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9章

第9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晚自习下课,林羲洲被林峥叫去办公室。

    起初他觉得有些别扭,毕竟林峥才刚和他表白过,但看对方一本正经地只是和他谈学习问题,似乎没什么异样,便渐渐放下心来。

    可说着说着,林峥却离他越来越近,林羲洲不太自然地往旁边挪了挪,下一秒林峥就握住了他的手,飞快地探身在他唇上啄了一口。

    林羲洲:“……”

    林峥眯着眼睛笑,活像只抓到了鸡的狐狸一样。

    晚自习放学后已经将近十点半,办公室里除了他们俩以外一个老师都没有,林羲洲揉了揉额头,没什么情绪波动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里更显冷漠,“青峥,你有完没完?”

    林峥理直气壮地回答,“当然没完。”

    林羲洲抽了抽嘴角,就听林峥又说,“男神,我正在追求你,你造吗?”

    林羲洲:“……不造。”

    被自己班主任叫男神,这冲击力可不是一点半点。

    他皱了皱眉,“你别那么固执。”

    林峥也跟着皱眉,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地看着他,“你太难追,不固执怎么行。”

    不等林羲洲说话,林峥又道,“你别敷衍我,我了解网上的稀粥,也了解现实中的林羲洲。所以我并不是因为单纯地冲动才这样,我了解你,我了解我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

    闻言,林羲洲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林峥确实适合他。他们有共同语言,有共同的朋友和爱好,各自的圈子也有一定的重叠,可是……

    “那没用。”他说,“我们没有感情基础,我只当你是班主任,没有别的。”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林峥盯着他猛瞧,在摊牌之前他从不敢这么放肆,如今有了机会,当然得把之前错过的给补回来,“不然你以为我现在是在干什么?”

    林羲洲挑眉:“当然是性.骚.扰了。”顿了一下,看见林峥一脸吃.屎的表情,林羲洲的眼中不由得盈上几分笑意,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不然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林峥很快从打击中恢复,昂首挺胸地道,“当然是在教书育人了!”

    两人开始耍起嘴皮子,一直从教学楼说到学校门口,直到林羲洲看到了林迹尧的车,这才停下话头,和林峥告别。

    林峥瞄了一眼黑色奥迪旁边同样是一身黑色西装的林迹尧,没有再说什么,看林羲洲上车后才转身离开。

    回到家里,林峥暗搓搓地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本巴掌大的笔记本,在上面写到:

    【和男神的每日例行表白√】

    【和男神拉近距离√】

    【给男神留下为人师表的好印象√】

    想了想,林峥自个儿又有些心虚地把最后一行划掉了,改成:

    【给男神留下(划掉)为人师表(划掉)平易近人的好印象√】

    ——————————

    林羲洲这种身体倍儿棒的年轻小伙向来都是不轻易生病,但一生起病,没躺个两三天绝对好不起来。

    那天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发烧了,如果不是林峥偷偷摸摸地动手动脚才发现他身上的热度,林羲洲估计得在壮烈牺牲在下一节课的课堂上。

    听说他生病,顾言噌的一下站起来火急火燎地扶他去了医务室,程灏给开了退烧药,林羲洲兑着温水吃下后昏昏欲睡地靠着椅子,眼皮总有黏到一块儿去的趋势。

    林峥想给林迹尧打电话,林羲洲打了个哈欠,软绵绵地摆了摆手,“他今早去外地开会去了,一时半会儿地回不来。”

    “那怎么办?”林峥忧心忡忡地握着手机,他倒是想把男神带自己家贴身照顾,可班上又还有课,实在脱不开身。

    程灏摸了摸林羲洲的额头,说道,“那就先去我家吧,值班的医生一会儿就会到,我可以先走。”

    毫不知情的林峥觉得这法子不错,顾言反应最大,直接涨红着脸吼了一声:“不行!!!!”

    他家小米这会儿正不舒服着,再被欺负了怎么办?

    顾言抓着林羲洲的手,一脸防备地怒瞪着程灏。

    而当事人林羲洲正处在介于清醒与昏睡之间的迷糊地带,他不知道事情最后是怎么解决的,只是等他再次恢复些许精神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林羲洲转过头,看到了手背上扎着的针头,吊瓶里的液体一滴一滴地顺着软管流去血管里。

    程灏就趴在床边,下巴搁在手背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见林羲洲醒来,程灏笑了笑,探身吻上他的唇,低哑却不失磁性的嗓音在与林羲洲嘴唇相贴时溢出。

    “公主终于睡醒了?”声音带着笑意,听起来分外迷人。

    林羲洲懒得理他,转过头看了看窗外。

    “现在几点?”

    “中午十一点半,怎么了?”

    “顾言呢?”林羲洲想起了医务室的那场混乱。

    “被林峥硬是拉走了。”程灏说。

    林羲洲迟钝地转动起脑筋,“这是医院……我怎么来的?”

    程灏挨近他,“你不记得了?高烧好像不会让人失忆吧?”

    林羲洲依旧一脸茫然。

    “你烧得有些严重,我说得带你去医院,然后就来了。”程灏摊手,“从医务室到停车场那段路还是你自己走的呢。”

    林羲洲呆了一下,脑子里全是浆糊,完全回想不起来。

    程灏笑了,帮他拉了拉被子,“看来是还没好再睡会儿吧,一会儿我叫你。”

    林羲洲应了一声,程灏握住他的手臂,免得他乱动影响输液。

    仍是疲惫的林羲洲很快又陷入睡眠,程灏陪他待了一会儿,没多久,林迹尧就匆匆赶了过来。

    虽然林羲洲说了林迹尧在出差,但生病这种事,程灏总归得知会人家爸爸一声,便发了个短信,林迹尧没回复,他还以为对方可能是在开会没看见,结果这会儿居然就赶回来了。

    “林叔。”程灏站起身,压低声音打了个招呼。

    林迹尧点点头,皱眉道,“小羲怎么样了?”

    “输液后好多了,只是还有些低烧。”

    林迹尧顿时松了口气,“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我陪着小羲就行。”

    碍于对方是长辈,又是林羲洲的父亲,程灏也不好多说什么,遂告辞离开。

    林迹尧望了望四周,这虽然不是高级病房,但发烧输液也能住个宽敞的单人间,可见程灏确实确实是费了心思。

    按下心中隐隐的怀疑,林迹尧搬了张椅子放到床边,拿起笔记本电脑处理公司事务。

    林羲洲再次醒来的时候,看见林迹尧被屏幕的光亮映照得轮廓冷硬的面庞,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爸?”

    林迹尧怕他刚醒没多久还不适应电脑过亮的光线,连忙把屏幕盖上。

    林羲洲懵懵地看着他,“你怎么回来了?”

    “你都发烧了,我怎么能不回来?”林迹尧说,揉了揉他的头发。

    林羲洲撇嘴,“我是发烧又不是癌症,是18岁又不是8岁,有什么好担心的。”

    虽然父母关心是好事,但林迹尧这样全方位的保护让他不太高兴,甚至是有些反感。

    林迹尧自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微微叹了口气,“我回来看看你,明早就走。”

    林羲洲点头,撑着床坐起来,输液完之后的手背有些刺痛,他甩了甩手,“回家吧,别占人家病房了。”

    林迹尧拿过外套给他披上,“我帮你请了两天假,你在家好好休息,小程说他这几天没什么事,可以照顾你。”

    小程?程灏?

    林羲洲心里不禁有些好笑,看来程灏在长辈面前装得还挺像样,连林迹尧都被糊弄过去了。

    “好。”

    如果林迹尧知道他这举动无异于是送羊入虎口,绝对会后悔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