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腹黑总裁绝色妻 > 第26章 女人,你在惹火

第26章 女人,你在惹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腹黑总裁绝色妻最新章节!

    “听琴。听琴。”思妍回到景华园,没有看到听琴,她叫喊着,可是没人回应她。

    看到大厅里突然出现的珍嫂,她问:“珍嫂,听琴呢?”

    “她……”珍嫂吞吞吐吐,不敢正视她,“她,她在……”

    “到底在哪里?”她不耐烦,语气不好。

    “在黑屋……”珍嫂低头,小声的回答。

    “什么!”思妍一听,急了,立即往黑屋赶去。

    黑屋是景?惩罚景华园下人的地方。听琴在那里,肯定是受罚了。

    果然,思妍过去的时候,听琴正被打,她蜷缩在角落,一个粗壮的男人正挥着鞭子,狠狠的抽打在她弱小的身子上。

    “住手!”思妍大声阻止,抓过男人手中的鞭子,扔到一边,然后跑上去抱住听琴。男人看到是她,恭敬的喊了声,“少夫人。”然后眼神示意旁边的人去通知景?。

    听琴在思妍怀中瑟瑟发抖,她抬起头,泪眼朦胧,看见是思妍,双手紧紧的抱住她,害怕的哭喊道:“思妍……”

    “没事了,听琴,没事了。”思妍轻轻拍着她的背,不停的安慰。触手的是鲜红的血水,娇小的背上一道道鞭痕,触目惊心。

    思妍脱下身上的外套,披在听琴身上。小心翼翼的扶起她,两人正要往外走,一个高大的身影却挡在门前。

    景?慵懒的靠在门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

    “五少为什么要惩罚听琴?”思妍对视上那双邪魅的眼睛,冷冷的问。

    景?不屑的笑,他要惩罚一个下人还需要理由么。

    “少夫人私自离开,她还帮你隐瞒,我舍不得动你,只好罚她了。”他轻佻的挑起她的下额,邪逸的笑。

    思妍怒瞪他:“我离开景华园也不允许?这是要限制我的自由么?就算这样,要惩罚的也是我,与听琴无关。你罚我好了。”

    “我的话,你听不懂吗?”他推开她,示意下人,“继续打。”

    思妍被景?推到一边,鞭子又落在听琴身上,她忍着痛,不敢叫出来。思妍看着她受苦,心疼不已。她二话不说,飞奔过去,紧紧抱住听琴,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她,鞭子落在自己身上。

    那个提?的下人愣了一下,想不到思妍会冲上来,他停住,眼神看向景?,景?不动声色。他心惊胆战的继续挥动鞭子,不过力道小了些许,现在打的人可是少夫人,他怎么敢用力。

    尽管这样,思妍还是觉得背上火辣辣的疼,大衣给了听琴,自己只穿了一件,鞭子打在背上,锥心的痛。她要紧牙关,不肯哼一声,即使痛要命,却倔强的很,不肯求饶。

    景?看着这一幕,那鞭子抽在她身上,却仿佛抽在自己心上那般,莫名的疼。

    “好了。”在思妍挨到第七?的时候,景?终于出声。眼神凶狠的刮了一眼那个倔强的女人,决绝转身离开。

    思妍和听琴两人相扶着离开黑屋,刺骨的寒风吹来,思妍不禁瑟缩了一下。听琴赶紧脱下大衣给她,却被她阻止。

    “思妍,你怎么那么傻?我是下人,皮厚,挨几?没事的,可你不同。”

    “听琴,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下人,你就是我的姐妹。”思妍看着她,认真的说。

    听琴感动得流下眼泪,“思妍,认识你真好。”她哽咽的说。

    “思妍,我帮你上药吧。”

    “不,你的伤比我重,你赶快回去上药,我自己能处理好。”

    “可是……”

    “没有可是,快去吧。”

    “好吧。”

    思妍回到房间,那个男人已经躺在bed上了,她不敢开灯,用手机的微光照亮,寻找药箱,找到药箱之后,赶紧拿进了浴室。

    脱下衣服,对着镜子,自己给后背上药,镜子里的鞭痕触目惊心,一碰就疼,药粉洒在伤口上,火辣辣的疼,忍着眼泪,一点一点的上药。

    可有些地方还是够不着,换了左手又换右手,还是够不着。思妍无奈,刚想放弃,男人突然出现在镜子里,吓了她一跳。他接过药,帮她洒在背上。

    忍了好久的眼泪,在这一刻突然爆发,镜子里的女人流着泪水,无声哭泣,那泪水擦都擦不去,越擦越多,满脸都是。心里的委屈,就如这泪水一样多。

    这一刻,她竟然忘记了,自己还赤果着,在这个男人面前。

    景?抬眼,看着镜子里那个似乎有无尽委屈的女人,无声叹了口气,他转过她的身躯,她脸上那道抓痕刺痛了他的眼,这个女人,连药都忘了涂,脸不要了么。

    冰凉的指尖,擦去她的泪,轻轻涂抹上药,痛的思妍惊呼了一声。这一刻,他温柔的帮她上药,她的心又蠢蠢欲动起来,在他面前莫名的就痛叫出来,泪水肆意的流,似乎要把所有委屈都发泄出来。

    “还知道痛?早干嘛去了?”他动作更加轻柔,语气却冰冷的要死,“要你低头,就这么难吗?”

    他气恼她的原因不是她私自离开,也不是不让她自由,而是因为……陈嘉琪。

    她靠在她怀中,唇角扬起一抹轻笑。景?,你这是在心疼我么?!

    闻着她的发香,还有女人香,避开伤痕,轻轻环绕她的娇躯,景?的手在她身上游走,光滑细腻的皮肤,xing感诱人,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女人,你在惹火,知道吗?”

    “啊!”思妍惊呼,这时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猛地退开他的怀抱,不免触碰到伤口,又是一阵疼痛。

    她手忙脚乱的遮掩身体,遮住上身,遮不住下身,景?邪魅的笑,深邃的眸子盯着她,胸前那对雪白丰盈,暴露在眼里,you惑不断,视线更加炽热火辣,眼眸逐渐染上焰火。

    “出去,你快出去。”思妍娇羞的喊道,又急又怒。

    景?不理会她,明目张胆的的看,这样的风景不看白不看。

    思妍扯过浴袍遮住身躯,却不敢围上后背,害怕触碰到伤口。

    “又不是没看过,遮什么遮?”景?轻笑,作势要去拉扯她的浴袍。

    思妍后退两步,一脸惶恐,还未干的眼泪,又要流出来,“景?,别过来,求你。”

    “刚才是谁还靠在我怀里,紧紧抱着我,我知道的,你也想要我……”声线xing感沙哑,景?故作暧|昧的说,他喜欢这么逗她,有趣极了。

    “你!无耻!”思妍羞红了脸,她刚才是无意识的,他的关心让她忘记了一切。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对她的影响真的很大。

    “宝贝,你会喜欢我的无耻,我保证。”他边说边走向思妍,一脸邪恶。

    “啊……”顾不得疼痛,胡乱的裹上浴巾,她害怕的奔出浴室。

    “哈哈哈哈……”身后传来某人得意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