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31章 穿书31

第31章 穿书31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只是不知道,那影杀楼楼主又是怎样的人?”沉陈盯着眼前的白瓷茶杯,没头没脑地来一句。

    影却看了眼沉陈放在一旁的书,意有所指,“我还以为小世子你早就知道了。”

    沉陈,“啊?”

    影不辨喜怒的声音从面具后传来,“东玦生,正是影杀楼的楼主。”

    沉陈:“啥?”

    蠢读者是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偏爱狗血艺术的家伙居然会是传说中那个影杀楼的楼主,他也怎么都不会想到影杀楼的楼主居然还兼职写风月话本!

    影很淡定,“我从株州分堂打探得来,影杀楼楼主正是叫东玦生,喜好写,风月话本。”

    沉陈:“……”这特么真的没在逗我?

    好吧,知道了影杀楼的楼主就是那个东玦生,事情突然就有了些明了。

    沉陈甚至觉得,当初在品玉斋买到东玦生的书,对方更是早已有了提示,就像是,等着他去发现一样。

    “我想要去见见那个影杀楼楼主。”沉陈抿了抿唇道。

    “为何?”影有些惊讶。

    沉陈又看寒牧澈。

    寒牧澈没什么表情,看了一眼沉陈淡淡道,“我想要拿的东西其实已经拿到了。”

    沉陈垮下脸,“我只是觉得这个东玦生与我颇有缘,想去会一会而已啊。”

    于是有了这一幕。

    品玉斋。

    一盏茶已接近末尾。

    头发有些花白的老掌柜走上来面无表情地道,“时辰已经不早了,三位还是请回吧。”

    “嗯,好啊,”沉陈放下茶杯,笑眯眯地道,“那我们明天再来。”

    走出品玉斋大门,四面的寒风霎时吹来。沉陈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运起真气周行。

    “他很强。”影突然道。

    寒牧澈点头,“如果不是这样想必也不会被单独派来坐镇了。”

    沉陈来了兴致,“难道那个老掌柜比影你还强?”

    只听影道,“在某些方面他确实比我强,在有的方面他却不及我。”

    沉陈默默地看了影一眼,心想只要告诉我谁等级高有那么难吗?

    想到这里蠢读者叹了口气,唉,只不过离五级只差一级而已,怎么就像是两个世界呢?果然,还是要努力变强啊。

    沉陈正感叹着,寒牧澈伸出一只手来摸了摸沉陈的脑袋。

    蠢读者:……orz主角你是在给我顺毛么?

    第二日,影说自己有事便不陪沉陈他们去了,于是沉陈和寒牧澈两人来到品玉斋。

    撩开门口挂的软帘,屋内暖热之气扑面而来。

    沉陈对着面无表情地老掌柜笑了一下,拉着寒牧澈走向了摆着风月话本的架子。

    一边絮絮叨叨道,“上次我买的那几本都看完了,如今正好再选几本。”

    寒牧澈挑挑眉,对沉陈喜好看风月话本之事不置可否。转头却看向另一边的柜台。

    沉陈听见寒牧澈道,“你上次给我买的玉佩就是在这里买的?”

    “嗯?”沉陈抬头,才发现寒牧澈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另一边去了,此时正低头看着柜桌上摆放的各种玉饰。

    “对啊。”蠢读者蹦蹦跳跳地跑过去,“看我多好,专门给你买了个腰佩。”

    寒牧澈抬眼看沉陈,面无表情地道,“你还给那个假影也买了。”

    蠢读者:“(⊙o⊙)…”

    从主角声音平淡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一点点不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沉陈还是摆了摆手,“我主要是给我们两买啊,顺道给影买来着,也正好试试他。”

    如果是真的影就绝对不会那么随意就收下玉佩,由此可见细节对一个人是多么重要。纵使那个假影外形跟影一模一样,但到底在细节处还是能让人找到端迹。

    沉陈忽然觉得心里划过了一丝细微的不对劲,但欲去抓时却怎么也想不出来了,不由有些郁闷的挠头。

    此时的寒牧澈却被沉陈那句“主要是给我们两个买”弄得心花怒放,不由轻轻地提了提嘴角。抬头就见沉陈笑眯眯地看着他。

    “……”寒牧澈,“有什么话就说。”

    沉陈于是道,“那我说了啊。”

    看了眼主角,沉陈生怕寒牧澈会打他,一股脑话赶话地说完,“老早就想说你笑起来很好看了,以后要多笑啊!”

    “……”寒牧澈眯了眯眼睛盯着沉陈看。

    蠢读者:完了完了主角生气了!啊啊啊不该口快的!

