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42章 穿书42

第42章 穿书4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翌日沉陈本打算尽地主之谊带着阿铃和寒牧澈去大衍都城四处逛逛,没想到一早就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淮阳公家的公子宋楚沁和礼部侍郎的儿子何丕泰。

    这两人毫无疑问是原主欧阳辰的两个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

    大衍有四大世家。元老公徐家、先前的赫恩公如今的龙威欧阳,再有就是淮阳公宋家和永安侯殷家。这四个世家底蕴丰厚,大衍上下势力遍布,可以说权势滔天。

    徐家家主也就是元老公徐胜的女儿是当今的凤后、外戚独大,徐胜贵为权相、文官之首。龙威将军欧阳鹤云重在军营,武官推崇。相比起来淮阳公宋家在朝廷上势力比二者要差许多,但胜在财力。淮阳公爵位在身,私下掌控了几乎半个大衍的经济命脉,私库比国库还要充实。

    四大世家中又数永安侯最为神秘。

    永安侯是四大世家中唯一一位主府不在都城姜堰的。他的封地在朔南,大衍国都极西极南之地,有富饶水产却也有遍地沼泽、除去蛮夷外族还有湿热虫疹横行。但不可否认的是永安侯一族盘踞该地数百年,不仅是当地民众、就连与朔南接壤的青龙、玄乐等国也与之关系友好。而在欧阳鹤云的分析中,似乎西南那一大片的地方势力都隐隐以永安侯殷萧离为首——那就是相当可怕的势力了。

    当沉陈由宋楚沁想到四大世家时不由心里一惊。

    四大世家的介绍只在书里简单提起过,因为副本显然没有刷到姜堰。但看书的时候沉陈发现很多剧情都隐隐指向大衍都城,可以想见要是望生暮大大不断更的话剧情迟早都要在姜堰上演。

    撇开这个不谈,当初看书时欧阳辰的角色在总篇幅中只是寥寥几笔,出场即是纨绔没脑子的形象。挑衅——被打脸——接着挑衅——继续被打脸——挑衅挑衅挑衅——啪啪啪脸肿了——由怒转恨作大死——结果真的死了。→这便是炮灰男配的一生了。

    但是现在,真的成为欧阳辰以后,沉陈才发现望生暮大大给他的资源有多丰厚。

    四大世家之一欧阳府为后盾,大衍最厉害的龙威将军是他爹,阮德长公主是他娘,故去的爷爷是大名鼎鼎的赫恩公,连早夭的哥哥都是令人敬佩的少年英雄。

    这还只是表面。

    往深里说,当今圣上是兰阮心的亲哥哥也就是他舅,欧阳家一门忠烈为守国土战死无数,连赫恩公和欧阳显都以身作则,于情于理哪怕只是表面,欧阳家的背后也理应站着大衍皇族。

    这么一个皇亲国戚、连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都不是大衍最有钱的人就将是多年以后的朝廷命官。虎父无犬子啊,长在这样环境下的欧阳辰当真只是没勇没谋的菜包吗?

    沉陈想不通。

    若说欧阳辰当真是被娇惯成了那样也是无话可说,可是,当他想起四大世家时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地出现了当今的局势、四大世家的实力板块、皇权在其中的极力抗衡等等、连欧阳鹤云跟兰阮心闲聊时的推测都被埋在了心里,这就显然不是沉陈从书里看到的了,而是埋藏在这个身体里原主的记忆。

    摇摇头,原主确实是不在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应对眼前的两人为好。

    宋楚沁是淮阳公的庶子,上有八面通透的长子、旁有处处能干天赋绝顶的嫡子做比较,他这个只知吃喝玩乐的庶子自然就不被淮阳公看在眼里了。(想到这一点的沉陈默默地松了一口气,“果然是想多了,天下乌鸦一般黑,一看欧阳辰就是跟宋楚沁一样的货色嘛哈哈哈。”)

    宋楚沁穿一身锦蓝天丝冰蚕莽艺长袍,腰佩雕刻睥睨兽神的红麟玉,脚踏一双六级魔兽翾兽皮制成的防御加成长靴,手中一柄七宝玲珑塔坠的湖光宝塔山水扇,头发用羊脂玉簪半挽半垂,好一个翩翩如玉公子哥儿的形象。

    再看何丕泰,不同于他那身材瘦小脸庞尖削没有一点修炼天赋的老爹,何丕泰长得高高壮壮,肩宽脸宽,并且还有着很好的武修天赋,为人憨厚不拘小节说白了就是有点缺心眼儿没头脑。别看现在已经是五级中阶的武师了,仍然会被天赋贼差到现在还是二级上阶剑侍的宋楚沁玩得团团转。

