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纨绔反被潜 > 第十三章 仇人(3)

第十三章 仇人(3)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纨绔反被潜最新章节!

    宛希哲被狠狠训斥一顿,在重新开始的时候,终于找到了什么状态,面对着谢景曜神色里也带着一股认真。

    两个人刀剑相撞,互相厮杀,钝响不绝于耳。谢景曜面无表情,轻挑起的眼尾带着淡淡蔑视,挥舞着巨剑又重新迎了上去。宛希哲在厉害,也不过是凡胎,哪里是剑灵的对手,三两下就被谢景曜按住肩膀,压在三生石上动弹不得。青丝随着清风飘扬,玄纹云袖正轻轻拍打着宛希哲的侧脸。

    宛希哲本应该不死心的挣扎,想法设法的反击,面上流露出不甘心又嗜血的恨意。可他这时候却做出来超出剧本外的动作,主动凑近,在谢景曜耳侧不知道说了什么话语。

    谢景曜眼睛微眯,目光轻蔑的打量着宛希哲,一双带着墨绿色隐形眼镜的瞳仁充溢着诡谲之色,似乎在考虑着他话里有着几分可信。

    宛希哲见到他不相信,又高深莫测的微抿着唇。

    这样多出来的戏码让导演顿时不悦,可又有着谢景曜的撑场,觉得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或许能两位主角之间能埋下来伏笔。好说歹说,这场戏是在宛希哲ng多次勉勉强强完成。

    尹阳看着走过来的谢景曜,想要将刘姐递给他的热毛巾,给谢景曜擦脸,做一做他这个助理的分内之事。指腹刚刚触碰到谢景曜脸侧,手腕骤然一紧,以着狼狈的姿势和宛希哲插身而过,被谢景曜拽到茶水间里。

    同样的位置,他又重新被按在墙上,双腿别别扭扭的跪坐在沙发上。

    fuck,这都是什么毛病,都喜欢这里。

    干脆把这个沙发还有这个布局,拷贝装修到自己家里好了,干嘛总是把他拖到这里。

    他暴跳如雷的怒斥道:“神经病吧,你拖着小爷来到这里干毛?滚蛋!”

    “干你。”谢景曜捏着他的脖颈微微用力,前倾俯身,牙齿轻磨精致锁骨。

    他背脊贴着冰冷墙壁,皮肤尖锐刺痛让他感觉到不安感,硬撑着镇定。“ng了多次,也不能跟我撒气吧,神经病!”

    这个王八蛋是一直处于发情期么?为什么无时无刻都想着那羞窘事情。

    “银枪小霸王,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伺候你舒坦了,风骚的让你欲仙欲死……”谢景曜高深莫测的俯视着他。

    他顿时僵硬在原地,连挣扎的动作也忘记。

    冷汗涔涔,磕磕巴巴窘迫说道:“你、你都知道了。”

    “我原来还不知道你有这般喜欢我,甚至愿意为我屈身被我包养。”谢景曜轻笑。“我还不知道原来我们如今的关系是两情相悦……恩?”

    他语气柔软下来,羞耻的低垂着眼睑,难得舌头打结,“我、我是被那宛希哲逼得没有办法了嘛,他以前和我有过恩怨,我没有办法才说出来这段话。”

    “所以你是喜欢我?”谢景曜凝视着他的眼睛。

    他悄悄窥视着谢景曜的神色,犹豫不决。

    他是应该说是,死皮赖脸的求饶一番,然后被谢景曜奚落一番。

    还是趾高气扬的告诉着谢景曜当然是假的,小爷怎么会喜欢他,除了是有可能喜欢上他的皮囊,但这样的后果可想而知,有可能被谢景曜压在沙发上任由欺凌一番。

    他思忖几秒,发觉还是被冷嘲热讽舒服一点,毕竟屁股遭殃真是太痛苦了。

    “我很喜欢你,所以才编造出来那样的谎言。”

    他低垂着脑袋,等着谢景曜刺耳的轻蔑,可迟迟也没有动静,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唇间一暖整个人被按在沙发间。他呆滞的望着谢景曜那双充溢着欲望的眼睛,松懈的瞬间毫无预兆的被压制着动作。

    陷入窘境之中的他嗫嚅喊道:“你干嘛呀?”

    这剧本似乎不太对劲呀?谢景曜怎么没有按照他的设想把这剧情演下去,这样压制着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等等,他怎么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唔、唔……唔唔唔唔……唔……”

    他口中又被堵上,可这回的是湿濡的舌尖,缠绵暧昧的吻令他呼吸困难,硬邦邦的物体紧贴着他的腿侧。

    他刚才以为谢景曜会训斥着自己,甚至会残忍的奚落他一顿,可没想到谢景曜的居然带着淡淡欣喜。

    难道?

    谢景曜是喜欢着他的?所以听到他的表白,才高兴的无法继续隐藏着对他的龌蹉心思。

    仔细思考一下,似乎真的是如此,如果不是喜欢他为什么会愿意借给他钱,那笔钱可不是小数目。而且听到宛希哲的示威,霎然间变得焦灼不已,甚至失去冷静。

    欲盖弥彰的悲惨亵玩,远远没有猜测出谢景曜真实心思带来的惊讶,所以当谢景曜享受完餍足的为他整理着衣裳的时候。他也都没有任何表情,呆若木鸡的满脑袋都是不可思议。

    谢景曜喜欢他。

    他盯着谢景曜的俊脸,心慌意乱,情不自禁的揉了揉谢景曜的耳侧,看着到他没有怒意,反倒朝着自己笑的可谓是春暖花开。让他猛地将手收回去的同时,惶恐的僵硬回了个微笑。

    他被谢景曜搀扶起来,仍然是觉得刚才像是一场梦。想要说出来话嘲笑谢景曜对自己的痴心妄想,甚至想立刻让谢景曜颜面扫地,可话语宛如一根鱼刺卡在嗓子,刚要说出来就刺骨的疼痛。

    ……

    “尹少这是怎么了,这么会没有见到的功夫,就闪到了老腰?看来是某人伺候的功劳呀,没想到当初我想要丢掉的赖皮垃圾,还是有废品回收站。”

    他看着宛希哲幸灾乐祸的视线,差点要冲上去揍他一顿,可手腕又一紧,宛如遛狗绳似得将他束缚着,轻而易举就被视线阴鸷的谢景曜拎了回去。

    “听说你和某高层老板侄子,正腻在一块,你要是不想让这条消息见报……”谢景曜面有愠色。

    “啧,我不管了还不成,谢景曜你喜欢的东西你自己看好了,别让他总是招惹我。”宛希哲说的厉害,可悻悻的瞪了几眼,就像是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