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4章

第4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明天就是运动会了,今天的同学们都没什么心思听课,林羲洲也随大流地趴在桌子上睡觉补眠。

    半梦半醒之间,突然听到数学老师的声音猛然提高不少,弄得林羲洲瞬间惊醒,有些茫然地抬起头,就看到数学老师慷慨激昂地喷着口水,“……你们别看阿里巴巴挂着马云的名字,其实控股的大部分都是外国控股,比如说韩国和日本,阿里巴巴号称一年赚500个亿,其中400多个亿都是外国人拿去了!”

    林羲洲听得脑袋发蒙,什么时候数学课变爱国主义教育课了?

    数学老师继续唾沫横飞,“再看华为,董事长很低调地只占大约1.24%的股份,其他的大部分都是中国人的,人家虽然一年只400个亿,但那400个亿几乎全是中国人赚走。现在的媒体就是这样,真正好的不去报道……”

    老师一讲起课本之外的东西,大家都倍儿精神,一个个听得无比认真。林羲洲瞅了瞅顾言桌上地卷子,有红笔改过的痕迹,刚刚应该是有在听课。便放心地打了个哈欠,又软绵绵地趴了下去。

    ————————————

    运动会那天,每个班级列队走过场后,再由体育老师宣布开始。

    林羲洲报了1000米和跳高还有400米接力赛,除了接力以外的两个项目都分有初赛和决赛,运动量要略大一些。

    他把报名表还给班长,走到一边把校服裤脱下来,露出里面的运动短裤。

    有几个一直围观的女生害羞地别过脸,也有几个男生不怀好意地吹了声口哨,冲过去就在他腿上摸了一把,“保养得挺好的嘛,又白又嫩。”

    林羲洲有些无奈地被大家搂着脖子,他肤色本就偏白,一双腿成日地闷在长裤里头又会黑到哪儿去?

    另一边,顾言刚帮林峥搬了一箱红牛回来,看到小米被聚众调.戏时立马炸了毛,把红牛一放就冲了过去,“干什么干什么?!都给我让开!”

    同学们都已习惯了顾言对林羲洲护犊子一般的维护,此时早已见怪不怪,嬉笑着和他打闹起来。

    林羲洲无力扶额。

    盯着男神长腿不放的林峥默默地抹了下嘴角,还好没留口水。

    早上的跳高进行得很顺利,林羲洲发挥正常,毫无悬念地进入了决赛。

    林羲洲退场后顾言抱着瓶红牛冲了过去,打开后递给他,“快喝一些,一会儿还有1000米要跑。”

    “知道了。”林羲洲灌了几口下去,砸吧砸吧嘴,皱眉,“奇怪的味道。”

    “还是要喝参茶?”

    “不用了,我不累。”林羲洲摆摆手,“我先去跑道那里等,一会儿放学后在校门口等你。”

    顾言点点头,眼神在林羲洲腿上溜了一圈,微微红了脸。

    为期两天的运动会可以说是顾言的主场,他参加的三个项目都能在决赛中包揽金银铜牌,三级跳时更是以0.5厘米之差破了学校记录。

    负责带他的体育老师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以后带学生去省里参加运动会时只要成绩不太惨淡,老师都是可以分成的。

    顾言对此倒不是很在意,他有信心能够再进步。

    一直到运动会的最后一天,因为一个参加跨栏的同学生病请假,林羲洲被临时拉上了场。

    站在栏前,林羲洲也有些发怵,他只在体育课上跨过几次,一没学过二没训练,怎么比?

    好在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全都是半桶水,光是摔倒绊倒的就有一大片,凭借着腿长和弹跳力好的林羲洲有惊无险地拿了小组第四。

    跨栏结束后,林羲洲休息了一会儿,便一瘸一拐地去看顾言跑3000米。

    整个年段参加长跑的也就只有十来人,所以只有初赛。顾言开始时一直稳定地跑在第二的位置,一直到最后一圈时才开始加速。

    但跑过长跑的人都知道,刚开始想着的最后一圈要加速跑根本就是做梦,等真的跑到最后一圈,体力早已经所剩无几,两腿完全是机械地在迈动,能坚持着跑到终点就很不错了,哪还有力气去加速?

    最后半圈,顾言跑得一张脸面色煞白得下人,后背的运动服湿了一大片,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班上同学在一旁给他加油,女生们一边尖叫一边喊,“顾言跑第一,我们做你女朋友!”

    男生也跟着扯着嗓子嚷道,“顾言跑第一,我们做你男朋友!”

