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14章

第14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那之后的一整天,林羲洲都没心思做其他事情,就在他和顾言打了几盘游戏打算洗洗睡了的时候,程灏却突然来了。

    “有事?”林羲洲的心情不是很好,连带着口气也差了许多。

    “来找你。”程灏笑笑,看向堵在门口的林羲洲,“小米,你要再不让我进去的话可就要流出来了。”

    趁着林羲洲愣神的时候,程灏推开他走进客厅,林羲洲关上门,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程颢,你别那样叫我。”他皱着眉说。

    “叫什么?”程灏自顾自的开始脱衣服,一边问他,“小米?怎么,就只许顾言这样叫,我不行?”脱掉上衣,他走回林羲洲面前,挑眉笑道,“我听说林叔出差了。”

    闻言,林羲洲止住要后退的动作,他当然看得出程灏是什么意思,不由得笑了一声,“这么大胆?”

    “这有什么,”程灏说,“只要你不介意,其实我很乐意让林叔知道。”

    介意?

    林羲洲笑了笑,他现在已经不介意这个了。

    “走吧,去我房间。”

    如果没记错的话,林迹尧应该是明天早上四点半的飞机到北京。

    两人相拥着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到林羲洲卧房,程灏用力地吻着他,动作粗鲁地扯去他身上的衬衣,往后抬腿将门关上。

    林羲洲有些心不在焉,更腾不出心思和热情去做这种事,程灏不满地咬了口他的嘴唇,牵引着他的手探向身后,那里已经提前被润滑开拓过了,不断地有黏腻的液体流出。

    “这个时候都能走神?”

    林羲洲下意识地动了动手指,他能感觉到火热紧致的内壁正紧紧地压迫着他的食指。

    程灏低笑着将腿缠上他的腰,往后仰倒躺在床上。

    ………………

    隔天被开门的声音吵醒的时候,林羲洲觉得自己只睡了短短的两三小时而已,他原本并没有要放纵的意思,无奈程灏热情过度,林羲洲正因为林迹尧的事而有些暴躁,不知不觉地就被他带沟里去了。

    相比于他的迟钝,程灏澡在门把转动的时候就睁开了眼,或者说做完后他就难受得没睡着,他事先润滑过,但到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时候已经不太够用了,林羲洲家里也不可能有这种东西,做的时候舒服得不知道东南西北,做完后才感觉那里火辣辣的疼。

    眼睛匆匆一扫,看出了是林迹尧,程灏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扯过被子盖住林羲洲光.裸着的后背和肩膀。

    夏天的太阳总是出来得早,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了,林羲洲撑着床坐起身,便看到了紧抿着唇站在床边的林迹尧,男人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西装,风尘仆仆的模样,显然是刚刚到家。

    蚕丝薄被顺着林羲洲的手臂滑落,程灏看着两人之间奇异的沉默,心里竟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穿好衣服,出来。”

    林迹尧面色晦暗,声音也带着几分艰涩,并没有程灏预想中的勃然大怒。

    林羲洲和程灏穿戴整齐后下到客厅,程灏倒是很想留下来,毕竟他觉得这场面留着林羲洲自己一人面对不合适,他可不会像迟暮那样没担当。无奈的是对方坚决得很,让他像展示一下自己的真心都办不到。

    程灏离开,林羲洲倚着墙壁站在一旁,神情冷漠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对于自己的儿子,林迹尧敢打包票他绝对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没有之一,此时这种情况,他多多少少也察觉出了不对劲。再联想起昨天林羲洲拿笔记本电脑需要开的柜子里放着的东西和他电话里的反常,林迹尧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他几乎听不见自己发出的声音,“小羲……你……”

    “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对不对?”林羲洲反问他,声音平静得过分,“林迹尧,我问你,是不是我想的那样子?”

    林迹尧动了动嘴唇,扯出一个笑,“是。”看着林羲洲难以掩饰的惊愕和厌恶,林迹尧索性破罐子破摔,颤着声音问道,“怎么了,我只是爱我想要爱的人,有什么不可以?”

    “爱?”林羲洲猛然拔高了音调,心中的愤怒猛然席卷了他的神智。这是他的父亲,他尊敬敬爱着的父亲,是陪伴着他长大,会和他一起洗澡吃饭甚至是睡在一张床上的最亲的人!

