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39章 穿书39

第39章 穿书39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欧阳。

    方方正正的鎏金字体刻在不朽的牌匾上。

    不朽木制成的牌匾高悬,漆黑厚重的大门仿佛承载了千年岁月,两边坚如石白似玉的雄狮镇兽以睥睨坚韧的姿态镇守。

    大衍朝四大世家之一的欧阳家,生于戎马,皇恩加身。仅是站于府邸旁,就好似能感受到那股兵马隆盔间的浩然庄重之气。

    欧阳府的现任家主是大衍军最高率兵执掌龙威将军欧阳鹤云,娶的是当今圣上的妹妹阮德长公主兰阮心,欧阳家声名在外,龙威军的名号震慑山河八方。

    但其实,欧阳府的府邸要比其他世家都简朴许多,唯石狮黒木镇守的府门显得分外庄重,唯深厚的气势惊人,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意。无他,只因为,这一府,保家卫国多忠烈。

    离孤云眯着眼看了看刻着欧阳二字的厚重牌匾,不由得有些玩味,心想百年过去,君王换了几代,唯这欧阳世宅看起来嘛……

    在这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些地方会让人觉得存有反差。

    就比如一年前或者过去的十几年来帝都百姓都知道欧阳家小世子欧阳辰是个混吃混喝无所不为的混蛋小子,对他简直是又恨又怕讨厌的不得了,若不是碍于他的身份简直想啐其一口。但这并不妨碍百姓对欧阳府的敬意。

    为何?

    只因为欧阳府世出忠良英烈,上至百年前赫恩公戎马一生,平虎役半身入黄土仍死守外敌,下至未及而立的前世子欧阳显,五年前与青龙一战葬送大好英年。

    男儿征战四方,乞白骨食黄沙,天下为家。

    欧阳府世代将门子弟,国为家,抛头颅洒热血,平天下。

    寒牧澈一眼望向漆黑得郑重的欧阳府宅大门,眼眸中飞快流闪过一些情绪,不由得回头看了看正从马车上跳下来的沉陈。

    虽然大衍是最为强盛的一个国家,但随着近年来他国修士能人的增多,太平了已久的大陆也难免爆发打着各种旗号因为各种事由实则只为掠夺的战争。

    五年前的那场战争寒牧澈是知道的。那场战争持续了三年,他虽被关在地牢,偶尔也会从一些小卒的神色中看见战争的阴影。据说战场就在离冗城不远的北葛,危急时曾一度退居冗城外围……原来,结束了长达三年的战争的那个被人称颂的年轻将领,就是沉陈的哥哥。

    他当时才只有十岁吧?失去至亲兄弟是种什么样的体会?

    寒牧澈没有兄弟姐妹,甚至没有亲人。娘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一直照顾他的老伯伯也在他被寒元成抓到的那一年死于其掌下。他一直以冷漠示人,只因为从没有机会跟人好好相处。若是成长的过程中温情的时刻能多一些,他现在恐怕也不是如此冷冰冰的模样吧。

    不过也没什么可惜的,因为从未拥有,所以没关系。因为现如今的冰冷,所以很少有人能伤他至深。年方十六岁的寒牧澈,其实在他谋划如何杀死寒元成逃出地牢的那一刻就已长大。

    但是沉陈不一样,他从小生活在拥有光明的环境里,骤然失去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亲人,一定会很痛苦吧。寒牧澈不由得想,沉陈一向开心的表情下,是不是有另一幅被他隐藏起来的面孔?

    沉陈此时正在蹦蹦跳跳装出一副很忙的样子欲摆脱侍卫自己拿行李,其实他的内心简直可以说得上忐忑。

    “哎!简直就是近乡情怯!一想到一会儿要面对一睁眼就给了我一个巴掌的这具身体的亲亲爹……啧,整个人都不好了!”沉陈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因为府里的侍卫抢走了所有的行李不得已悻悻地转过身。

    结果一不期然扫见了旁边寒牧澈冷漠的脸上却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一点悲伤的表情,不禁被吓了一跳,用胳膊捅捅他,“喂,你怎么了?”

    寒牧澈,“……”

    抿抿嘴,把头转向别处。寒牧澈心里想,刚刚会那么想,自己是脑袋被驴踢了吗。沉陈的脑子怎么可能装下那么多事!

