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人人都爱吃稀粥 > 第24章

第24章

作者:没有尾巴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人人都爱吃稀粥最新章节!

    期中考如约而至,第二天考试结束后林羲洲直接回到了公寓。这几天林迹尧又出差去了,家里那么大的两层楼中楼就住了一人一狗,林羲洲嫌太荒凉,就带着饭团住到了学校附近的公寓。

    程灏哀怨地看着一回公寓抱着狗倒头就睡的林羲洲,老头子打过了消气了也就不再管他管得那么严,程灏瞎扯一通口头保证后又住回了自己家。但事实上,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是住在林羲洲的公寓里。

    萨摩耶安静地窝在林羲洲怀里,黑溜溜水汪汪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一个拿着手机对他们拍个不停的人类,咧开嘴吐出舌头,看起来就像是在笑一样。

    林羲洲之前最喜欢饭团这副表情,每次看到都得抱着狗一通乱蹭,可现在林羲洲不管饭团是什么表情都喜欢得不得了,一有空就抱着不撒手。

    程灏嫉妒地瞪了眼萨摩耶,狗狗体温偏高,抱着它就跟抱个火炉似的,就算开空调抱着也绝不舒服,林羲洲居然那么宠着它。

    饭团仰头蹭了蹭林羲洲的下巴,程灏顿时仇恨值满点,气冲冲地跑出了房间。

    于是当林羲洲醒来时,看到的是一只巨型萨摩耶趴在他身边。

    林羲洲和饭团都惊呆了。

    程灏头上顶着两只和饭团一模一样的白色的狗耳朵,脖子上绑着项圈,四肢都套上了毛绒玩具似的狗爪子,腰腹和胸膛上精瘦而有型的肌肉却显露无疑。这本来没什么,顶多算是cosplay,但程灏后.穴里放着的狗尾巴肛.塞却改变了这幅装扮的玩笑性质。

    “你在干什么?!”

    林羲洲顿时炸毛了,他当然知道这是某些有特殊爱好的人喜欢的扮相,但问题是他没有半点特殊爱好,一!点!都!没!有!

    饭团呆呆地看着这个比自己体积要大上好多倍的同类,明显有些吓着了,呜呜叫着跳到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巨型犬把主人扑倒。

    “汪汪汪!嗷!嗷!”饭团狂吠起来,如果不是对方身上有它熟悉的味道,林羲洲也并未发出任何指示,恐怕它早就扑上去了。

    狗都是护主的,哪怕是蠢萌蠢萌的微笑天使萨摩耶也一样。

    程灏学着饭团的模样蹭着林羲洲的脸,两只毛茸茸的狗爪子搭在他肩上,身后的狗尾巴随着身体的动作而不停地左右晃动着。

    林羲洲难以忍受地拧起了眉头,再次怒吼道,“程灏!快把那些脱下来!!”

    “你不喜欢?”程灏吻了吻他的嘴唇,头上的两只狗耳朵逼真地抖了抖,“你不是喜欢萨摩耶么?”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委屈。

    林羲洲毫不迟疑地推开他下床走出了房间,卧槽!这让他以后怎么直视饭团!!

    5分钟后,程灏换上了正常的t恤和短裤走了出来,挤开饭团坐到林羲洲身边。

    饭团顺势爬上林羲洲的大腿,因为腿上不好着力而显得晃晃悠悠的身子被贴心的主人抱进怀里,饭团转头看了程灏一眼,咧开嘴无声地嘲笑着。

    程灏:“……”他居然被一只狗给嘲讽了。

    为了提高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程灏揽住了林羲洲的肩膀,温声问道,“晚上想吃什么?我一会儿去买菜。”他决定挽回自己贤妻良母(?)的霸道总裁(?)形象。

    这个问题很有用,林羲洲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在程灏为数不多的几个优点里,厨艺绝对是最得他欢心的那个。

    林羲洲报完菜单后程灏就飞奔出去买菜了,他在家给饭团洗了个澡,等毛吹得半干的时候程灏就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家门。林羲洲拿了个假老鼠玩具让饭团到一边去玩,自己则去了厨房帮他打下手。

    “进来干什么?”程灏手上正切着牛肉,抽空抬头看了他一眼,“去外面等着就行了,厨房没空调,热。”

    “没事,也没多热。”林羲洲走到水池旁边,打开塑料袋看了看,“这些小白菜是要洗的吧?”

    “对。”

    林羲洲把拿了个塑料盆把小白菜倒进去,把白菜叶掰下来,用力搓洗着白菜梗上的污迹。饭团无聊地叼着假老鼠在他腿边窜来窜去,程灏一看就笑了,“饭团是狗不是猫,你怎么买了个老鼠给它。”

    “我也不知道狗能玩什么。”林羲洲无奈道,把洗干净的白菜拢到手上,甩干净水后放到一旁的菜盘里,“猫还有逗猫棒什么的,狗又没有逗狗棒,下次去专卖店里看看好了。”

    程灏点点头,“明天下午我有空,一起去?”

