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17章

第17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林迹尧隔天就出院了——在他看见林羲洲以180+的身高挤在外厅的小床上将就过一晚之后,在隔天的早晨便向医生要求出院。

    再好的医生也拗不过脾气犟的跟头牛似的有钱有权的病人,只得乖乖签下出院许可书。

    林迹尧不愿坐轮椅,所幸车祸也未伤及筋骨,医院又有电梯,便由林羲洲扶着下楼。

    司机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见他们来连忙打开车门,林羲洲半弯下腰,手臂绕过林迹尧腿弯处将人抱起。

    一把年纪反而被公主抱的林迹尧吓了一跳,有些慌乱地揽住林羲洲的脖子,但不过几秒后就被放下了——林羲洲只是将他抱进车里而已。

    两人回到家,事先接到短信的程灏也带着饭团在门口等候,旁边站着留着一把胡子的林盛。

    见到林迹尧像是重伤一样地靠在林羲洲身上,程灏皮笑肉不笑地打了声招呼,“林叔。”

    拄着拐杖面容肃穆的老人看到这样父慈子孝的场景显然是满意极了,连带着声音都温和不少。

    “小羲陪护了一夜想必也是没休息好,如果累了的话,就再回房睡一会儿罢。”

    林羲洲客套地笑了笑,“没什么的,不碍事。”

    怕林迹尧累了,林盛和程灏都没有多留。带到人都走后,林羲洲吩咐张嫂熬些小米粥,而后把头转向林迹尧,“回房间么?”

    林迹尧点点头,“好,我还有些公务要处理。”

    林羲洲望了眼盘旋而上的楼梯,第一次觉得住小别墅是个错误。

    在医院是坐电梯下楼,这上楼梯……况且林迹尧腿上手上都有伤,背在背上也不方便。

    林羲洲皱了皱眉,只好再次弯下腰将林迹尧打横抱起。

    饭团巴巴地跟着两人跑上楼,林羲洲把林迹尧放到卧室的床上,张嫂怕他不会照顾人,开了火熬粥后连忙跟上来,帮着他把林迹尧扶好靠坐在床头。

    “手机就放在床头柜上,有事打我电话。”林羲洲说。

    林迹尧的视线没有离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他怕一对上林羲洲的视线就会不受控制地流露出令对方不喜的情绪。

    “嗯。”他轻声应道。

    饭团的爪子在木地板上敲出啪啪的声音,林羲洲对张嫂道,“我带饭团去宠物店洗个澡修一下指甲,爸就麻烦你照顾了。”

    “哎,哎。”

    林迹尧沉默地看着文件,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外面太阳渐渐往西边落下,他才又重新听见楼底下的狗叫声。

    之后林羲洲就没再上来,张嫂一手包办了林迹尧的三餐,只是到了晚上睡觉前,就有些不方便了。

    她敲开林羲洲的房门,为难道,“先生爱洁,这算一算也两天没洗澡了。虽然先生没说什么,但怕是难受得紧,你看……”

    林羲洲眼皮一跳,早知道就不该出院的,林迹尧净会给他找事。请护工吧又未免太过夸张,毕竟只是皮外伤而已,并没有严重到生活不能自理。

    “要怎么洗?”

    “先生身上伤处多,不能沾水,用布巾沾湿了擦一擦其他地方就好了。”

    “行。”

    林羲洲压抑地吐了口气,真是要命……如果母亲还在——

    顿了顿,林羲洲扯着嘴角笑了笑,或许现在他倒是应该庆幸母亲已经死了。

    搬了盆水到林迹尧卧室,林羲洲从柜子里拿了条新毛巾放进去,自己坐到床边帮林迹尧脱衣服。

    衬衫扣子一颗颗地解开,裸露的皮肤接触到因空调而显得过分冰凉的空气,林迹尧不禁颤了一下,明明并不炎热,他却觉得冷汗都快要下来了。

    在两人有过那样疯狂的亲密接触后,只要脑子里一想到现在帮他脱衣服的是林羲洲,林迹尧根本难以克制自己汹涌得几欲喷薄而出的欲望。

    两人之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林迹尧在林羲洲帮他擦背的时候就硬了,不得不扯过被子盖住下.身掩饰。

    然而对方僵硬得崩成了石头一样的肌肉线条自然瞒不过林羲洲,他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那样乱伦背德的事情他不愿再想也不愿再提。不管怎么样,他们终究是父子,如果能回到最开始的样子当然是再好不过。

    林羲洲努力让声音显得正常,“爸,放松一点,不然缝合过的伤口会裂开的。”

    “……好。”

    两个人都像是在演戏,却也各自清楚,这一切不过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林羲洲重新拧了一次毛巾,“爸,剩下的你自己来吧,我在外面等,好了叫我。”说完,他快步走到门外,并将房门关上。

    林羲洲松了口气,他不知道这样选择是对是错,可是除了保持适当的正常交流以外他他还能怎么样?

