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35章 穿书35

第35章 穿书35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万鹿的冬天很冷。

    在这样的天气里,经常是寒风吹一夜,第二天就能看到外面结了一层冰。

    沉陈推开门,天色还是暗沉沉的墨色,有几颗星星还依稀可见。

    蠢读者打了个哈欠。他真的好不想起来,暖和和的被窝才是真爱的好嘛……

    身后李靖言揉揉眼睛跟在沉陈身后,看着沉陈往手里哈了哈气,便升起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紧了紧衣服,李靖言感慨一句,“今年的冬天格外冷啊。”

    “嗯?怎解?”问这话时沉陈正看着远处的月平湖。作为万鹿的第一大湖,沉陈发现它结冻的情况又比昨日严上许多,心想这是快放假了的节奏咩?

    李靖言一对浓黑的眉皱着,“今年冬天来得比以往要早,也比以往更加冷。”叹了口气,“看来又要行祭拜之事了。”

    “祭拜?”沉陈惊讶,“祭什么?”蠢读者想,要是天气一变冷就得祭拜那现实世界得祭拜多少次啊。

    “自然是祭天。”李靖言理所当然地道。

    看沉陈仍是一脸疑惑李靖言便欲再讲上几句,恰好此时有一个同窗从他们身边跑过。看到两人又倒回来几步,冲他们喊道,“你们怎么还这么慢悠悠的!要迟到了!今天可是万院长亲自来上课啊,迟到了可有好受的!”

    今天的课是一节武修和剑修合上的理论大课,主讲人正是万鹿的院长万童鸿。

    沉陈于是无奈地接口,“嗯嗯我们知道了,谢谢啊。”

    那人又叮嘱了一句“快点啊!”就又加速跑走了。

    沉陈和李靖言对视一眼,各自在对方脸上看到了苦哈哈的情绪。

    “唉,”蠢读者叹一口气,“我还想去食堂买热乎乎的包子吃呢。”

    李靖言也叹口气,“早知道就起早一点了。”两人起床的时候死活不想起,磨磨蹭蹭大半天才挣扎着起来,把时间都用光了。幸好万鹿现在不用晨跑了,要不然会更痛苦……

    沉陈和李靖言只好空着肚子往上课的雅才苑走去。

    等他们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坐了很多人了,不过沉陈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寒牧澈。

    原因无他,实在是男主坐得太靠前了……

    只见寒牧澈和杨祐正坐在人比较少的第二排。

    作为一个上课永远挑后排坐的学渣,沉陈表示他是不能理解寒牧澈这种学霸的。

    所以蠢读者理了理衣服淡定地往前走越过寒牧澈,然后还是脚步一顿身体一转坐在了寒牧澈旁边的座椅上_(:3∠)_

    沉陈想,仔细算一算他和寒牧澈好像已经有三天没见了吧?

    自从回到万鹿,两人见面的机会就变得很少。平常要上自己的课啊,闲暇的时候又因为先前两人落的课实在太多,不得不一直补啊补,一番忙下来,蠢读者就惊讶地发现他和寒牧澈已经三天没见面了。

    寒牧澈从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沉陈一眼,面上只是淡定地翻过一页书。

    寒牧澈一直在看手上那本厚厚的理论教材。所以沉陈永远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

    就在刚才。

    寒牧澈本来坐得很端正看着手中的书。

    那抹熟悉的气息一出现在教室门口就被他所感知,虽然看不出来但是寒牧澈的整个身子都一顿。然后那抹身影越走越近——最后越过自己,寒牧澈整个人都凝住了,心里空空落落的。直到某个去而复返的家伙一个转身拉开自己身旁的椅子坐下时,那颗不知何时吊起的心才骤然放松落回了原处。

    他已经三天没见沉陈了。

    那边李靖言也拉开杨祐身边的椅子一屁股把自己塞进座椅里,无奈地看杨祐一眼,道,“你又选这么靠前的位置啊?这儿正对着门口,怪冷的。”一边意有所指地看了看杨祐握着笔被冻得通红的手。

    杨祐哼了一声,拉过袖子把手遮起来。不理李靖言。

    倒是寒牧澈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摸了摸鼻子,有些歉意地想是自己疏忽了。一边暗自催动真气把周围的气温调高了一些。

    其实回到万鹿后寒牧澈就发现他和沉陈的修为已经比万鹿同年级的要高出许多。就拿沉陈来说,他目前的四级剑士身份就已经可以相当于一个三年级的学生了,而因为等级越高升级就越难的原因,他五级上阶武师的身份已经可以从万鹿毕业了。

    不同等级的人在真气的使用上是不一样的,比如杨祐目前是二级中阶的武侍,还不能完全对真气融会贯生,所以在用的时候尚需要节制,以免将真气耗光还需要使用能量魔核等来补。

    本应是正对着门口很冷的地方,却突然变得暖和起来。杨祐并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是为什么。嘴动了动想说什么,最后只嗫嚅了一句,“用不着浪费。”耳根子却慢慢红了起来,这半年他一直忙于研究其他事情,武修这块却是疏忽了,可能也是他自身并不很擅长这个,升级速度很慢,连李靖言都是三级中阶了,他却还是二级……

    其实他也用不着坐这么前面,只是他担心寒牧澈大半年没听课坐后面会更加落下什么,才拉着寒牧澈坐了这么靠前的位置。

    寒牧澈微弯嘴角表示没事,又低头看书。

    沉陈忽然嗅了嗅鼻子,道,“我闻到了肉包子的味道。”

    寒牧澈按书的手一顿。

    李靖言隔着杨祐就叫起来,“哪里,我怎么没闻到!”

