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36章 穿书36

第36章 穿书36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考试的科目共七科,分别是国文、算术、经义、策论、理论、骑射以及武/剑修专业测评。

    蠢读者觉得自己能过的也就只有算术和剑修专业测评了。

    好在还有一周的复习时间!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沉陈不得不把自己埋进书海里。

    这段时间除了每天中午跟大家一起去食堂吃吃午饭,沉陈几乎没有出过寝室门。

    蠢读者悲催地发现,一堆人里面好像就属他考试最危险!

    学霸杨祐自然是不用多说,李靖言虽不至于整天埋首书海但成绩也是一等一的棒。更不用说阿铃,听说她已经是女生那边稳坐的第一名。

    当日回来初见阿铃,沉陈就惊讶地发现阿铃已经是二级上阶的武侍了,甚至比杨祐还要高上一阶。而阿铃因在娘胎受寒从小就体弱,当初进万鹿也是压着最低分才得进的。沉陈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阿铃时,对方躲在寒牧澈身后怯生生的小小模样,而现在当初的小姑娘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实在是让人感叹。

    哦,还有一个跟沉陈一样落了半年课的寒牧澈。

    可是蠢读者觉得寒牧澈一定会过的!不要问他为什么……蠢读者他想静静。

    复习的时间过得又慢又快,那种酸爽的感觉让蠢读者至今还咬着牙记忆犹新。

    彼时沉陈正被寒牧澈拉着来到骑射课练习的马场。

    时间是距离考试的前两天。

    蠢读者刚在寝室跟李靖言感叹居然就只有两天了的时候,寝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蠢读者有一瞬间的疑惑,他们寝室一向没有人来,会是谁这个时候来找他们?

    沉陈跻拉着木屐去开门,视线上移就看到穿着一身干练黑色骑射装的寒牧澈。这还是沉陈第一次见到寒牧澈穿黑色的衣服,凛然的气势霎时扑面而来。寒牧澈肤白,更衬得黑色深邃,人愈加俊朗。

    说实话沉陈吓了一跳。

    从来都是他跑到寒牧澈寝室去找人,他还以为……寒牧澈不知道他的寝室呢。

    “你怎么来了?”沉陈站在门边颇为惊讶地问道。

    寒牧澈不说话,只是扬扬手上的弓,其中意味便不言而明。

    李靖言哈哈大笑起来,递给沉陈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因为经常被虐的缘故,李靖言坚定地认为,骑射课是最讨厌的课程没有之一。

    于是沉陈不得不翻箱倒柜找出被自己压了n久的骑射劲装。不同于寒牧澈酷炫的黑色,他的骑射装是一件米白色的。因为他们走的时候还没有开设骑射课,所以这件衣服沉陈一次也没穿过。

    不知道为什么,知道寒牧澈就在身后站着,沉陈换衣服的时候突然就有了那么一点点不自在。大概是因为很少见男主穿黑色的衣服一下子被震撼到了的原因吧,蠢读者想。

    来到骑射场,沉陈从马厩里拉出一匹看起来还比较温和的马,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忽然蠢读者想到了什么,狐疑地看一眼寒牧澈。

    “你也没有上过骑射课吧?”沉陈挑眉问道。

    寒牧澈没有立即回答他,试了一下马的高度,之后动作利落地翻身上马,黑色的下袍边翻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才弯唇道,“前几日已经向阿铃和杨祐请教过了,想来教你应该是没有问题。”

    “……”蠢读者被打击到了。心想寒牧澈你是有三头还是六臂啊,居然还抽出时间来学了骑射!

    这日的天气很好,沉陈多日不曾寻得时间仔细看天,此时乍然一见,竟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强到有些刺眼的光晕中身着黑色劲装的寒牧澈马鞭一甩,俊烈的马便飞快奔跑起来,只见寒牧澈反手从背后抽出一支箭,人随着马奔跑的动作起伏,一双手却执得端正。

    说时迟那时快,寒牧澈墨色的眼瞳一眯,一支离玄之箭夹带着风声急速射.出,一声闷响。那箭深深地扎于靶上,正中红心。

    “帅啊!”沉陈看得有些呆,不禁感慨一声。

    寒牧澈将马踱回来,微微俯下身,勾勾唇看向沉陈,“你来试试。”

    沉陈:“……”

    好嘛。我来就是了。

    沉陈拉开第一支箭的时候是午后未时初刻,阳关还正好。

    ……

    “嗖——”沉陈目送着自己射。出的那把箭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然后————

    蠢读者捂了捂脸。

    寒牧澈头痛地揉了揉眉心,他正在反思是不是自己教的方法不对。

    叹了口气,寒牧澈无奈道,“我想你可以不射中靶心,但是你不能练了一下午还连靶子都碰不到吧?”

