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18章

第18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顾言的事情解决的很顺利,虽然免不了挨训,但总比处分要好的多。

    开学没过多久,国庆假期就快到了,林峥组织了班上同学一起去海边烧烤,既是对高考的加油打气,也算是最后一次彻彻底底的放纵。

    十一长假的第三天,林峥约了三四个同学一起去万达商场,打算买些零食和烧烤的材料带去海边。

    叶诗瑾和另一个女生高兴地走在前头挑挑捡捡,顾言和另外几个男生跟过去推车当免费劳工,林羲洲则站在冷冻柜旁挑选肉类,因为经费问题,买东西都得仔细比对过价格后再决定。

    现在是中午刚过,商场里的人并不多,林峥站在林羲洲身边,少有的有些局促起来。

    虽然在企鹅聊天时那样口无遮拦,可在现实生活里,有些话总还是不好说出口的。

    林羲洲拿了几袋牛肉和鸡柳递给他,“我没什么经验,你看哪一个牌子比较好?”

    两人靠得很近,冷冻柜里散发出的强烈冷气让林峥一哆嗦,心里头那一点不自在瞬间飘散,打蛇上棍似的靠了过去。

    瞟了几眼,林峥说,“鸡柳两包牛肉一包吧,再拿点鸡翅和鸡排什么的。”

    “哦……”林羲洲把多余的东西放回去,转头刚要把其余的鸡柳放到推车里时却猛地对上了林峥放大版的脸,吓得他后退了一步,“你靠那么近干什么?!”

    林峥笑眯眯地说,“看你。”

    林羲洲翻了个白眼,走到另一边拿鸡翅,林峥巴巴地跟了上去,“小米,我给你当备胎不好么?”

    林羲洲抽了抽嘴角,“你怎么也叫小米了?还有,我连正胎都没有哪来的备胎?”

    “哎,叫小米好听。”林峥摆摆手,“你要是希望我叫你华为也行啊。”

    林羲洲:“……你是脑子有坑还是脑子有病还是脑子不正常?”

    林峥义噎了一下,正辞严地道,“林羲洲,我可是你班主任,怎么跟老师说话的?”

    “班主任?”林羲洲凉凉地说,唇边噙着笑意地看着他,“林峥,你是想当班主任,还是当我……男朋友?”

    撩拨完后,林羲洲也不管林峥骤然睁大的双眼,把推车放在一边后继续往前走去。

    “小米!”林峥一把从后面扑了过去,哥俩儿好似的揽着他的脖子,语气却颇为急切,“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林羲洲矢口否认,刚说完之后他便觉得不妥,就算林峥说话再不正经,他也不该拿感情来戏弄人。

    顿了顿,林羲洲说,“林峥,我要高考了,所以短期内——”

    “我知道,”林峥说,“我可以等你。”

    “不,不只是这个问题。”林羲洲摇头,“我不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不喜欢你,当然,也不是讨厌,但就是没有恋人之间的那种喜欢。”

    林峥丝毫没有被打击到,一颗金刚石材质的心顽强地跳动着,“那又怎么样?林羲洲,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是一见钟情的?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喜不喜欢?”

    不等林羲洲说话,他又道,“你没有恋人,又没有喜欢的人,为什么我不能喜欢你?退一万步说,你又怎么知道,你到最后仍然会拒绝我?”

    林羲洲一时语塞,他是真没想过会和林峥发生点什么,现在两人的师生关系让他感觉很是别扭,但如果毕业后不再是师生了,那么……他会同意么?

    “小米?”

    顾言的声音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他有些奇怪地看着和林羲洲举止亲密的林峥,“你们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林峥笑笑,动作自然地放下手,“刚刚在讨论羲洲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哦……”顾言应了一声,忽略掉心里几分莫名的不愉,举起手上的东西,“林老师,蜂蜜要大瓶的还是小瓶的?”

