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纨绔反被潜 > 第79章 .78.77.76.5.13

第79章 .78.77.76.5.13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纨绔反被潜最新章节!

    他脸色惨白,满脸的无助,“你听我解释一下嘛……”

    虽然他觉得他解释了,对方也不能相信他刚才说的话。

    “你又想要像是之前说那种话,一切都是不小心的事情,你不小心和他一起喝酒,而且不小心喝醉了,然后不小心把他带到自己家里面了,你是不是还想要和我说,你们不小心还做过什么逾矩的举动?”谢景曜面无表情,狠狠的捏着他的脸颊。

    “我、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是之前不小心提包丢了,正好被乔秋捡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觉得很适合一起做朋友,于是就……出去小酌几杯。”

    “我可是记得你,上次和我一起喝酒就狼狈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你这次还敢和陌生人出去喝酒?”

    “也不算是陌生人呀,是好心人,帮我捡回来手提包。”

    “很多诈骗集团都会用这种手法,你太天真了,他们会先把你的东西偷来,然后在装作捡到东西,接下来给失主打电话。”

    “乔秋不是这种人。”他不悦的辩解。

    谢景曜微笑,“才认识这么一会,你就这么了解他了?”

    “我能看出来他是个好人,而且也没有诈骗我,你就相信我吧。”

    “是嘛,我看你是觉得他模样讨喜吧?我都忘记了,你最喜欢这个模样的人了。”

    “才、才不是呢!”他心虚的低垂着脑袋。

    当然……

    不可否认。

    那时候也是有着这一点的因素。

    所以,就情不自禁的和乔秋同意出去喝酒。

    谁叫对方模样是他喜欢的类型,被哀求就情不自禁的跟随过去了。

    谢景曜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他心中想着什么事情,面上流露出来阴森森的笑容。

    事实摆在面前,这个变1态又不容他解释,这次还用不着他努力讨好,他很快就发不出来任何抗议,死死咬着背角,含糊不清的哼哼唧唧,被修理的每根手指都充溢着餍足。

    “以后还敢不敢沾花惹草?”谢景曜食指轻挑起他下颌,凑近往着他眼睛吹着气。

    尹阳攥着背角,背脊弓着,脸色红1润的厉害,困难的发出声音。“恩恩……”

    谢景曜眯着眼睛,微笑的用力欺负着他。“你的意思是敢了?”

    “唔……”尹阳拼命的摇晃着湿漉漉发丝,眼睛里满是哀求之色。

    “看来你还有点意见,还想要不否认。”谢景曜虽然是这样说着,可是语气柔软,带着愉悦,狠狠欺负这面前陷入悲惨境地的人。

    “不不不不不……不敢了……”他委委屈屈的配合道。

    谢景曜带着遗憾,慢悠悠的松开对他桎梏,轻柔悦耳的说道:“这还行。”

    也不知道这期间糊里糊涂又被逼问了什么答案,甚至印象里觉得自己可能被签字画押了什么东西,可是胡乱的皱紧眉头,脑海里只有断断续续的印象。

    又狼狈的在不知不觉昏倒,等到醒过来,身侧的人还坐在一旁,翻阅着书籍朝着他微微一笑。他瞧着那张俊脸,忍不住的轻咳两声,别别扭扭的揉了揉蓬松发丝,拖着瘫软的腰1肢,困难的坐起身来,被对方手臂揽在怀里。

    心中有点担心乔秋有没有从这里离开,又有点担心老爷子会不会已经知道谢景曜住进来的事情。

    “我、我说……汪念珊的事情……”

    他骤然间停滞,轻咳两声,停止住询问的话语,低垂着眼睑躲避着对方那阴森森的眼神,轻咳两声,捂着屁1股想到昨夜的折磨,此刻他还在害怕。

    谢景曜侧过脸,见他老实听话,微笑摸了摸1他发丝,又用他的胸脯作为人肉支架,在上面摆着平板电脑,滑动着触摸屏幕。

    “那个啥……”他不舒服的躺在对方怀里,不断的扭动着一会。

    谢景曜请点击几下,停住了手指,拿起来平板电脑,摆放在他的面前。

    “你看这几款你喜欢吗?”

