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8章

第8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隔天醒来,林羲洲旁边已经空了,只是余温尚在。

    他揉了揉眼睛,撑着床坐起来。

    旁边传来咔哒一声,林迹尧推开浴室门走了出来,带来一阵凉意,“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

    “不想睡了。”林羲洲打了个哈欠,奇怪地扫了一眼林迹尧赤.裸着的上半身,“爸,一大早的洗澡做什么?虽然是夏天,但是也别冲冷水,对身体不好。”

    林迹尧紧张了一下,刚想说出事先准备好的托词,眼神却先一步不受控制地落到了林羲洲身上。

    林羲洲本是喜欢裸.睡,但因为昨晚和林迹尧同床,便勉勉强强地穿了件衬衫。经过一晚上的睡眠,衬衫早就变成了皱皱巴巴的酸菜干,林羲洲嫌弃地扯了扯,抬手解开扣子。

    锁骨,胸膛,小腹……

    林迹尧觉得刚刚平静下去的欲.念又有了躁动的趋势。

    他掩饰一般的咳嗽一声,不太自然地移开眼,“没什么,就是顺便冲一冲。”

    林羲洲不甚在意地点点头,听到门外传来挠门的声音,脱了衬衫扔到一边便走过去开门,白色的萨摩耶炮弹一样的窜到他怀里,撒娇似的磨蹭着。

    林羲洲轻笑,在门口盘腿坐下,把萨摩抱进怀里。

    这只狗是林迹尧公司的人送的,因家里母狗生了4只崽,努力尝试了一段时间后才不得不承认实在是照顾不来,便在公司里哭天抢地地求领养。正巧被林迹尧听见,想到林羲洲似乎对这种毛绒绒的东西很有好感,便拎了一只回来。

    只是如今看来,似乎是个错误。

    林迹尧微微抬头扣着衬衫的扣子,低垂下的眼危险地扫过正和林羲洲玩闹的狗崽子。

    萨摩耶还小,一身新生的白毛漂亮至极,两只后腿站在林羲洲大腿上,前爪努力地扒上林羲洲胸口,在小主人身上亲昵的又蹭又舔。

    林迹尧皱眉,穿戴整齐后走过去拎着萨摩的后颈把它抓开。

    “爸!”林羲洲一惊,连忙站了起来,“狗不能那样抓的,快给我。”他伸手把萨摩接过来,小白狗显然是被揪疼了,可怜兮兮地缩在林羲洲怀里。

    “狗很脏,平时摸一摸就好,别接触太多。”林迹尧说,顿了一会儿,他伸手抹了把林羲洲的胸口和小腹,“看看,都是口水。”

    少年的皮肤光滑紧致,即使林迹尧在找借口吃豆腐前做了足够的心里建设,此刻也依然紧张得心跳如擂鼓。

    知道林迹尧有洁癖,对清洁的要求很高,林羲洲只得无奈地放下萨摩,“那我现在先去洗个澡,一会儿再吃早饭。”

    他回到自己房间,拿了件内裤走进浴室。

    等到冲完澡,打开柜子,林羲洲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卧槽里面的浴袍肿么不见了?!

    林羲洲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正想着要求援还是直接光着走出去穿衣服,林迹尧却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小羲,浴袍和毛巾保姆昨天拿去洗了,这是新的。”

    林羲洲被吓了一跳,他进来时顺手给房门上了锁,浴室就没有再特意锁上,反正家里都是男人,又是自个儿爸爸,也没什么。

    可想归想,这会儿林羲洲也有些尴尬起来,扯过林迹尧手里的浴袍胡乱套上,“你怎么进来也不说一声,吓我一跳。”

    “我用备用钥匙开的门。”林迹尧声音低沉,带着些引人遐想的暗哑,“就知道你洗澡不爱拿衣服,只用浴袍和毛巾,又从来懒得打开柜子看保姆有没有拿去洗。我之前说什么来着,你迟早有一天得在家里裸.奔。”

    林羲洲被逗笑了,“什么叫在家里裸.奔,顶多在房间裸.奔而已。”

    林迹尧脸上却没有笑容,他看着低头系腰带的林羲洲,心里猛烈迸发而出的浓烈情感几乎快要压制不住。

    他是故意不敲门的,看到的场景也并没有让他失望,少年颀长的身形健康优美,充满蓬勃的青春气息,紧绷着的肌肉厚薄适中,带着猎豹一般积蓄着爆发力的美感。笔直修长的双腿间趴伏着的物体尺寸可观,颜色不深,看起来仍然略显出几分青涩,看来当初和那个姓迟的小男生也没有多干柴烈火。林迹尧心中荡漾,美中不足的是林羲洲实在是眼疾手快,他还没来得及再仔细看看就被浴袍挡住了视线。

    然而,仅仅是早晨的放纵的几次亲密接触,就让林迹尧心里被囚禁多年的野兽几斤疯狂。

    “爸,出去吧,傻站着干什么?”林羲洲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怎么了,在浴室也能发呆?”

    林迹尧看着他,双唇紧抿,黑眸里暗流涌动。

    沉默了半晌,他突然开口唤道,“宝贝。”

    林羲洲:“……”

    大概每个人都有被自己爸妈满口地叫着宝贝宝宝贝贝心肝儿这几个腻死人的称呼,一直到初中以前,妈妈都习惯叫他宝宝。在他提出了抗议之后妈妈妥协地改口叫回小羲,林迹尧却不知道抽的什么风突然喜欢叫他宝贝,那时候的林羲洲为此深感丢脸,差点没和他吵起来。

    碍于儿子的怒火,林迹尧后来也继续乖乖叫回小羲。

    今天这又是怎么了?

    “爸……”林羲洲顿时无力。

    他不小了,不会像以前那样因为一个称呼就发火,只是还是不太喜欢被叫做宝贝什么的……好吧,是很不喜欢。

    林迹尧笑了,眼里浓郁的墨色化成柔软的织锦般的温情,又叫了一声,“宝贝。”

    林羲洲一声不吭地扭头就走。

    林迹尧依旧在笑,他将林羲洲孩子气的表现看在眼里,情绪也像是被这温馨的气氛感染了一般,慢慢地平复下来。

    必须得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