    “小的就可以了。”林峥走过去,“拿一瓶蜂蜜,两瓶小的调和油,还有一瓶烧烤酱……”

    林羲洲把两袋烤翅扔进推车里,怀里抱了好几包薯片的叶诗瑾蹦哒到他身边,神秘兮兮地凑近他,“大米,林老师看你的眼神不对啊。”

    林羲洲一愣,叶诗瑾知道他喜欢男的没什么,但林峥就不一样了,没有学校会愿意聘请一个性取向异常,甚至是喜欢自己学生的男老师。

    “有什么不一样的?”林羲洲状似无所谓地说,“叶诗瑾,早晚有一天我得找机会把你手机里几个g的gv给删了,成天想什么乱七八糟。”

    大概是觉得自己意淫班主任的行为不太好,叶诗瑾尴尬地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你看好东西,我去下卫生间。”

    叶诗瑾点点头。

    万达商场大得吓人,去个卫生间也得走不少路,林羲洲找了半天才看见洗手间的标志,解决完生理问题后出来洗手,却迎面碰上了程灏。

    程灏看见他也是一呆,“羲洲?你怎么在这儿?”

    “班里要去海边烧烤,出来买东西。”

    林羲洲说完后转身离开,程灏洗完手连忙跟了上去,“最近在学校里碰到你一直没机会说话,发短信打电话你也不——”

    “程灏!”旁边传来一声娇俏的女声,一个穿着海蓝色雪纺裙的年轻女孩儿踩着高跟鞋快步走了过来,“你怎么连洗个手都这么慢!快着点,我脚疼。”女孩娇声抱怨,略显深色的裙子衬得她肌肤雪白,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漂亮的脸上带着些小女儿家的委屈,看着便让人忍不住疼惜。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林羲洲下意识地多看了两眼美女,然后才促狭地对程灏笑道,“人家腿疼了,还不快过去?”

    程灏慌忙解释,“不是,小米,她只是我——”

    林羲洲摆了摆手转身离开,没兴趣听他说什么,也觉得没必要,两人至多不过炮.友关系而已,程灏的感情生活他并不在意。

    程灏想要跟上去,却在下一刻就被刚才还一副淑女模样的女孩给揪住了耳朵,“程!灏!姑奶奶我脚疼你是没听见吗?!”

    林羲洲已经走出了十来步,程灏头疼地挥开她的手,“程珊珊大小姐,你又怎么了?”

    “什么叫又怎么了?!”程珊珊怒气值满点,“亏你还是我表哥,要不是我男朋友在出差没空来,谁要跟你出来逛商场!”

    程灏回头看了眼林羲洲渐渐远去背影,郁闷地叹了口气。

    “你在看什——”程珊珊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觉得这身影分外眼熟,还有那件灰色格子的衬衫……

    程珊珊几乎是惊叫出声,“刚才那个——那不就是你加密相册里照片最多的男——”

    程灏一把捂住她的嘴,咬牙切齿地警告道,“大小姐,您小声一点成吗?”

    “程灏!”程珊珊愤愤地打开他的手,“你个禽兽,那还只是个学生!最多也不过大一而已!这样你也下得去手?!”

    下手?他倒是宁愿被下手来着。

    “程珊珊,我的事情你少管。”程灏不耐烦地往前走去。

    程珊珊坚持不懈地跟了上去,“我怎么不管?他还那么年轻,你少去骚扰别人……”

    *******

    隔天的天气有些阴沉,阳光微弱地照射着沙滩,海边的人并不很多。

    到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了,大家忙着把烧烤材料放到桌上,用竹签把牛肉和香菇一类的东西串起来方便烤着吃。林羲洲之前和林迹尧去海岛上玩过烧烤,看顾言被烟呛得不行,无可奈何地走过去接替他的位置。

    “你得换个方向,站在迎风处当然呛得难受了。”

    顾言讷讷地站在旁边给他递东西,林羲洲头也不抬地使唤道,“帮我把蜂蜜和烧烤酱倒进碗里,一会儿要用。”一边往牛肉串上倒了点油,发出滋滋的声响。

    另外三个烧烤架也纷纷开工,在林峥的组织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午餐时间,肚子稍饱的一群人已经不愿意愿意干坐着了,游泳的游泳打排球的打排球,好在今天并不热,海边也很是凉爽,林羲洲刚刚忙里偷闲和顾言去海里游了会儿泳,然后又叼着一串香肠回来继续充当专业烧烤师傅。

