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13章

第13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暑假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一大半,林羲洲没打算出国旅游,只好好在家学习,偶尔约上小伙伴去打球运动,过得也还算充实。

    当然,和他相比起来,林迹尧就更充实了,三天两头的出差。这一天,又是一大早的就赶飞机飞往美国。

    林羲洲也舒舒服服地在家睡到日上三竿,起床洗脸刷牙后草草吃了咖啡面包当做早餐,然后便回到房间打算登一下企鹅看有没有什么新消息。毕竟是暑假,空闲的人就多了起来,群里的姑娘们又在忙着给小说配音,林羲洲也打算凑个热闹瞅一瞅。

    谁知笔记本电脑却坏了,林羲洲折腾了半天也不见好,干脆去书房拿了林迹尧的笔记本。

    林迹尧常放在家里的笔电是不用于公事的,所以林羲洲也不用担心一不小心看见了什么商业机密。从书柜里拿出来时,缠成一团的连接线不小心把其他的东西也扯了出来。

    三本相册掉在地上,林羲洲蹲下.身,随便拿起一本翻了翻,发现里面全都是他的照片,有的是父子两人的合照,有的是之前外出旅行的照片。

    林羲洲微微皱眉,又翻阅起另外两本,里面的每张照片都有他,但奇怪的是,所有的照片里不是他一人独照就是和林迹尧的合照,没有第三个人,连母亲或者一同出游的亲戚和朋友都没有。怪异的感觉让林羲洲心中越发不舒坦起来。

    他把笔电放到一边,坐在地上认真翻看起来,尽量回忆起出行的内容。

    其实林羲洲很少和林迹尧单独出去旅游,更多的时候是一家三口,或者跟其他亲戚一起。他一张张地看过中考后环游欧洲的照片,明明记得当时和妈妈合照了很多,还有一些和打扮有趣的陌生人的合照,相册里却完全没有体现。

    这姑且不说,相册里甚至有些照片是连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有在学校的,和在体育馆打球等等一系列的生活照。很少有正面的照片,照片中他的眼神和镜头直视的更是一张都没有。

    林羲洲合上相册,这与其说是照相,倒不如说是偷拍更为恰当。

    他把东西放回原位,其实这几本相册放在相当靠里边的角落里,又是深色的外壳,如果不是被电线勾到恐怕谁也不会发现。

    林羲洲抱着笔电回到房间,打开企鹅,群里热闹得很,林羲洲漫不经心地看着,心中因为相册而带来的怪异感始终挥之不去。

    精神斗争了半天,林羲洲还是忍不住将企鹅最小化,点开‘我的电脑’翻查起来。

    可惜的是,里面的每个文件夹都带了密码。

    不把事情弄清楚实在难以安心,于是林羲洲又开始倒腾起来,把自己和林迹尧的名字和生日试了个遍,却始终解不开密码。

    他无奈地关掉笔电,重新收起来放回柜子。

    然而好奇心和探究欲.望得不到满足的感觉实在太折磨人,尤其是林迹尧古怪的态度早已经困扰他许久了。林羲洲蹲在楼梯上想了半天,估摸着林迹尧这会儿应该也到美国了,便下楼给他打了个电话先探探口风,照片的事情总是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想先问问清楚。

    林迹尧电话接的很快,“小羲?”

    “爸,我电脑坏了,刚才借用了一下你的。”

    另一边顿了一下,才传来轻轻的一声‘嗯’。

    “……不能用吗?”林羲洲小声问他,声音里透着几分小心翼翼,神色却是毫无波澜。

    这就是当cv的好处,想当初他还能面无表情地配肉.文呢。

    “没有。”林迹尧这次回答的很快,“我的所有东西你都能用,没事,不用事先告诉我。”

    “哦。”林羲洲说,“爸,你放家里的笔记本不是没用在公事上的嘛,怎么还每个文件夹都带密码。”他作出一副得意的语气,“林迹尧先生,你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妈的事被我抓到的话,你就待美国别回来得了。”

    林迹尧噗嗤一声笑了,充满磁性的声音柔和悦耳,“胡说什么,我现在在意的只有你。”

    林羲洲想问文件夹里到底放了什么,却又怕太直白会引起怀疑,刚想随便扯几句话绕开,就听林迹尧说道,“里面只是一些你的照片和视频,别乱想。”

    又是照片。

    “那也用得着上锁?”