    林羲洲想了想,林迹尧得后天才会回来,便道,“也行。”

    程灏开了大火把小白菜一股脑全倒进去,顿时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有几滴热油溅到手臂上,他才猛然想起林羲洲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连忙拿锅盖从侧面挡住。

    “溅到手了没有?”

    林羲洲摇头,从袋子里取出韭菜,“这个是要炒牛肉的?我和蒜黄一块儿切了。”

    程灏侧头看了他一眼,他倒是不知道林羲洲也会这么多,林家是请了保姆的,他应该不会做这些才是。

    “怎么,很奇怪?”林羲洲笑问,“之前顾言有一段时间也住在这儿,他的技术比我还差些,饭和菜基本上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程灏的脸一下子就黑了。

    这样近乎于家庭的感觉让林羲洲有些异样的触动,可是想起双方的情况又实在不容乐观,甚至程灏的处境还要比他差得多,不由问道,“你这么天天跑出来,程爷爷发现了怎么办?”

    程灏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他哪有那么多功夫一直看着我,发现就发现呗,我们又没干什么。”

    林羲洲想笑,要他们不干什么,可能么?

    “那你呢,林迹尧那边,你要怎么办?”程灏问,自从知道林迹尧干的那档子事儿之后,他连林叔都不愿意叫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林羲洲淡淡道,“我大学想到远一点的地方读,再去国外读研,那就得半年或者一年才回家一两次,他天天出去谈生意,美女少爷见得多了,我就不信他还能念着我。”

    程灏正在盛菜的手一抖,几叶小白菜掉到地上,被饭团捡了漏迅速咬起来吃了下去。

    “不行,你要是跑那么远,那我怎么办?”程灏举着铲子一脸纠结,“不不不不……回头我得查一查爸有分公司的省份都有哪些一本学校。”

    林羲洲正要搭话,却猛然惊觉,他们现在这是在做什么?计划未来?可是依程灏的性子,真的会安分么?

    毕竟在程灏突然对他感兴趣之前,林羲洲也没少听关于他在外荒唐的传闻。说起来,他也有些奇怪程灏为什么会喜欢他。

    心里这么想,林羲洲便也这么问了。

    “程灏,我记得我们之前关系并不好,你是什么时候起的心思?”

    程灏洗锅的动作一顿,随即又用力挤了些洗洁精继续刷起来,泰然自若地笑了笑,“怎么突然问这个。”

    “奇怪而已。”林羲洲撇撇嘴。

    “就在我们打架的时候。”程灏说,“特别帅,你自己不知道么?”

    林羲洲诡异地看了他一眼,“你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程灏差点没把铁锅戳出一个洞来,“怎么会,开始只是纯粹的欣赏而已。后来……看你在操场打球,大汗淋漓地满操场跑,那时候我就在想,要是能拐上床吃了,那一定很够味儿。”

    够味儿?

    林羲洲抽了抽嘴角,他们的第一次是在他喝醉又被下.药的情况下,动作没轻没重了些,武力镇压当然也是有的。

    把铁锅洗好,程灏转过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被你上也就算了,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迟暮借酒浇愁,还拿我来发泄。”

    林羲洲瞪眼,“我什么时候借酒浇愁了?那些酒明明是你拿来的,药也是你下的。”

    “哦?那那晚心情低落一晚上做了5次的人是谁?差点没把我绑起来艹的人又是谁?”程灏问,他在这方面一向不禁口,倒是把林羲洲说得面红耳赤,嘟囔着反驳,“谁、谁让你要和我争的。”

    程灏和林羲洲打架的时候打不过,结果在床上还是打不过,不过他对这些倒也并不很在意,只是回想起惨烈的第一次,还是忍不住叹气。

    “那晚着实疼了些。”

    林羲洲冷哼了一声,斜眼看着他,模仿他刚才的语气说,“做完第一次说要再来的是谁?做到最后爽得叫我不要停的人又是谁?”

    程灏:“……”

    这记仇的水瓶座。

    程灏酸溜溜地炒着牛肉,“我看你有经验的很,也不知道和迟暮做过多少次了。”

    林羲洲说:“总之没有和你的多,迟暮性格内敛,脸皮薄。”

    程灏说:“我脸皮就厚了?”

    林羲洲说:“难道不是?”