    林羲洲从未想过,林迹尧竟然会对他抱着这种心思。

    龌龊,恶心。

    他盯着林迹尧,“我没不让你爱别人,我昨天就在电话里说过了,你喜欢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女人、男人,哪怕是人妖我也无所谓,但你怎么能——”

    “我怎么?”林迹尧面色苍白地反问,“我只是爱你而已,这种爱或许不太一样,但你也不能因此而否定它。更何况你并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为什么我不能爱你?”

    为什么,我不能像程灏那样和你在一起?

    林迹尧的样子毫无悔过之心,像是一切都很正常似的,让林羲洲更加怒不可遏。

    “这不是有没有血缘关系的问题!”他暴躁地在客厅里来回踱步,“林迹尧,我把你当做父亲,从小就是,就算不是亲生,你也依然是,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会不会变?”

    “试什么?”林羲洲失控般地怒吼,神色却很有些受伤,“试着和自己老爸上床?!林迹尧,你他妈让我怎么试!”

    “因为你是我父亲,所以我爱你,亲近你,信任你,毫无保留地对待你。林迹尧,爸,父亲!你告诉我,你这样又算什么?!”

    林羲洲的声音在林迹尧耳边像是被放大了数百倍一样,里面包含的冲击力足以将他的整个世界都震塌。

    最终,他只能看着林羲洲摔门而去,却又无力阻拦。

    林迹尧疲惫地靠着沙发,放在旁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他划开短信,是助理发来的。

    助理小张:【boss,发烧好点了吗,你吃药了没有?】

    林迹尧摸了摸额头,他差点都忘了。

    不过……发烧?

    林迹尧回复短信后又打电话给张嫂,“张嫂,我是林迹尧。”

    “嗯……能麻烦你过来一趟吗,我有点不舒服,小羲和我闹别扭,自己跑出去了,还没吃早饭。”

    “对,他有带手机……好,那就麻烦你劝他回来了。”

    “……没事没事,我还好,你劝他回来就行了,我不放心他一人在外面……”

    于是,林羲洲刚出门没一个小时就又回去了,面对着老人他始终不好太过强硬,和林迹尧的那点破事也没办法解释,只能先回家安抚一下张嫂再做打算。

    开门进去,张嫂又是心急又是担心,给他准备了早饭后再三叮嘱他要乖乖吃东西别和爸爸闹别扭后才肯离开。

    林羲洲揉揉太阳穴,一一应下了。

    吃完早餐,林羲洲照常喝下一杯鲜榨橙汁,放下玻璃杯刚没走几步路便踉跄起来,勉强扶着柜子才不至于摔倒。

    林迹尧从楼梯上走下,面色苍白依旧,眼神却是炙热。他走到林羲洲身边,俯身将他打横抱起。

    “林迹尧!”林羲洲像是预感到了什么,有些慌乱地想要挣脱,却无奈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力气,而对方却是个身高体格都比他要高要健壮的成年男人。

    林迹尧把林羲洲抱到他卧室的床上,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捆尼龙绳将他的手腕绕了四五圈后绑在床头,翻身压了上去。

    林羲洲脑子一片空白地看着林迹尧脱下两人的衣服,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要塌了。

    他不断转动着手腕希望能弄松一些绳子好挣脱出来,但林迹尧绑得很紧,他脱下林羲洲的裤子,抬头看了他一眼,抬手握住他的手腕。

    “别蹭了。”林迹尧说,“会疼。”麻绳的表面很是粗糙,林羲洲只动了那么几下,皮肤上就被磨出了红痕。

    林羲洲知道他的弱点,连忙放软了声音道,“爸,你先松开我,我手腕很疼。”

    林迹尧却仍然理智地摇头,“不行,你会跑的。”

    “我——”

    不等他再说话,林迹尧的双手已经顺着腰线开始往上抚摸,轻吻落在他的唇角,然后往下蔓延而去。

    林羲洲更用力地拉扯着绳子企图挣脱,他不是林迹尧,这种情况下更没办法冷静思考制定计划,只是一味地想要解开绳子逃开。

    锁骨处突然疼了一下,林迹尧正对着程灏留过吻痕的地方又吸又咬,非得弄出个颜色更深的覆盖住不可。

    看着这一切,林羲洲只觉得荒唐,自己的父亲竟然会给他下药,竟然会想要和他做这种事情。

    没人能想象得到自己爸爸压在身上时的那种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