    他胡乱的扫视着几眼,立刻脸色陡然一变。

    销量第一的贞操带,还有各种跳蛋情趣内衣,甚至还有着啥小护士的单薄款、空姐的诱1惑,最可怕的是那款制服诱1惑之警服,重点还是破破烂烂的布料,和没有穿衣服根本没有差别。不、不……还是有点差别,看起来更加有着欲盖弥彰施虐感,配合着一张手铐的图片,让人浮想联翩。

    卧1槽,他用脚趾头想也不是这个变1态想要给自己穿这种款式,唯一能用来穿的人,只有他自己这个人选了吧。

    特么的,要是让他穿这种东西,看起来就放1荡淫1靡羞耻衣料,他就狠狠的打爆变1态脑袋。

    心中想着凶狠,可他面上挂着狗腿笑容,“嘿嘿,这、这……看起来并不是很好看,你看这就是那外面卖的人才会穿,我们这样正直严肃,怎么可能要穿这种衣服呢?对不对?”

    还没有等他说完,就见到谢景曜先是去敲着卖家旺旺,然后把他的身高和体重并且还有腰围与臀围都报告了客服。

    有没有完呀,该不会是真的想要买下来吧,这个贞操带是什么鬼呀,这玩意不都是某种爱情动作片里面才会出现的道具么?哪有正常要买这种东西,再说要是在他身上试验,他说什么也不会答应变1态这个举动,坚决拼死也要保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第一眼看过去,他就想到了最近别人推荐他去看的五十度灰。

    还没有来得及去看了,压根没有必要去看了,看什么看?他自己本身就开始上演着电影剧情了。

    他看着谢景曜熟练的操作着屏幕,很快就选择好快递和尺寸的问题,并把平板丢给他。他接过来平板,以为变1态是准备询问着他的意见,他已经准备好义正言辞的狠狠拒绝。

    谢景曜微笑,“你付款。”

    “啥?”他呆滞的看着谢景曜。

    有没有搞错,完全不按照着他设想的来呀,压根都不想要询问着他的意见么?

    “你付款,有意见?”谢景曜深邃迷人的漆黑双眸正盯着他。

    他当然是满满的意见,可是这不断想要挤入的手指,蕴含1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这分明是特么的恐吓,这种无理的要求他怎么能答应?完全不可能答应好不好?要是答应了之后,保不准对方还得说出来什么蛮横不讲理的要求。

    再说他想到出门的时候,还要穿着这种衣服,要是去上厕所的时候,不得被人当成变1态。他现在已经是外边疯狂传言的渣男、骗婚了,要是在被爆料这种秘闻,他……他……他就想要掀桌了。

    正鼓足勇气,说什么也要给这个变1态一个拒绝的时候,见到对方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似乎就等着他拒绝之后,施行残酷的惩罚。

    “买、买买买……”他苦着脸,无比凄惨的谄媚1笑道。

    好不容易支撑起来的勇气就这样破灭,他困难的滑动着界面,登陆网上银行把这款商品不甘不愿的买了。

    本以为这下就可以满足变1态的恶趣味了,哪知道这才是个开端。

    “把这页的任何商品每个都买两件,按照你的尺寸来购买。”谢景曜抚摸着他颈侧。

    什么?按照他的尺寸都来购买,这样的话,他完全可以选择故意买个型号不般配的商品,等回来的时候他就可以说成货品型号不准,到时候这个变1态生气也没有任何用处。

    谢景曜淡淡补充道:“要是穿不进去,我就让你在街口,亲手把这些商品送给别人。”

    尹阳憋着气,瞪了变1态一眼,干脆把平板丢到对方怀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瘫软的倒在床1上。

    “我不买了,你爱怎么样这样都随你,我再也不配合你了。”

    谢景曜捏了捏他鼻梁,啄吻着他的唇角,十指相扣。

    “恩?不想要买是么?那我就亲自帮你选了。”他另只手选了一款型号巨大的假黄瓜,还把那狰狞颤抖的视频放到他的眼前。

    他刚刚抬头就看到那玩意正狰狞蠕动,隔着屏幕似乎都能感受那可怕的触感,让他屁1股此刻疼的更加厉害。尤其是那个巨大的尺寸,卖家还好心提醒,那型号十分巨大,容易造成各种出1血,初尝试者建议购买小号,在逐步增加尺寸。

    这玩意别说是用着,看着他都能做噩梦。

    “我、我才不要这种东西,你特么留着自己用吧,妈蛋的。”唇角颤抖,颤巍巍想要逃脱,可被拉扯着脚踝,整个人被毫不留情的拖回来。

    “买还是不买?”