    沉陈又吸了吸鼻子,纳闷道,“你没闻到吗?我闻到了啊……啧啧,这味道就跟刚出炉似的。”

    杨祐扭头看寒牧澈,挑眉,“你掩藏了气味也能闻到,原来真的有人鼻子跟狗鼻子似的,我也是服了。”

    寒牧澈弯唇闷笑一声,从抽屉拿出两个纸包,给沉陈和李靖言一人扔了一个,道,“就知道你们没来得及吃早饭,我和杨祐多买了两个。”

    李靖言接过包子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大叹,“不愧是我的好兄弟!”被杨祐唾一声,“谁跟你是好兄弟。”

    沉陈接过包子满足地咬了一大口,鲜嫩的肉汁一下子滋出来,好吃的不得了。

    蠢读者抿唇笑道,“从小我的鼻子都特别灵,我们家做了什么好吃的我能一下子就闻出来!”正要再说什么院长万童鸿走了进来。沉陈和李靖言连忙把包子收起来。

    这还是回来之后沉陈第一次见到老院长。

    依然是一头白发,人看起来却很精神,这半年来老院长好像一点儿也没有变。

    一边听着老院长在台上讲课,沉陈一边在心里感慨他漫长的升级之路。说是漫长,其实比起大多数人来说万童鸿能达到目前的修为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了。

    万童鸿今年九十六岁,担任万鹿院长已经三十余年。

    他六十岁初当万鹿院长时是一名七级的武仁,花了二十年时间终于在八十岁的时候达到了八级武将。然后十六年过去了,至今一点升级的迹象也没有。也许万童鸿的等级就止于这里了,不过八级武将确实是已经非常厉害了,凭借着这份实力,万童鸿这些年来一直稳坐帝国第三书院的院长之位。

    沉陈不由得看向身旁坐着的寒牧澈。寒牧澈今年才十六岁,已经是五级上阶的武师了,那他最后会到哪一级呢?莫不真是封顶十二级,啧啧,那可真就成神了。

    “看什么?”察觉到沉陈的视线,寒牧澈头也不抬地问。

    沉陈撇撇嘴,心想这人真是好生无趣,明知道自己在看他还要来问。

    这么想着,沉陈也这么说了

    “阿澈,我觉得你这个人好无趣啊。”蠢读者道。

    “……”寒牧澈抬起脑袋默默地看了沉陈一眼。

    沉陈挥挥手,大度地表示自己大人不跟小孩一般见识。瞅了瞅寒牧澈手中那本厚厚的理论书,抽了抽嘴角,“这么多天没见了,你一直都在学习啊?”

    沉陈觉得寒牧澈肯定会回答一个“嗯”,不然就是“你说呢”的反问,再不然就是“你没看?”这种回答。

    却没想到寒牧澈看了他一眼,然后答道,“三天。”

    “啊?”蠢读者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到明白时就怒了,“你是说三天太短了的意思吗?!”

    “……”寒牧澈无奈,心想这个蠢货。

    沉陈倒也没多在意,趴在课桌上自顾自地说道,“其实我这些天也没怎么看书。”蠢读者苦着一张脸,“内容太多了就不想看了。”挥了挥爪子,“再说我觉得考试还要好久呢,不急不急。”

    然后沉陈没等来寒牧澈的回答,却听到一个浑厚的老者音道,“这位同学说的不错,离考试确实还有一段时间。”

    声音来自于讲台之上。

    沉陈眨了眨眼睛,呆滞地抬头,正对上院长万童鸿那双精气神十足的眼睛。

    “……”糟糕,忘了是在上课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沉陈,毕竟他和寒牧澈说话从头到尾都很小声,奈何万童鸿修为太高,底下学生一举一动都被他收入眼底。

    好在万童鸿并不是要叫沉陈难堪。

    只听万鹿院长和蔼道,“你是叫沉陈吧?先前你和寒同学在试炼出事我感到很抱歉。前些天因为不在书院没能及时见你们,但我很高兴你们能平安归来。”

    其实早在沉陈他们回来的那一日,就已经有很多书院先生来看过他们了,此番老院长再次提起倒把沉陈弄得很不好意思。

    老院长也没让沉陈尴尬太久,对沉陈他们点点头就接着道,“这位同学说得不错,离考试还有一段时间。事实上,今天这节理论课将是本学期的最后一节课。”

    此话一出,教室哗然一片。

    万童鸿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才接着道,“接下来书院将采取停课一周的形式给你们充足的时间来复习,一周后正式考试。考试的科目大家都知道了吧?”同学们乖乖点头。

    老院长笑道,“我想说的是理论课考的内容也是很多的,所以这最后一节课大家还是好好听比较好。东南角的那位同学,介意把你的算术课本收起来吗?”院长眨眨眼,“我会替你告诉算术余老师的。”

    众人哄笑,纷纷往东南角看去,只见一名男同学正面红耳赤地收起算术课本。

    本来因为要考试变得有些沉重的气氛因为这个小插曲又活络了起来,众人脸上也暂时放下了对考试的担忧情绪。

    不过沉陈同学是除外的。

    天哪噜,谁来告诉他落了半年的课的学渣要如何安然地度过考试!

    除了沉陈,学霸杨祐同学的表情也很严肃。被问到时杨祐皱着眉答道,“考试的时间比我预想的提前了一周,这样一来我不得不重新拟定我的复习计划以及加快我的复习节奏了。”

    某读者泪目:qaq学霸大大你憋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