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23章

第23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晚上的时候顾言的父母都要加班,顾言就带着林羲洲去外面的必胜客吃披萨,两人点了一堆东西胡吃海喝到了八点多,然后抄近路从巷子里散步回家。

    林羲洲手上拿着一杯雪顶咖啡,吃饱喝足后他有些昏昏欲睡,两人谁都没怎么说话,只是肩靠肩地走着,顾言很享受这时候宁静的气氛。

    突然,林羲洲感觉到身后一阵疾风逼近,他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顾言推到了一边,随着一声脆响,一个玻璃啤酒瓶砸在了顾言的手臂上。

    顾言低吼一声就朝那人扑了过去,但对方有5个让,他刚抓住其中一个红毛就被凭一个混混拿木棍在背上狠命敲了下去,木棍很粗,发出一声厚重的闷响。

    林羲洲来不及多做思考就加入了战局,他学过跆拳道,虽说课上学来招式大多是打着好看的类型,但他好歹也和程灏打过好几次了,应对起来倒也不难——如果忽略那些木棍打在身上的疼痛的话。

    顾言打得比他狠多了,红着眼睛一拳接一拳,林羲洲压根没时间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拉着打了一次群.架,甚至到最后还跟电视剧里似的徒手接住其中一个混混打过来的棍子,用力抢了过来之后劈头盖脸的就一顿乱砸。

    这条巷子不算偏僻,而且不远处就有一个岗亭,很快就有好心的路人带着交警赶过来,大声喝止着把两拨人马分开。

    顾言怒吼着还直想往上冲,一个年轻的小协警几乎要拉不住他,另外一个片警将他拦腰抱住直往后拖,好容易才让他安静下来,和其他人一起塞进了警车来到派出所。

    于是,林羲洲稀里糊涂地打了一次群架,又稀里糊涂地去了一趟派出所。

    大概是因为他们两个看起来还有几分稚气未脱的样子,是一位和善的女警接待的他们,尽管和善,但仍然坚决地让他们叫来各自的家长,如果他们穿的是校服的话估计连班主任都得叫来。

    林羲洲让顾言给林迹尧打电话,自己给女警解释,但没什么用,做完笔录后还是得蹲到一边等家长过来。

    好在林迹尧来得很快,不到5分钟就到了,林羲洲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给钱还是找熟人,总之没过多久他们就出了派出所。

    林迹尧开车先送顾言回家,一路上顾言都闷闷不乐,林羲洲是被他牵扯进来的,而且还受了伤。他想要道歉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到下车时才愧疚地小小声地说,“林、林叔,对不起……”

    林迹尧没说什么,只是敷衍地笑了笑。在看到林羲洲手臂上和后背上的淤青后,他实在没有宽容到这个地步去原谅顾言。

    林迹尧的冷漠让顾言更加无措起来,林羲洲笑了笑,说道,“没事,回去早点休息,明早还要上课呢。”

    顾言讷讷地离开了,二人回到家里,林迹尧脱下西装外套,从柜子里找出一瓶药酒。

    “小羲,你先回房间的床上躺着,我帮你揉一下后背。”

    林羲洲本是不太情愿的,但他现在真是一抬手都觉得浑身酸疼,为了明天不至于要请假卧床休息,林羲洲还是乖乖地躺平了。

    林迹尧一进卧室就看见林羲洲脱了上衣趴在床上,脊椎处的凹陷线条流畅地一路没入裤子里,他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眼,走到床边坐下。

    但等到林迹尧倒上药酒开始揉的时候,林羲洲已经顾不上想其他的了,后背上火辣辣的疼——毕竟要用力把淤青揉开实在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不论是对哪一方来说。

    林迹尧也没工夫去想那些旖旎的事,林羲洲疼得浑身僵硬,连身上都沁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林迹尧心疼得不行,却又不得不下狠劲去把淤血揉开,于是两人全程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等到处理完瘀伤,两个人都是一身的汗。

    药酒的味道太刺鼻,饭团进来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又跑了出去,啪嗒啪嗒地踢踏着爪子在门口徘徊。

    林迹尧去浴室就着滚烫的热水拧了把毛巾,趁着热度还没散又匆匆忙忙地跑出来,把毛巾展开盖在林羲洲背上。

    这酸爽……

    林羲洲把头埋进枕头里,小声地抽着气。

    “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林迹尧按摩着颈椎帮他放松,被烫得发红的双手仍然带着灼热的温度,“我小时候也喜欢打架,每次受伤后都会这样做,隔天就好了。”

    这时候的气氛竟有几分诡异的温馨,林羲洲闭了闭眼,低声道,“爸,我受伤,你很心疼?”

