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40章 穿书40

第40章 穿书40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大管事你怎么亲自出来了?”

    “世子出去一年方归,老朽自然是要来迎接的。”

    欧阳石生板着一张脸,用没有起伏的声音不卑不亢地说道。

    沉陈不禁内心忐忑。

    实际上沉陈现在已经想起很多关于欧阳辰的事了。不同于当初看望生暮大大的书时那寥寥几个章节关于欧阳辰这个炮灰的介绍,而是作为现在这个世界的欧阳辰,沉陈想起了越来越多身体本身的记忆。

    那些从身体骨骼里突然冒出的记忆和熟悉感,有时候甚至会让沉陈分不清,他所存在的这个世界和生活了二十年的那个世界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到底是欧阳辰还是沉陈?就像庄生梦蝶,到现在反而不知哪个才是梦。亦或是雾里看花,镜花水月,看不了个通透。

    索性不去想。

    我存在谓之我存在,我所思即为我所想,我所想即是真实。

    索性不去想。

    大管事欧阳石生的眼睛像鹰一样锐利,沉陈被他一看就想起欧阳辰六岁那年怎么也摸不到入门水准被这位大管事吊到大树上暴晒一事,内心不禁一哆嗦。要知道欧阳石生在欧阳家的地位可是很高的,连夫人兰阮心都要让着他几分。

    欧阳石生也确实很有能力,他本身就是一个极为强劲的武修。欧阳辰的大哥欧阳显的武学基本上都是他教出来的,连带着幼时的欧阳辰也被欧阳石生管教一二。但无奈欧阳辰实在太朽木,经常惹得这位不苟言笑的大管事吹胡子瞪眼,欧阳辰被罚的次数也格外多。

    若说起小霸王欧阳辰的阴影,排行第一的自然是他老爹欧阳鹤云,第二的大概就当数这位大管事了。大概心理阴影面积着实是有些大,即使这具身体换了个里子——沉陈站在这里依然会觉得底气不足好可怕orz(←_←)

    正胡思乱想着沉陈突然感觉到感觉到一阵属于高阶武者的威压压下来,反应迅速地向后一跃,只见面前赫然是一道淡色的真气凝聚的气刃!

    欧阳石生站在原地并未动弹分毫,以他为核心渐渐出现了一个可视的环形。

    那是——!!!

    寒牧澈猛然睁大了眼睛!

    “武者气域!”

    高阶修者之所以称为高阶修者,不仅仅是他的修为等级到了,区别于中低阶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他们可以形成自己的域!就像厉害的剑修可以以自己的剑为圆心化出剑域,高阶的武修也可以以自己的真气形成一个绝对的气域!换言之只有能形成自己的域的修者才是真正的高阶修者!

    寒牧澈虽然因为种种机缘到达了旁人许要花上几十年才能到达的六级,但他始终未能找到形成自己气域的窍门!对成为强者的渴求让寒牧澈不由牢牢地盯住欧阳石生的一举一动。

    此时正处于气域施压方向的沉陈并不轻松。

    几乎是在欧阳石生释放气域的那一刹那沉陈就感觉到极大的威压向自己压来!这种感觉十分难受!就像溺水的人一样呼吸困难!强者的气域让沉陈几乎调动不了自己的真气!

    一瞬间,明明是格外寒冷的天气,但沉陈头上还是不停冒出冷汗!

    “一定要……撑住!!”沉陈飞速地调动起自己全身的真气绕丹田而上!他知道这只是个考验!更何况欧阳石生只把气域控制在他周身一个很小的范围内根本就没有用全力!如果自己连这么一点点都不能抵挡的话,那未免也……太没用了!

    紧咬住牙关,沉陈一个利落闪身加后跃避开欧阳石生左手间的气刃,同时右手飞快地反手一抽取下背后长剑!正在这时!欧阳石生的气域突然暴涨泛起一圈圈犹如回声波一样的波痕!

    沉陈只来得及以剑抵挡一二,那些波痕就已经兜头往沉陈这边扩散开来!沉陈只觉地嗡的一声,一下子头昏脑涨耳鸣不断,手指剧痛几乎握不住剑!

