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腹黑总裁绝色妻 > 第103章 孩子没了

第103章 孩子没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腹黑总裁绝色妻最新章节!

    景瑢来得很快,他的步伐匆匆,几乎是飞奔到思妍面前,一把将她抱起来,俊脸上,急切,关心的神色,一展无遗:“妍儿,妍儿,怎么了?”

    她这副要死的摸样,吓坏了景瑢,他的内心,涌起巨大的不安。

    “小姐流了好多血......”珍嫂惊呼。

    随着景瑢的到来,黑暗的屋子,瞬间灯火辉煌,思妍身下的血,毫无遗漏的出现在众人眼中。一大摊血水,出现在她刚才缩身的地方,在灯光下,异常刺目,她的裤子上,也沾满了鲜血,触目惊心,腥味浓重。

    似乎被珍嫂的惊叫声惊醒,思妍缓缓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中,出现景瑢的身影,熟悉的身影,像救命草,她拼命的想要抓住这一线希望,“景,景瑢...求你,救他,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她无力的抓着他的手臂,苦苦哀求。这一刻,只要能救她的孩子,别说认错,让她去死,她也愿意。

    “只要,你能救他,我认错,要我死也行......”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也不知道景瑢能否听到,她的意识,越来越涣散,视线已经模糊不清,陷入黑暗,抓住景瑢的手,也无声落下。

    一个求字,景瑢第一次从她口中听到这个字,倔强的她,高傲的她,如果不是这一刻,她永远不会说出这个字。

    景瑢感觉到怀中的人,没了气息,他抱着她,急急奔出黑屋,朝着身边的人,怒吼:“备车,去医院。”

    珍嫂跟上,赶紧开口:“五少,医院恐怕无力,只有司夜医生......”

    “那还不给他打电话。让他立即飞过来!”景瑢脸色难看的打断她,“让李医生先过来!”

    思妍房中,景瑢守在她bed前,握紧她冰冷的手,眉心紧蹙,脸上的担忧,疼惜,显露无遗。

    听说慕思妍又出事,这一回,好像还特别严重的样子。景华园的女人。佣人。纷纷赶来看戏,却只是在外面,不敢进入房中。房中的情况是有多严重,五少的怒吼声。频频传出。

    “妍儿到底怎么样?为什么会流这么多血?”

    李医生被吼的心惊胆战,这样愤怒、这样吓人的景瑢,真的很少见,他瑟缩的回答:“五少,慕小姐已经怀孕,可是之前喝的红寒果药水,刺激胎儿,孩子,孩子已经......”

    “我不想听废话。如果救不了我的孩子,你也别想活了!”景瑢无比震怒,竭力嘶吼,他紧紧抱起思妍,柔声道。“妍儿,没事的,孩子没事,你也不会有事的......”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

    “孩子已经流掉了,小姐,小姐还没脱离危险......”李医生又说出一句,令人震惊的话。

    “笨蛋,要你何用!庸医!废物!”景瑢差点失控,脸色阴沉,十分可怕。

    他的孩子,就这么死了,他的女人,生死未卜。面对这一切,他却束手无措,无力回天,尽管他手中权力滔天,他的身份地位如此高高在上,那又如何?又如何!他还是保护不了她们,保护不了.....

    “五少,只要保住小姐的性命,孩子,以后总会有的。”珍嫂在旁边劝说。

    景瑢露出苦笑,孩子,真的还会有吗?

    是他逼着她试药,亲手杀了这个孩子,依照思妍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再给他机会?他让她失去了孩子,她会恨死他吧。想起那摊刺目的鲜血,当时,他的心,痛如刀割。

    他伸出手,紧紧捂住心口,那里,每跳一下,便痛苦万分。

    他深痛后悔的目光,锁在思妍脸上,颤抖的指尖,轻轻触摸她苍白无血的脸颊,“妍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孩子的事,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就算在沉睡中,思妍的痛苦,也一分不少。她漂亮的眉心紧蹙,任凭景瑢如何,也抚不平。

    “真的没有办法让她醒来吗?”景瑢转头,目光森冷的看向李医生。

    “五少,我,不敢随意用药。”之前思妍的病,不是他医治的,他对她的情况,了解的并不彻底,不敢随意用药。在司夜医生还没来之前,在他还没宣布,思妍没救之前,他怎么敢死马当活马医!

    “老狼,司夜什么时候到?”景瑢语气不善的转向老管家,目光犀利的盯着他,眼里的怒火,难以抑制。

    他心急如焚,真的等不了了,这个司夜,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来!

    “滚!通通给我滚!”景瑢怒吼,看着这些人,他只觉得烦,很烦。

    “五少!”一个佣人跑进来,急促又惊喜的说,“五少,司夜医生来了,他来了!”

    当司夜出现在此时,他面色不善的扫了景瑢一眼,这个人竟然打扰他的研究,不可饶恕。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在研究的时候,被人打扰。

    “打断我的研究,你最好能有个......”责问的话,还没说出口,司夜就被bed上的思妍转移了注意力,准确来说,是被思妍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摸样,转移了目光。

    “怎么回事?”他怒问,“她经历了什么?”他赶紧查看思妍的身体情况,细细检查一番,发现她有了孩子,而孩子因为药物流掉了,而且还长时间吹冷风,身上有些皮外伤。

    “为什么随便用药物流掉孩子!为什么让长时间她吹冷风!”司夜朝景瑢咆哮到,“我记得我说过,她的身体太弱,要好好调养,出不得一点差错!”

    “该死的,让我白费了一堆好药,浪费我的时间。”死个人,没关系,但浪费他的好药,就是大事了。

    司夜可不管眼前的人是不是景瑢,照样教训,敢浪费他时间,浪费他药物的人,就该骂。

    景瑢被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竟不还口,不生气,他只问:“她还能救吗?”

    “不能,救不活了。”司夜不在乎的回答。

    这句话,不仅让景瑢震惊,房间里的所有人,都震住了,大气不敢出一声。景瑢的心,沉入谷底,痛不欲生。

    而司夜看到他们的神色,怒气稍微降下了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