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29章 穿书29

第29章 穿书29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沉陈看不到自己的脸,但他知道一定红起来了。

    在狭小逼仄的床底,不知道为什么,寒牧澈身上的气息变得异常好闻。

    沉陈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寒牧澈一愣,他知道沉陈会这样是因为吸进了青楼里面某些特制的易导致人兴奋的药物。沉陈虽然研习了医术,但他对这种事情没有防备和了解,所以容易中招。

    而他自己……按理说以他五级的等级这种东西对他的影响应该很小了才对。让寒牧澈觉得要命的是,他居然也觉得自己浑身变得燥|热起来了。

    沉陈的呼吸声就在他的身边,他们离得是那么近……

    寒牧澈的目光颤了一下,忽然弹指释放了两道武气,原还在说话的两个姑娘应声倒地,寒牧澈一把拽住沉陈的手腕!

    “!”沉陈被寒牧澈的举动惊了一下,从迷迷糊糊的热气中清醒了几分。

    刚想问寒牧澈要干什么,就被寒牧澈拉着从床底下钻了出去,晕晕乎乎中只见寒牧澈勾起嘴唇对他笑了一下,不知怎的,人就更加晕乎了。

    寒牧澈拉着沉陈一阵疯跑,沉陈还没弄懂情况索性也不再去想,放心地把手交给寒牧澈让他带着自己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跳的有点快。

    一定是跑的,蠢读者想,他还头晕着呢。

    寒牧澈并没有带他往别处跑,两人很快就到了二楼的楼道间。

    楼道间没有灯,原本红褐色的楼梯此时显得一片漆黑。

    寒牧澈松开沉陈的手,站在楼梯口踮起脚尖去开高处的那扇阁窗。

    霎时间,夜风刮带着清新空气吹了进来。

    沉陈舒服地扒在窗户上深吸了一口。

    “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沉陈感叹道。

    寒牧澈也趴在窗户上吹风,闻声侧头看了沉陈一眼,眼中带了点不甚显的笑意,道,“你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知道楼里燃着调|教姑娘的熏香,不慎吸入些也是正常的。”

    语毕就看见沉陈有些怪异地看着他,“怎么?”寒牧澈不明所以。

    蠢读者小声嘟囔道,“说得就好像你来过这种地方一样。”话音一转,“说起来,我应该也不是第一次来青|楼吧……”沉陈指的是自然欧阳辰,以欧阳尘在帝都不甚好的名声,沉陈觉得欧阳辰应该不济连青|楼都没去过吧?

    蠢读者试图寻找一下欧阳辰的记忆,因此漏过了寒牧澈倏然变冷的神情,只听得对方淡淡地应了声“哦”。

    蠢读者被夜风吹得十分舒爽,又踮起脚往窗外看了看,一边感叹这窗户建这么高干什么,难道怕姑娘们跳窗?不由就想起了先前那个叫颜欢的姑娘说的话,从这里逃跑的姑娘……会死?

    往窗外一看沉陈才知道为什么那些护院会搜到这里,又笃定说他肯定没有逃走。

    原来后院真的是笙月阁的尽头了。

    只不过后院的外面是一条江面非常宽泛的大江。

    江对岸本应是灯火璀璨的精致,如今隔着一条宽宽的沧江,也只看出影影绰绰的一片来。

    倒是江面有些零星的渔火,大大的月亮映在江水里,清辉一片。

    寒牧澈自然也看到了窗外的景致,他还在想不知道就这样渡江有几分成算,就听见一旁的沉陈叹了口气,嘴角挂起弯弯的笑容,赞道,“我总算是看到古人说的二分明月的景象了。”

    唐时徐凝写过一首忆扬州的诗,用“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来赞叹扬州的月色格外明朗。却是没想到书里的景色也跟古诗里的差不了多少。

    沉陈托着腮,“这样宽泛的江面,想必明日一早朝阳初升,红红的日|色一照,这风光会更美吧?”

    寒牧澈愣住,他们现在身处这样的险境,不知道背后之人在下什么葫芦的药,随时会有护院追上来,沉陈想的,却是眼前的风景吗?

