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37章 穿书37

第37章 穿书37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不知院长对等来的人可是满意?”沉陈道。

    其实他什么也不知道。但他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万童鸿之所以等在这里,肯定是有什么事要让来人做亦或是有什么想要知道的。

    所以沉陈让自己淡定下来,这么问也是为了从万童鸿嘴里套出点儿什么。

    万童鸿看了眼沉陈,锐利的眼似乎能一下子看穿沉陈的心里所想。

    但他没让沉陈失望。

    万童鸿笑着点点头,喟叹一般低声道,“我等到了,要等的那个人。”

    说这话时他的眼睛像是越过沉陈看到了远处,亦或是透过远处看向未知的地方。

    沉陈被院长这种反应弄得怔了一下,紧了紧放在膝上的手,沉陈听见自己问,“为什么?”

    “为什么?”老院长反问道,然后兀自笑起来。

    声音低沉如喃喃自语,“我等这一天,等了三十多年。今天终于等到了……”

    万童鸿猛然看向沉陈,眼睛里带着某种热切的期盼,“红月初升,是阵法最为脆弱之时。”

    沉陈瞪大眼睛,“阵法?”他仔细看了看万童鸿,发现他的神色中虽有激动之意却并不似失去神智般,沉陈试探着问道,“什么阵法?”

    万童鸿笑了笑,“一个笼罩着万鹿,笼罩着华雾森林的阵法。”

    沉陈的心砰砰跳了起来,假设万童鸿说的是真的。红月,阵法,最脆弱之时……这些会不会跟小说中寒牧澈半妖血统的苏醒有关系?为什么都是静竹小林,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

    这么一想沉陈就有些坐不住了,寒牧澈他会不会有什么事?

    万童鸿看出了沉陈的焦躁,拍了拍沉陈,道,“年轻人啊,不要急躁。该讲的我自会慢慢告诉你,老身有预感,今日不说以后恐怕都没有机会了。”

    沉陈皱眉,“好,院长您说。”

    老院长却摇摇头,“在说之前我想先问问你,以证实我的猜想。”

    黑玉石的茶杯里茶色的水光泽泽,老院长微微用手指碰了碰杯身,杯内茶色的水纹便泛起一圈圈的涟漪,茶水撞击玉石杯壁的声音在这一刻也变得清晰可闻。

    气氛如此静谧,连微风吹动竹叶的沙沙声也壮大的犹如一出交响乐。

    沉陈没来由的紧张,对万童鸿将要出口的疑问。

    “你们,在华雾森林失踪后,去了哪里?”

    沉陈听见万童鸿的声音带着那么丝笃定,就像早已认定沉陈他们是去了别的地方。

    他们确实去了别的地方。

    沉陈沉默了,摩挲了一下茶杯。

    “院长,你要是什么都不说的话,我也很难告诉你什么。”沉陈道。

    “哈哈,”老院长笑起来,“看来我遇到了个精明的孩子。”

    “怎么说呢,那还是三十六年前的事。”万童鸿缓缓开口道,由一个年岁近百的人讲起这些年过去的时间,身体再好的老人也禁不住带上了一点沧桑。

    他的声音里有衰老,还有一些对过去的怀念。说起来很可笑,但沉陈确实是因为老院长开始回忆旧事的这个语气而在心里相信他是个好人的。

    沉陈还记得他师父沈百慕给他讲的那个故事,声音里的怀念跟老院长的很相似,沉陈觉得心内有这种柔软的情绪的人,大多都不是坏人。

    “三十六年前,万鹿的院长还是我父亲。也就是那一年,他去世了。”老院长缓缓开口说道,“我要说的这件事,跟华雾森林有关,也跟这个三十多年起就布下的阵法有关系。”

    万童鸿笑了笑,问沉陈,“你觉得华雾森林有多少年历史?”

    这个问题?

    沉陈皱起眉,“全大衍的人都知道,华雾森林作为北方最大的魔兽森林,至今已有几百年历史。”

    “啊,说得不错,”万童鸿微笑起来,像个小孩子似的眨眨眼睛,“全大衍的人都知道,那是因为你们知道的都不是真实。”

    “什……么?”沉陈有些难以相信。

    老院长两只手交叉握了握,叹了口气,“现在还知道这件事的,大概就只有我一个了吧?其实我也记不太清了,如果一直没有等到人来的话,我大概也快要忘记了。这个阵法的力量,很强大。”

    万童鸿闭上眼睛把自己陷入回忆,一些记忆中已经不是很清晰的画面又浮现在了脑海里。三十多年唯一一次红月,终于等来了可以讲出这件事的人。他需要静一静,好好回想一下,看看应该怎么讲。

    记忆中有些熟悉的画面布满脑海,万童鸿缓缓开口道,“以前的华雾森林不是这样的,它以前,甚至不是一个森林。只是一夕之间,原本的景象全被颠覆,枝干粗壮的参天大树从地底冒出来,华雾开始终年不散。”