    沉陈看了看自己那支跟靶子隔得十万八千里的白羽箭,不由再次捂了捂脸。

    寒牧澈说得没错,他们确实练了一个下午了。

    从未时起,到现在的申时末。从太阳高照到现在的天色已暗。寒牧澈陪他练了一整个下午。

    沉陈叹了口气,他自认为射箭他是会的,小的时候也跟在爷爷身后玩过那么几次。他也自认为骑马他是会的,像这种小儿科的事情根本就难不住他好么!

    但是……为什么骑射就这么难啊!他已经很努力地在保持身体平衡并瞄准靶心了啊!但是马一跑起来,他射出的箭总是非常地不尽人意!

    蠢读者垂下肩膀,闷闷地跟站在他旁边的寒牧澈道歉,“对不起啊,耽误你时间了。”

    寒牧澈张了张嘴,最后只摸了摸沉陈的脑袋。

    “你这样笨笨的样子其实很好,以后我就可以保护你了。”这是他不会告诉沉陈的话。

    沉陈弯弯唇,把弓背起来,正打算说他不练了,不过就不过吧的时候,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响起。

    那马蹄声越来越近,竟像是奔着他们来的一般。

    沉陈看出那是一匹红棕色的烈性骏马。

    骑着马的人操纵着烈马急速地向他们奔来,马蹄扬起层层沙土,只是一会儿功夫那马就来到他们身边。纵马人拉着马头的缰绳一转马头,红棕色的烈马便围着沉陈二人打起转来。

    寒牧澈眯起眼睛,不动声色地站到沉陈前面。

    骑马的人穿着一身骚包的紫色骑射劲装,带着马尾高束的盔帽,背上背着一桶翎羽闪着宝石白光的羽箭。

    十足的装逼模样。

    沉陈抽了抽嘴角,这些日子太忙,他都要把这个人忘记了。

    路仲良。

    他们似乎还有一笔账没有算啊。

    马上的人盔帽下露出的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笑容,轻蔑地看了一下沉陈和寒牧澈,马鞭狠狠一甩,红棕色烈马便嘶鸣着奔驰起来。

    只见路仲良俯身弓在马背上,在烈马急速奔驰的途中动作干脆利落地抽出三支羽箭,举弓,瞄准,拉弓——三支尾羽发着白光的箭仿若利刃划破长空,如翼鸟般急速飞往三个方向!

    三声闷响合成一声,沉沉地响在寂静的马场。

    这种架势,不用想沉陈也知道肯定是分别射中三个靶心了。

    马背上路仲良任烈马奔跑着,人却踩着脚蹬站起来,紫色的骑射装在夜色中也显得很亮眼。

    路仲良缓缓站起来,张开双手做了一个霸气的展翼,然后右手划了一个半弧伸到胸前,缓缓冲沉陈竖起中指,右手向下翻,形成一个鄙视的姿态。

    沉陈扯了扯嘴角,心想这路仲良中二病越来越严重了啊。

    诚然路仲良的骑射是很厉害,在天色如此暗的现在也能三支同中靶心,恐怕是沉陈练再久也做不到的。

    不过对方借此来挑衅的动作怎么就让人觉得那么欠揍呢?

    路仲良耍够威风了,又驾着马往沉陈他们这边骑了过来。

    寒牧澈扭头看沉陈,嘴角挂起一抹饶有兴趣的笑,墨色的眼瞳带着些亮光显得很好看。

    沉陈也勾勾嘴唇,然后好整以暇地看着路仲良骑马过来。

    路仲良很快就奔到沉陈他们这边,马蹄又踢起一阵沙,被寒牧澈用真气隔了。

    路仲良冷哼一声,显然十分不以为意。

    沉陈已经感受到路仲良目前的修为等级是三级上阶,比李靖言还高一阶,也难怪他这么气势十足。

    但是很遗憾的是,沉陈现在已经四级了。虽然阶位不高,但是有句话叫做差一级就是一个十年。当然啦,沉陈自是不指望三四级这种小差距也能有十年这种差距的,但是,至少差上一个巨大的沟还是没问题的吧,蠢读者想。

    李靖言驾着马来到沉陈他们身边,也不下马,一开口就是一句,“这次我一定打败你们!”

    沉陈好奇道,“你是指什么?”

    路仲良眼一瞪,冷笑一声,“这还用说。”

    “哦,”沉陈掏了掏耳朵,“如果你说的是这次骑射呢,那你已经赢了,我是比不过你。”

    “你!”路仲良怎么也没想到沉陈这么轻易就认输,一时有些气急。转脸看向寒牧澈,冷笑,“哦?这么说你也认输了?”

    寒牧澈在面对外人时气场一向极度冰寒,他面上一点神情变化都没有,看了眼路仲良连一个字都懒得说。

    路仲良自讨了没趣,他能看出现在寒牧澈很强,一时也不敢太去招惹他,便把矛头对向看起来比较弱的沉陈。毕竟据他观察得出的结论,沉陈的骑射可不是一般的弱!