    “当然,宝贝可是我最重要的东西。”

    当一个以利益为目的的商人肯把‘最重要的东西’说出来,那么分量肯定是相当重的,而印象里,林迹尧却从未和母亲说过类似的话。母亲也像是不在意似的,两人默契地保持着相敬如宾的状态。

    林羲洲压下心里的烦躁,笑着道,“行吧,那就先这样。林迹尧先生,我可丑话放在前头,美国那些金发碧眼的美女你少看少摸,否则当心妈晚上去找你。”

    林迹尧应了一声,温和依旧,“放心,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对不起他?这又关他什么事?

    不知是不是电流使得林迹尧的声音有些失真,原本低沉的声音更显柔情,就像是情人之间的低语一般。

    林羲洲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因为有了猜疑,现在仔细一想,就连林迹尧平时的一些举动他都能发现不对劲来。

    譬如,林迹尧总是喜欢和他亲近,喜欢有晚安吻,喜欢和他一起睡;不喜欢他去远的地方读大学,不喜欢他在外住宿不回家,不喜欢他谈恋爱——最奇怪的就是这个,和迟暮的事被捅破后,林迹尧对他喜欢同性竟没有半点反应,只是严格制止他谈恋爱的行为。

    虽然当时林迹尧用科技发达可以找代孕或者试管婴儿来解释,但林羲洲始终觉得奇怪,中国是个相对传统的国家,基本上所有的父母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个同性恋。科技的力量还没有达到足以改变传统思想观念这样强大的地步,像林迹尧这样一下子就接受的,怕是十个里面也找不出一个。

    结合起所有的现象,林羲洲心里渐渐有了个荒唐的猜想。

    这个想法不止荒唐,更是疯狂得吓人。都说是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林羲洲皱着眉头想得出神,直到林迹尧在电话里叫了他好几声,林羲洲才回过神来,连忙应道,“哎,我在。”

    “干什么呢?”

    林羲洲嘿嘿一笑,“没,没什么,就是走神了。”

    垂下眼,他语气轻快地道,“爸,我突然觉得你娶个美国姑娘也不错,生个混血多好。”

    林迹尧顿时哭笑不得,“小羲,你怎么总想这些有的没的。”他不甚在意地道,“娶女人有什么好,难道要再生个孩子跟你争家产不成?”

    林羲洲把跳到他腿上的饭团抱好,说道,“那有什么关系,反正你钱多嘛。”

    “钱再多也只能是你的。”林迹尧说,“小羲,爸爸早说过,我会把好的东西全部都留给你。”

    饭团被搂在腰上的手臂给弄疼了,委屈地朝着林羲洲汪了一声,主人却没半分松手的意思,它不得不自力更生地跳到地上逃命。

    林羲洲死死地抠着沙发上的坐垫,嘴上却半点没有表露出翻江倒海一般的心情,照往常一样插科打诨了一番后才挂了电话。

    林迹尧的声音渐渐离他远去,林羲洲脱力一样地躺倒在沙发上,抬起手臂遮住眼睛,紧抿的薄唇隐隐透出几分脆弱和茫然。

    饭团似乎感受到主人的不对劲,也不计较林羲洲刚才弄疼了他,哼哼唧唧地跳上沙发,拿脑袋在他肩膀上拱来拱去。

    林羲洲睁眼,饭团估计也知道自己长大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整只都踩在林羲洲身上,所以萨摩耶只是一只爪子搭上他的胸口,安慰般的在他脸上到处舔。

    “饭团乖。”林羲洲叹了口气,拍了拍它的脑袋,心中有着难以言喻的荒凉和无助。

    林迹尧……如果真的是他想的那样,那该怎么办?在继母亲去世之后,难道他连父亲也要失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