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网游动漫 > 病王的绝宠妃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震惊全场

第一百一十八章 震惊全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病王的绝宠妃最新章节!

    “呵呵,好!既然公主这么有雅兴,梨儿也难得那么配合,那朕便陪你们玩玩,恰巧众位大臣也在就当当评委吧!”看来梨儿是想要雪国带来的嫁妆了,那到底是什么,能让她如此挂心妲。

    “臣等定不辜负皇上使命!”众人心里很疑惑,这还有什么好比的,明显雪国公主是赢定了的,不是他们偏对那方,而是人家凤公主是天下人人尽知才女,说她天下第一也不为过,只不过人家性格是差了那么一点,但人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事实的,而雪王妃……不是他们贬低她,而是她真的是除了长得好看一点外,真看不出来她还会什么……不过皇上都开口了,他们就当看场好戏吧!

    “嗯,琴棋书画……朕比较喜爱诗词,就从书开始吧!做一首蕴含春色的七字诗,一炷香时间为限,现在……开始!”既然梨儿敢应下来,那么她必定有她的方法吧!可是半柱香都燃完了……她还怎么一动不动的?!是不是还想不出来?!她不是很聪明的么?!

    莫凤早早的就把诗词写好了,此时她转过头轻蔑的看着木梨,以一个得胜者的姿态走到一边准备好的椅子上坐下,嘴角携着得意的笑,她似乎已经可以看到木梨失败求饶的模样了!

    众人刚开始还在心里安慰自己,或许这雪王妃早就和皇上沟通好了,早已把这些诗词被熟了呢……可是大半柱香都燃尽了依旧没有见她有所动作,众人脸上担忧不免心里抱怨,这果然还是那什么都不懂的‘四小姐’嘛!再这样下去第一局就要输了,这样我们苍国的面子都丢尽了这四小……雪王妃也真是的,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这陶器活嘛!再看看雪王……这……摆明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王爷呀!您就不怕雪王妃真的万一输了……这可不是您的个人问题了,这可关乎着苍国的声誉啊!

    或许是受不了众人那太过‘灼热’的视线,终于在香燃到还有十分之一的时候木梨动了,看着手执毛笔似用心又似随意的她,居然也别有一番风味,待木梨停下笔,众人回过神时,一炷香也恰好燃尽。

    “嗯,时间到!孔大人去把她们两人的诗念一遍,由朕和众大臣评判!”皇帝挥挥衣袖,对着下边一个貌相清秀的青年吩咐道。

    青年站起身,对着皇帝点了点头“是!”

    走到台上先对着木梨点了点头,拿起她写的字,看了一眼,先是一怔然后有些惊讶得不可置信看着木梨,抿着唇不知该如何言语。

    众人心里只一声‘嘭’,便是,完蛋了!

    白水心嘴角翘起,她就知道……才高兴到半,一道声音徐徐响声窀。

    “应怜履齿映窗台,

    小扣才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

    一只红杏出墙来!”

    随着青年声音落下,全场死一般的寂静,这……这首诗真的是那个四小……雪王妃写的?!

    “一枝红杏出墙来,嗯,妙哉妙哉!真想不到雪王妃如此深藏不露。”薛之御首先站起来说到,赞赏的目光丝毫不避讳的直视木梨。这一幕让一只都淡淡然的苍雪辰蹙起了眉头,他知道他的梨儿很优秀,难免会被人窥视,但是他真的,很不爽!

    众人听着临国太子的夸赞,急忙也跟着赞叹,几乎把这首诗说得神乎其神……反正跟那绝世佳作差不多了。

    苍亦恒看着木梨身处高台言论之首也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他不禁疑惑了,梨儿,你到底是怎样的女子?以前那痴痴缠着本王的你,真的只是伪装?那么本王实在不得不佩服你的演技!

    木梨前面确实不知该作何诗的好,一直在过滤着前朝的诗句看看那首比较符合,好在直到香快要燃尽之时终于让她想到了一首饱含‘意义’的诗,抬头看向皇上的妃子,有不少的都脸色煞白,木梨不免有些同情正在乐呵的皇上了,被戴了这么多顶高帽还不知晓,若是他知道了,不知还能不能这么高兴……不过木梨显然没有那么恶劣,心中感叹,人家那些妃子嫁给皇上不一定都是心甘情愿的,还有的就是被皇帝冷落许久耐不住寂寞的,其实这些都是可怜人,她们的婚姻都不在自己手上,嫁入宫中的不免都是自己父母爬上高杆的梯子。

