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30章 穿书30

第30章 穿书30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这还是沉陈来到江陵遇到的第一场雨。

    很大。

    只是一声惊雷,陡然变大的瓢泼大雨从天际滚滚而下,铺天盖地。

    天空是黑压压的一片,世界被大雨阻隔。

    沉陈窝在客栈里,手里翻着之前买来的风月话本,看得颇有兴趣。这个叫东玦生的人字写得好,讲故事却狗血之意十足。

    比如说沉陈手头的这本《癫色》,讲的却是一个江湖排名榜上有名的杀手在一次出任务时遇上一个女子。女子粉黛颜,有一颗无比善良的心和一双无比明亮的眼睛。大概是在黑暗中待得久了,光明的事物总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杀手动情了。明知是死路一条,还是无可避免地动了情。

    恰巧那个女子和她的家人是杀手要杀的人,在没完成任务的惩罚和女子之间,杀手选择放了女子及其一家,自愿废去一手。但他却不知道,其实女子不过是在利用他。既被人通杀又能良善到哪里去呢。杀手不是不知道,只是这一次他却看不透。

    女子所谓的情谊所谓的家人都是假的,唯有的真实却是女子是杀手组织的宿敌派来的人。养虎养狼同样是患事。美人计之所以从古到今一直被传承就是因为它一旦奏效就比什么都有用。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被蚕食殆净,一面是从小养育他的师父、和他亲同手足的弟兄们,一面是他明知动心会死却还是止不了的心爱之人。

    曾经名噪江湖的杀手疯了,或许是死在山野,或许是死在水流,总之再没有这么一个人。

    沉陈看完结局的时候心里默了一默,因为实在是太过狗血了……又翻了翻书的扉页,有点不能接受名字和字都好看的东玦生居然是一个偏爱狗血这种艺术形式的人。

    在书的末页东玦生还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感想。大意就是多少开过的花老去在山间月下。多少鲜衣和怒马,也都老在风流的笔画。这世上的大爱和大恨,百年一过,入土成灰,也不过是个“无”字。人生本就短暂,若是再为了一些根本就不值得的东西浪费大好光阴,就太傻了,也只是个“癫”字。

    沉陈:“……”

    蠢读者觉得这个东玦生不是一般人啊!绝壁是神人啊!忽然就萌生了一股想要结交的心思。

    寒牧澈饮着茶,不时借饮茶之便偷偷看几眼正拿着风月本看得专注的沉陈。看到沉陈的神色颇有些纠结的变来变去,寒牧澈只觉得非常有趣。

    因为瓢泼的大雨他们哪里也去不了,窝在客栈里饮茶看书,倒有了几分偷得浮生半日闲的闲散。

    小二来上了几次热茶,这一回,脸上却带了一点不知是感慨还是惋惜的神色。

    恰好沉陈一本书已翻至末尾,抬头撞见小二这一脸说不出道不明的神色,不禁问了一句,“小二哥这是怎么了?”

    小二被沉陈突然出声吓了一跳,又开心于居然有人关心自己和心里的事可以找人吐露,当即扬起笑脸道,“哟,被公子发现了!其实也没啥的,小的也是刚刚才听来的消息!”

    寒牧澈见店小二对着沉陈笑心里突然就生出一股不太舒服的情绪,看了兴高采烈的小二一眼,问道,“怎么?”

    店小二只觉得一个激灵,一拍脑袋,“唉看我,只顾得说废话了。不知两位公子可知道在江陵赫赫有名的笙月阁?”

    沉陈和寒牧澈对视一眼,打断店小二张口欲说的科普,笑道,“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不知?”

    小二有点惋惜于没能科普成功,但紧接着又十分激动地道,“小人刚刚听到消息,说官府的人带了大批衙役去把笙月阁查封了!”

    “哦?为何?”寒牧澈内心动了动,面上只做不动声色。

    小二仍然兴致勃勃的,“似乎是被什么人告了,好像指证的还是那里面的姑娘来着。这也真是让人想不到,谁能知道外表看起来那么光鲜亮丽的笙月阁,内里竟然腐败不堪出了数桩命案!”

    沉陈听了这话在一旁点头,小二虽然聒噪,但见解还是没错的,蠢读者尤其赞同那句“外表光鲜亮丽,内里竟然腐败不堪”。

    寒牧澈好笑地看了沉陈一眼,面上只是沉静地问店小二,“不知官府是怎样判决的?”

    小二听了这话兴奋地摆摆手,“别说一般时候官府都不怎么管事,但这次却是难得的有效率。那官府派出了近百个功夫上等的衙役去查封了笙月阁,州府又命人把卖身契还给那些姑娘们,有想走的自可以离去,不想走的也可继续待在笙月阁。但是啊,这笙月阁可再不能同以往一样了!”

    店小二有意卖个关子,却见沉陈二人都一副没什么表情的模样,只好咂咂嘴兀自说下去,“两位公子可知怎么着?笙月阁的老鸨被罚了一大笔钱,那些金币加在一起简直是一个做梦都想不到的数!可不止这个,笙月阁那些超出一般青楼水平的护院也被官府遣散,连带着笙月阁的占地也被削去了最为精致的三分之一……这可不是再不能同以往一样了?”