    他郁闷的抿着唇,瞧着对方不容拒绝的架势,轻哼两声,还是把那平板电脑拿过来了,“买,我自己买总行了吧。”

    慢悠悠,磨磨蹭蹭,还是在对方的监控之下,把那一页的商品都购买了,重点是收货地址还被逼着非要写着他家里。这下好了,他肯定这些日子都规规矩矩呆在家里,再也不敢出去了,要是出去的期间快递包裹被人收了,在拆开看里面的东西,他干脆咬舌自尽得了。

    “这回总行了吧?”他终于把全部的商品都同意付款。

    谢景曜盯着他看一会,又慢悠悠的说道:“手铐,你自己选择适合你用的,颜色我喜欢黑色或者银色,很适合你的气质。”

    他被夸赞气质,可是完全没有开心的感觉。

    想到这些都是折磨自己的刑具,还要他自己和卖家沟通,还要自己付款买下来那些淫1靡物品。再想到那羞耻的聊天记录,他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谢景曜的胸口。

    “好了!我都买下来了,你能不能适可而止了?”他粗声粗气的骂道。

    谢景曜点了点头,“好,我这回暂时可以满意,等到快递到了,再来看看你需要什么东西。”

    “我觉得已经够齐全了,就差必备的药剂,你都可以拍摄电影了。”他病怏怏的躺在床1上。

    谢景曜点了点头,“你还真是提醒了我,你现在把药剂也拍下来,我想要看一看你吃完,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

    他气的胸口剧烈起伏,激动的浑身轻1颤,牵连着那红肿羞耻1部位,也跟着疼痛的厉害。

    表情狰狞的瞪着那个变1态,他死死攥着褥子,从牙根挤出来一段话,“你怎么不自己吃呢?我还想要看你吃完你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也行。”谢景曜随手就加入购物车,这回他主动买下来了。

    尹阳好不容易觉得有个东西能给谢景曜用了,心中正在得意的很呢,突然想到一点不对劲。如果谢景曜吃完那药,肯定会变得更加变1态,而且如狼似虎扑上来,到时候他压根无法反抗。狠狠的被一顿香肠大餐肯定是事实,所以,遭殃的还是他的屁1股,谢景曜并没有吃亏。

    妈蛋的,所以这个东西还不如他吃了,保不准趁着这个药效能把谢景曜压在身上,达成他梦寐以求的愿望。

    “既然都给我买了这么多东西了,我看这个还是给我吧。”

    谢景曜见他反悔,也没有郁闷,而是点了点头,“好,给你。”

    采购的商品在购买列表足有三四页,他胡乱翻看一圈,光是看着那详情介绍的大图片,就觉得羞耻到指尖都在颤抖。胡乱的揉着眼睛,他迷迷糊糊的正要把平板递回去,才想起来谢景曜怎么一副想要在这里定居的模样。

    “你是不准备回去了?”

    “你要赶我走?”

    他是想要赶走,可是也不敢直白的说出来呀,只能委婉的表达了意思,“你看我这里人也多,并不太安全,我觉得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我回去休息,你爸还继续给你介绍相亲对象?”谢景曜躺在一旁,把平板自然放到床头柜,阖上眼睛把空调降温,再用被子狠狠给他们俩人裹住。

    最适合休息的温度,还有着那温暖的被子。

    连同他都昏昏欲睡,可是想到老爷子万一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回来了,还有着那个汪念珊的事情没有解决,他总是心中并不太安心。

    “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下次相亲我肯定会狠狠拒绝,你就不用担心这件事情了。”他轻咳两声,不断劝说着对方。

    谢景曜捏着他脸颊,“要是你父亲用那老命威胁你相亲,不也不答应?哪怕你父亲老泪纵横,你可以心狠拒绝?”

    “这……”他有点迟疑。

    “我就了解你,你肯定不敢拒绝,所以我就干脆在这里住下来了。”

    “可、可别呀,我家老爷子见到你容易血压提升,再说上次的事情还没有让他原谅,等这段日子我在好好游说一顿,老爷子有着松动的迹象,我在把你喊过来给他当面赔礼道歉……”他磕磕巴巴的满脸紧张。

    “我看没等你游说成功,你都成为了别人的新郎官,我就在这里住下来了。”

    “不是吧……”他轻咳两声,“我爸要知道肯定会生气的,再说也是你不分青红皂白把他送进去监狱,他现在生气也是正常的。”

    “那你觉得他会想要原谅我吗?”

