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3章

第3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离学校运动会还有一个星期,大家都在紧张地筹备着。

    不过现在的孩子大都吃不了苦,林峥拿着运动会的报名表,万分无奈地看着一群猴孩子们,“亲,我们这是理科班,男生那么多,大家给力点成不?”

    同学们笑起来,有人在底下喊,“就算是男生跑完3000米也没命啦!”

    每次运动会都是3000米和1000米最难招人,林峥叹气,“我又没逼着你们去跑3000,那1000米总不至于跑不了吧?”

    没人吱声,运动会是每人3个项目封顶,顾言已经报了跳高、50米和3000米,实在爱莫能助。偏偏学校又有规定,每个班必须有两男一女报1000米和800米,每年一到这个时候总是班主任最为难。

    林羲洲环顾了一圈,举手道,“我报1000米。”

    男神太棒辣!\\(≧▽≦)/!

    林峥心里顿时乐开了花,自动脑补成男神体贴地不想让他为难才挺身而出,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

    顾言戳了戳林羲洲,“你要跑1000?”

    “怎么?”林羲洲斜睨了他一眼,“我体育也不差ok?你以为只有你才有腹肌?”就那薄薄的一层肌肉,不用力绷着压根就不明显,顾言还嘚瑟得跟个什么似的。

    “哟,小米也有啊,快给老子摸摸。”顾言伸手就往他小腹上贴,林羲洲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开,“滚滚滚,哪凉快哪呆着去。”

    讲台上,刚高兴没多久的林峥看着两人在后排打情骂俏,心情瞬间又跌落谷底。

    早上第四节是体育课,在临近下课的时候有个女生跑步时不小心摔倒磨破了皮,班长去医务室找校医,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却没人在,班长只好留了张纸条说明情况,然后从柜子里拿了医药箱匆匆跑回操场。

    女生有些怕疼,用双氧水消毒再涂个红药水都能闹腾半天,班长急着回家,便拜托林羲洲一会儿把医药箱还回去。

    他点点头,等到老师处理好伤口才把东西一样样收好,让顾言先去停车场,自己去还东西。

    林羲洲进去时校医已经回来了,正脱了眼镜在水池边洗脸。他没说什么,把医药箱拿到柜子里放好,就听见医务室的门咔嗒一声上了锁,紧接着,林羲洲就感觉有一具身体从后面压了过来。

    穿着白大褂的程灏搂上他的腰,侧过头轻吻着他的面颊,刚洗过的脸还没擦干,呼吸尤带着冰凉的水汽。

    “干嘛。”林羲洲嫌弃地推开他,“要回家了,你别吵我。”

    程灏的父亲是林羲洲土豪老爸的旧识,程灏虽说高中毕业后考上了医科大,但因为嫌医院工作太累太杂,毕业后索性考了本医师资格证直接到高中当个清闲的校医,一个月四千多的工资再加上父亲所开公司的股份和分红也足够他养活自己了。

    林羲洲和程灏认识了有5年之久,光打架就打了4年,程灏虽然比他大6岁,奈何林羲洲学过散打,程灏从头到尾都只有挨打的份。上高中后林羲洲自认应该迈向成熟,不能和小人一般见识,才不再和他处处计较。

    和迟暮闹掰之后的某个晚上,程灏带了酒去公寓找他,林羲洲不知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和他上了床。

    “急什么,又没小女生在等你。”程灏复又抱住他,啃咬着他的脖颈,“怎么,那一夜不满意?你都不来找我。”他生得斯文儒雅,戴上那副无框眼镜时就像个渊博的学者,但那双眼一没了眼镜的遮挡,里面所充斥着的冷漠和锐利便毫无保留地显露出来,说出的话更是和他的温和相貌大相径庭。

    “你还有脸提?”林羲洲冷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酒里动了手脚。”

    “那又有什么关系?”程灏见林羲洲不反抗,便抱着他磨蹭起来,胯.下的某个地方俨然已经起了反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你。”

    “喜欢?我看你是欠艹还差不多。”林羲洲挑眉冷笑。

    “唔,也可以这么说。”程灏低笑,紧贴着林羲洲后背的胸膛都在震动,“我就是欠你艹。”