    “嗯,梨儿作的诗确实恰到好处,那么接下来念念凤公主的吧!”苍皇看到木梨作下如此佳作,心料这局势必是赢定了,便乐呵呵的对着那位孔大人说到。

    随着皇帝的话落,众人的视线都看向莫凤……手里的那张纸。

    莫凤脸色苍白看着自己手中的诗词,感觉它们似乎都在嘲笑她的无知……

    孔大人以为莫凤是要递给自己正要向前去接过,但料不到她手一动‘嘶’的一声,她把那张纸撕成两半,她莫凤有她的骄傲,她知道自己输了,自己动手或许还没有那么难看,才第一局又不是输不起!搞不好这首诗还是她瞎蒙的呢!

    此时莫凤显然忘了她前面说的话,木梨若赢她一局便是赢了,若是木梨当时就应了她,她现在应该已经无地自容了。

    “这局,本公主认输!但是白木梨你不要太得意了,接下来就不会这么容易让你赢了!”

    “呵呵……好!爽快,公主果然是愿赌服输的女中豪杰,那么接下来便让朕欣赏欣赏你们画艺如何!?自由创作,时间也是一炷香为限!”皇帝本以为这公主也会和别国的一样,刁蛮无理,现在看来她还是有些头脑的。

    这次木梨没有想很久,因为在皇上提出作画之时脑海中自然而然的显现了一副画,提起笔按照自己脑海中的景象画了起来……柔和的烛光洒在木梨的身上为她的身子凭空添了一份光晕,小脸被未扎起来的几缕发丝遮住,若隐若现让人不自觉的看痴了。

    苍雪辰看着木梨那认真的模样,不禁有些好奇她在画什么?

    莫凤只看了一眼木梨,便自顾自的画了起来,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不是她得意,这作画正是她的专长,她就不信了,这次她如何赢自己!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最后一点香燃尽时都同时停下了笔,这次孔大人并没有先拿哪一个人的,而是两幅一起拿起来,秀在众人面前。

    两幅都是绝佳之作,但是众人(众人包括莫凤,苍雪辰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孔大人右手的那幅……而木梨则是看向莫凤的山水画,嗯,挺不错,若是没有自己,或许她会就此名扬天下!

    一个种满梨花如仙境般的地方,两位如仙般的人依偎在一起,男子低头正对着女子低语,其中的幸福不言而喻,画得如此惟妙惟肖,鬼斧神工……撇到画中两人的衣着,一红一白?!这身形不是……雪王,和雪王妃吗?!待众人瞪大双眼仔细一看,不对!画中人是一红发一褐发……不是墨发!众人想要辨清画中人的相貌,无奈看了半天都只看到虚影,似真非真的,真是引人无限遐想……

    苍雪辰如鹰般的黑瞳紧盯着木梨画的那一幅画,似乎想要穿透它看清什么一样……他没有忽略刚看到这幅画时,心中那一阵绞痛,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见过这么一副画,太完美的东西终究是会遭嫉妒的!心中不知为何浮起这句话。双眼一闪而逝的寒光,快得连他自己也没发现。

    倪延渊千年不变的眸子闪过一丝疑惑,好像自己见过这幅景象……

    倪雅静一直关注着自己的皇兄,感觉到他的变化,心中不免暗嘲,就算是最爱的人分开久了也会淡忘的对吗?!不就像皇兄,没中蛊之前把那女子爱的比生命重要,如今身中蛊毒,他却为了一个不曾相似的女子波动了心悬,呵,可不嘛,爱本来就这么廉价,眼睛不自觉的看向坐在高处的苍玄烨,他,是否不一样呢?若他不是这皇宫中人该多好,若她比此时坐在他身旁的女子早一步遇到他该多好?可是这世界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假设!

    莫凤的脸此时更加苍白了,如纸一般的透明,身体更是摇摇欲坠,让人看了很是不忍。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双眼复杂的看着木梨,她……是真的白木梨吗?还是以前的她是伪装的?那技术也太好了吧!还是说……白水心在骗她,让她故意丢丑!猛的双眼凌厉的射向白水心。

    正处于震惊中的白水心忽然感觉周身一阵寒冷,看向来源……疑惑过后心中一惊,这公主该不会误会什么了吧?正欲解释却发现场合不对,急忙闭嘴,用眼神告诉她,此事她真的不知!可是她与莫凤不过片面之缘,人家怎么会懂她眼中饱含的深意呢!?

    还敢瞪她!看来这事果然是白水心一手策划的!寒光愈加冰冷,你给本公主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