    林迹尧笑了笑,“当然。”

    “如果我过得好,你会不会开心?”、

    林迹尧垂下眼,低低地嗯了一声。

    “那你为什么——”

    “小羲,我不在,你怎么可能过得好?”他反问,俯身轻吻了下林羲洲的侧脸,“从小到大都是我在带你,我是最了解你的人,能有谁比我更合适和你在一起?”

    林羲洲沉默了一会儿,他硬的软的都用过了,综合各种心得,好像……软着来对林迹尧比较有用?

    “但是,爸,如果就有这么个人比你更合适呢?”

    林迹尧渐渐收敛了笑容,“小羲,我不想考虑这个问题。”

    林羲洲心里叹了口气,林迹尧的铠甲无比坚硬,照这样软化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好了,别想那些了,快睡吧。”

    林迹尧拿过毛巾放到一边,帮他拉高被子盖好。林羲洲转过身子面朝上,菱形的薄唇轻轻抿着,在灯光下泛着莹润的光泽。

    林迹尧低头看着他,林羲洲的面部轮廓分明,皮肤是健康的白皙,和他母亲的象牙白肤色类似;鼻梁又高又挺,这倒有些像他,只是又不及林迹尧这样深邃锐利;一双眼睛并不是纯粹的黑,而是夹杂了些许通透的褐色,凑近了看便有些像是琥珀色似的,格外漂亮。

    这样不同寻常的眼睛,是随了他的亲生父亲,一个人渣。

    林羲洲和林迹尧对视了一会儿,突然就笑了,“爸,你这眼神真是父爱满满。”

    林迹尧却没理会他,只抓住了一个重点,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让他感觉像是抓住了救命的浮木。

    “小羲。”林迹尧曲起手臂撑在林羲洲的头旁边,近距离地凝视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你的父亲是谁——你的亲生父亲。”他说话的声音有些急促,“如果,如果我把他找来让你们相认,那我和你就不再是——”

    “爸!”

    林羲洲不得不提高了音量,同时暗自苦恼着,真是辛辛苦苦大半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就算我和他相认了有什么用?自始至终我都只把你当做是父亲,这和血缘根本就没有半点关系!”林羲洲也有些激动起来,“你在乎的是和我有没有血缘的牵绊,但你有没有想过,就算我并不是亲生,但这么多来你始终是我父亲。林迹尧,你让我怎么接受去和自己的父亲……”他艰难地吐出最后两个字,“……相爱?”

    林迹尧确实难以理解林羲洲的想法,事实上,对于他这样几乎拥有了一切的人来说,只要他喜欢,就算乱.伦又有什么关系?

    如今既然能把生意做的那么大,那么林迹尧又能干净得到哪儿去?和生长在红旗下接受马克思主义教育的新一代不同,他并没有那么看重所谓的世俗观念。

    可是,他必须承认,最开始的时候林羲洲说得也对,他不能不顾对方的感受。如果只是单纯地追求身体的欢愉,那林迹尧大可以现在就把人关起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进退两难。

    ——他如何能够甘心再次退回父亲的位置;可若是不愿退让,想要再前进却也是举步维艰,谈何容易。

    林迹尧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很晚了,睡吧,晚安。”

    “爸,晚安。”

    林迹尧关了床头灯退出房间,又是好笑又是无奈,林羲洲这小兔崽子,时时不忘叫他一声爸,是想提醒还是想约束?

    他关了门转身就要走,却又听得房间里传来萨摩耶爪子碰撞木地板的声音,原来是饭团不知什么时候又溜了进去。

    林迹尧皱着眉打开门,里面一片漆黑,饭团机灵地保持着安静,但狗狗天生就分贝较大的呼吸声出卖了它。

    “饭团,出来!”

