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22章 【捉虫】

第22章 【捉虫】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林羲洲不知道别的情侣是如何过的周末,但当程灏邀他一起看电影然后去游乐园的时候,林羲洲是拒绝的。

    “那你这是要去哪儿?”

    林羲洲把练习册都装进书包里,头也不抬地答道,“去顾言家。”他一早就来了程灏的公寓,对方美其名曰‘约会’,但对于期中考近在咫尺的高三狗来说,林羲洲一整个早上除了写作业什么也没干,而程灏也捧着脸看了他一早上。

    欲求不满的程灏:“去干什么?”

    “讲数学。”

    程灏夺过他的书包扔到一边,单膝跪在沙发上倾身探过去,揽着他的脖子与他额头相抵,低哑着声音道,“做一次再走。”

    林羲洲按住他已经解开了3颗扣子的手,皱眉道,“顾阿姨还在等我一起吃午饭,你先别闹。”

    “闹?”程灏低笑,舌尖暧昧地舔过林羲洲的下唇,“宝贝,我们可是恋人——”

    “住口。”林羲洲抽了抽嘴角,“把开头那两个字去掉。”

    “行啊……”程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两人的衬衫扣子都解开了,冰凉的双手顺着腰线往上抚摸,引.诱道,“我去掉的话,那你亲我一下?”

    林羲洲额角青筋一跳,程灏咬了口他的颈侧,似真似假地埋怨道,“你那天都答应我了,那我这样的要求也不过分吧?”他半生气半委屈地斜眼看了眼林羲洲,手上却得寸进尺地解开他的皮带。

    虽说明知道程灏是装出来的,但林羲洲也有些自知理亏,他既然答应了,那现在也就不好再拿着端着,矫情得让人不忍直视。

    于是林羲洲便主动揽住程灏的脖子,用力一个翻身便将他压在身下。程灏无比自觉而热情地把腿缠上他的腰,林羲洲拉过他的手固定在头顶,对方刻意绷紧了肌肉而显现出来的身体曲线优美流畅,勾.引意味十足。

    这模样看得林羲洲也有些动情,低头吻了上去,他其实并不喜欢法式热吻,毕竟交换口水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所以这时候只是伸出舌头敷衍地碰了下程灏的舌尖就要收回来。但对方明显格外热衷于各种形式的亲密活动,这会儿便犹不知足地卷着林羲洲的舌头舔了上去,死死地缠着不放。

    林羲洲索性也破罐子破摔由着他去,反正程灏只是一味的舔舐吸吮,并不会把什么恶心的东西留在他嘴里。

    只是还不等到一吻结束,林羲洲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一猜就知道是顾言,手上用了些力道推开程灏,坐直了身子从茶几上拿过手机。

    “喂,顾言?”

    “嗯,是我,小米。”顾言说,“快12点了,你快到了吗?要不我去接你?”

    “我,呃……还没出去呢,有点——唔……”

    程灏并不打扰他讲电话,只是两腿岔开地跨坐在他身上,侧着头在他脖子和锁骨处细细啃咬着,带来蚂蚁爬过一样的酥麻痒意。

    “怎么了?”顾言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着急道,“小米?你现在在哪,和谁在一起?”

    “我和——”

    “当然是和我在一起了。”程灏凑到听筒旁边说道,声音里充满了引人遐想的低哑,他笑了笑,带着些欠揍的得意,“你等着吧,再做一次就行了。”说完,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

    林羲洲看着他把手机扔到一边,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程灏,在办公室那次,我和你说过什么?”

    程灏一愣。

    “我不管是占有欲还是控制欲,你都最好给我收一收。”林羲洲说,目光冷漠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道,“我不喜欢。”

    见林羲洲抽身就走,程灏一慌,忙跟着起身,“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不喜欢顾言老缠着你,我——”

    “回去沙发上趴下。”

    程灏隐隐有种不安感,但他刚惹林羲洲生气,这会儿更不好忤逆他,只得同手同脚地回沙发上趴好。

    正兀自紧张着,程灏却突然感觉到背上被什么温暖湿润的物体滑过,他顿时一怔——这样熟悉的触感……不就是接吻时经常碰触到的么?