    是的,只是一夕之间。

    万童鸿还记得原来那处是一个碧草连绵的广阔草原,一条宽阔的长河从原野贯穿。被初升的朝阳一照,金光粼粼的让见的人就升起无限希望。

    但说是草原其实并不详尽,那里除了草还长满了各种珍贵的奇珍异果,四季花开不断,花香浓郁。那里还有一处矮矮的丘陵,只是位于草原的最深处,谁也没有去过。但他们曾经看到各种各样的小兽从那个方向跑出来,天色晚了又往那个方向跑回去,便猜测那是小兽们住的地方。

    当时那里的小兽很多,万鹿的学生们早上跑步到那边晨练就能看到许多动物们挤在那一条长河边玩耍。那种充满生物灵性与自然极致之美的景象非常动人,会让他们的心情都不由自主的变得很好。

    是了,万鹿书院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初建时这个书院还离那片梦境一般的草原很近。创建人有天早上走到那里,看到那里聚满了成千上万头漂亮的小鹿,一起昂首望着一匹身上散发白光的角鹿。这也是万鹿书院门前雕像的来源。

    琼琼角鹿,光华初升。

    那种景象太过震撼,创建人也是偶然看到了一次,以后再也不能忘。

    那样美好的地方从始至终都像梦境一般,以至于有一天他们发现曾经的一切轰然倒塌,只是在一夕之间,黑黝黝如铁一般的树便长满那片原野,曾经柔软的散发着泥土芳香的土地变成又硬又冷的厚土,昔日明亮的大河完全不见了踪影,彼时可爱充满灵性的小动物变成了满具攻击性的凶兽时,他们还以为在做梦,回不了神。

    这个他们,是当时万鹿的师生。

    那时候万鹿书院的规模还没有现在这么大,全书院的师生加在一起也不过是五十余人。

    就是为了这五十余人,一个阵法被悄悄布下了,还是在以牺牲了一个人的性命为代价的情况下。

    那个牺牲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万童鸿的父亲,当时万鹿的老院长。

    那时候万童鸿还只是一个教书先生,他看着自己父亲跟身着铁甲的人交涉,让他不要因为这个就把书院五十多个人残忍杀害。

    穿着铁甲的人要杀他们的理由,是因为他们知道了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不应该被世人知道。

    那时候是一个如今年一般冷的冬天。

    也许,万童鸿早在今冬不一样的寒霜到来时便已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他选择等,直到红月真的出现了。

    万童鸿还记得那日父亲和那些人抗争,最后天边驶来一辆豪华的马车,缎花软绒的车帘被拉开,出来的那个穿着白狐裘的人怎么都不似凡人。

    但是万童鸿知道,那人就是凡人,只不过比一般人都要厉害而已。

    他身上散发的气息已经是一种近神的气息,在那样强大的气息的笼罩下,他们所有人都克制不住地双腿发软想要跪下。

    他就看着父亲强压下颤栗地与那人交涉,乞求保住他们的性命。最后以拿自己一个八级强者做阵引为价,换来了一个能够强制消除并改变人记忆的强大阵法。

    万童鸿还记得那个身穿白裘俊美的犹如天神一般的人勾勾唇说出那个阵法的模样。

    真可怕。

    万童鸿当时想,人心怎么能那么冷。

    后来布阵法时他和父亲做了一点点小的手脚,父亲殉身,他成了唯一一个记得这件事的人。

    再后来,他当上了万鹿院长。原来的师生全部离开书院,万鹿书院往远处搬,重新招生,新的血液注入万鹿。同时大批的有关华雾森林的书刊发布,全大衍的人都知道了这座北方最大的魔兽森林。

    只有他一个人还记得,然而因为阵法的强大或者是布阵之人越来越强大,当初做的小手脚渐渐失效,就像他父亲,一个八级的强者在那样的阵法下最终也化为了一滩血水。

    万童鸿并不甘心,这件事甚至成为了他的心魔。他重蹈父亲的旧辙,到了八级之后就再也升不上去。

    沉陈闭了闭眼睛。

    一夕之间,山川颠倒,铁树横生,浓雾遍泽……这实在是太过荒唐。

    然而沉陈却不能不信,因为,他去过那个地方。

    但是那个地方却也已经不是万童鸿口中描述的梦幻景致了。

    那里只有荒土,长河,低矮的山丘,雾气比华雾森林更加浓厚。没有绿草,没有花香,野果长在他看不见的地方。

    没有那么多可爱的小动物,也没有长着华贵犄角的角鹿。

    只有灵兽,曦鹿,和属于黑暗的祭夕。

    最后沉陈叹口气。

    “华雾森林的下面确实有另外的地方,不过却跟院长讲的不一样。有些事,何必执着?既是心结,还须放下。”

    万童鸿记忆中那片原野虽然已经模糊但还是过于美好,沉陈不忍心告诉一个垂垂将老的老人他心中的那片梦境也早已荒凉。这太过残忍。

    万童鸿却似听懂了一般,摇摇头笑道,“也罢,也罢。”

