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1章

第1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林羲洲去学校的时候,是踩着点踏进班级的。

    迟暮就坐在靠窗的位置,第一排第五桌。一看见他进去,便紧张得僵直了身子。

    林羲洲目不斜视地略过他,走到顾言旁边坐下。

    “来得好晚。”顾言说,从书桌旁的挂钩上取下一个便当盒放到他桌上,“给,面线糊煎蛋和鸡腿,都是我妈做的。她怕你吃不饱,还往面线糊里加了油条,我记得你爱吃泡得软软的油条,就没有另外放。”

    “唔。”林羲洲应了一声,“帮我谢谢阿姨。”

    “还用得着谢,咱俩谁和谁啊,而且我妈可喜欢你了。”顾言咧嘴笑了笑,棱角分明的面庞在阳光下显得十分明朗。

    林羲洲笑了笑。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还算是个富二代。只是自从母亲死后,有钱的土豪父亲又以光速娶了个年轻女人。林羲洲自然不乐意,便从家里搬了出来,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土豪父亲每个月会按时给他一笔不菲的生活费。

    顾言是他小学初中高中十年的同学,顾妈妈看林羲洲性格沉稳,从小到大也就只有他才管的住爱惹事的顾言,顺便有空了还能帮忙补补课。一来是因为如此,二来也是着实心疼林羲洲的境况,便时不时地做点东西给他送来,或者打发顾言去陪他住几天。

    “小米,我和你说,要是那迟暮再来找你,你可千万别理他。”顾言叮嘱道。

    因羲洲二字和稀粥发音一样,顾言打小便爱给他取外号,一直到初中后,才定下了小米这个称呼。

    林羲洲不甚在意地道,“他怎么会再来找我。”语气平静而冷漠。

    顾言一噎,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闭上嘴。

    迟暮是林羲洲的男朋友,当然,男朋友三个字之前还要加一个定语——前任。

    剧情很简单,一个星期前,二人的恋情被迟暮的家人发现,一家子顾及着儿子的颜面没直接上学校找茬,却在放学后杀去了林羲洲的公寓。

    数落了‘小小年纪不学好’的林羲洲一顿,迟暮的母亲怕儿子再被欺负,最终还是找上班主任,要求让林羲洲换班。

    迟家人的说辞是他一直骚扰迟暮,并且还逼着他做了那种事,而这也是迟暮本人亲口所说。

    到最后,林羲洲没有换班,因为他那土豪老爸出面给了笔钱,作为代价,这件事便渐渐平静下去。

    说起来林羲洲就想笑,那一家子人指责他时多冠冕堂皇义正辞严,结果一收下父亲的10万精神赔偿后就吭也不吭一声了,简直是一群逗逼。

    作为一个低调的富二代,林羲洲表示他很淡定。

    本来也就没多喜欢迟暮,只是看他挺殷勤,腼腆又细心的性格像只小白兔似的,逗一逗也不错,却没想到逗着逗着就给逗出事来了。

    林羲洲想得轻松,顾言却一个人在旁边纠结半天,忐忑着开口想要道歉,“小米,我——”

    “嘘,老师来了。”林羲洲示意他别说话,翻开桌上的语文书认真背诵起来。

    今天是班主任林峥的早自习,迟暮事件过后,他对林羲洲的态度没有变化,甚至还怕他受打击影响学习而更加关心他。林峥同样是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单身公寓,恰巧就和林羲洲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同一栋楼,于是来往也就更加方便,时不时地就会去看他,有时候是辅导作业,有时候会带些点心过去一起吃。

    林峥刚毕业不久,还很年轻,过了年才26岁。大概因为年龄差距不大,二人之间也没有太多的代沟,聊得还算投机。

    所以总的来说,林羲洲对班主任的观感还是很不错的。

    ——————————————

    下午放学,顾言出学校打包了麦当劳回来,然后和林羲洲偷偷溜到天台去吃。

    林羲洲嘴角抽搐地看着顾言暗搓搓地从书包里掏出几瓶玻璃瓶的鸡尾酒。

    “这……什么?”

    “果酒,听说味道不错。”

    林羲洲拿起来看了看,好像成分还含有龙舌兰威士忌什么的,他皱了皱眉,“果酒?感觉好像很烈的样子。”

    “还好吧。”顾言不在意地摆摆手,“试一试而已,喝不了也没关系。”

    林羲洲便也没有再反对,和顾言一起盘腿坐到地上。

    喝着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一瓶子酒混着汉堡下肚,再聊会天,酒的后劲便上来了。

    林羲洲的肤色是健康的白皙,并不像迟暮一样是十分秀气的象牙白,这会儿一喝酒,面上泛起的潮红便更加明显。

    他扯了扯衣领,感觉头有些晕。

    “小米?”顾言吓了一跳,连忙扶住他,“不是吧,你——卧槽?!”他回头才看到林羲洲的玻璃瓶已经空了。

    “你怎么喝了那么多!”顾言扶额,絮絮叨叨地就开启了老妈子模式,“我知道你因为迟暮心里不好受……可是事情总会过去的,你看这世界上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男人,不满街都是嘛。”

    林羲洲不耐烦地一巴掌拍在他胸肌上——顾言成绩不好,已经决定了要当体育生,一直都有注意锻炼,“吵什么吵,磨磨唧唧地跟个保姆一样。”

    胸前的手掌散发着热度,直接透过薄薄的夏天校服传递到了肌肤上。顾言脸一红,结结巴巴地说,“老,老子也是关心你……”

    “我真没事。”林羲洲揉揉额头。他不明白顾言怎么就那么爱脑补,不当导演真是可惜了。

    “行行行,我知道,你一点也不在乎迟暮……”

    林羲洲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掠过顾言朝门口走去。

    “快走,要不一会儿人多起来就该被发现了。”

    “哎,马、马上!”被林羲洲那一眼看得有些心跳加速的顾言连忙回神,收拾好垃圾后跟了上去。

    一直到晚自习上课,顾言都在开小差想着林羲洲那无心的一瞥。

    小米的眼睛是并不很标准的桃花眼,双眼皮,不算狭长的眼角有些微微上挑,弧度十分内敛,琥珀色的眸子却好像浸了水,不管怎么看都给人一种深情的味道。

    顾言无意识地转着笔,一抬头却发现迟暮正往这边看,似乎是在看林羲洲。

    他一向对迟暮没什么好感,那种精致腼腆又带着点书卷气的男孩子完全入不了他的眼。林羲洲虽然也白,生的也好看,言行举止却都十分爷们儿,性格么……不好评价,不过小米总是最好的。

    想着,顾言又狠狠地瞪了回去。

    然后脑袋上就被用力拍了一下,顾言猝不及防,险些没整张脸砸到桌子上。

    “怎么又在走神,数学写完了没?”

    “……没有。”

    林羲洲危险地一眯眼,顾言立马缴械投降,“别生气别生气,我马上写。”他抽出一张草稿纸,低头做出一副认真学习的模样。

    林羲洲哼了一声,没有在意迟暮的视线,继续背英语单词。

    迟暮有些失落地回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