    林羲洲宠着饭团,不舍得打它,但林迹尧不一样,他最烦这种屁用没有光会缠人的物种,因此对饭团总是没有好态度。久而久之,萨摩耶也对林迹尧有些惧怕。

    又是呜呜几声,饭团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出来,路过林迹尧身边的时候猛的加快了速度,像是被怪兽追逐似的三步并作两步地窜下楼梯。

    林迹尧:“……”

    房间里传来噗嗤一声笑,林迹尧扣了扣房门,努力板起脸,“快睡觉,明天还得上课。”

    林羲洲忍着笑应道,“知道了。”

    *******

    隔天去到学校,顾言一大早就恹恹地趴在桌上。

    林羲洲放下书包,拿出早读要用到的课本,一边问,“怎么了,昨晚没休息好?”

    “小米?”

    顾言见他来了,忙转头看向他,那沮丧的样子活像是一只耷拉着耳朵和尾巴的大型犬。

    “小米对不起,我……昨天……”

    “没事。”林羲洲不在意地摆摆手,“是那伙人先动手的,又不怪你。”

    前面的叶诗瑾听到八卦也转过身来,两眼发亮地看着他们,“你们昨天打架去了?”

    顾言和林羲洲正在说话却被人打断,他没有小米那样的好脾气,不耐烦地道,“关你什么事?”

    “哟。”叶诗瑾瞪大了眼睛,冷笑一声,“顾言你他妈横什么横?!有本事打架没本事护好大米害他受了伤,还敢在这儿耍脾气?”

    林羲洲惊奇,“你怎么知道?”

    “我听到你们俩说的话啦。”叶诗瑾翻了个白眼,“再说了,我又不瞎,你手臂上那一片淤青短袖的校服根本盖不住。”

    顾言又内疚起来,林羲洲拍拍他的背,顺便安抚叶诗瑾,“行了行了,少说两句,背课文吧,都别闹了。”

    叶诗瑾气哼哼地转回座位上,马尾辫利落地一甩,林羲洲脸上就跟被抽了一巴掌似的。

    顾言皱着眉伸手揉了揉他的脸,小声对问他,“她今天心情不好?”

    林羲洲无奈地摊手。

    直到放学两人才知道了原因——叶诗瑾的男朋友劈腿了,而且小三嚣张得跑到班级里来示威,叶诗瑾差点没被气得哭出来。

    小三是同年段的一个染着酒红色头发脸上扑着厚重粉底的女生,说话难听得很,林羲洲怕再闹下去会引来老师,和顾言两个人把那女生赶了出去。

    “妈的,小叶子她男朋友是不是瞎了眼,看上那种女人。”顾言看着肩膀一耸一耸的叶诗瑾,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地骂道,“就她脸上那粉,亲个嘴都能吃饱了。”

    林羲洲也有些担忧,那个女孩儿的打扮明显就是混子,不在乎学习不在乎名声,想闹就闹无所顾忌,大不了给个处分而已。叶诗瑾这事儿恐怕没那么快完。

    下课的时候,林峥给他发微信问了这件事。

    林羲洲没有多说,只让林峥能瞒着叶诗瑾的父母就瞒着,他见过那对夫妇,温文儒雅极为体面的样子,对早恋这种事都没有什么接受能力,尤其叶诗瑾选的男朋友还是个不安分的差生,要是让他们知道的话就糟了。

    林峥表示他会注意的,林羲洲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发了条消息。

    稀粥:【老师,我交男朋友了,不过不会影响学习的,你放心。】

    林峥半天都没回,等到下一节课下课,才来了一条新微信。

    青峥:【是谁?[刀子/][刀子/]】

    稀粥:【你会知道的。】

    青峥:【那个小婊砸速度那么快就把你拐走了[大哭/][大哭/]我本来还想等你高考完的qaq结果……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再见/][再见/]】

    林羲洲看了半天都没有回复,林峥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轻快和逗逼,但是手机屏幕后,那人的神情想必不会这样轻松。

    青峥:【算辣,你去上课吧[龇牙/]男神白白么么哒[亲吻/]】

    放下手机,林峥再也握不住手里的红笔,往前一探身趴在了桌上。

    不属于他的,终归是得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