    “那么快就回来了?”林峥递了瓶可乐给他。

    “唔,一会儿他们就该饿了,先回来烤点东西备着。”林羲洲含糊不清地说,林峥起身拿过他嘴里咬着的香肠,“别干吃,运动完回来先喝点水。”

    林羲洲面无表情地看着林峥把那串香肠给吃光。

    “你当我不知道你想要干什么?”他翻了个白眼,喝了几口可乐后放在旁边,然后又被林峥拿走去喝了。

    林羲洲索性不再多管,继续低头烤肉。

    林峥坐在塑料椅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林羲洲,对方胸膛和小腹的肌肉轮廓无比诱人,他喝着可乐一动不动地撑着下巴,嘴巴里的吸管已经被咬得变形了。

    “林羲洲,”他突然开口,“怎么办,我要硬了。”

    林羲洲手里的烧烤刷一个没拿稳险些戳到烧得通红的煤炭上,他没好气地说道,“关我什么事?”

    林峥可怜兮兮地嘟囔,“我从没看过你穿那么少。”

    因为刚刚下水过,所以林羲洲现在只穿着泳裤,有着精瘦肌肉的上半身和一双大长腿暴露无遗。

    林羲洲呵呵一笑:“怪我咯?”

    林峥默默地咬着吸管。

    林羲洲受不了地挥了挥手,“去去去,自己去海里冷静一下,别老盯着我看。”

    林峥咬着吸管默默走开。

    刚清净一会儿,迟暮也过来了,头发上带着水珠。

    “林,你休息一会儿,我来烤吧。”他挨近林羲洲,手臂几乎贴在一块儿。

    “不用了。”林羲洲往旁边让了让,声音冷淡,“我来就行。”

    对方一如既往的拒绝让迟暮感到失落,“林,我知道错了。”他握住林羲洲的手臂,“你别这样对我……”

    “我怎么了?”林羲洲挑眉,“迟暮,你还希望我怎么对你?”

    “我……”迟暮张了张口,林羲洲面带嘲讽的神情让他有些慌张,“要不……要不等一会儿结束后,我们去外面……你……林,你想怎么样都行……只要你别再生我的气……”他的语气近乎哀求。

    “我想怎么样都行?”林羲洲把烧烤用的的刷子用力一扔,溅起的火星和滚烫的油渍流星一般地撞上林羲洲的右手。他却像是没察觉到一样,薄唇在怒气的控制下抿成一条直线,“迟暮,你以为我当初和你在一起是为了什么?”

    对上对方慌乱无措的黑眸,林羲洲一字一句地道,“迟暮,你要轻贱自己是你的事,但是我拜托你别这样侮辱我的感情。”

    对于迟暮,他说不上爱,但总也是喜欢的是。喜欢他身上的书卷气,喜欢他安静体贴的性格,喜欢他在床上难掩羞赧却又愿意为他而打开身体的样子。

    但是这些喜欢却并不足以让他们复合。林羲洲有自己的原则,离开就是离开,别扯什么理由和苦衷,尽管他能够理解迟暮的选择,却并不意味着他能够接受。

    “我……侮辱你?”迟暮微微睁大了眼,在海风中颤抖起来,“那你告诉我,林羲洲,我求求你告诉我,到底我要怎么做才行?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他的神情带着歇斯底里般的痛楚,却又不得不压抑着声音,每一个字都仿佛是艰难的从喉咙中挤出来一样。

    林羲洲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迟暮,我一早就说过,我真的没有怨恨过你。”

    他理解迟暮,他如今能这样坦然地面对甚至不在意自己性取向曝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林迹尧的不介意,还有家境的原因。

    家里有钱有公司,父亲有钱有权利,所以林羲洲不用担心会接受别人鄙夷的目光——他要什么有什么,何必去管别人怎么看?除此以外,他也不用担心会因为性取向原因而担心生活难以为继——他是林迹尧唯一的儿子,公司到最后还不是他的?