    “……”莫名其妙被甩了臭脸的某蠢读者。

    沉陈只好转头招呼阿铃,“阿铃,我们进去啦,快来。”

    “嗯!”阿铃很可爱地点点头,抱着包裹凑到沉陈身边小声说道,“沉陈你家看起来很气派嘛。”

    沉陈于是转头望向自家的大门。

    嗯,毕竟是四大世家之一,气派是应该的。他当时被“赶出”欧阳府的时候草草回头看一眼就觉得这个府邸有种很特别的气派之感。不过,呃,这满目的红绸是怎么回事。

    只见象征喜庆的红绸将本应庄严肃穆的大门挂得满满的,连镇守石狮也没逃过。呃……他想他明白刚刚离大叔那副透着些许玩味的古怪神情了。

    这这这,是有人要结婚?咦?可是在他想起来和旁敲侧击出的零散记忆里似乎并没有适婚的人选,难不成他爹要纳小妾?!不可能吧,欧阳鹤云和兰阮心可是出了名的贤伉俪啊……蠢读者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这番喜庆的红绸似乎是为他准备的……

    呃,又不是衣锦还乡,搞这么大阵仗干嘛……蠢读者内心羞愧地想。没错,是羞愧。这种羞愧之情在看到身旁站着的两个学霸同学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沉陈不由得汗颜。自己的期末结业考好不容易才勉勉强强地考完,而且一个学年自己有大半时间是不在学院的……这么一来,多不好意思……

    正巧这时大门徐徐打开。一堆家丁跟在一位老者的身后走了出来。

    老者须发皆白,面孔也是明显的衰老之相。身形如枯木一般瘦弱,腰背却挺得笔直,一双眼四射着精光。

    欧阳石生年纪早已过古稀,作为欧阳府的家生子,自懂事以来就在先父身边学习如何当一名管事,自他执掌大管事一职已有三十年。

    作为一名大管事,其察言观色之能早已炉火纯青。欧阳石生的一双眼睛何其犀利,更别提他跟随老将军上过战场数次,自身便是七级中阶武仁修为,寻常人在他眼中都无什隐藏。

    因此欧阳石生一眼就看出自家世子修为已居四级剑士,内心欣慰一番,转而更在意起小世子身旁那位少年来。

    那少年看身形年岁皆与小世子相当,但观其修为,居然已经突破六级!虽然还是尚未稳定的下阶,但这等年岁就步入六级大武师行列的岂止是少有!欧阳石生心内大震!

    这个大陆的修为分为十二级,但每一级又分上中下三阶!想要提升一级就得从低到高突破三个小境界才能晋升一个大境界。基本上想要成为绝顶高手没有数十年的苦修是不行的!而时间不待人,有的人终其一生阳寿不过百余年,这就造成了当今修者的困境,高阶修者越来越少,能晋升到六级已是大为不易!

    修为分为十二级,每三级又分为一个境地。初境地,小境地,中境地,高境地。虽六级已经称得上高手,但纵观十二级四个境地,不过行至十二境地的一半,踩中出境地的尾巴,由此可见修者困局之深。而在这种普遍困境下得到突破的人,到达中境地,便可以延长寿命,一级即可换来百年寿命,中境地的巅峰者可多活三百年!而在古老的传说里,高境地的修者更似可得长生之命!

    当今修者的匮乏让传说早已不辨真假,但强大的力量和永生历来是修者所追求,连帝王也难以突破这一欲念。因而人间世,修为高者令人趋之若狂,小到权势者延请高修为者坐镇求势,大到帝王网罗高修为者以扩疆土!

    五年前青龙国发起的那场征战正是因此,原兵力并不及大衍的国家近年来修者频频突破,给大衍带来不小的威胁。

    欧阳石生虽只是府邸管事,但曾经跟随过老将军入军营,看过运筹帷幄行兵列阵,短短数息之间就从一个年轻的过分的高阶修者想到了天下局势。

    尽管心下大震,但欧阳石生很快便收敛起了自己的情绪,一张衰老的面孔回复死井无波的平静。

    修为低的沉陈自是没发现老管事的这一变化。他之所以对寒牧澈这个年纪的六级大武师不惊讶仅仅是因为他不了解这个世界的修者困局,而他心知寒牧澈的主角身份,修为哗哗就上去了,仅相处的这一年就让沉陈习以为常。

    唯有寒牧澈,抬头看了看以一步之落走在沉陈身旁带路的老者。刚刚那一瞬,似有千军过境,比自己高阶的威压压下来。

    寒牧澈勾了勾嘴角,看来这位老管事对自己接近沉陈的动机十分戒备。

    但是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明明以他现在的能力,完全有别的地方可去,可看见沉陈黒漉漉的眼睛带着一点祈求之意看向自己,拒绝的话终究咽入喉,在他拼了命的逃出寒家后又自己入瓮的进入另一个世家。还好他现在比当初要强大,总有能力全身而退。寒牧澈想。

    “大管事你怎么亲自出来了?”沉陈惊讶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