    “想不到我一个将百的老人看得竟还不如你一个小娃娃通透。也罢也罢,何必执着,还须放下……”摇头叹息着万童鸿闭上眼睛,再睁开时那双眼睛竟比以往还要浑浊几分。

    万童鸿挽了挽衣袖站起来,冲沉陈道,“老身我要练一套拳,这还是从我父亲那学来的,对增进修为很有好处。小娃娃你要是不急着走,就暂且留下来看上一看,权当老身给你的谢礼。”

    沉陈本要趁这个机会起身告辞,但看着老院长认真的神色竟说不出拒绝,只好留下来。

    所幸那套拳法很短,只有十六式。

    沉陈看着万童鸿起式张开拳法总觉得有些熟悉,再一想这不就跟大一体育课学的太极拳很像吗!只不过万童鸿一招一式都是运上真气,看起来跟太极拳已大有不同,但还是很像的。

    沉陈想了想,等万童鸿一套十六式打完便笑道,“也是巧了,院长这套拳法跟我从家里看来的也是很像。但我打的不好,只勉强学了个大概,老院长不嫌麻烦的话还请看上一看。”

    万童鸿自是来了兴趣,他个人是极喜爱这套拳的,一套拳法打完精神已比刚才好上许多,否则他也不会借此作为给沉陈的答礼,因此便点头让沉陈打上一打。

    然而沉陈刚开始打的时候万童鸿就失笑了,心想这孩子莫不是拿随便什么拳法来糊弄不成?哪有正经的修炼拳法不带上真气的?那样还有什么作用?

    然而他却是越看沉陈打下去越心惊。沉陈打的这套拳法有二十四式,虽跟他的那套拳并不一样但却是极为相似的,有些地方还可以相通,甚至有的地方,竟然比他的那套更有效用!万童鸿随着沉陈打拳的动作,心里已经飞快地计量加上真气可以打通哪些关节哪个动作又可以让真气更加充沛。

    一套二十四式的拳法打下来,万童鸿已经看出其中的许多妙处,并且还有更多的妙处有待详细专研。当下也无心再顾沉陈,夸奖了沉陈之后心思就已经全钻到了那套拳法里。

    沉陈自是看出了万童鸿所想,便作了个揖起身告辞。

    只是在离去前沉陈让万童鸿许给他一个诺。

    “若是院长凭借这套拳法修为大为精进,还请答应学生日后帮学生做一件事。”

    万童鸿何等聪明,自是明白沉陈是在招揽他的力量,只一思索便同意了。

    “老身也已经是半截身子要入土的人了,心结一了也就没什么再费心的了。惟愿带上父亲的愿望,早日突破九级。若是成功了,老身可答应的又何止是一件事?”

    沉陈点点头,作了个揖,“如此便多谢了。”

    时至今日沉陈已经明白力量的重要性。如果以后寒牧澈面临的是那么强大的一个对手,那他必须要多攒下些力量才行。

    沉陈不知道的是,后来万童鸿经过钻研改善这套拳法后,真的凭借持之以恒的练习升到了九级。

    沉陈现在想的只是,多积些力量、人脉,多留些退路,总是没有错的。

    顺着竹林往回走,再次回到静竹小林。

    夜空中发红的月亮已经渐渐褪下红色,显出发白的光泽来。

    因为冬天天黑的早又加上古时没有什么娱乐,沉陈出来的时候看着很晚,其实也不过只有七点。

    跟院长的一番谈话让沉陈觉得心累不已,再出来时竟觉得有沧海桑田之感。

    其实从他进去到出来,统共也不过只有一个时辰而已。

    但是沉陈觉得时间过了好久,久到他觉得很累,浑身发软脚步沉重没有力气的那种。

    天上的月亮还带着一些红色。

    沉陈想了想还是拖着脚步往竹园走去。

    放到现实世界不过只有九点,夜猫子刚刚开始自己的生活,而这里的人却都已经睡了。

    寒牧澈他,也睡了吧?

    沉陈想。我就在这里看一眼,看到他没事就好了。

    踮起脚尖往寒牧澈寝室的窗户里望去。

    沉陈自己都惊讶他什么时候把他们寝室是哪间记得这么熟悉了。

    呼。其实从窗户上根本就看不见什么。但是沉陈还是悄悄地把脑袋伸到了窗户上。

    脸部皮肤触到窗户冷冷的温度。

    沉陈静静待了一会儿。

    心里说,我感觉到你没事,这就很好了。

    把脸从窗户上移开,沉陈打了个哈欠,往自己的寝室走去。

    因为没有力气的缘故他觉得自己走路一颠一颠的,不由得庆幸还好这时候大家都睡觉了,没人看到他这么丢脸的样子。

    身后有某扇寝室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沉陈脚步顿了顿,但没有回头。

    直到某个带着惊讶语气的声音响起,“沉陈?”

    “你怎么在这里?”那个人一步一步走过来,提着的油灯在地上照出两个相隔越来越近的身影。

    沉陈能想见那个人皱着眉头说这话的模样。

    皱了皱眉,沉陈飞快地转回身,一把把身后的人抱了个满怀。

    寒牧澈被沉陈这一抱弄得措手不及,只得伸长提着灯的胳膊,任沉陈死死地抱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