    一时间,寒牧澈再看月色清冷的江面,竟也觉得多了万种风情。

    寒牧澈垂下眼,沉陈他,果然是不一样的。这样宽广的胸襟自己却是比不上的。只是,心底并无恼意,反而生出些细微的欢喜。

    寒牧澈却不知道,其实沉陈也在犯愁。

    蠢读者在想他们是掉头去跟那些还不知道有多少的护院杠上呢,还是直接就从这一面宽江跃下等着被过往的渔船捞起来呢。

    转头看寒牧澈,寒牧澈有如星辰般的眼睛也盯着他。

    然后伸出手,一笔一划,在窗台上写了一个字。

    沉陈盯着那个字看,嘴角弯了弯,寒牧澈他果然跟自己想到了一处。

    那个字,一笔一划,赫然是个影字。

    xxxxxx

    夜已过半,明月高悬,笙月阁却仍是一片灯火辉煌的景象。

    不时有着深色衣饰的护院列队走过,打着灯笼,就像是寻找什么一样。

    圆形桌,云花软榻。

    屋内燃着暖暖的熏香。

    一壶酒。

    正是新才开封的饮菊酿。

    摘下经过夜露浸润花瓣还带朝露的菊朵,由去年积攒下冬日的霜雪和初春的雨水做引,在地底浸泡三年,秋日菊花盛开之时方可起封。早一分晚一分都不行。

    酒要恰到好处方能尽兴,人也要恰到好处才觉有趣。

    如瀑布般的青丝铺散在背,身着素白锦衣的人随意一靠,拿酒的手却是举得端正。

    凑近轻轻嗅了嗅,酒水发酵的醇香中夹杂着清菊淡淡又微有些涩的清香,男子笑道,“倒是不枉费我这般时候赶来。”

    身后侍立的人站的端正,闻言极其恭敬地一弯腰,“楼主向来英明。”

    将白底少青花的酒杯凑近唇边,男子唇畔笑意更深,“不知道沉陈喜不喜欢我送的这份礼物……你说呢,昳七?”

    着黑衣的男子更压低了自己的腰,却没说话。他知道楼主其实并不是要他的回答。

    厢房中只余白衣男子玩味的嗓音。

    “这次见他倒是跟小时候大有不同,本楼主觉得……非常有趣啊。”

    “啊嚏!”沉陈打了一个大喷嚏,哆嗦着道,“冷冷冷……”

    寒牧澈无奈地拉过沉陈,输了些热气给他,“不是给你说了保暖的法子么?”

    沉陈蒙着被子,哆嗦道,“太……太冷……了,阿嚏!使、使不出来……”

    寒牧澈不厚道地闷笑一声,咳了咳嗓子道,“谁让你刚刚那么快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往下面跳?”沉陈视死如归地一跳太过突然,搞得他都没反应过来,等人落到水里溅起水花才……

    沉陈拧眉,弱弱道,“啊……不是你说……”还特地给他写了那个字来的……

    寒牧澈无奈地捂脸。

    他本来只是想告诉沉陈他们要走江路了,结果还没等寒牧澈告诉沉陈“他有烟花,一会儿让对岸的渔船过来他们再跳”沉陈就已经一个猛子扎进江水里了。

    那利落劲让寒牧澈不知道是该夸他还是说他蠢说他蠢说他蠢……

    (很好,主角你已经说了_(:3∠)_)

    事实上就是自以为理解了主角意思的某蠢读者豪迈地跳到了江里然后被冰冷刺骨的江水一冻什么招也使不出来扑腾扑腾半天然后被主角以及主角召唤过来的渔船捡起来的故事。

    (某读者:啊!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谢过船家递来的姜汤,沉陈被逼着愁眉苦脸地灌了下去。

    头发花白的老渔家还在一旁感叹,“小伙子以后可莫要这么不爱惜性命,跳沧江可不是闹着玩的!今天也多亏了我老头子贪心想多捞点鱼,要搁平常,就算你人落到那块儿蹦起再大的水花可也是没人看得见的!”

    摇摇头,老人又叹道,“你们这种小娃娃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什么过不去的啊,竟就这么不爱惜性命!”

    沉陈死命点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老人才终于觉得满意不再念叨了。

    寒牧澈在一旁看得有趣也不帮忙,他内心也是极不赞同沉陈这样鲁莽的行为的,哪怕有他在身边也不行。

    看老人停了下来寒牧澈才开口问道,“老人家你说你们平常都不到那块儿可是有什么因由?”

    一句话勾起了老人吐说的欲望。只见老渔家摇摇头道,“作孽啊。”

    沉陈来了兴致,“此话怎讲?”

    老人道,“两位公子可知那处是那个有名的笙月阁的后院吧?”

    沉陈和寒牧澈有些羞愧地点头。

    “那还是两年前的事儿。”老人缓缓说起来。

    原两年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那处原来并不是那样,岸边有矮小的墙面,里面是建得精致的笙月阁,日日灯火辉煌笙歌作响,好不热闹。

    只是两年前,一夕之间,许多笙月阁的姑娘都从那方矮墙跳下,淹入沧江没了声息。而笙月阁也从那天开始,除去矮小的墙面,建了如今高高的围墙。笙月阁后院也再不见往日的笙歌乐舞,倒反而是新修建的前院辉煌无比。

    因为这件事,过往的渔家唯恐糟了晦气都不愿往这块来。老渔家也是今日跑得远了点又看见烟花和人模人样的小哥儿才敢往这边行一点儿,可也只是过半江面,余下的路程还是只好叫寒牧澈他们自己渡过去。

    沉陈和寒牧澈对视一眼,再结合之前颜欢说的话,心知两年前恐怕就是笙月阁被接手的时间。

    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渔船载着他们缓缓驶向岸边,油灯昏黄打了个灯花。

    沉陈险些就要睡着了。

    撑下巴的手滑了一下,沉陈从云里雾里醒过来,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拍拍身旁闭目养神的寒牧澈,蠢读者异常悲愤。

    “卧槽,小爷我还有一袋金子落在笙月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