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16章

第16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林羲洲这一觉睡得尤其久,等到他打着哈欠走出卧室,程灏已经把午餐都准备好了,正蹲在角落里帮饭团倒狗粮。

    饭团一听到动静,连吃都没吃上一口就撒开爪子朝他奔来,撒娇似的在他腿边蹦来蹦去。

    林羲洲睡眼惺忪地在沙发上坐下,饭团跳上沙发卧在他腿上,蓬松的大尾巴左右摇摆。

    程灏无可奈何地把盛着狗粮的铁盆递给林羲洲,“我一大早地带它出去散步回来给它吃早饭给它洗澡,到头来狗大爷还是理都不理我。”

    林羲洲哼哼了一声,“这是我养的狗,不和我亲和谁亲?”他一边拿食物喂饭团,一边用空闲的右手给手机开机。

    程灏看了看显示14时的电子钟,“你快去刷牙,我把饭菜热一热,顺便再炒一盘青菜。”

    林羲洲没有回答,手里的苹果震个不停,等了好久才又安静下来。

    林迹尧打了很多电话,从昨晚到现在,几乎每隔半小时就是一个,以至于客服刷了几十条的‘您在xx时有未接来电’。当然,除了电话以外,短信也有不少。

    18:15【小羲,回家吧。】

    19:00【小羲你在哪儿,吃饭了吗。】

    21:16【为什么不接电话,很晚了,你在哪里?】

    23:27【小羲,晚上不回来了么?】

    02:31【睡了没有?在哪里休息的?】

    03:42【别恨我。】

    04:01【小羲,我是真的爱你,很爱很爱。】

    04:10【我不后悔那么做。】

    04:15【如果我早知道会这样,当初绝不会答应你母亲和她结婚来遮掩她未婚先孕的事情。】

    06:24【早上了,你一定还没起吧。】

    08:31【记得要吃早饭,不要空腹喝咖啡,看到短信后给我回电话。】

    10:16【小羲,最起码让我知道你在哪里好不好?】

    11:43【你如果不喜欢那样,我以后再也不做了,只要你回家。】

    12:01【刚打完点滴,还是很难受。】

    12:52【小羲,你要怎么样都可以,先回家,我什么都听你的。】

    ……

    以后一条短信是在刚才,【如果你希望我只是父亲,那我就只做父亲。小羲,我会变成你想要的样子,只要你不离开。】

    林羲洲在回复与否之间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回道,【等过段时间会回去的,你不要再找我了。】

    放下又开始震动个不停的的手机,林羲洲走去卫生间刷牙。

    洗漱完回到客厅,程灏在炒青菜,手忙脚乱地先盛了碗龙骨红菇汤给他填填肚子,林羲洲端着热气腾腾的碗小口小口的喝着,一边继续翻看起短信。

    剩下的都是林峥发的,林羲洲大致扫了一遍,一堆的颜文字让他没有了回复的欲望。关掉短信打开企鹅,好友列表里林峥的那一栏右边有个红色的气泡,里面写着数字64。

    【男神qaq怎么不出来遛狗了?】

    【哥斯拉得了相思病,饭团在哪里qaq?我已经是相思病晚期,男神你在哪里qaq】

    ……

    林羲洲扶额,回复道:【还活着。】

    青峥秒回:【男神~~\\\\(≧▽≦)/~~】

    青峥:【我在楼下等到中午都没看到你qaq!怎么可以不带饭团出来!】

    稀粥:【……有点事。】

    青峥:【男神好冷淡[流泪][流泪]】

    稀粥:【我一直都这样的好不好[抠鼻]】

    青峥:【矮油,你居然跟我解释了!![害羞][害羞]男神果然是面冷心热的傲娇。[呲牙]】

    稀粥:【……】

    他解释什么了?

    程灏从厨房里探出头,“小白菜炒好了,快来帮我端一下。”

    他的口气亲昵而自然,就像是个贤惠的妻子在支使丈夫做事一样,带着点娇嗔地笑着。

    妻子……娇嗔……

    林羲洲抽了抽嘴角,被自己的联想给恶心到了。

    ————————————

    随后的两天林羲洲都窝在程灏家里,心境其实早已经平和了许多,只是仍不想回家面对那个人。

    然而,世事总是由不得人的。

    在林羲洲住到程灏家里第三天的下午,张嫂给他去了电话。

    “少爷,先生出车祸了。”张嫂的声音很是焦急,“您快来医院一趟吧。”

    车祸?