    随即有传来些许痛感,林羲洲学着程灏刚才咬他的样子也慢慢地折磨着他,这动作本身并无稀奇,只是这样做的人换成了林羲洲……

    程灏默默地把脸埋进抱枕里,只觉得刚才还未纾解的下.身简直是硬得发疼。

    “就这样吧,我赶时间要先走了。”

    大功告成,林羲洲戏谑地拍了下程灏的屁股,男人以肉眼可见的幅度颤了一下,本来他还想着程灏总算没那么容易发.情了,结果等对方一坐起来,那西装裤里鼓起的帐篷和沙发上的一片濡湿狠狠地嘲笑了他天真的想法。

    “哦,对了。”林羲洲又想到了什么,眯起眼看向程灏,恶趣味地要求道,“不许自己解决,等它自己软下来。”

    程灏蓦地睁大了眼,简直欲哭无泪,把人撩拨成这样也不管灭火就算了,连他想yy着用五指姑娘安慰一下自己都不行?!

    见林羲洲要起身离开,他也忙跟着起身,却腿一软差点没摔个四脚朝天,林羲洲没理他,背上书包就出了门,骑上小电驴往顾言家狂飙而去。

    到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但好在顾母的菜也刚好全做完摆上桌,林羲洲忙换了拖鞋走进去,连连道歉说来晚了。

    “哎呦,没晚没晚,刚刚好。”顾母慈爱地拍了拍他的后背,“快和顾言去坐着吧,我给你们拿碗。”

    林羲洲当然不可能让长辈帮他们忙前忙后,和顾母一起去了厨房拿碗筷盛饭,惹得顾父连连数落顾言不懂事。

    顾言哼唧几声,倒是没多生气,表情反而带着几分自豪,像是被夸的人是他似的。

    一家人用过午饭,林羲洲帮着顾母收拾残局,顾母连连摆手,推着他去找顾言。

    “也先别忙着讲题了,先睡一觉,下午有精神了再讲,然后出去玩玩儿放松放松。”

    睡、睡一觉?

    顾言的脸腾的一下子涨红了,磕磕绊绊地拉着林羲洲的手说道,“也、也行,老老老子先带你去睡、睡觉。”然后后脑勺啪的就挨了顾父的一巴掌,“你老子在这儿呢!”

    顾言红着一张脸带林羲洲去卧室,刚把一堆乱七八糟的从床上挪到桌子上,小媳妇似的扭捏了半天,好不容易做好了心里建设转过头,却看到林羲洲正坐在床上弯腰脱裤子,白皙修长的大腿让顾言瞬间瞪圆了双眼,“小米!!!”

    林羲洲也吓了一跳,“怎么了?!”

    “你、干、干什么脱裤子?”

    “大夏天的睡觉不脱裤子怎么睡?”林羲洲一脸莫名其妙。

    “我、我……”

    “行了行了,都是男的,就脱个裤子而已,不还有内裤嘛。”林羲洲打开空调,卷着被子就滚进了床的里侧,“快睡吧,记得要定个3点的闹钟,早点起来。”

    顾言捂着鼻子点点头,脱了裤子后手脚并用地爬上床。

    床是双人的,但人睡着后哪会规矩,林羲洲迷迷糊糊下意识地就往温暖的地方蹭,两人的腿碰到了一起,顾言僵直了身子死死地盯着天花板。

    他知道这心思不该有也不能有,可就是忍不住,本来以为和小米只是再纯洁不过的兄弟情,可现下的反应却让他的自我安慰统统变成了笑话。

    然而顾言不是林羲洲,他没有万贯家财,没有开明并且有钱的父亲,更没有足以让所有背后嚼舌根的人闭上嘴的权势。

    相反,他的父母都是再普通不过的政府职员,他们家也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庭,有父母争吵打架,有八卦的三姑六婆,也有为钱烦恼过的时候。

