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15章

第15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这时候,即便林迹尧给他松开绳子,林羲洲也没力气动弹了,昨晚和程灏加今天和林迹尧,他没死在床上已经是万幸。

    林迹尧的脸色很差,苍白得吓人,他不愿清洗身体里的那些东西,而林羲洲也懒得去提醒。

    他疲惫得不愿开口说话,不管是身还是心,累到连逃都不想逃的地步。可等到林迹尧离开房间,他闭上眼想要休息,却又睡不着,一闭上眼全都是刚才那幅不堪的场景,于是他只好睁着眼睛,直到月亮取代了太阳,直到黑夜将光明覆盖。

    不知是几点,张嫂来到主卧前敲了敲门,声音焦急,“少爷?先生发烧了,躺在你房间里,好像很严重。”

    林羲洲用力按了按隐隐跳动着的太阳穴,起身穿上衬衫和裤子开门走出去。

    张嫂看到他又是一愣,这两人怎么看起来都像是半死不活的样子?

    “爸生病了?”林羲洲勉强笑了笑,“张嫂,茶几下那本小本子里面有李医生的电话,你帮忙打一下叫他过来,我去……看看他。”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林迹尧肯定还没清理过后面。

    林羲洲走去浴室搬了盆水和毛巾到卧房,林迹尧躺在床上睡得昏沉,脸颊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呼吸沉重。

    林羲洲坐到床沿,揽着林迹尧的腰扶着他靠到自己身上,林迹尧费力地睁开眼,见来人是他,鼻头一酸,竟是差点落下泪来。

    生病的人总是格外脆弱,这话好像是真的。林迹尧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难受的,尤其是使用过度了的后面,一抽一抽的疼。

    他闭着眼睛侧身抱住林羲洲的腰,把脸埋进他怀里。

    林羲洲脱下林迹尧的裤子,沾湿了毛巾,想想又觉得不合适,便换了条丝巾,沾了水后放进去帮他清洗。

    弄干净后,林羲洲帮林迹尧穿好裤子后就打算起身离开。

    林迹尧慌忙一把抱住他,低沉沙哑的声音虚弱得几乎听不见。

    “等等……别走……陪我,小羲,陪我一会儿……”

    林羲洲沉默着把他放到床上,拉起被子盖好。

    “医生一会儿就过来,你好好休息。”

    “等等!!”林迹尧死死地拉着他的手臂不放,两手颤抖得厉害,“你去哪,小羲,你要去哪?”

    “我不知道。”林羲洲冷漠地拨开他的手,“你别管了,休息你的就是了。”

    不一会儿,李医生也来了,林羲洲把难缠的病人丢给他,自己穿了衣服出门,饭团呜呜叫着也跟了上来。

    可是,要去哪?

    林羲洲漫无目的地沿着街边走到了深夜,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走到了哪里,苹果爪机从头到尾响了不下30次,林羲洲随便挑了一个接起来,是程灏。

    “你在哪里,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

    “……我出来走走,怎么了?”

    “在哪走,说地址,我去接你。”

    林羲洲说完地址后就挂了电话,在街边坐了下来,饭团饿得无精打采地趴在他脚边。

    程灏来得很快,两人一路沉默地回了程灏家里,林羲洲从柜子里翻出一包牛肉干,掰碎了喂给饭团。

    手腕从衬衫中露出来,程灏皱起眉头,一把抓起他的手,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林羲洲,这怎么回事?”

    林羲洲皮肤白皙,于是结痂了的伤疤便格外显眼,更别提周围还有好几圈勒得淤青了的伤痕。

    “林叔打你了?”

    打他?

    林羲洲笑了,眼神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讽刺。

    “我倒是宁愿他打我。”

    程灏从和他一见面起就看出了不对劲,却又碍于林羲洲情绪低沉不好过问太多,这会儿却是不问也不行了。

    “怎么了,小米,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林羲洲笑笑,摸了摸饭团后站起身来,“有衣服没,我想洗澡。”

    程灏抿了抿唇,对方死气沉沉的样子让他心惊,便不再追问,“你先去浴室吧,我帮你拿衣服。”

    饭团丢了牛肉干,巴巴地跟着林羲洲走去浴室。

    一颗颗地解开衬衫扣子脱下衣服,镜子里的人一张脸血色尽失,上半身简直堪称惨不忍睹,尤其是昨天程灏留下痕迹的地方,无一例外都带上了更深的青紫色,有的地方还有深深的牙印,渗出的血丝也已干涸。

    他这么惨,估计另外那个也好不到哪去,林迹尧后面紧得不像话,他还没完全进去就流血了。更别提后来又连着做了好几次,林迹尧的主导之下更是完全不管自己会不会受伤,只知道一味地索取。

    不论是吻还是动作都带着信徒献祭般的虔诚,和玉石俱焚一样的决绝。

    咔哒一声,浴室门打开,程灏走了进来,门后面蹲着的饭团被撞了一下,疼得狂吠不止。

    “嘘——饭团,乖,别叫。”

    程灏没去管委屈得呜呜低叫着的小崽子,面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这怎么回事?!谁弄的?!”他厉声问,又惊又怒地看着林羲洲身上的那些牙印,虽然他也喜欢在恋人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却从来不舍得这么用力地去咬。

    但是看了几秒,程灏就蓦然意识到一个共同点,那些有痕迹过重的地方都是他昨天碰过的、留了吻痕的部位。

    “林羲——”

    “程灏,你知道我不是林迹尧的亲生儿子么?”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程灏皱了皱眉,林羲洲的神情和状态让他不安,“一直都有这样的传言,我父亲是有说过,但我没在意。”

    顿了顿,程灏上前一步,放柔了声音问道,“小米,怎么了?”