    林羲洲皱眉,“怎么回事,严重不严重?”

    “看着挺吓人,但医生说就是皮外伤。”张嫂说,“先生高烧还没全好,下午又自己开车赶着去邻市开会,就——”

    “张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威严的老者声音,伴随着几下拐杖敲击地板的声响,“把电话给我,我和小羲说。”

    林羲洲沉默着听着话筒里一阵杂音,等到再次平静下来后,他才慢吞吞地叫了声爷爷。

    “小羲,你一直都很懂事,这回是怎么了?好几天都不回家!”老人听起来很生气,“你爸爸生那么重的病,你还能心安理得在外面乱逛么?!”

    林羲洲不说话,爷爷对他态度一直不太好。对此他其实并不介意,也十分理解,毕竟他不是林迹尧的亲生儿子。对于传统的注重家庭伦理的老一辈人来说,自己儿子娶了个不干净的女人,还帮别人养了近20年的儿子,这怎么也算是丑事一桩了。更何况林迹尧在母亲死后仍然执意不娶,甚至要把身家财产都让林羲洲来继承,老人辛辛苦苦打拼大半辈子的心血要交由外人来管,他能甘心就怪了。

    林羲洲安静地听着老人发泄完,然后才说道,“爷爷,您别生气,我这就去医院。”

    挂了电话,林羲洲给程灏留了张纸条说明去向,然后打的到医院。

    由护士小姐领路去到病房,老人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见林羲洲来,也只是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命令道,“小羲,去给你爸爸削个苹果。”

    林羲洲看了眼林迹尧,腿上一片瘀痕和擦伤,手臂也裹着绷带。他没说话,拿起桌上张嫂洗过的苹果就开始削皮,然后切成一瓣一瓣的放到碗里。

    林迹尧一眨不眨地侧头看着他,面上倒是平静,唯有放在身侧微微颤抖着的右手泄露了他的心思。

    林羲洲一举一动都表现得无比孝顺乖巧,林迹尧知道父亲在这只会让他不自在,便转头道,“爸,您先回去吧,让小羲照顾我就行。”

    林盛瞪眼,“怎么,有儿子就不要老子了?!”

    “您这是哪儿的话……”

    林羲洲默不作声地坐在床边削苹果,等到林迹尧把林盛哄回去之后,他才将满满一碗的苹果递给林迹尧,讥讽地道,“一哭二闹三上吊,林迹尧,你也真有本事。”

    这句毫不留情,甚至可以说是残忍的话使得林迹尧原本正要接过碗的左手顿时僵在半空中,脸上展开到一半的笑容滞留在嘴角,形成了一个可笑的弧度。

    “小羲,”他不敢去看林羲洲脸上是怎样的表情,苍白而消瘦的脸上在瞬间褪去最后一点血色,“我不是——”

    “你什么都不用解释,好好休息就行。”林羲洲打断他的话,“我在外面守着,有事就叫我。”林迹尧财大气粗,住的是单人病房,分有里外两个小隔间。

    不由分说地扶着林迹尧在床上躺好,林羲洲走到病房外的走廊上给程灏打了个电话。

    “我看到纸条了,”刚一接通程灏便率先开口道,“要不要我去陪你?”

    “不必,”林羲洲拒绝,“我晚上不回去了,你记得给饭团喂狗粮。”

    程灏:“……你难得主动一次给我打电话居然是为了那只狗崽子。”

    “不然?”

    程灏撇嘴,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就荡漾起来,“哎,为什么我忽然有种丈夫出差嘱咐妻子做事的感觉呢?”

    林羲洲冷笑一声:“因为你脑子有坑。”

    程灏:“……”

    另一头挂了电话,程灏叹了口气,转头看向饭团。电视里在放一部动画片,好像是叫超能陆战队还是什么的,饭团正聚精会神地蹲在沙发上看着一只白色的眼睛是两个黑点的大胖子。

    【你不开心就欺负我咯,谁叫我这么喜欢你。】

    程灏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