    没错,路仲良路同学就是这么猥|琐地暗自窥探了沉陈他们一个下午,才选了一个十分能表现自己骑射技艺高超的时候来一展雄风!

    但是路仲良并不是今日下午才开始暗中观察沉陈他们的。事实上,当日沉陈他们回到书院,除了李靖言杨祐阿铃他们,还有一个人也是很激动的,那就是路仲良。

    不过路仲良的情绪就有些复杂了,他称霸万鹿太久了(半年而已),一直苦于找不到对手,既有对手回来了的激动,也有一点不知道对手现在的实力如何了的猜忌,当然还有对于对手安然回来了,他喜欢的白念秋却没有回来的怨愤!种种情绪的推动导致路仲良早早就派人暗中监视起了两人,但奈何这二人成天不过是看书看书学习学习,路仲良都觉得自己等的要长草了,就差忍不住直接上门找人决斗了之际!

    上天就给他送来一个绝好的机会!

    得知两人去了骑射场后路仲良简直乐坏了,那可是他的地盘!在万鹿,他骑射说第二,谁人敢称第一!但是路仲良还是有些脑子的,没有冒然就出来,而是仔细观察了两人的骑射水平,发现沉陈真的是一个废柴后才兴冲冲地换上最亮眼的私家骑射服,骑上最烈性的骏马,带上制作最精良的一组弓箭跑来羞|辱沉陈他们!

    此刻路仲良又是一声冷笑,对着沉陈讥讽道,“你果然还是像以前一般厚脸皮。”

    “谢谢夸奖啊。”沉陈笑眯眯地道。

    “你!哼!”路仲良再次被噎住。只见沉陈继续笑眯眯地道,“听说骑射先生方战很严苛?”

    路仲良以为沉陈怕了,得意地一笑,“那是当然,你就等着不及格吧!”

    沉陈又道,“听说方战很喜欢这块骑射场?”

    路仲良一哼,“那是自然……”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一惊从马背上跳下来,路仲良警惕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沉陈勾唇一笑,“你说,要是我毁了这片场地,然后嫁祸给你,你看如何?”

    路仲良愣了半天,指着沉陈不可置信道,“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却看见沉陈已然拔出腰上挂剑,霜寒的剑光在空中一划,真气已经融汇于剑身。

    卧、槽……路仲良咬牙,“你用的是剑!先生一看就知道是你弄的!”

    沉陈歪歪头,一副无辜的神情,“那我就说是你逼迫我的,我会告诉先生你怨恨他已经很久了。”语气说不出的认真。此时的蠢读者看着路仲良盔帽下铁青的脸色不由一阵暗爽,心想果然还是小孩子好啊,既可以耍无赖还特别好骗。

    路仲良此时的心情用现世的话来说就是心头上千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一时间路仲良脑子难得灵光一次划过千万种思绪,他平常在书院说一不二(并不)!沉陈说自己逼迫他方战肯定会相信!而方战并没有喜欢的学生哪怕他的骑射很精通!方战简直就是看所有的学生都不顺眼啊!讨厌方战的人也很多!要是沉陈这么说依方战那个性子肯定会信的啊!那自己就完蛋了!

    勉强镇定了心神,路仲良强自道,“你一定不能毁坏这里的,哪有那么容易就做到!”

    沉陈勾了勾嘴唇,“你要不要看看?”寒牧澈送他的这把剑是把好剑,一点都不比当初离大叔带他买的那把剑差,同为冰属性,且剑尖更利。沉陈扬起手中剑,冰霜般长剑上立时被真气包卷,整个剑身都显出流光溢彩气势十足,让路仲良不由自主退后一步。

    路仲良:“……”

    寒牧澈一直看着沉陈逗弄路仲良,此时才把沉陈背上的弓箭接过来,淡淡道,“行了,吃饭去吧。要吃什么?”这话自然是对沉陈说的。

    沉陈闻言眼睛一亮,他正好也饿了,一连报了好几个菜名,“糖醋排骨、千金醉虾、蘑菇炒肉!”

    寒牧澈点点头牵着马绳转身,沉陈连忙拉上自己的马跟上去,一边不怕死地问道,“大爷你这架势是要请我的意思嘛?”

    “……”寒牧澈无奈地看他一眼,点点头。

    “哦也!”蠢读者立时就开心了,吃别人请的东西最有感觉了有木有!

    红棕色上好的烈马打了个响鼻。呆立在原地的路仲良看着两人的背影越走越远,不敢置信地睁大眼。

    他不敢相信!他一个来挑衅的居然就这么被丢下了!!!

    啊啊啊!这都什么事儿啊!路仲良气得踢了身边的马一脚!