    据说何丕泰缺心眼到他爹何荣总是怀疑何丕泰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_╰)╭。

    眼前的何丕泰跟宋楚沁一样,一身从头到尾的高品装备。

    沉陈:“……”

    别看沉陈和寒牧澈这一行人个个都堪称金手指加身,但说到底他们其实都是土包子。被打发去万鹿的时候沉陈根本就没来得及多想,后来万鹿书院又要求全体学生统一装备,力求把对外物的依赖性降到最低,而寒牧澈阿铃杨祐李靖言他们又是彻彻底底的穷人,可以说一行人全都是穿着万鹿的书院装备度过一次又一次磨炼的。

    也就是后来寒牧澈沉陈他们能赚到钱了才去换了一些实用的装备。比如说沉陈身上最好的装备就是在最初的靴子坏了后,用在华雾试炼时打到的四级云鹿皮制成的有加速轻快属性的云鹿皮靴和寒牧澈送他的一把冰霜长剑。现在看到面前两个一身高品的人,沉陈不禁升起了打倒土豪的愤恨心理。

    寒牧澈倒是很淡定地看着眼前这两人。纵使这两人从头武装到脚也不是他的对手,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他需要的装备迟早会自己挣到,如果沉陈愿意他也可以……

    而宋楚沁和何丕泰这边,两人都很是惊奇地看着穿着“朴素”的沉陈。

    虽然沉陈穿的青竹云纹长衫做功和面料都很好,但它毕竟没有一点加成属性啊!简直就像没有入学之前的穿着!完全想不到离开了他们的日子沉陈居然过得这么惨啊!(哪里不对……)

    当下宋楚沁惊讶道,“小辰辰你怎么穿成这样!”

    沉陈翻了个白眼,“穿成这样怎么了?”内心os:什么人!自己土豪还看不起穷人——啊呸,自己暴发户还看不起靠实力取胜的天才了?!

    大块头何丕泰用手捂着嘴吃吃笑,瓮声瓮气道,“你看起来,像,你小时候。”

    你看起来像你小时候???

    什么鬼???

    听不懂啊!

    好吧,阿爸相信你不是你那个精明的老爹的孩子了。沉陈同情地看向何丕泰。

    “唉,”宋楚沁叹一口气,拍拍何丕泰的肩,解释道,“阿泰是说你看起来就像以前没上学的时候。”

    这下沉陈总算听明白了。

    茺州大陆上大多国家的子民都是十五岁进入学院,以此为脱离孩童时期进入少年的阶段,而在学院的五年则是第二成长期,五年时间学习规律积累经验提升实力,从学院毕业也就是二十岁的时候自身已经有了一定实力,这个时候就算成年了。当然成年不意味着停止学习,只是学院已经没什么能教的了,意味着要自己去天南地北地闯荡和实践修炼了。

    “唉,”宋楚沁又叹了一口气,看了看沉陈和寒牧澈两人,沉痛道,“话说以前我只是听说万鹿穷却没想到居然这么穷啊!”

    “……”沉陈敏锐地觉得宋楚沁要说出什么会让他变得不太好的话,他谨慎地跟寒牧澈对视了一眼。当然蠢读者什么也没能从主角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看出来。

    “你不会不知道吧?”宋楚沁张大眼睛,看向沉陈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

    “……”

    “最近几年万鹿已经没落得没办法啦,万童鸿那个老家伙死活没找到赞助。像我们帝都书院会统一发放至少三级的中品装备,成绩或者试炼优秀的人还能被奖励高品阶装备 ̄当然啦,上帝都书院的也不会在乎发放的那么点东西,但是奖励的高品阶装备却还是可以期待的。而且你懂得,在帝都书院身上要是没有好装备是会被笑话的。”宋楚沁摊手。

    “没错,”憨厚的何丕泰闷闷应声点头,“我上了学才知道原来修者的世界跟我们以前刚入门时是那么不同!以前的我们真跟土包子一样啊!”

    从前&现在都是土包子的沉陈:“……”

    “那么你们两个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吗。”沉陈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还能干嘛,当然是找你出去玩咯!”宋楚沁挤到沉陈身边,“哎小辰辰一年不见你都不爱我们了吗!以前的你会第一时间来找我们玩的!阿泰对不对!”

    “对啊对啊,”何丕泰嘿嘿笑,“你不来找我们我们就来找你了。我和宋楚沁发现了很好玩的地方~~~~”何丕泰挤挤眼睛,“我们去找乐子吧!你以前不是最向往这种事了吗!”

    “……”沉陈僵硬地扭头。从宋楚沁和何丕泰形容猥琐的笑容里……他……大概……好像……有点……不太妙……

    “找乐子?”寒牧澈挑挑眉,笑着问道。

    不知为何,宋楚沁和何丕泰觉得身上有点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