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5章

第5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下午第三节下课的时候,林羲洲看到了自家土豪老爸林迹尧站在走廊上和林峥说话。

    班里有不少女生都在偷偷往外瞄,外面站着的男人大夏天的也依旧穿得西装革履,合身剪裁的西服贴合着身体,看起来格外英俊挺拔。

    一群妹子捧着脸被迷的东倒西歪,林羲洲的前桌叶诗瑾转过来,好奇地问他,“你不是从家里搬出来了吗?你爸怎么过来了?”

    “我不知道。”林羲洲耸肩,叶诗瑾以不逊色于男生的173的身高坐了他两年的前桌,虽然是标准的黑长直女神长相,可只有林羲洲知道那丫头手机里究竟存了多少二次元果照和艳.图,包括各种g.v。

    “好叭,先不说这个。”叶诗瑾趴在他桌子上,大睁着眼睛看他,“周六是我生日,打算在新世纪酒店请同学吃一顿,来不来?”

    “都有谁要去?”

    叶诗瑾吧啦吧啦地说了二十多个名字,生怕他不去,又连忙补充道,“顾言也要去哒,你也来嘛。”

    旁边睡觉的顾言登时惊醒,“我什么时——”

    叶诗瑾在课桌底下用力踹了他一脚,顾言嗷呜一声,林羲洲只凝神看着窗外,没注意到他们的打闹。

    没过多久,林峥转身往他们班的方向走来,叶诗瑾又问了一遍他去不去,林羲洲回过头,答应下来。

    “周六晚上7点,记得带礼物哦。”叶诗瑾冲他眨眨眼,开心地转回位置上。

    林羲洲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就见林峥走到他旁边俯下身说道,“收拾东西回去吧,你爸爸给你请了假。”

    林羲洲皱了皱眉,也没再多问,装了几本练习册进书包后走了出去。

    “小羲,”林迹尧揽住他的肩膀,“我定了位子,一起去吃饭吧。”

    父子俩已经许久未见,这次林迹尧突然来学校找他,林羲洲心里有种微妙感,便没拒绝,和林迹尧一起到了餐厅。

    进到包厢里坐好,林羲洲侧头看着落地窗外的风景,耳边是林迹尧在和服务员点菜的声音。

    “石锅牛肉洋葱少放一些,不加青椒,糖醋里脊不要太甜,甜品要冰的芒果汁琥珀,多加西米……”

    林迹尧仔细地嘱咐,完全按照林羲洲的口味来,也多亏了这里是林迹尧发小的产业,否则人家早给他们赶出去了。

    林羲洲低垂着眼无所事事地把弄着桌布上坠下的流苏,他当然知道林迹尧疼他,只是对于他在母亲病亡后就新娶妻的做法仍是不满。

    在林羲洲看来,父母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自他懂事起,就基本没见过父母吵架。到了13岁以后,隐隐约约听到大人的传言,说父亲当时娶了母亲是因为母亲怀孕了,但孩子不是林迹尧的,他只是为了二人情谊才答应结婚帮忙遮掩……

    这样的流言愈演愈烈,尤其是林羲洲长大后五官就没有一处是像林迹尧的,但也多亏了和母亲极为相似的眼睛和脸部轮廓,才不至于让别人说出更难听的话。

    不是没人建议林迹尧去做个亲子鉴定,但却被坚决拒绝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把我最好的留给小羲。”

    林羲洲初知道这件事时不是不感动的,但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更无法接受父亲如今这样绝情的做法。

    “小羲。”林迹尧叫他,虽然已是将近40岁的年龄,但保养得宜的脸上仍然皮肤光滑紧致,没有半丝皱纹。他的面部线条冷峻刚毅,却因眼中不加掩饰的温情而柔和了许多,“我和那个女人离婚了,你也别闹了,回家吧。”

    林羲洲一皱眉,心里依然没有半分轻松,“离婚?”这才刚结婚短短几个月就又离婚?虽说他不喜欢继母,但也对那女人太不公平了些。

    “唔。”林迹尧轻轻笑了笑,漫不经心地抚平袖子上的褶皱,“本来也是因为公司出了点事,需要她父亲支持才出的这个主意。”

    林羲洲紧紧地拧眉,“公司出事了?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和你说干什么,”林迹尧笑了,“我摆得平。”

    “那你也不能——”

    “我没碰过她,”林迹尧说,微眯着的眼眸透出几分冷厉,“是她自己耐不住寂寞勾搭上别的男人,被我捉奸在床才离的婚,怪得了谁?”

    林羲洲张了张嘴,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那……”

    “小羲,我很想你。”林迹尧说,薄唇微抿,漆黑的眼里倒映着林羲洲的身影,“回家吧。”

    林羲洲有些心虚地转过头,他不知道林迹尧的这些难处,心里泛上几分内疚。

    “爸,其实我在外面住的挺好的。”

    “胡说。”林迹尧皱眉,“在外面怎么能好,尽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之前由着你来,也是因为家里公司里的一些事还没处理好,你回家了我也没时间照顾你,才让你在外面住上一些日子。现在问题解决了,怎么能不回家?”

    “而且我每个月给你卡上打4000元,你一个月到头还能剩下一半多,让我怎么放心?”

    林羲洲争不过他,便转换战略,斟酌着做出让步,“这样,我晚上回家,中午还在公寓住,行不?”

    林迹尧本不想同意,他和林羲洲分别这么久,现在恨不能他天天在家。却也知道不可能,只得妥协。

    “小羲,为什么这么想在外面住?”

    “没什么,就是觉得比较自由。”林羲洲说,“爸,我也大了,总不能一直待在家里。”

    林迹尧搅动着咖啡的手一颤,儿子竟已经长大到了要私人空间的地步了?

    这怎么可以?

    服务员敲门送菜进来,林迹尧便没再说话,只是看到林羲洲频繁地低头回复微信,脸上也时不时的就有笑容出现,心下越发不安烦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