    若真要跟林迹尧断绝关系再不来往,不知道对方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正在出神间,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一阵震动,林羲洲打开企鹅,发现又被林峥给刷屏了。

    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手指划过屏幕,一条条地看他都发了些什么。

    从头看到尾,无非也就是一些插科打诨的打滚卖萌求抚摸,林羲洲挑了一条相对有价值的回复了,【z大降分了?你从哪儿看到的?】

    青峥:【我舅舅说的,他在省教育厅工作。虽然还没正式通知,但已经确定了。那不是你一直想去的大学吗,我一看到就赶紧来告诉你。】

    稀粥:【……】

    稀粥:【我换目标了,现在想去q大。】

    青峥:【瓦特?!?![惊恐][惊恐]∑(っ°Д°;)っ?!】

    青峥:【男神为何想不开∑(っ°Д°;)っ?!】

    青峥:【男神!!q大在哈尔滨!!哈!尔!滨!一个南一个北啊!!太特么远了吧!!】

    稀粥:【……】

    稀粥:【你是不是脑子有坑,q大在北京ok?[抠鼻]】

    青峥:【…………】

    稀粥:【[抠鼻][抠鼻]要不要我给你科普一下地理?】

    青峥:【[委屈]是我记错了辣……可是北京也很远……[委屈]难道我要千里追夫了吗?】

    稀粥:【……滚远点。】

    青峥发了一个阿狸流着宽面条泪在地上打滚的图片。

    青峥:【[委屈]异地恋很容易分手的[流泪]】

    稀粥:【你得妄想症了吗?谁和你异地恋了?根本没有手可以分好吗?】

    青峥:【……男神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每次你一心情不好就会说特别多又特别毒舌。】

    林峥第一次不带任何表情和颜文字的信息让林羲洲一愣,好像……确实是这样?他自己都没没发现,林峥居然注意到了。

    心里颇有些五味杂陈,结果林峥的下一条信息让他果断认为自己是想多了。

    青峥:【男神,酷爱让我用身体来安慰你吧~~~~\\(≧▽≦)/~】

    稀粥:【别了,我怕我会吐。】

    青峥:【qaq……】

    ——————————

    暑假过得很快,转眼间又到了开学的时候,想到又可以每天一大早去上课直到晚上才回家,林羲洲顿时觉得开学也不那么讨厌了。

    没想到,就在刚开始上课没多久,顾言就闹事了。

    其实起因还是林羲洲,那天两人去上厕所,正碰到同年段的一个混子,不知怎么的就说起林羲洲是同性恋的事情来,有些口头上的调笑和侮辱,结果就把顾言给惹毛了。

    然后顾言晚自习放学后就把那人给揍了。

    林羲洲差点没气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顾言!!我他妈之前怎么和你说的?!那种人屁大点本事没有就会瞎逼逼,你和他较真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顾言小小声地解释,“可、可是他那么说你……”

    “我都没在意你他妈是给老子出头出个屁啊!!!”林羲洲完全不顾形象和风度的吼出声,还好两人是在后操场,不然又得被围观了。“你知不知道打架是要记过处分的?你以后还想不想走体育的路了?!”

    顾言嘴硬道,,“我管他处不处分,那小子就是欠——”

    “你给老子闭嘴!”

    林羲洲气得脑仁直抽抽,顾言体育好,以后有可能入国家体育队也有可能会去参军,如果学籍档案上有了处分记录是肯定会有影响的。

    按了按太阳穴,林羲洲耐着性子问,“刚才林峥叫你过去说了什么没有?”

    顾言说,“就是问问情况,我就照实说了经过,然后段长又啰嗦了一堆。”

    顿了一下,顾言哼唧道,“我有分寸的,那人伤得不重,绝对没有脑震荡也没有骨折,就是淤青和皮肉伤看着吓人而已。”

    林羲洲咬牙切齿地瞪了他一眼,顾言委屈地瑟缩了一下,自动消音了。

    其实真要说起来,打架总要比群殴好上一些,得亏顾言没脑子一热叫上一大帮人去找茬,而且对方住院了顾言也希望是挂了彩,还算好操作些。

    中午回公寓休息的时候,林羲洲给林迹尧打了个电话。

    “……爸,是我。”

    “小羲?”这还是那件事后林羲洲第一次打电话,林迹尧做了个散会的手势,一边走到走廊去接电话,“怎么了?”

    林羲洲把事情简单交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看,这有办法解决么?”

    那头一阵沉默,过了半晌,才又听见林迹尧沉稳的声音传来,“可以的,小事而已。现在那人是住在晨阳医院么?我托人问一问伤情,再送点礼和钱给那家人沟通一下就行了。”

    “那学校怎么办?”

    林迹尧笑了,“你入学后的每年我都有给学校捐款,今年还多了一批空调和电脑,校长会给面子的。”

    “唔……那好。”林羲洲踌躇了一下,“谢谢爸。”

    林迹尧站在窗边,凉风拂过,微微泛起了些冷意。

    “不要紧。”他说,“你不要太担心了。”

    挂了电话,林迹尧翻了翻通讯录,重新拨通,“老陈么?是我,林迹尧。”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问件事,你们院里昨天新进了一个病人,是学生,因为打架受伤的,叫做吴平,你把他的病例报告发给我一下。”

    几分钟后,林迹尧接收到一条彩信,他大致翻了翻,还真是屁大点事没有,原本上完药包扎一下就能出院回家休养了,却说是头晕无力死赖在医院不走,在早上校领导去看望过后更是要求做各种的ct拍片检查。

    林迹尧嗤笑一声,叫来秘书让人带点水果和补品过去看看,拿钱私了。

    布置妥当后,林迹尧最后打电话给林羲洲学校的校长。

    “蔡校,我是林迹尧。”

    “听说我儿子班里出了点事……嗯,对,是一个叫顾言的学生。”

    “少年人一时火气大,也是情有可原,况且也不是顾言先挑事……”林迹尧漫不经心地道,“……是啊,对方扯着点羲洲的事出口伤人,顾言是羲洲的朋友,自然会生气了。”

    “嗯……您能理解就最好。我去医院问过了,那个学生就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我会处理好的。至于教务处那边,就麻烦您留心了。”

    待到处理妥当后,林迹尧本想给林羲洲打个电话让他放心,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改发短信告知。

    【小羲,我都安排好了,你放心吧。】

    那边回复的还是3个字,【谢谢爸。】

    林迹尧低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