    他想了想,很干脆的回答:“不会。”

    谢景曜额头抵在他的下颌,温热的气息扑在面上,手指愈发轻柔,“那不就得了,如果不用这种办法,还要继续拖时间,到头来还是要让他感觉到不愉快,这件事情并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可是,我这样算不算是胳膊肘往外拐。”他心虚的咳嗽着,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

    “恩?你的意思是,我是外人了?”

    他看着谢姨娘这副模样,就知道对方又在生气了,他不得又得继续哄着面前这个人。

    “我只是觉得现在还不是个适合的时间,你在等等我,等我把这件事情彻彻底底搞定,我肯定能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谢景曜轻声说道:“你不许再去和别人亲密,上次打电话,突然间闯入的女声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那个汪念珊?”

    “呃……她在外边询问我要不要拿毛巾,你别多想,我和她绝对是清清白白。”

    话题是怎么变成到这里的,还真是不妙,可不能让谢景曜知道汪念珊都闯进来,看到他在浴缸里面的模样了。变1态要是知道了,不得暴躁的拎着他发泄都是个怪事。

    他年纪轻轻的也不想要纵1欲过度而亡。

    谢景曜薄唇微启,“我当然相信你,但是这件事情,以后不能再有了。”

    “好好好,我保证这件事情就这一次,以后再也不会有了。”他严肃认真的说着,就差举起来手指发誓了。

    “要是有了怎么办?”

    他犹豫一会,立刻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就把你的那些网购买来的商品,统统在我身上用一次。”

    谢景曜低沉笑了,满怀深意的说道:“那我还真是有点期盼,你再一次被我抓到把柄的时候。”

    俩人正在说着话,突然外边传来门被开启的声音,身后还跟随着汪念珊娇滴滴的话语声。他努力辨认一下,却发现这脚步的声音正是老爷子的沉稳声响,不是说好了去外地需要几天才能回来?难道是汪念珊去找老爷子告状了?

    该死的,这突然回来了,显然是过来兴师问罪,要是发现他和谢景曜在床1上,是不是得暴怒的血压提升,当场晕倒去医院了。

    “我家老爷子回来了。”

    相比较他的惶恐,谢景曜气定神闲,“哦。”

    “你哦什么哦呀,你快点想办法从这里离开呀,要是被撞倒我们在一起躺在一张床1上,不得被老爷子狠狠揍一顿。”

    谢景曜摸了摸1他头顶,揉了揉,“我会保护你,别怕。”

    他捂着胸口,发觉光溜溜的,现在身上不着寸缕,急急忙忙的起来把地上衣服胡乱丢到被窝里面,“这是保护不保护的问题么,你还不快点给我离开,你快要把我气死了。”

    他不断迅速的穿着衣服,也顾不上浑身碾压过后的酸疼,呲牙咧嘴的好不容易把衣服套上。

    在看着谢景曜完全没有任何紧张的意思,仍然躺在床1上,而且那优雅的模样,反客为主的还让他收拾着地上狼藉。他深呼吸,听着那脚步声愈发清晰,知道他们俩人已经走到门口了。

    隔着门板,他听到另一面传来的声音,“兔崽子,这都几点了,怎么还在家里睡觉,我提前从外地回来了。”

    “伯父,我看小阳还在屋子里睡觉,不然我们就先让他休息一会吧。”

    “唉,念珊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不过你也不能这样管着那小兔崽子,你都醒来忙着家里的事情,而他这个主人还在赖床,这么大的人多让人笑话。”

    “哪里的话,这说明小阳不见外,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那儿子要是有你一般懂事我也就放心了,念珊你这孩子还真是太适合作为我的儿媳,我儿子那个性格正好和你作为互补。”

    尹阳听着外边的交谈声音,因为昨夜过度的透支,也有着恐惧的原因,双1腿不断剧烈的颤抖着。吓得他冷汗涔1涔,脸色惨白,瞪着谢景曜正在整间屋子里寻找着适合藏匿的地点。

    “小兔崽子,你老爹都回来了,你还在里面睡觉。”那爽朗的声音,对于尹阳而言是一种夺命的魔音,光是听到就止不住的心慌。

    感觉到门正在一点点的敞开,他心脏也随之愈发跳动急促,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让他喘息也转为凌1乱。死死攥着拳头,不断咽着口水,僵硬的站在原地。

    谢景曜面无表情的躺着,对于他的不安没有任何的异样表现,甚至唇角勾起,有着淡淡的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