    林羲洲没那么古板,他并不觉得继承家业是个不自立的行为,家里有资源不用还辛辛苦苦在外打拼做基层,这不是傻是什么?

    然而,如果他是迟暮,有普通的家庭,有平凡却对儿子寄予厚望的父母,有成天叽叽喳喳的七大姑八大姨,那么林羲洲必定不会这样随心所欲。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在林迹尧的问题上才会如此束手束脚进退两难——如果没有他,林羲洲不可能有今天这样优越的生活。仅凭这一点,他就没法狠下心来伤害对方——毕竟,他们已经做了18年的父子。

    不远处传来吵闹的笑声和说话声打碎了两人间沉闷的氛围,在沙滩上疯够了的同学稀稀拉拉地回到营地,迟暮却像是没看到似的固执地要去拉他,林羲洲后退一步,轻声道,“就这样吧,迟暮,你别再来找我了。”

    “小米!”刚从沙滩上回来的顾言看两人又凑到一块儿,心里一急,嗷嗷直叫着朝林羲洲奔去。却忘记了自己现在穿的是拖鞋而不是运动鞋,上台阶时被绊了一下,林羲洲忙伸手去扶,顾言直接一头栽进了他怀里。

    脸颊贴上对方带着凉意的胸膛,顾言的脸腾的一下涨得通红,手忙脚乱地想要爬起来。

    林羲洲扶着他站好,无奈道,“你倒是小心一点。”

    手里拿着可乐的林峥幽怨地咬着吸管看着两人,于是等林羲洲从随身带着的包里翻出手机查看有没有未接电话或消息时,第一时间出现的就是几条哀怨值爆表的企鹅消息。

    青峥:【男神qaq!原来你把我支开就是为了和别人卿卿我我qaq!】

    青峥:【再也不相信爱情了嘤嘤嘤qaq!】

    青峥:【不管!我也要摸胸肌qaq![抓狂/][抓狂/][抓狂/]】

    林羲洲:“……”

    颜文字是个萌物,它能让每句话都变得充满逗比气质;企鹅也是个萌物,它能让人把现实生活中说不出口的话毫无障碍地用文字和表情表述出来。

    毕竟,平日里的林峥最多也就叫声男神口头调.戏,大多数时候仍然是为人师表的正经模样,哪里会这样直白地提这些骚扰要求?

    稀粥:【那你去摸顾言吧[微笑/]】

    青峥:【[骷髅/][骷髅/]男神qaq!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嘛!我可是个有节操有贞操也有真钞的人民教师qwq!不是什么人都摸的好伐!】

    稀粥:【哦。】

    青峥:【什么叫哦qaq!你不知道哦和嗯是最敷衍的两个字吗t_t】

    稀粥:【哦,嗯。】

    青峥:【○| ̄|_=3……】

    青峥:【你以为两个字一起发就不敷衍了吗-_-||这明明是敷衍的平方(ಥ_ಥ)】

    稀粥:【哦。】

    稀粥:【看来你好像还是比较喜欢一次方。】

    青峥:【○| ̄|_=3……】

    青峥:【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qaq!】

    稀粥:【……然后?你是打算让我分析一下这句诗的修辞手法表达方法表现手法还是作者的思想感情?】

    青峥:【……】

    青峥:【作为你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我应该感动吗……[沉思脸]】

    稀粥:【不应该,反正你让我分析我也分析不出来,我诗歌鉴赏和作文立意一向做的不好。】

    青峥:【那我帮你补习吧男神\\(≧▽≦)/~~免费哟\\(≧▽≦)/~~】

    林羲洲不是传统的好学生,平生最讨厌听到的就是‘补习’‘补课’和‘检查作业’,当下便发了一个再见的表情然后关掉企鹅。

    青峥:【男神qaq?】

    青峥:【卧槽,就这么下线了?!】

    青峥:【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qaq!男神快肥来qaq】

    #论师生恋的最大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