    一旁的阿铃只见沉陈被裹进了一个环形气域,不由得惊叫一声,抬头担忧地看向寒牧澈,“阿澈……”

    寒牧澈神色淡淡,只是略略点点头,道,“沉陈无事。”

    阿玲咬咬唇,她第一次见这个架势,明知道不会有什么,可……还是忍不住担心。

    处于气域内的沉陈感受着实不好。本来这个气域就在欧阳石生的掌控之下,他全神抵挡气域已是十分疲乏,偏欧阳石生还分出手攻他几处要害!

    来不及多想沉陈反手横剑!心中默念口诀——剑者,明心志!剑刃,分迷障!剑心,得开悟!随着剑招的开展沉陈仿佛能内室到自己上丹田那把象征修为的小剑。眼前也仿佛出现了曾经练过的剑谱上的一招一式!

    沉陈眼中精光大涨!执剑——破!!!

    如万千雨点击中长剑,长剑抵挡万千雨点!顷刻间沉陈与欧阳石生已交手数十招!!!有修为的还好,没有修为者纷纷躲避,唯恐被真气以及沉陈的长剑误伤。其实他们多虑了,欧阳石生修为高超,把气域范围控制的很好,在他的气域里他有绝对的控制权!所以——遭殃的只有沉陈一个人而已。

    “哐啷!”一声清脆的声响,这场比斗最终以沉陈手腕被点中长剑脱手告终。

    气域散去,沉陈刹不住脚后退了好几步才被寒牧澈扶住。

    这时候的蠢读者头发乱糟糟衣袖也被割出好几道口子,站在欧阳世家庄严华丽的府门前差距简直大!但寒牧澈一看某人亮晶晶的眸子就知道对方心情还不错。

    “能够过这么些招,沉陈好像又有进步了。”寒牧澈想。

    事实证明男主简直摸透了沉陈的小心思。某蠢读者心里那是满满的得意!嗷,小爷我在大管事手下过了几招来着?二十多招呢!可比原主强太多了啊!啧!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厉害啊嘿嘿嘿嘿嘿简直天才!(……喂你够了)

    欧阳石生淡定负手,衰老的面孔是一如既往的古井无波,让沉陈眼热的世外高人范儿十足。

    “二十三招,比之往昔有进,但今尚不可观。”

    “……”沉陈默默翻了个白眼,就是说自己有进步但还不够看呗。臭老头这么严!哼不开心!

    “小爷我都饿了,哪有大管事这样一上来就打的!我朋友还在这儿呢!”沉陈模仿着原主混世小魔王的口吻一手拉过一个小伙伴,“喏,我前面书信有提过的。寒牧澈,阿铃。”

    欧阳石生不卑不亢地颔首,“房间已为两位准备好,有需要可以找老朽。”

    跟在大管事的后面,阿铃悄悄地吐舌头。“沉陈你家管事好厉害!”

    沉陈做了个鬼脸跟阿铃咬耳朵,“就欧阳大管事是这样的,其他还没有我厉害呢。”

    “我看不见得。”寒牧澈默默地在一旁道。“刚刚路过的至少有两个,修为都在你之上。”

    沉陈:“……”凑男主我不想听你说话你可不可以闭嘴。

    似是看出沉陈心中所想,寒牧澈一勾唇角,“不可。”

    蠢读者:“……”卧槽男主你笑成这样简直是犯规!#讨厌一切笑得好看的男主!!!#

    欧阳家的府邸很大。从正门进,入目便是宽敞的院子,雕工栩栩如生的假山古石。正殿大而庄肃。此乃前院。

    其后上青石小道,走过月门,亭台水榭,一池莲塘。曲折蜿蜒的幽香小径,两旁种满兰草,有小楼两三座,高高低低的台阁,屋角飞檐,隐于雕花角门后的院落。

    虽是冬天,绿意渐少。但欧阳府百年的松木挺立,三两院落前的梅花含苞初长,枝桠伸出墙角,鼻端闻得淡淡的暗香。

    沉陈吸了吸鼻子,忽然就觉得有些放松下来。这一年因为来到陌生世界的小心不安,在这一刻突然被放下些许。

    沉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欧阳辰残存的某些意愿,亦或者仅仅是这具身体对家的想念,在这一刻,他确确实实感觉到某种可以被称为“回到家了”的安心感。

    正兀自感慨的沉陈眼角忽然扫过一个黑色的小小身影。那东西看起来非常小,沉陈还来不及细看就飞快地跑过了一个雕花影壁。

    耳边似乎传来一阵细细的猫叫声。

    咦?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