨,乍一眼看去就像冰蓝色的火焰。

    围剿过来的护院被那团冰蓝色的火焰弄愣了一下。

    沉陈手里的剑忽然剑气大爆划出一个弧形,西北边的几个护院被剑气扫倒,只听一声爆炸,霎时烟雾四起!

    等众护院咳着嗓子强睁开眼睛的时候,沉陈的踪影已经看不见了。

    “呼……”一路狂奔,等觉得那些人暂时没追上自己沉陈才停下来开始大喘气。

    “总算逃出来了,”沉陈松口气,“早知道我就带些毒药来了,看毒不死他丫的。”

    又有些担忧,“也不知道寒牧澈他们怎么样了。”毕竟对付他们的可都是六级以上高手,想到红琅给自己的那一下,沉陈呲了呲牙,心想还是沈琳儿可爱。

    然后蠢读者抬头看了看,就傻眼了。

    这是一处精致的院落,然却不比前面的灯火通明。这里黑乎乎的,只间或挂着几个红色的灯笼,发出暧昧不明的光泽。沉陈站的地方是一个种着一些不知道是什么花的小道。正对着他的面的是一幢两层楼高的小楼。

    离沉陈比较近的一个窗户上,映出两个交缠在一起的人。

    “……”蠢读者的脸霎时有如煮熟的虾米。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非但没有跑出笙月阁,反而不知怎么的就跑到姑娘接客的后院了。

    正巧这时,小楼的大门被人打开了。原是一个小丫头端着一盆水出来要倒掉。

    沉陈看着打开的门,心里万分纠结。

    不进去吧,担心会被人追过来连躲得地方都没有。进去吧,那……多不好意思啊。蠢读者纠结了。

    正巧这时,几个拿着火把的人夹带寒风地走过来,正好叫住倒水的那个小丫头。

    “你!干什么的?!”一个粗粗的嗓音道。

    小丫头被吓得一哆嗦,水盆差点掉在地上,回头带着哭声道,“我……小人小玉,是、是颜欢姑娘的婢女……”

    “啧,你这小丫头好端端的哭什么!”来人不耐,“我问你,可看见一个十五六的青衣少年人来过?”

    “没、没……小、小的没看见……”那小丫头被他凶神恶煞地样子吓得更甚,抖着声音道。

    沉陈心道不妙,居然这么快就追上来了,连忙捏住鼻子把自己藏起来。

    那几个来搜查的护院却并不放弃,带头的人道,“他不清楚笙月阁的地形,不可能这么快就逃出去。”挥了挥手,“把这边都搜一遍!”

    沉陈咬咬牙,心说麻蛋你们好烦。趁几个人往另一边搜查时用上自己最快的速度最轻巧的动作飞快地闪身进了小楼。

    小楼里一片暖烘烘的,还能听见一些房间里传来的呻|吟声,沉陈四处看了看,发现一扇门微开着,有一个姑娘背对着房间门收拾东西,想必就是刚刚那个小丫头出来的房间了。眼看那些护院往这边搜来了,沉陈也不再犹豫轻飘飘闪身进了房间,躲在了……床底下。

    不一会儿,一个有些颤巍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正在整理东西的姑娘闻声回头看了一眼,不悦道,“你这又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像失了魂一样!”

    那小丫头也不知反驳,只是懦懦道,“是……姑娘……”

    名为颜欢的姑娘皱起眉,“说起来,刚刚外面在吵什么吵?”

    “是……是有什么人逃跑了……”小丫头答。

    “逃跑?”颜欢声音大了些,“总不会是姑娘吧?被抓到就死了。”

    “不、不是姑娘,是……是男的……”小丫头有些着急。

    “急什么?我又没说什么……”颜欢嘀咕道,“男的?piao了没给钱?”突然想起什么,颜欢问道,“哎,听说今晚那个红琅出来了?”

    “嗯……说是红琅姑娘在烟云台跳舞,好多人去看……”

    “切,”颜欢不屑出声,“那些人怕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这笙月阁还有谁不知道,只要那个红琅一出来,就必有人会去死?”

