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 > 第41章 穿书41

第41章 穿书41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沉陈先是去拜访了欧阳夫人兰阮心。兰阮心穿一身水蓝织锦流云纹金长裙,挽一个兰络流云髻,斜插一把三孔的彩凤金步摇。姣好的面容看不出一丁点儿岁月的痕迹,给沉陈的观感还如一年前第一次见到那样美若天仙。

    作为欧阳家里对自己最好的人,沉陈对兰阮心的观感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好。虽然还是不习惯叫人,但这不妨碍沉陈嘴角抹蜜。

    “娘!我回来了!”沉陈模仿着记忆中欧阳辰的语气大声叫道。

    虽说在欧阳府,欧阳鹤云总是对这个儿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几乎没给过好脸色,但兰阮心却是绝对最疼爱欧阳辰的人。不过说起来其实欧阳辰养出那种张扬跋扈的性格也跟兰阮心的溺爱有关,但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又怎么能说是错呢?

    “辰儿你可回来了!”兰阮心迎了上来,拽住沉陈的胳膊就开始上上下下的查看沉陈身上有没有受伤,毕竟之前沉陈在试炼时失踪的事情可是让她狠狠担心了好久。

    沉陈被弄得一阵脸红,连忙挣开道,“娘……你干什么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沉陈摸了摸鼻子,十分不好意思,“我朋友还看着呢。”余光正好瞥见阿铃在捂嘴偷笑。

    兰阮心睨了他一眼,轻声埋怨道,“你个小没良心的,娘这还不是担心你啊!自从收到你失踪的消息我就整天吃不好睡不好,没一天是不担心的,生怕你有什么意外!你倒好!”兰阮心眼一瞪,“一跑就跑老远,也就回到书院才想起来给家里写封信!我问你,你是不是还在埋怨你爹把你送到万鹿书院的事儿?”美人眉毛一拧,显然生气了,眼中却仍带着对儿子的担忧。

    “哎娘你这可冤枉我了,我哪敢啊……”沉陈苦着一张脸连忙道。之前流落到沈师父那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连采购生活用品都要经过长途跋涉,再加上沉陈一个外来者,根本连欧阳府家的具体地址都不知道,自然也就没想着要书信报平安。不过现在看着兰阮心满脸的担心之色,沉陈心里不由生出了浓浓的愧疚,因此放软了语气抱歉道,“娘……是我不好,让您担心了。”

    殊不知沉陈的这句话落在兰阮心耳朵里险些让她飙出泪来。

    自从大儿子阿显亡故后,兰阮心每时每刻想到大儿子便心痛难忍,只能把加倍的关心与宠爱放到小儿子身上。兰阮心也知道过分溺爱孩子不好,可是她只想把最好的都给儿子,也算是把阿显的那份一同补上。纵使人人都说欧阳辰顽劣混世,但在她心里欧阳辰仍然是最好的。现在听到欧阳辰说出这样的话,兰阮心清晰感觉到儿子长大了,当下既欣慰又感动还有些伤感,五味陈杂,一下子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用手帕掩饰掉眼角涌出的泪痕,兰阮心故作责怪状,“离大师你也真是的,先前说好要保护辰儿的,怎么还是出了这样的事?”

    离孤云听了这话也不生气,上前一步抱拳认错,“是在下失职,害得小世子受苦,让夫人担心了。”

    沉陈疑惑地眨眨眼,直觉情况似乎不太对。离大叔不是在送他到万鹿后就离开了吗,怎么听兰阮心这话离大叔似乎还有暗中保护他的任务?而离大叔的回答说是请罪,但也不像一般侍卫一样诚惶诚恐。尽管沉陈早就觉得离孤云并不简单,但在欧阳辰的记忆里离大叔确实只是兰阮心身边的一个近卫……沉陈无辜地眨眨眼,在兰阮心和离孤云之间看了看。

    这时一旁站着的欧阳石生不急不慢道,“夫人请放心,老朽先前已经考究过小世子。小世子状态良好,修为上有所进步。”

    兰阮心心下惊讶。在她心里辰儿一直还是那个在父母兄长庇护下少不知事的孩子,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小看了。辰儿长大了,不光身形拔高,眉眼也较之前长开了一些,简单朴素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整个人气质也与之前截然不同,干净温雅,嘴角甚至在不经意间还会挂上谦和的淡淡笑容,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

    再看站立在沉陈身旁的两人,左边少年冷冽精致,整个人就像寒冬凛冽中一把出鞘的尖刀,眉骨脊柱有种长久化形的傲气,锐利得不容人小视。而右边的女生看起来冰雪聪明,举止中有着外族人的爽朗轻快,额前手腕系着小巧的铃铛,笑起来的时候分外可爱。兰阮心不由心思一动。

    这不是欧阳辰第一次往府里带人。原主本身是一个挺喜欢交际的人,帝都的众多纨绔几乎都跟他有交情。在姜堰,三四五子弟纨绔呼朋唤友,鲜衣怒马,斗鸡走狗提笼架鸟,于蟋蟀声中玩乐,在好酒觥筹间醉生,流连花下风月梦死,实在是最为平常的事。兰阮心当然清楚自己的儿子素日是怎样的作为,也深知帝都年轻儿郎时下的风气如何。尽管收到信后就派人细细地查探了一下两人的底细,但见到的时候她还是不免觉得意外。