    对上林羲洲的眼神,程灏心虚地缩了缩脖子,转移话题道,“去把那鸡翅洗一洗,要炸鸡翅了。”

    林羲洲嗤笑一声。

    --------------------------------------------

    隔天下午,两人一起去宠物用品专用店给饭团买了些零食和玩具,然后去宠物店剪毛剪指甲。

    林羲洲没有让理发师剪太多,他喜欢饭团蓬松松的白毛,只剪短一些不至于热到狗狗就好。

    饭团对于剪指甲有些抵触,林羲洲蹲下来让狗坐到腿上,然后把它的头按到怀里只把爪子伸出去。被熟悉的气味包围,饭团才稍稍安静了一些,给它剪指甲的工作人员忍不住笑了,“这是公狗吧,这么粘人呀。”

    “恩,才半岁多。”林羲洲说,“可能大了就会好一些。”

    “狗如果粘人就是天性,没那么容易改的。”工作人员说,“我看你应该还是学生,如果以后不能经常陪着萨摩,最好还是先让它先适应适应没有主人的日子。”

    林羲洲这才想起昨天考虑大学的时候漏了什么,他离家这么久,饭团该怎么办?别指望林迹尧能照顾狗,他不把饭团煮了就不错了。

    “剪好啦。”工作人员站起身,笑着拍拍饭团的脑袋,“小宝贝,别窝着了,和主人回家去吧。”

    饭团不肯动,抬起两只前爪直往林羲洲身上拍,撒娇着要他抱。

    现在的萨摩还不很大,林羲洲抱得动,但工作人员还是提醒道,“萨摩长得很快,你现在就要教育它不能随便往人身上扑或者挠,哪怕是开玩笑也不行,该罚就得罚。”

    林羲洲一一应下,两人走出宠物店,程灏说,“刚才那小姐好热情。”

    “工作尽职而已。”林羲洲扶额,“你到底是都在想些什么。”

    程灏哼唧了一声,低头看了眼饭团,刚才那工作人员只有一句话他觉得顺耳的——对于狗,该罚就得罚,省得天天都粘着林羲洲不放。

    时间过得飞快,周末一结束,等到周一回到学校的时候,各科的成绩就已经都知道了。

    林羲洲的总分没什么大起伏,依旧稳定在年段前二十,不算拔尖,但只要正常发挥,上一些985名校也没有多大的问题。

    大考过后就是质量分析,林峥又忙了起来,包括写各种分析报告,找学生谈话等等。

    在某天晚自习的时候,林羲洲也被叫去了办公室。

    “你这次考得很不错,各科都没出什么大差错,所以总分就高。但是语文这科,我看了你的作文后发现审题立意不是很准确,没有切题,所以分数偏低。”

    林羲洲默然,语文作文一向是他的硬伤,命题作文也就罢了,材料作文他是怎么也看不明白的。像这次的题目:天寒地冻的夜晚,两只小鸡冻醒后望着皎洁的月光,天真地说:“要是我们能到月亮上溜冰那该有多好啊!”鸡妈妈则泼冷水说:“以我尝遍的人生滋味告诉你们——你们以后的路会走得很苦的。”

    对于林羲洲来说,他压根就不明白为什么小鸡要去溜冰,还要到月球上溜冰。那天考完语文出来后就有人抱怨:“去尼玛的小鸡也会说话?建国后的动物不是不许成精么?!”还有人开玩笑:“这题目一定是出卷老师一边溜冰一边吃鸡排想出来的。”

    林羲洲写的是理想与现实,有些偏题,但不是跑题跑太远,所以得了个不高不低的49分。这个题目最准确的应该是保持天真,怀抱理想,当然,从不同的角度出发也可以有不同的立意,但写议论文,立意自然应该是从大流最合适,另辟蹊径是有风险的。

    他懵懵地看着林峥,“所以?”

    林峥表示如果不是办公室还有其他老师在,他是真的想往林羲洲脸上掐一把。

    “所以你要多练习练习。”林峥说,“高考就只有一次,不能出任何意外。”说完,他拿出之前考过的其他几分卷子,“红笔给我,我再给你分析分析这类题目,仔细听着。”

    林羲洲真不习惯林峥突然严肃起来的样子,导致他听作文讲解的时候有些走神。

    讲完作文回到班级之后没多久就下课了,他摸出手机打开扣扣,林峥果不其然地发来了信息。

    青峥:【男神,别告诉我你刚才在走神qaq】

    稀粥:【就……就走了一会儿……】

    青峥:【抓狂/抓狂/】

    稀粥:【……你看出了我在走神还不提醒我。】

    青峥:【衰/怪我咯?】

    稀粥:【左哼哼/右哼哼/】

    林峥到底是没有问林羲洲是单纯的走神还是在想别人,他不会下作到去抢别人的恋人,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让他以班主任的身份多和林羲洲亲近一些吧。

    虽然不能在一起,但林峥却又不愿远离。或许会煎熬,会痛苦,但他心甘情愿。

    饮鸩止渴,甘之若饴。