    “啊……”小玉惊呼出声,“姑娘、可、可莫要乱说。”

    颜欢还要说什么,被重重的敲门声打断了。其实先前她和小玉说话时已经听到其他屋子的敲门声了。

    颜欢本就最不耐烦这种事,如今一开门更是没有好脸色。

    柳眉一竖,说话也不好听,“哟,几位爷大晚上不好好看院子,跑到姑娘我这里干什么?”

    为首的汉子搓了搓手,倒是有些不好意思,“颜姑娘,前院丢了个人,妈妈让我们到处找找。”

    “呵,”颜欢当下冷笑出声,“她柳妈妈多大的能耐啊,当初把笙月阁卖出去的时候多威风啊,现在怎么倒还跑到我们后院来要人了?”

    汉子沉下声音,“阿颜,这话当着我们哥儿几个说就说了,可千万别跑到前院去说。”

    颜欢险些被孟兆那一声“阿颜”给弄出眼泪来。

    板下脸,“总之我这里没有人,你们要找还是去别的地方找,别扰了我的休息!”

    “嘭”一声关上门,倚在门后却兀自红了眼睛。

    床底下,沉陈和寒牧澈对视一眼。

    沉陈动了动脸,示意寒牧澈放开他。

    刚刚他一钻进床下就被一个人给截住了。沉陈当时大惊就要挥拳,直到对方压低的气声在耳边响起。

    “沉陈,是我。”

    寒牧澈?!当下蠢读者心里又惊又喜就要叫出来,被寒牧澈一把捂住嘴不让他发出声音。这厢人终于走了,沉陈连忙示意寒牧澈放开他。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寒牧澈放开他的时候手还在他脸上滑了两把……啧,果然是太热了么,都出现幻觉了。

    又想起男主和自己居然狼狈地躲在同一个姑娘的床底下,沉陈就觉得特别逗。

    寒牧澈在黑暗中看见沉陈依然亮晶晶的眼睛,就知道对方一准又没在想什么好事了。

    看了沉陈一眼,寒牧澈用极小的气声问道,“你就是被刚刚那几个家伙逼到这里的?”

    沉陈拧眉,也压低声音道,“怎么可能,刚刚围攻小爷我的有十几人!都是高手的好伐?”又一想,不对啊,你寒牧澈都躲到这里了,还来嘲笑我!瞪了寒牧澈一眼,道,“你不也一样!”

    寒牧澈叹口气,“我跟你怎么能一样,那个红琅至少有七级。”

    寒牧澈本是追了红琅去,他猜想中红琅应该是一个影杀楼的杀手。加上红琅出手就把沉陈作为对手,寒牧澈才更想抓住她。

    但是追到一半寒牧澈就发现不对了。对方使的这招,怎么看怎么都像调虎离山,要是他和影都离开,只剩沉陈一个人……寒牧澈越想越心惊,当下就要掉头。但他发现,他回不去了。

    那个红琅,神出鬼没,每次都在自己要走的时候献身缠斗一番,在自己就要击中她的那一刻却又消失不见。这种诡异的身法,若不是世上没有精怪,寒牧澈都要以为红琅是妖精变的了。

    后来寒牧澈想尽办法跟红琅交手了几招,发现对方的功夫远在他之上。

    “那你是怎么到这里的?”沉陈好奇地问,“红琅她不在这里吧?”

    寒牧澈摇摇头,道,“最后我使了诈。”

    沉陈瞪大眼睛,男主也会用诈?!

    那时候他们附近是一个两层高的小塔楼,寒牧澈这时已经稍微摸出红琅的身法特点。诚然,红琅的速度很快,同时还有个原因却是她十分能洞察人心,在你还没有做出下一步举动前,她已经能够猜到同时先行一步做出相应的应对。

    寒牧澈正是利用了这一点,先行潜进了塔楼里,然后制造出会往上走的假象,人却已经退到了塔楼外,用武压震倒塔楼,给自己争取了一些时间。

    除此之外寒牧澈其实还有一个意外收获,寒牧澈抿抿唇。

    他在塔楼里,找到了一样东西。

    沉陈听了寒牧澈三言两语的简短解释,在心里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不由默默地佩服了一下男主。

    “你怎么了?”寒牧澈听到沉陈一直没说话,不由有些疑惑。

    然后他听到沉陈哈了哈嘴巴,用极小的声音道,“阿澈,你有没有……觉得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