    这两人实在跟欧阳辰过往的所交差异甚大。而这也正是她特地让欧阳石生去府门前掌眼的原因。不过两人既然没有问题的话兰阮心倒是不介意辰儿跟他们往来。甚至兰阮心隐隐觉得让辰儿去万鹿是比留在帝都更正确的决定。

    兰阮心嘴角挂上温婉端庄的笑容,仪态大方地道,“你们便是辰儿最好的朋友了吧,我家辰儿在万鹿,可多亏了你们的照顾。”

    穿着锦绣罗裙的侍女手持精美的雕花漆盒,随着她们的动作一道又一道看起来相当诱人的美味佳肴呈花型被摆列在了桌子上。屋里银碳烧得旺,暖黄色的灯笼映照下分外温馨,清淡雅致的木香被满溢的菜肴香味覆盖。

    先上来的是四碟摆样精致可口的点心。糯米糕、板栗饼、芸豆卷、松子百合酥。

    碧绿色的翡翠白玉饺、合着双色椒炒得鲜嫩可口的冬笋、一碟小肉杏鲍菇、上汤白玉菜、宫保豆腐、鱼香茄盒、栗子排骨煲、一樽冬瓜丸子羹。

    最后端上的是盛在精细小瓷碗里的骨汤鱼粥。

    粥煮的绵软,特质骨汤浓郁的鲜香扑鼻而来,点点翠绿色的小葱和冬菜洒在奶白色的粥面,鲜嫩诱人非常。

    看着眼前色香味俱全的一道道佳肴,沉陈都要忍不住流口水了!

    兰阮心在侍女布好了饭菜后便很温和地让寒牧澈阿铃他们不要拘束,随意吃。

    在欧阳家吃饭的时候反而没有太多规矩,是可以说话的。盖因为平常欧阳将军不是在军营练兵就是在处理公务,与家人交流极少,只在吃饭的时候会与家人交谈一二。当然这对于原主欧阳辰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因为他总是少不了在饭桌上被训斥╮(╯_╰)╭。

    阿铃眼睛瞪得大大的,她从来没有在一顿饭上吃过这么多菜!光是闻着眼前诱人美食散发的香味阿铃就知道味道一定很好!

    她小心地夹了一块白白胖胖的芸豆卷,舌尖的触感柔软细腻,内里的馅料十分香甜爽口,她不禁眼前一亮!实在是太好吃了!

    “夫人,你们家的点心好好吃!”阿铃眼睛亮晶晶地感慨道。

    “喜欢就好。”兰阮心微微一笑。

    “嗯!好喜欢!这是我在天周、竺目那些地方都吃不到的东西呢!”阿铃很兴奋,小心翼翼地请求道,“夫……夫人,我可以跟你们家的大厨学做这种糕点吗?”

    “嗨,我当什么呢,”沉陈满不在乎地开口,“想学就去学好啦。这个厨子是我五岁那年特地从宫里挖来的厨子来着,手艺一级棒。”

    兰阮心不由笑道,“还不是你小时候太贪嘴。”又转而问起阿铃来,“阿铃姑娘对厨艺很有兴趣吗?这在可不常见。”实际上不是不常见而是几乎没有。以兰阮心的身份认识的自然都是尊贵娇嫩的世家千金,这些姑娘们从生下来就有周全的仆从照顾,即使以后嫁了人也是没人会勉强她们洗手作羹汤的。所以现在听了阿铃的话兰阮心心里还有点惊讶。

    沉陈担心兰阮心会对阿铃有什么看法,连忙开口道,“对啊!阿铃厨艺很好的!之前在华雾她还给我们烤了很好吃的肉呢!阿澈对不对?”沉陈用胳膊肘怼了怼寒牧澈。

    “嗯。”寒牧澈用漆黑的沉静眼眸看了沉陈一眼,点头道。寒牧澈不是个爱说话的人,基本上全程都在听沉陈他们说话,如果不是沉陈撺掇,他恐怕一晚上都不会说一句话。

    “是吗?”兰阮心微讶,看了看自家儿子和被夸得略显局促脸红的阿铃姑娘,还有跟辰儿表现得很亲密的寒牧澈,不禁微微笑起来。

    看来辰儿跟两个小伙伴的关系确实很好啊。

    “自然是可以的。阿铃姑娘如此贤惠,不知道哪家公子有这个福气娶到阿铃呢。”兰阮心开了个玩笑。

    阿铃脸一下就羞得通红恨不得把脸埋在碗里,小声局促道,“夫……夫人说笑了。”

    “哈,”沉陈笑起来为阿铃解围,“娘你就别逗阿铃了,她都害羞了。”

    寒牧澈沉默着看了沉陈一眼。

    兰阮心笑着看了沉陈好几眼。

    咦?→某蠢读者。</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