    “想知道这是谁干的么?”林羲洲问,深不见底的黑眸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程灏,这些都是我爸弄的。”

    他看着对方一脸震惊,向前逼近了一步,像是在表达自我厌恶一样地冷漠地露出笑容,“你想知道,刚才我和我爸做了多少次么?”

    程灏张口结舌,“这——我、我不——”

    “你想知道他是怎么吻我的么?”

    林羲洲没有理会,只是自虐一样地不断揭开自己心里的那道疤,一遍遍地重复当时的那种感觉,极致的快感之下是乱伦背德的负罪感和羞耻感,恶心得令人反胃。

    包括他自己,和父亲做那种事,一样令人恶心。

    “放松,小米——羲洲,放松一些……”

    “我很放松。”林羲洲说,“你出去吧,我想先洗澡。”

    程灏脑子被这个重磅炸弹炸成一团浆糊,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安抚林羲洲才能不刺激到他,只得依言先离开。

    林羲洲洗澡洗了很久,洗完后整个人跟冒着热气似的穿着浴衣走出浴室,就看见程灏也刚从外面回来,头发上还带着水珠。

    “我去给饭团买狗粮。”程灏扬了扬手里的袋子,不等林羲洲询问就主动交待,“狗还小,一直吃肉干也不行。饭团应该是吃这个进口牌子的吧?”他从袋子里拿出一包狗粮拆开来,看到食物的饭团两眼放光,却也没敢冲上去,只是呜呜叫着蹭着林羲洲的小腿。

    “外面下雨了?”

    出了浴室,外面滴滴答答的声音逐渐明显起来。

    “嗯,也没多大就是了。”程灏去厨房拿了个铁碗倒了些狗粮进去,林羲洲拿脚轻轻推了下饭团的屁股,萨摩耶顿时撒欢一样的冲狗粮跑去。

    林羲洲拿了吹风机盘腿坐在饭团旁边,刚洗完澡的萨摩耶身上还滴着水,林羲洲用手拨弄着湿淋淋的白毛,给吹风机开了最小的一档帮饭团吹毛。

    程灏坐到林羲洲身后,从背后抱住他,两手搂着他的腰。

    “干什么?”

    “没有。”程灏嘟哝道,一边偏过头,嘴唇轻轻磨蹭着林羲洲的侧脸。不知是不是因为林迹尧的关系,林羲洲敏锐地感觉到程灏皮肤的热度有些不比寻常。

    “你发烧了?”林羲洲放下吹风机转过身,用手背贴上程灏的额头。

    程灏眯起眼,一副因为得到了关心而满足不已的模样。

    “低烧而已,我自己吃过药了。”他拉下林羲洲的手,吧唧一下在手背上亲了一大口,“心疼我不?”

    林羲洲哼哼一声,没好气地甩开他继续给饭团吹毛,“自己发烧还爱折腾,下雨天出去乱跑什么。”

    “给你的爱宠买吃的啊。”程灏委屈地蹭着他的背,“饭团要是饿坏了或者吃了什么不合适的东西生病了,你不得心疼难过死。你要是心疼难过了我不得更——”

    “行了行了。”林羲洲拿手肘撞了他一下,“哪那么多歪理。”

    程灏止住话头嘿嘿一笑,“待会儿一起睡么?”

    “嗯。”林羲洲拨弄着饭团渐渐变得蓬松的白毛,面上仍然一片波澜不惊,“你家有安眠药么,给我弄半片来。”

    程灏笑容一僵,沉默了半晌,他垂下眼,手臂攀上林羲洲的脖子,转了个身坐在他腿上,饭团连带着碗都被挤到了一边。

    “你——”

    程灏吻上他的唇,辗转而缱绻地舔舐着,舌头扫过上颚,在口腔里四处游走了一遍后才勾起林羲洲的舌头翻滚纠缠,两人粗重的喘息声在滴滴答答的雨声里格外明显。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好像有一个世纪一样漫长,林羲洲有些不适地想要退开,程灏却仍搂着他的腰不放,直到连程灏自己都吻得大脑缺氧得晕晕乎乎的了才肯放开。

    嘴唇被吸吮啃咬得发麻,长时间喘不过气的感觉让林羲洲感觉有些头脑昏沉,恼怒地瞪了程灏一眼,“你又是发的什么疯?!”

    “吃安眠药不好。”程灏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还睡不着么?再来一次如何?”

    林羲洲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程灏低笑着搂住他的腰,急促的呼吸仍未平复,不断起伏着的胸膛紧贴着林羲洲

    真好……那样缠绵而热烈的拥吻。

    程灏把不甚清醒的脑袋靠在林羲洲肩头,唇边仍带着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