    观赛的同学全都笑趴了,林羲洲抽了抽嘴角,他才不会跟这群人一起发疯降低自己的逼格呢。

    快到终点的时候,顾言低吼了一声,硬是超过了前面的人冲过重点线,然后啪叽一声四脚朝天地躺倒在塑胶跑道上。

    林羲洲连忙跑过去把他扶起来,又拧开一瓶参茶递到他嘴边,“先喝一口缓缓,刚跑完别坐着,我陪你去走走。”

    洋参的味道呛鼻得很,顾言有些想吐,又顾着喘气没空说话,只能无力地对林羲洲摆摆手。

    林峥看他反应有些严重,便挥手让围上来的同学散开好通气,林羲洲将顾言的手臂绕过脖子让他半靠在自己身上,顾言喘得像拉风箱,感觉两眼发黑,肺部附近的地方更是一呼吸就疼,两腿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林峥拿来吸管让他多少喝了几口红牛补充体力,林羲洲强拖着顾言绕操场慢慢走了一圈,最后喘是不喘了,只是仍然觉得全身无力,恶心想吐。

    林羲洲有些担心,便扶着他走到医务室去,一直等着他们还没回去的林峥也跟着一起走了过去。

    现在离运动会结束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医务室刚送走大批伤员,程灏正收拾着东西要回去。

    林羲洲把顾言扶到椅子上坐下,林峥上前跟他说明情况,程灏拿着听诊器和手电筒检查一番,眯了眯眼,不甚在意地摆摆手,“没什么事,激烈运动过后的正常反应而已,我先给你泡杯葡萄糖,回家后喝点粥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林峥连忙说,“葡萄糖粉是放在那个拐角再过去是吧?我去泡就可以了。你帮忙看一下羲洲,他腿好像有些不太舒服。”

    “不舒服?”程灏皱眉。

    林羲洲无奈,“就是膝盖和脚踝有些疼,没什么。”

    程灏拧眉,在林羲洲面前半蹲下身,右手握住他的脚腕将腿慢慢地拉直。

    “会疼吗?”

    “有点。”

    “这样呢?”程灏用另一手按住林羲洲的膝盖,拉直了腿后慢慢往上抬。

    “嘶——”林羲洲抽了口气,两手抓紧了椅子,“疼。”

    “韧带没事,就是肌肉有轻微的拉伤,一个星期内不要做任何剧烈运动。”程灏侧了下身子,抬起林羲洲的腿放到膝盖上,两手力道适中的帮他揉捏起来。

    林羲洲嘴角抽搐着按住他摸到大腿内侧的手,“程老师,你要干嘛?”他刻意加重了老师两个字。

    程灏有些可惜地收回手,在林峥出来前压低了声音调笑道,“穿短裤挺好看的。”

    林羲洲:“……”

    ————————————

    回到公寓,林羲洲连饭都没力气吃,洗了澡后就直接扑到了床上,打开空调裹上被子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林羲洲感觉胸口有些痒,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就看到程灏趴在他身上。

    “你又干嘛……”

    程灏吐出红肿挺立的乳.尖,转而又咬上另一边,牙齿轻轻地咬合厮磨,然后又用舌头打着转地舔舐吸吮。

    睡得脑子一团浆糊的林羲洲一时半会儿没意识到他在做什么,更没想到为什么程灏能进他家门这个严重的问题,只是困倦地蹭了蹭枕头又睡了过去。

    程灏轻笑着搂住他的腰,湿濡的吻顺着胸膛一路向下,刚洗完澡的林羲洲就像一支散发着香气的肉骨头,被大尾巴狼给舔了个干干净净。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摸索着打开床头灯,刚睡醒的林羲洲仍处于脑袋断片的阶段,抱着被子呆坐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身上这些吻痕哪来的?鬼压床?

    他揉了揉额头,下床穿上衬衣和裤子。

    走出卧室,客厅里只点着一盏落地灯,程灏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桌上已经摆了3道菜,都是林羲洲爱吃的菜式。

    程灏听见声响,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笑容在昏黄的灯光下莫名地显得有些温暖,“我正想去叫你,饭已经好了,很快就能吃。”

    林羲洲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两手抱臂地斜倚在厨房门口,“程灏,你哪来的钥匙?”

    “唔,上次喝醉你睡着后我拿你的去打磨的。”程灏耸肩,关掉火把炒好的菜盛进盘子里递给林羲洲,“拿出去放着,我给你盛饭。”

    程灏随意却尽显家人亲密的态度让林羲洲心里有些怪异,但鉴于他现在确实饿了,便没再多计较。

    吃完饭,程灏自觉地去洗碗,林羲洲扔了一把木糖醇进嘴里,一边嚼一边看电视剧里的女主梨花带雨地哭诉‘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男主痛苦地说‘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雪儿你听我解释’,然后女主又捂住耳朵哭喊‘不我不听我不听’。

    洗完碗出来的程灏从后面搂住他,“什么时候喜欢看这种狗血剧了?”他故意凑到林羲洲耳边低语,温热的呼吸和时不时擦过的嘴唇让林羲洲一抖,不满地把他推开。

    程灏瞅了眼男主角,“那男的没我好看。”

    林羲洲啧了一声,“我是在看女一。”

    程灏绕到林羲洲旁边坐下,一本正经地说,“就算那女的比我好看又怎么样,她没我紧,娱乐圈什么样你又不是不清楚。”

    林羲洲:“……”

    程灏挑眉,握住林羲洲的手臂把他压倒在沙发上,“要不试一试?”

    林羲洲不慌不忙地看着他,“程老师,你下午刚跟我说以后的一个星期不能做剧烈运动。”

    程灏:“……”他说的剧烈运动不是指的这个好吗!

    “我可以——”

    “还有,我不喜欢骑.乘。”林羲洲补充说。

    程灏第一次尝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