    如果就这样出柜,那爸妈一定会疯掉的。

    ——他没有资格任性。

    顾言沉默地闭上眼,似乎是因为空调太冷,林羲洲又挪近了一些,头就靠在他旁边,呼吸声清晰可闻。

    顾言苦笑了一下,侧过身帮林羲洲拉好了被子,试探地把手搭在他腰上,虽然还隔着层被子,但顾言却认识紧张得沁出了冷汗。

    一秒,两秒,三秒。

    林羲洲没有反应,顾言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侧身半搂着林羲洲睡了过去。

    三点的时候闹钟响起,顾言摸索着按掉了闹钟,林羲洲打了个哈欠,赖着床不肯起。

    顾言看他困着,也不舍得打扰,自己一个人爬起来写作业,遇到不会的才又跑到床上去问他。

    说是这样,但依顾言的数学功底,他整张考卷其实都是在床上写完的。

    数学搞定后,接下来的就是英语。两人盘腿坐在床上,林羲洲随便抽问了他几个重要语法考点,顾言只答得出部分,有的还是瞎蒙的。

    林羲洲揉了揉额头,“这样吧,先讲虚拟语气,把考卷拿过来,我用题目来给你讲。”

    顾言其实早就对成绩不抱希望了,只是想多和小米待一会儿而已,反正他要做体育生,文化分过得去就行。

    看穿了他心思的林羲洲一巴掌呼上了他的后脑勺,瞪眼道,“文化分越高上的学校就越好!明白没有!”

    顾言连忙点头,讨好地冲他笑了笑,把卷子摊开来摆在他面前。

    林羲洲选择性地忽视了考卷上惨不忍睹的分数,耐心地从语法专练的第一题开始讲解,“先来说说虚拟语气专题,你看这题,翻译成中文就是‘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仿佛那花瓶是我打碎的’,也就是说并没有打碎花瓶,但是花瓶已经碎了,所以是对过去的虚拟,从句要用。”

    顾言认真地做着笔记,本来学习气氛正浓,只是没一会儿林羲洲的手机却响了,是程灏发来的微信。

    稀粥的汤匙:【宝贝,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林羲洲一心二用,“看第四题,一样是对过去的虚拟,你自己把答案遮起来重新做一遍。”一边给程灏回复,【错哪儿了。】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又发来了一条,【我不该过多的干涉你的私事,对不起。可是……我不喜欢你对别人那么好,顾言是你最好的朋友我知道,可是……】下面的话像是不知道如何表达了一样,程灏一连发了几个阿狸崩溃打滚宽面条泪的表情。

    林羲洲禁不住又有些心软,不由得在心里暗骂了自己几句,怎么对着程灏就老容易心软呢?

    林迹尧知道了的话会哭的吧。

    【算了……你记住了,没有下一次。】

    程灏抱着手机倒回床上,神情哀怨地想着林羲洲和顾言这时候不知道正在干什么。思来想去,他探身拿过床头柜上摆着的林羲洲的照片,解开皮带将手伸了进去。另一手点开微信和林羲洲聊天的界面,按下了语音键。

    随后,微信里传来的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让林羲洲一下子就黑了脸,得多亏他是在厕所点开的,否则让顾言听到的话就遭了。

    稀粥:【啧,看来没有我你也能过得很好,刚好我要期中考了,那之后的3天也就别见面了吧。】

    稀粥的汤匙:【深闺寂寞没办法呀,宝贝,我会把你的照片擦干净的。】程灏犹不知死地挑衅着。

    稀粥:【5天。】

    稀粥的汤匙:【……】

    稀粥:【10天。】

    稀粥的汤匙:【我什么都没说了怎么还往上加qaq】

    稀粥:【因为你惹毛我了——又!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