    林羲洲:呵呵。

    这人不会是前几年被他压着揍揍出病来了吧?那病叫什么来着,呃……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不过若真要说起来,关于那一夜林羲洲倒并不排斥,二人在床上还算合拍,而且程灏身材很好,胸肌腹肌一块一块的,比顾言有型多了。

    当然,就只有一点不好——程灏比他高了3公分,这对于性格向来较为强势的林羲洲来说简直不能忍。

    感觉有只爪子摸进了衣服里,林羲洲皱眉,“这里是学校,你——”

    “放心,我锁门了,而且现在已经放学,不会有人来医务室的。”程灏咬着他的耳朵轻轻舔.舐吸吮,含糊不清地道。

    “那也不行,我现在没空,顾言还在停车场等我。”

    程灏顿了一下,不高兴似的往林羲洲肩膀上咬了一口,“又是顾言,你们——”

    “小米你在不在里面?”说曹操曹操到,顾言左等右等不见人,干脆帮林羲洲一起牵了车来找他。

    林羲洲想顾言应该是等烦了,便挣开程灏,转身走向门口,“我在——唔……”

    程灏猛地拉过他,揽着林羲洲的脖子就吻了上去,两人的牙齿撞在一块,疼得他闷哼一声,看来程灏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林羲洲也没客气,像以前一样熟练无比地一拳击向程灏腹部,逼得他不得不退开。

    “小米?!”门外的顾言越发着急起来,扯着嗓子大喊,“你怎么了?”

    林羲洲皱着眉抹了抹嘴唇,冷眼看向紧抿着唇难受得半弯下腰的程灏,“最后说一次,程灏,玩一玩可以,上床也无所谓,但是除此之外,你别妄想逼迫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说完,林羲洲也不管他情况如何,径直开门走了出去。

    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顾言看见他时眼前一亮,连忙迎了上来,“刚才怎么了?”

    林羲洲还没回答,顾言便眼尖地注意到他有些红肿的嘴唇,当即就像个见了老鼠的黄花闺女一样尖叫起来,“小米!你——”

    “我没事,走吧。”林羲洲不想多说。

    “什么叫没事?!”顾言火冒三丈,活像只被偷走鱼干的猫咪,一身毛都炸了起来,“那个校医做了什么?!他是不是——别拉老子!小米——那个变态他……小米!!”

    被硬拽着出学校的顾言又生气又委屈,直到回了公寓都还在唠叨,“我看见过好几次他盯着你看了,小米,那个变态死基佬——”

    “顾言,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喜欢男人的。”林羲洲打断他的话,叹气。

    顾言愣了一下,慌忙解释,“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我是说,他对你动手动脚的,你——你们又不是那种关系……”顾言说的声音越来越小,心里难过憋屈得冒泡。他不喜欢别人碰小米,好不容易走了个恶心得跟什么似的迟暮,怎么现在又有一个?

    “程灏——程老师,他只是有些……嗯,爱开玩笑。”林羲洲说,“没事的,他就是这样,我们认识5年了,我很清楚。再说了,你还不清楚我学了多久的散打?怎么也不会吃亏不是?”

    “那也不能这样!小米,这他妈也能叫开玩笑?”顾言瞪大眼,抬手使劲搓着他肩膀上那块艳红色的印记。

    “顾言!”察觉到小伙伴的状态不太对劲,林羲洲挡开他的手,有些不悦地拔高了语调。

    林羲洲鲜少和别人生气,在学校里就是大声说话也不常见。顾言知道惹毛了小米,只得委委屈屈地放下手,“好嘛……老子不管就是了……你别生气……”

    “真的没什么,你别瞎猜了。”林羲洲揉揉额头,“不早了,你去楼下买些煎饼,我煮面,一会儿就好。”

    “哦。”顾言闷闷地应了一声,又不忘叮嘱,“那你小心点,别烫着了。”

    “我哪里会蠢到煮个面都能烫到,”林羲洲笑着推了他一把,“快去吧。”

    看小米似乎没有生气的样子,顾言松了口气,放下书包喜滋滋地带着钱包下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