    寒牧澈却并没有生气,他的心情准确来说还有一点雀跃。

    毕竟喜欢的人觉得自己笑起来很好看……也是件不错的事。

    沉陈又厚着脸皮跟老掌柜要了一壶茶。

    真·高手老掌柜依旧面无表情,但沉陈觉得他已经对自己十分无奈了。蠢读者随时提防着老掌柜一个不爽一掌劈向自己。

    但事实证明老一辈还是对年轻小辈很爱护的(这是哪里来的错觉←_←),沉陈喝着上好的茶满足地叹了口气,这可比客栈的茶要好喝多了。

    寒牧澈无奈地看了眼像土拨鼠一样捧着茶杯的沉陈,嘴角却不自知地勾了起来。

    肿么办,他觉得沉陈有点可爱昂。

    一壶茶,并着东玦生的风月话本,沉陈又度过了一个下午。

    伸了个懒腰,沉陈很认真地对寒牧澈道,“我现在相信东玦生是影杀楼的楼主了。”

    “怎么?”寒牧澈懒懒瞟他一眼。

    沉陈诉说的兴趣却是很大,“你看他写的话本,故事的主角十有七|八都是杀手,并且这些杀手还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背叛了门派,然而毫无例外的是这些杀手都死得很惨!”

    蠢读者手舞足蹈佩佩而谈,全然不顾被议论之人的手下正在自己面前。

    “东玦生写的哪里是风月话本啊,简直就是变相的洗脑啊!啧啧,我敢说他们楼里的杀手一定都知道他们楼主在写风月话本。”

    老掌柜的脸黑了下去。

    “时辰不早,两位还是请回吧。”老掌柜面无表情地道。

    沉陈歪头看了眼老掌柜,笑道,“掌柜这话昨天也说过。”

    掌柜继续面无表情,“对不受邀之人却并无不可,还请两位莫再给老夫说这话的机会。”

    沉陈点点头,拍拍衣服站起来,弯着眼睛笑道,“如此我们便明天再来。”

    “……”老掌柜头上青筋跳了跳。

    拉着寒牧澈走到门口,沉陈却突然回头道,“其实掌柜话说错了,我等并不是不受邀之人。”

    老掌柜因为前一句微不可见地挑起眉,又因为后一句沉下脸,“我家主人并不愿见你们。”

    沉陈便笑,“所以说掌柜话说错了,事实上,我早就已经见过你们楼主了。”

    老掌柜面无表情,一双虽有浑浊却仍犀利的眼却盯了沉陈许久。

    沉陈却不再看他,心情极好地拉着寒牧澈快步走出品玉斋。

    寒牧澈任沉陈拉着,也不甩开。

    离品玉斋离得远了才眯了眯眼睛问沉陈,“你见过影杀楼楼主?”

    蠢读者得意地挥了挥爪子,“见过啊。”

    寒牧澈看了沉陈一眼,兀自往前面走。

    蠢读者:“诶?”

    追上寒牧澈,“哎我不是不给你说啊,我也是最近才想起来的。”于是把当日来品玉斋出门遇到一辆失控的马车之事说了。

    “我当时只是觉得蹊跷,却没想到那人便是影杀楼楼主。还是后来知道东玦生就是影杀楼的楼主,又想起那日那人看我手上的书的怪异神情,才觉得是他。”

    看沉陈一脸回味的神情,寒牧澈冷着声音道,“你觉得东玦生长得很好看?”

    “好看啊!”蠢读者猛点头,“我真是没见过他那么一身风流之意尽显的人,啧啧,真是想不到他居然是影杀楼的楼主!”

    寒牧澈于是冷哼一声,加快步子往前面走。

    “诶?……”继续弄不懂状况的蠢读者。

    晚上,就着烛灯,寒牧澈对沉陈道,“明天我就不陪你去了。”

    沉陈惊讶,“为什么啊?”

    寒牧澈无奈地看他一眼,“你没看出来?”

    沉陈严肃脸,“看出来什么?”

    寒牧澈抬手敲了他一下,“那掌柜说他们楼主不愿意见我们,你又说其实东玦生早已寻机见过你,你注意掌柜当时的神情了么?”

    沉陈愣,“他盯着我看……你是说?”蠢读者讶然。

    寒牧澈点头,“恐怕这东玦生只愿意见你一人。”

    蠢读者心想:咩,难道真的是英雄相惜?

    然后脑袋就又被寒牧澈敲了一下。

    寒牧澈无奈的声音传来,“现在别走神,听我说。你可不要以为影杀楼的楼主是好相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