    看着两人越走越远的身影,路仲良眯起眼睛,还是忍不住出声叫了一句“喂!”

    沉陈他们停下脚步,有些疑惑地转身看向路仲良。

    此时的路仲良不同于一开始的张牙舞爪,背着光站立的身影显得有些沉默。

    沉陈听见路仲良用一种不同于平日说话时故意带上的夸张语调、此刻在夜色中显出几分低沉的声音问道。

    “白念秋,是不是不在了?”

    沉陈有些惊讶,心道原来路仲良的心结是这个。看来这小孩是真的喜欢白念秋?

    沉陈勾勾唇,“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当日白念秋可是最安全的一个人。”

    “你这是什么意思?”路仲良不明所以。

    沉陈笑道,“这你可就要去问她了,问问她当初害我们害得爽不爽。”

    “喂!你什么意思,说清楚啊!”路仲良咆哮着追了上去。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了,等沉陈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坐到了考场上。

    看着眼前大大的试卷,沉陈不由得感慨一句,不管是什么时候作为一名学生都有很多的无可奈何啊。

    用毛笔蘸了蘸墨,沉陈提笔写起来。

    其实他对考试并没有那么恐慌。

    现在的考试模式其实很像他在大学的时候,也是快考试的前一两周猛抱佛脚,然后到了考场上捡着自己会的猛答。

    题并没有沉陈想得那么难,一番唰唰唰写下来,蠢读者自觉还是能够及格的。

    让沉陈很不爽的却是一共有七门课,按一天考两门来看他们也要整整考上三天半。

    唉,漫长的三天半。

    最后一门课考的是骑射,这种东西沉陈想复习也没用了,也不想再去练,心想挂就挂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他突然想出去走走。并不是因为要考骑射课有压力或者是其他什么,大概只是明天考完了就要放假回家了,所以想一个人在书院里逛逛?

    不知不觉就逛到了竹园那边。

    沉陈在那个小花园中站定。

    当初在这里他遇见那只公鸡,然后用公鸡赶跑了刺客。当时觉得太巧,后来还是影告诉他其实离大叔一直有派人在暗中保护他,那只公鸡也是他们专门弄的。

    沉陈就想到那时候他和寒牧澈的关系还不冷不热的只是个同路人,没想到现在已经变得这么好了,大概,可以当一辈子的好兄弟吧?

    花园的另一侧就是静竹小林,小说中男主半妖血统觉醒的地点,也是沉陈当初看小说时看到的最后一个地方。现在闭上眼睛,沉陈还能想到望生暮当时的描写。

    xxxxxx

    万鹿书院静寂的夜晚,发红的月亮升上半空,浓黑的云守在红月四周,像是紧紧围住了某个困兽一样。

    寒牧澈捂着阵阵作痛的胸口,跌跌撞撞的从静竹小林中冲出来。

    咽下沉重的喘息,他不敢出声,怕被人发现。

    此时黑发少年完全不同于平日清俊潇洒的模样,精致的脸上肤色显得苍白,张开的黑色瞳目此刻竟隐隐有着血红的痕迹,就像半空中的红月一样。

    半妖族的血统已然苏醒。

    ——最新章

    静竹小林无风而动,蠢读者突然就想,他能看到寒牧澈半妖血统觉醒的时候吗?

    其实当初在华雾森林寒牧澈的半妖血脉就已经有了波动,所以才引来了灵兽曦鹿和祭夕,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股血脉的波动到了回春谷却被压制了起来,连师父也没能察觉出来。

    沉陈想的出神,不知不觉就往静竹小林那边走去。

    转过静竹小林,却发现小林的那边还有一处幽深的通道。

    是一扇拱形的小门,长长的竹林在门内延伸,看起来甚为幽静。沉陈不由自主地就往门内走去。

    拱形小门两侧都是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竹林,一条幽窄的小路弯弯曲曲向里延伸。

    沉陈有些好奇这里会通向哪里,便一直朝前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视野中出现一栋青砖白墙的古朴二层小楼。

    赫然是一处幽静的居所。

    小楼前竹林尽散,一张青石桌并两张小凳置于楼前。

    小凳只有两张。

    另一张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

    那人的头发花白,脊背却挺得很直,看起来很有精神。

    是万鹿院长万童鸿。

    老院长早就发现了沉陈,和蔼地笑着招呼沉陈坐下,道,“只有茶,喝吗?”

    沉陈点点头,捧着茶杯,“看来院长一点儿也不意外。”

    万童鸿饮了一口茶,道“我早知道会有一个人在今天到这里来,”笑了笑,指了指天上,“明月告诉我的。”

    沉陈一惊,抬头看天上,才发现今日的明月竟是一轮红月。如血般的色泽,而他先前竟未注意到。

    笑了笑,“不知院长对等来的人可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