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6章

第6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中午放学的时候林羲洲没回公寓,在学校食堂简单吃了午饭后便在学校后山的小树林里散会儿步消消食,打算一会儿再去班里趴着休息一会儿。

    没走几步,林羲洲就听见有人叫他。

    是迟暮。

    “林羲洲,我,我有话想和你说。”他看起来有些紧张,白净的面庞微微发红。

    林羲洲停下脚步,默不作声地看着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和我妈妈那样说的。”迟暮低声道歉,“我……我只是一时慌了……林羲洲,我是真的喜欢你。”

    林羲洲点点头,没理会他的告白,只是说,“没关系,我能理解。”

    他是真的可以理解,迟暮只是普通家庭,第一次碰上这种事,慌乱难免,推脱也是难免,何况这也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那……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吗?”迟暮抬起头,黑色温润的眸子里带着些小心翼翼的惊喜。

    “不可以。”林羲洲语气平平地道,“就这样断了吧,你也别让你家人为难。”

    “为什么?”迟暮急了,断定林羲洲还是在生气,连忙道,“我保证不会再出现那样的事了,等到高考后我们去省外读大学,他们就没法管我了。”

    林羲洲迟疑了一下,他其实还是挺喜欢他的,带着些书卷气的迟暮面对着他时就温顺得像只小动物一样,细心体贴,听话又耐操。

    迟暮看得出林羲洲的犹豫,不由得眼睛一亮,仰头轻轻吻了吻他的唇角,双臂搂上他的腰。

    “林,原谅我。”迟暮说,声音轻柔和缓,仿佛江南水乡一般温软似玉。

    林羲洲最喜欢的就是迟暮的气质和声音,和他待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做都能觉得很舒服,那是一种自心底升起的宁静安和。

    他认真地考虑着,正在这时,旁边却突然响起几声刻意的咳嗽声。迟暮吓了一跳,连忙放开他并且后退了一步,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

    林羲洲不以为意,转头望去,便看见程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迟暮羞窘得耳根发热,一张秀气的俊脸涨得通红。他抿了抿唇,小声道,“我晚上去找你。”说完便跑开了。

    林羲洲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自己已经不住公寓了,奈何迟暮实在跑的太快,他无奈地揉了揉额头,转身想走。

    程灏却先一步拦住他的去路,手臂一伸,把林羲洲挡在围墙前,微微低下头看着他,标准的霸道总裁架势。

    “干什么?”林羲洲本来就讨厌两人的身高差距,这种情况下更是恼火,瞪着眼睛恨不能一拳揍翻他。

    程灏空着的另一手顺着林羲洲的衣摆摸了进去,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凑到他耳边道,语气不善地问道,“他晚上去找你?找你干什么?”

    “关你什么——嘶……”

    程灏一口咬住他的耳垂,柔软的舌头顺着耳廓来回舔.舐,林羲洲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样浑身一抖,程灏复又吻上他的脖颈,已经两手都伸进了宽大的校服里。

    林羲洲眯了下眼,感觉好像不错的样子,便安然地享受着程灏的动作,直到对方的一只手已经摸上了裤.裆处极富技巧性地揉搓起来,他才不紧不慢地把人推开。

    “可——”

    像是不满,程灏又蓦地吻上他,死死地勾住林羲洲的舌头不放,纠缠着在对方的口腔里横冲直撞,贪婪地索取着带有林羲洲味道的一切。

    直到吻得几乎缺氧,程灏才舍得退开,两只手臂揽着林羲洲的脖子,和他额头相抵,有些急促的地喘着气,下.身硬得发疼。

    稍稍退开些距离,程灏望了眼林羲洲,对方依旧半眯着眼,冷冷淡淡的模样,面颊上却泛着薄红,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水色潋滟,慵懒中又带着些引人堕落的深沉之色。

    这眼神看得程灏小腹一紧,恨不能再次化身为狼直接扑上去。

    林羲洲挑眉,伸手弹了弹小小程,程灏闷哼一声,黑色西装裤裆部的前端立刻濡湿一片。

    “这么敏感?”林羲洲笑,程灏犹不死心地往他身上贴去,声音沙哑地道,“是因为你才这样的。”说完,不老实地又想亲上去。

    “啧,别闹。”林羲洲侧头避开,拉开程灏的裤子拉链将手探了进去。

    敏感部位被一只带着些凉意的手掌覆住,程灏不由得呼吸一窒,他帮林羲洲口过也用手弄过,但林羲洲大概是嫌脏,肯碰他那里的次数少之又少。这会儿不知是怎么了,竟不再嫌弃他。

    想着,程灏的呼吸越发粗重起来,难耐地抱着林羲洲磨蹭,“直接做吧,大中午的又是夏天,这里没人会来的。”

    “别吵。”林羲洲不耐烦,手上惩罚似的加重了力道,程灏仰起头,禁不住呻.吟出声。

    他并没有说谎,一碰上林羲洲他的自制力就总是在瞬间降为负无穷,被稍稍一碰就受不了,用林羲洲的话说,就是‘比街头的站街女还浪’。

    有些失神地回想着两人第一次滚床单的经历,程灏微闭着眼,林羲洲身上干净清爽的沐浴露香味萦绕在鼻尖,弄得他实在难以克制,用不了多久便泄了出来。

    林羲洲面色淡然地松开虚搂着他的手臂,而刚刚纾解过后的程灏却仍然处于脑袋空白阶段,有些站不稳似的靠在林羲洲身上,呼吸仍未平复。

    林羲洲从口袋里拿出面巾纸擦手,末了,还是忍不住嫌弃,推了推程灏,“让开,我要去洗手。”

    程灏满眼都是绵绵春色,他拉起林羲洲的手,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把林羲洲吓了一跳,触电似的迅速收回手,对他怒目而视,“干什么?!”

    “帮你洗手。”程灏低笑着道,眉目含情,带着显而易见的引诱。

    “滚滚滚,恶心死了。”林羲洲嫌恶地拧眉,“我先走了,你别跟着我。”

    看着心上人走远,程灏叹了口气,这学校的小树林不用来打野.战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