    花了几个赏钱送走小二后,沉陈摸了摸下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寒牧澈瞅他,“这回可是满意了?”

    沉陈慢条斯理地喝口茶,道,“我倒没什么满不满意的,也不知道江陵州府这般中饱私囊的举动能否算上处理得好……”又饮了一口,“总之呢,小爷我只在乎能否拿回我那袋金子,颜欢姑娘是否能得到妥善安置,当然还有,是否大仇得报。”

    笙月阁被算计一事摆明了就是背后之人耍着他们玩,又焉有不回以一点颜色之理?

    寒牧澈揉揉沉陈的脑袋,“只怕你这回得来的金子可是原先的数倍了。”

    他让江陵州府得了一个立大功的机会,就州府那欺软怕硬见风使舵的性子,又怎不会加倍贿赂?

    提到金子蠢读者就觉得有些高兴,眯起眼睛点点头,又道,“不过看小二说的,这里的官府可不太靠谱啊。看来回了帝都之后还是要说上一说……”

    寒牧澈执茶杯的手一顿,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带着些狼狈道,“你要回帝都?”

    沉陈有些疑惑于寒牧澈的反应,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就被门口的动静引去了注意力。

    他们坐的地方位于墙角,旁边有一盆绿意盎然的百岁竹,还有一面绘着竹林山石的二折画屏。正好挡住其他人看过来的视线,而他们却能清楚地看至门口。

    客栈门口为了防雨水泄进来,特意挂上了一副帘子。帘子由细密的珠片和一些穿好的珠玉编成,顶端紧密织在一起,下面则像流苏一般一条一条垂挂下来,有风吹过时就发出竹片跟珠玉碰撞的清脆声响。而此番,门帘上的所有珠玉被撩起来碰撞在一起,却迟迟不被放下。

    有人进来了。那个人穿着黑衣,带着斗笠,一身黑衣被横飞的雨水打得透,更显出修长坚毅的骨骼来。雨水顺着他的斗笠垂下来,就像一个小型雨幕。

    来人举着帘子站在门口,大雨和寒风在他身后交错,黑色的身影几乎要与外面的漆黑融为一体。

    这出场太过霸气,原本算得上热闹的客栈一下子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回不过神来。

    直到某个角落里站起了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

    少年挥挥手,冲着来人招呼道,“影,这里!”

    门口的人几乎一眼就捕捉到了少年的身形,在他还没有开口招呼前。微不可查地点点头,黑衣人向着少年的方向大步走去。

    直到他走进来,客栈中的人才发现这人在斗笠之下还带着一面骨青色的面具,不由面面相觑,纷纷把探究的目光投向被屏风格挡着的角落。

    待影走进来,摘下斗笠放在一旁,沉陈才笑道,“影你总算来了。”

    影点点头,“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

    “事情都解决了?”寒牧澈问,顺便将一杯倒好的热茶推到影面前。

    影也不客气,接过来一口气喝干净,才开口道,“那韩氏夫妻本是影杀楼一个分堂的正副堂主,那日我们到的时候那里其实还有些小鱼小虾,我解决他们费了点功夫。”

    沉陈就笑了,“怕不只是费了一点儿功夫吧?话说回来,你怎会今日才到,还把自己弄成这样?”

    影隔着面具也带了一点笑意,“倒叫小世子说对了。当日中招,等你们走了之后那帮人却是把我弄去了株州分堂。当时我又要装昏迷又要记路的,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幸好有小世子预先留给我的药,这才好将计就计,找到机会连同主人派来的人一起踹了影杀楼在株州的势力。”话锋一转,“却是不知小世子这边如何了?”

    沉陈和寒牧澈相视一笑,寒牧澈道,“倒是也多亏你当初在厨房留下记号,才让我们也好将计就计。”

    事情还要从刚从回春谷出来的时候说起。

    那一天临近傍晚,影驾着车却发现所至之处越来越偏僻,远远看去前方竟似只有一户人家,当即心生警惕。

    后来果真出了意外。

    接近那所独栋的房子时,一个武功丝毫不亚于他的人悄悄来到他身后。影自是察觉到了,只是他更察觉出,周围并不止这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所幸之前他已经暗示了沉陈他们,正好将计就计,装作中毒昏迷被掳了去。

    后来再出现在沉陈他们身边、带着他们去住那间客栈的人自然已经不是原来的影了。

    当时他们跟着“影”,实则已经在暗自留意。

    本来二人还打算同影一起把该客栈隐藏在暗处的人都揍一遍,但他们顺着还未被完全掩饰的痕迹去了之前关押影的厨房,从影用余灰隐秘标出的记号中得知他们并不是这个客栈里面的人的对手。两人一合计,便也学影将计就计。

    跟着“影”来到笙月阁,再利用官府之力去打击,看似被摆了一刀,其实反击早已布下。

    这恐怕是“影”和其背后之人都没想到的。

    沉陈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